第273章 出狱(乔锶恒VS苏惜)/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惜从舞蹈训练室里面走出来,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裙子一边往三楼的早教中心走去。

从走廊上走过来的几个培训班里女孩对她礼貌地行礼问好道:“苏老师再见。”

“再见,回去好好练习。”苏惜边走边说。

“知道了。”女孩们看着她的背影走远,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听说培训中心的连老师在追求她,这么着急不会是去约会吧?”

“我觉得不可能。像苏老师这么高冷的人应该看不上连老师那类的。”

“连老师挺好的啊,据说还是特地为了她才到培训中心来教舞蹈的。”

女孩子们的议论声隐约传到苏惜的耳中,而她只是在心里摇头轻笑,并未在意。

对于连老师的用心,连女孩子们都感觉出来了。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只是她至少仍然没有要找男人的习惯罢了。

这里是私营的培训机构,一楼是各式各样的文化课,二楼是艺术类课程,三楼是早教中心。

苏惜来到其中一个早教中心,隔着门缝往里看去,唇角不自觉地弯起一个柔和的弧度。

别人都说她高冷,其实是没有见过她现在的样子,没有见过她和小冠在一起的样子。

此时的小冠正早教老师的陪同下朗诵古诗,学得还有模有样的。

苏惜在门外等了一阵便下课了,小冠看到教室门口的苏惜,素白的小脸蛋上立马浮现出一抹欣喜,迈开小短腿跑了过来:“妈妈,你终于来接我了。我不喜欢在这里啦。”

“为什么啊?”苏惜一把将他抱住,笑盈盈地抚摸他的小脸蛋:“难道小冠以后不想当一个有文化的男人?”

“想啊,可是我想跟妈妈在一起。”

“可是妈妈要上班,不能每天都跟小冠在一起的啊。”

老师笑笑地走了过来,握了握小冠的手掌道:“小冠刚刚跟一位小朋友起了争执,不高兴了。”

“是么?为什么跟小朋友吵架?”

“因为他抢我玩具。”小冠耸拉着小脑袋道:“妈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有什么东西都会跟小朋友们一起分享的。”

“小冠真棒。比小焰棒多了。”老师夸赞道。

苏惜也点头赞赏道:“嗯,小冠知道错就还是个好孩子。”

“那妈妈会奖励我么?”小冠笑盈盈地问道。

“唔.......。”苏惜想了想:“那我就奖励你跟挽情姐姐一起去小游乐场玩好不好?”

“耶!太好了!”小冠兴奋地倾身在苏惜的脸颊上吻了一记,把苏惜吻得眉开眼笑的。

-----

苏惜带着小冠来到华贸五楼的小游乐场时,白慕晴和小挽晴已经在里面了。

看到小冠,小挽晴立刻欣喜地冲上来,跟苏惜打过招呼后便立刻牵过小冠往游乐场里面走去。嘴里开心道:“小冠,里面新做增了一部很好玩的车子,我带你去看看。”

“谢谢挽晴姐姐。”

白慕晴冲着两人的背影提醒道:“挽晴,要照顾好小冠。”

“知道啦!”小挽晴应了声。

看着孩子们进去后,白慕晴用下颌指一记旁边开放式咖啡厅道:“我们在那边坐一下。”

两人一起来到椅子上坐下后,苏惜打量着她问道:“这么有空约我喝咖啡?不用在家带老二?”

“出来偷个懒,让保姆带。”白慕晴笑笑道。

苏惜点点头。招来服务生点了两杯咖啡后,重新盯着她道:“你和南宫宸最近怎么样?还是一天到晚的打情骂俏,亲亲我我么?”

“还好吧,没有吵没有闹。”白慕晴笑了,笑容里明显有着幸福。

“真好。”苏惜与她相反,笑容里面渗透着羡慕的痕迹。

“那么你呢?打算怎么办?”白慕晴望着她。

“我?我还能怎么办?就这么过呗。”

“乔锶恒明天出狱。你不会不知道吧?”

“明天?”苏惜讶然。

白慕晴笑着摇了一下头:“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也是真的不关心他啊!”

之前苏惜就曾在她面前说过,她不在乎乔锶恒,也不关注他的讯息,还以为她又是在嘴硬呢,没想到.......还真是不关心啊!

“提早了一个月。”白慕晴有些惋惜道:“你真的不考虑和他.......。”

“慕晴,我对你说过很多次了,在我亲手将乔锶恒送进监狱去的时候,我和他之间的缘份就断了,再也不可能了。”

“到底是你心里不可能还是他?”

苏惜略一沉吟后,摇头苦笑:“我俩都不可能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小冠怎么办?”

“我会另外给他找个疼他们父亲的。”苏惜说。

白慕晴摇头:“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乔锶恒知道当初你并没有将孩子打掉,而且已经两岁多了,他会怎么想?他会不会放过你。”

“我.......我会离开这里。”

“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看看小冠那张跟乔锶恒如出一辙的脸,你能藏得住么?”白慕晴的目光穿过护栏,落在玩得满脸开怀的小冠身上。那漂亮的小脸蛋,跟乔锶恒实在是太像太像了。

这个问题苏惜也曾纠结过,如果不是长这么像,她还可以说是跟别人生的或者收养回来的,可偏偏.......老天给了她这么一个难题。

白慕晴说得对,世界就这么点大,她能逃到哪里去?

苏惜突然抓住她的手掌,一脸凝重道:“慕晴,除了你和小美,还有南宫宸,再没有别人知道小冠的存在了,所以请你一定要替我保密知道么?特别是南宫宸,让他也替我保密。”

“放心吧,南宫宸不是那么八卦的人。”白慕晴安抚道:“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跟乔锶恒复合。”

苏惜看着她,却并没有开口说话,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

和苏惜分开后,白慕晴便带着挽晴回家庭。

下了车后,远远听到南宫宸正在逗小泽玩的声音,看到她们两个进来,小泽便立刻嘻笑着冲白慕晴走来,嘴里奶声奶气地唤道:“妈妈抱.......。”庄农亩扛。

“哟,小泽想妈妈了是么?”白慕晴一把将他从地上抱起,笑盈盈道:“小泽怎么了?不喜欢跟爸爸一起玩么?”

“小泽爱妈妈。”小泽讨好地说。

“这么小就懂得拍人马屁了。”南宫宸笑着在他的小屁屁上拍了一记,并顺手揽过挽晴:“小泽不要爸爸爸,那爸爸抱姐姐喽。”

小泽并不理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挽晴笑眯眯道:“爸爸,弟弟才不在乎呢,谁让你平时抱他那么少。”

南宫宸一脸无辜:“爸爸要上班的嘛。”

夜里,将姐弟俩哄睡后,白慕晴和南宫宸一起回到卧室。南宫宸才抽空问了句:“跟苏惜见面了?”

白慕晴点头:“是啊,跟你猜测的一样,她还不知道乔锶恒明天出狱。”

“乔锶恒提早出狱是临时决定的,也难怪她会不知道了。”南宫宸笑笑地将她拉到床上。

白慕晴从他怀里挣扎了一下,盯着他:“我看得出来,她对乔锶恒其实还是有感情的,但她觉得自己跟乔锶恒肯定没戏了,所以明天应该也不会去接他出狱。”

“嗯。”南宫宸随口应着。

“唉,看到她这样真是挺无奈的,就不能为爱好好低一次头么?”

“算了,别人家的事情别管.......。”南宫宸低头堵住她的唇,不给她继续低咕下去的机会.......。

-----

在监狱里面呆了三年,接到出狱通知的时候,乔锶恒居然没有多少欢喜。

面对狱友们一脸羡慕的表情,他反倒显得很平静,一位狱友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你不想出去见见家人?”

“家人不是一直在见么?”他惆怅地一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冲大伙道:“你们好好表现,等到刑满出狱后,有困难可以找我。”

“谢谢乔少。”大伙瞬间欣喜起来,纷纷开口道:“还是乔少好,像乔少这么好的人就不应该坐牢嘛,对吧?”

“对啊,对啊。”大伙点头应和。

“行了黄叔,你不用再奉承我了,我答应会帮你儿子把工作搞定就一定会帮你的。”

“真的?那太谢谢了。”黄叔感激涕零。

“还有我还有我.......。”另一位狱友道:“麻烦给我对象换份好点的工作,呵呵.......孩子上大学了需要钱。”

“记着呢。”乔锶恒继续应允。

狱警看着乔锶恒跟狱友们没完没了地瞎扯,心下有些纳闷,别人一到出狱时间,赤溜一下就冲到门口去了,眼前这位乔少爷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跟狱友们闲扯。

他终于忍不住调侃道:“乔先生,要不要再留下来吃个午餐再走?”

“我随意。”乔锶恒无所谓地耸耸肩。

狱警笑了:“赶紧出去吧,接你的人在外面等了有些时间了。”

“等我的人?”乔锶恒狐疑地抬眸望着他。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今天出狱,有谁会到这里来等他出狱?

在狱警告诉他有人在外面等他的那一瞬,他居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期盼,期待此时在外面等他的人会是那个一手将他送入监狱的女人。然而这可能么?他摇摇头,自嘲地失笑了一下。

不会的,一定不会是她。

不,应该说一定不能是他,否则他会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失控地冲上去将她掐死!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他还是跟着狱警来到监狱的大门口。

“出去后好好做人,别再回来了。”狱警说着每次送别都会说的话。

乔锶恒随意地‘嗯’了一声,目光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望向监狱大门口,当他看到监狱门口价值千万的新款豪车时,心里那一抹复杂的情绪便瞬间沉淀了,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

苏惜不可能开那么贵的车,也买不起。

豪华轿车的门开了,意气风发的南宫宸从车厢内迈了出来,笑笑地打量着他后吐出一句:“HI!好久不见!”

乔锶恒脸色微变,目光直直地注视着他。

“怎么?我履行等你出狱后请你喝酒的承诺,不惜放下重要的会议不参加,诚心诚意地过来接你出狱,你却是这种表情?”南宫宸耸耸肩膀:“这样好像不太礼貌吧?”

眼前的乔锶恒虽然一如即往的帅气,但明显比以往少了份贵气,毕竟是三年牢狱之灾的摧残.......。

不过牢狱之灾磨去的仅仅是他表面的气质,他的性格他的内心几乎是没有什么改变的,比如此时,他的拳头正在一点一点地攥紧。

南宫宸扫了一眼他攥紧的拳头,嘲弄道:“怎么?想打架?不怕被重新被逮回去.......?”

他的话音未落,乔锶恒狠狠的一拳已经挥在他的脸上。

南宫宸闷哼一声,身体一个不稳地往后退了几步,抵在车门上。

然而他并没有恼火,而是用手擦了一下疼能的脸颊,抬眸睨着他嘲弄道:“这算是恩将仇报么?”

“你觉得呢?”

“摆明了就是。”南宫宸返身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合上车门后一只手搭在车窗上,睨着他:“既然你那么不赏脸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搭个公车回市区吧。”

南宫宸启动车子,调转车头从乔锶恒跟前经过的时候,乔锶恒突然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他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面无表情。

南宫宸却在心里邪笑了一下,继续操控着车子。

-----

乔锶恒让南宫宸将车子停在乔家大门口,头也不回,面无表情:“酒晚上再喝,我先回去洗个澡。”

“应该的。”南宫宸抬了一下手指,将车门摁开。

乔锶恒终于扭过头来,盯着他:“南宫宸,你别高兴得太早。”

南宫宸点头:“我尽量低调。”

乔锶恒推开车门下了车子,迈步往屋子里面走去。

保安佣人们对他的归来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只是有些暧昧地冲他打了声招呼。

乔锶恒没有理会他们,径直地往屋里走去。

他没有告诉乔夫人自己今天出狱,是因为这两年来乔夫人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甚至已经因为中风坐到轮椅上去了。他不希望乔夫人还劳心劳力,跑那么大老远去接他出狱。

来到主屋前,他迈步走了进去。

原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清冷的屋子,没想到却是一番热闹场景,里面沙发上除了乔夫人外还有七八位容貌秀丽的妙龄女子。

乔锶恒愣了一下,环视着大伙狐疑道:“这是做什么?”

“欢迎乔少回家!”美女们异口同声道,然后七手八脚地将桌面上的蛋糕打开,点上烛火。

乔锶恒皱眉:“这是做什么?”

乔夫人笑盈盈地摇动着轮椅挪到他跟前,抓住他的手掌:“庆祝你重生啊,锶恒,恭喜你终于出狱了。”

“她们是谁?”南宫宸环视了一眼大伙。

原来大家都知道他今天出狱,那么苏惜也一定知道了?

“她们啊,你先把蜡烛吹了我再慢慢给你介绍。”乔夫人示意也去吹蜡烛。

为了尽快搞清楚怎么回事,乔锶恒迈步走到桌子旁边,将蛋糕上面的蜡烛吹熄。

美女们拍着手掌欢呼,气氛好不热闹。

乔夫人开始按顺序为他介绍:“这位叫王梦雨,是王氏集团的千金,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然后这第二位叫阮星,她的父亲在公安局任副局长一职,阮小姐今年刚大学毕业,年经着呢.......。”

“停!”乔锶恒突然打断乔夫人的介绍,道:“行了,不用介绍了。”

说完他转向美女们,礼貌而又坚定道:“各位美女,谢谢你们今天过来给我接风,给我吹蜡烛,大家辛苦了。”

乔夫人刚介绍到第一位的时候,乔锶恒就已经意识到她是什么意思了。

他没有多一句废话地转身往楼上走去,乔夫人冲着他的背影唤道:“锶恒,客人还在呢,你到哪去?”

“我上去洗个澡,你们慢慢聊吧。”乔锶恒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走去。

“切,一个坐过牢的还这么拽,本小姐还不稀罕要呢。”刚刚那位叫王梦雨的女子从沙发上站起。

“就是,我本来就是过来玩玩,看看笑话的。”另一位女孩也跟着站起。

乔锶恒都把态度表达得那么明确了,别的女孩就算是对他有期望也没脸留下了,悻悻然地跟着从沙发上站起。

美女们故意扬高的音量很刚好地传入乔思恒的耳内,他的脚步微停,脸色变了变,随即加快了上楼的步伐。

乔锶恒回到卧室,环视一眼四周,和他当初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看来这些年苏惜确实没有再回来过。

他找了套干净的衣服走进浴室,久久地洗了个澡。

他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乔夫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的卧室,此时正一脸恼火地盯着他。

“妈.......。”乔锶恒唤了声,脸色平静地用毛巾擦拭着发上的水珠。

“你这是干嘛呢?”乔夫人没好气地责备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帮漂亮有身家又不嫌弃你坐过牢的女子,你居然一下全给我气跑了。”

“妈,我还想问问你呢,你到底想干什么?”乔锶恒睨着她:“你用得着这么急着给我找对象么?还一找就是一大帮。”

“我这不是怕你出来后不习惯一个人么?”

“我更不习惯有个陌生女人在我身边瞎晃。”

“一回生二回熟,相处一下就好了呀。”乔夫人打量着他:“锶恒,你不会是还在想着苏惜那个女人吧?我告诉你,那个女人我算是看透了,算我当年瞎了眼才把她带回乔家来养,没想到居然养出这么一条白眼狼来。”

对于苏惜的行为,何止是乔锶恒觉得心寒,乔夫人也觉得心里寒透了。

乔锶恒扫了她一眼:“当初你为什么会收养她?还不是因为你觉得愧对人家,不然你也不会收养她吧?”

“锶恒,你怎么回事啊?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替她说话?”乔夫人气结。

“妈,我不是替她说话,而是开导一下你,希望你不要那么记恨她,恨伤了自己的身体。”乔锶恒苦笑了一下:“妈,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咱们可以不聊那些不开心的了么?”

乔夫人点头:“那好吧,不过下次你不可以这样了知道么?得对人家姑娘要有礼貌。”

“知道。”乔锶恒随口应允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该为家里添个孩子了。”乔夫人打量着他:“什么女人适合过日子,这三年来在里面蹲明白了么?”

“蹲明白了。”乔锶恒只想她快点下楼去,随口答应着

“赶紧把头发吹干,到楼下吃点东西吧,我让红姨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菜。”乔夫人叮嘱完,便转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

晚上,还是以前南宫宸和乔锶恒最喜欢到的夜色酒吧,还是那个VIP包房,就连服务生都还是以前那个。

不问世事的服务生笑盈盈地扫视着二人道:“宸少,乔少好久没有一起过来喝过酒了,今天怎么会来?”

乔锶恒握着酒杯不语。

南宫宸道:“没什么,这几年戒酒了。”

服务生下去后,南宫宸打量着乔锶恒,随即端起酒杯冲他道:“托你的福,我的病好了,能喝了。”

乔锶恒拿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仰头将杯子里面的酒如数喝尽。

南宫宸替他满了一杯,笑笑道:“干嘛喝得那么急?出狱了不高兴?”

乔锶恒终于抬起头来,睨着他:“为什么大家都知道我今天出狱?”

“我怎么知道?”南宫宸摊了摊手掌。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我比别人都关注你呗。”南宫宸想了想:“对了,慕晴通知苏惜了,至于乔夫人是怎么知道的,那我就不清楚了。”

乔锶恒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兀自沉吟着。

南宫宸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瞅着他道:“你是不是在想,苏惜为什么没有去接你出狱?”

乔锶恒摇头,冷笑:“是她一手把我推进监狱的,我怎么会指望她到监狱去接我?”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自己还是在说给南宫宸听。

“你不想问她的情况?”

乔锶恒睨着他:“怎么?你想让我重新栽入同一个陷井里?这就是你今晚请我喝酒的目的?”

南宫宸摇头:“不,我的仇已经报了,没有必要再费这个心思了。”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你澄清一些事情。”南宫宸道:“这些事情不澄清,我担心自己有朝一日又栽到你手中了。”

乔锶恒只是瞧着他,没有说话。

南宫宸沉默片刻,一脸严肃道:“我不想费口舌去讲太长的故事,我只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苏惜早在嫁给你的时候,心里对我的那点小暗恋就消失殆尽了。她会变成最后这个样子全是你一手造成的,有句话说得好,不做不死,而你属于自己把自己作死了的案例。还有那个方密,你最好去找她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乔锶恒沉默半晌,才吐出一句:“她跟你说的?”

“对。”南宫宸点头。

“我明白了。”乔锶恒端起酒杯冲他举了一下:“你放心,你会一生平安的。”

“谢谢。”南宫宸喝了一口。

虽然他不清楚乔锶恒究竟明白了什么,但他向来不是好管闲事之人,自然也不会继续追问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