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搬家/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锶恒出狱后的第三天便回到公司上班了。

这三年来一直是乔封在管理公司,虽然乔封对管理公司不是很在行,不过有颜悦这个商场老手在,管理起来还算轻松。

不过在管理公司这种事情上,他始终没有多大兴趣。乔锶恒能回来把公司接管回去再好不过了。

虽然乔锶恒的气色好了不少,但乔封还是出于关怀道:“大哥,你可以在家多休息几天再过来。”

乔锶恒无所谓道:“在家里也没事干,不如来公司看看。”

乔封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把公司交还给你了。”

“不如一起留在公司里上班吧。把你那些餐厅交给颜悦打理。”乔锶恒说。

乔封笑了:“颜悦说她在商场上混迹了这么多年,想好好休息一下,好好陪陪颜颜,正好你回来了她就可以休息了。”

乔锶恒点了点头:“替我谢谢她。”

“谢什么,一家人。”

乔封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乔锶恒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晚上带颜悦和小颜颜回家吃饭。”

乔封答应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下了班后,乔封直接回家接了颜悦和小颜颜前往乔家别墅。虽然乔夫人对乔封的态度好了许多,但因为彼此心中都有心结在,平日里乔封极少回乔家别墅。

路上,小颜颜奶声奶气地问道:“爸爸,我们要去哪啊?”

乔封宠溺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带颜颜去奶奶家啊。”

“为什么要去奶奶家啊?”

“因为大伯回来了。”

“大伯是谁啊?”小颜颜继续问着。

“一会见到你就知道了。”颜悦理了理她身上的小裙子,柔声道。她说完,改为对乔封道:“对了,苏惜真的不会再回乔家了么?”

乔封想了想。道:“应该不会了吧。”

“真没想到他们两个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颜悦和所有人一样,一说到他们两个的事情都觉得无比忱惜。

“大概.......这就是缘分吧。”乔封笑了笑:“就比如咱俩,谁也没料到咱们会有今天,可是缘分却让我们走到一块了不是么?”

“嗯,说得也是。”

乔封扭过头,握了握颜颜的小手说:“说起来还得感谢我们家小宝贝呢。”

“为什么要感谢我啊?”小颜颜不解地问。

“感谢你让妈妈留在C城啊。”乔封含笑一本正经道:“如果不是我们家小颜颜,妈妈早就跑国外嫁人去了。”

颜悦笑了。这倒是事实。

如果当初不是及时发现自己怀孕了,或者不是当着乔封的面昏倒被查出身孕,她肯定也不会把孩子留下,肯定会跑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果然.......缘份到了的时候,谁也逃不掉!

-----

一家三口回到乔家别墅时,刚到遇见乔锶恒下班回家。

乔锶恒下了车子,打量着画面和谐的一家三口,然后一边打量着两人中间的小颜颜一边往他们走过去。

“这位就是你们酒后乱性乱出来的结晶?”乔锶恒弯腰握了握小颜颜的手掌,小颜颜有些害羞地缩了回去。

“哥,注意说话用词,颜颜会问的。”乔封笑着说完,转向小颜颜柔声诱哄道:“颜颜。这位就是大伯。”

“大伯。”小颜颜乖巧地唤了声,然后问道:“大伯可以告诉我什么是酒后乱性什么是结晶吗?”

小颜颜果然求知欲很强,盯着乔锶恒一本正经地问。

“唔.......这个嘛.......。”乔锶恒想了想:“等你长大就会明白了,来,大伯抱一下。”

“抱一下就好了哦。”被他抱起的小颜颜不忘提醒道。

“好嘞,抱一下就好。”乔锶恒抱着颜颜。大伙一起往屋里走去。

原本以为家里只有乔夫人在,没想到客厅里面还坐着一位看起来温温婉婉的美丽女子。

看那沙发上的陌生女子,乔锶恒不自觉地眉头一皱,乔封和颜悦相视一眼,同样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乔夫人摇动着轮椅迎上来和大伙打过招呼后,牵过美女的手微笑道:“这是我一位远房亲戚叫文雅,刚大学毕业到C城找工作,所以暂住在乔家。”

“大家好,不好意思打扰了。”美女看起来落落大方、温温柔柔的,看着和她的名字挺贴边。

乔锶恒扫视了她一圈,问乔夫人:“远房亲戚?”

“对,就是你外婆的表妹的干儿子的女儿,虽然没血源但有亲戚,你可能没见过。”乔夫人说。

别说乔锶恒了,就连乔封和颜悦都能够感觉出来乔夫人将这位表妹找来是何用意,只是大伙都没有吱声。而乔锶恒虽然反感,却不能像上回一直直接将人家轰了去,毕竟眼前这位是打着亲戚的旗号来的。

晚饭期间,乔夫人还让乔锶恒在公司给阮雅婷安排一份工作,乔锶恒看了看乔夫人,又看了看文雅道:“要不就安排表妹到医院去做文书工作,轻松点。”

“谢谢表哥。”文雅感激道。

乔夫人却说:“还是让她到你身边去帮忙吧,你现在刚接手公司,身边的人都人心难测,自己人用着放心些。”

“妈,你放心吧,我身边的人都是以前我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对我忠心耿耿。”

“那是以前,现在这么几年过去了,谁知道呢?”听着乔夫人语意中的意思,乔封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这分明就是怀疑他会趁着乔锶恒不在的时候对公司下手啊。

虽然他一再地强调不会对公司有想法,但乔夫却始终不相信他。

“对了,妈,阿封已经决定退出乔氏了。”颜悦含笑说了一句。

听到乔封被人这样怀疑,她比乔封自己更不舒服。这三年来乔封为了乔氏日夜操劳却没有拿过乔氏的一分一毫,到头来却还要被乔夫人怀疑,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乔封从桌子底下握了握颜锐的手掌,以示安抚。

颜悦回了他一记浅笑,低头继续喂小颜颜吃饭。

乔夫人讶然地扫视着乔封,心中暗喜过后说道:“既然这样,那锶恒身边就更应该添个人手了,就这么定了吧,让小雅到你身边打打下手。”

乔封和颜悦有些同情地看了看乔锶恒,后者不说话。

----

文雅就这么轻轻松松地住进了乔家别墅,还进入了乔氏工作。

第二天,乔锶恒将她带到公司后,把她扔给林助理道:“把文小姐安排一个职位,然后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乔少,我应该给文小姐安排什么职位?”林助理问道。

“随便。”乔锶恒头也不回地进了办公室。

林助理看了看文雅,有些为难地干笑道:“文小姐,您希望.......。”

“离乔少近一点就行。”文雅打断他道。

“那就.......秘书可以么?”

“嗯,我正有此意,谢啦。”文雅感激道。

林助理将文雅安排好后,来到乔锶恒的办公室。

林助理以为乔锶恒叫自己进来是为了听他报复文雅的工作安排,进门便说:“乔少,我已经将文小姐安排到秘书组了。”

“好。”乔锶恒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望着他问道:“这几年有没有方密的消息?”

“方小姐?”林助理讶然:“乔少您还要跟她.......联系么?”

“不可以么?”乔锶恒挑眉。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助理想了想:“我听秘书组的那几个女孩讨论过,好像说她嫁人了。”庄页圣划。

“嫁谁了?”

林助理摇头,不好意思地干笑道:“这个问题.......乔少应该去问秘书组的玲达,她最喜欢八卦了。”

乔锶恒并没有去找玲达,而是沉吟片刻后重新抬眸望着他道:“你去帮我了解一下她的情况,顺便帮我约一下她,就约来办公室。”

“好。”林助理虽然对乔锶恒的做法不理解,但还是乖乖地点头退了出去。

-----

“妈妈,为什么我要戴着口罩出门嘛,我不喜欢啦.......。”小冠皱着眉头,小声抗议着。

苏惜一边替他戴好口罩一边宠溺地安抚道:“因为外面很多灰尘,吸进小肚子里的话会长小虫子,然后小肚子会疼啊。”

“那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不担心小虫子?”

“嗯.......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比小冠强壮,所以他们不怕啊。”苏惜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乖,在外面的时候不可以把口罩摘下来知道么?”

“知道啦。”小冠不甘不愿地说。

“小冠真棒。”苏惜牵起他的小手:“走吧,我们去上完今天最后一节课。”

她没办法跟小冠解释为什么要让他戴着口置,毕竟小冠这么小解释了也没有用。如果她告诉小冠是因为害怕乔锶恒看到他,他会理解么?肯定不会啊!

苏惜把小冠送到早教课室后,便转身前往二楼校长办公室办理辞职,还没到便被从楼梯间里横出来的连飞拦了下来。她被吓了一跳,立刻没好气道:“你什么?吓我一跳!”

“我干什么?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为什么突然辞职?为什么辞职不跟我说一声?”连飞有些气急败坏道。

苏惜有些无奈地翻起白眼,没想到还是让他给知道了。

“到底为什么?你说啊!”连飞催促道。

“不为什么,突然不想干了而已。”

“那我怎么办?”

“你怎么办?你继续留在这里上班啊,难不成还要我养你?”苏惜无语地横了他一眼:“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有小冠一个孩子就够了,不想再养一个小孩。”

“你说我是小孩?”

“比我小了八岁,你觉得呢?”苏惜抬手在他的胸口上推了一下:“行了行了,赶紧去泡那些年轻貌美的小女孩去吧,别妨碍老娘办事。”

“苏惜!”连飞跟在她身边快步往前走,一边恶狠狠地威胁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辞职走了,我会一直跟着你,你去哪我去哪.......。”

‘砰’的一声,连飞被苏惜关在门口。

-----

听到林助理说乔锶恒还想跟自己再续前缘时,方密心里又惊又喜,不过惊喜过后却有些怀疑起来。

毕竟当初她对苏惜做过那样的事情,乔锶恒怎么可能会原谅她?

不过转念一想,苏惜的个性她很清楚,她应该不会再到牢里去看乔锶恒才对,更不可能把真相告诉他。她心想乔锶恒一定是因为失去苏惜,才猛然发现她才是对他最好最忠心的那一位。

电梯内,她不放心地再次追问林助理道:“乔少真的说他想跟我.......那个.......继续联系?”

林助理看了她一眼,点头:“乔少是这么说的。”

听到他这么说,方密终于稍稍放下心来。

电梯停在顶楼,方密在林助理的陪同下来到乔锶恒的办公室,此时的乔锶恒正倚坐在办公桌上平板电脑看林助理发回来、关于方密和她老公的讯息。

看到方密进来,他从桌旁站直身子,唇角习惯性地冲她牵出一抹迷人的浅笑:“方小姐,好久不见,还是那么丰腴犹存嘛。”

就是这种笑容,当初将方密这位前途一片光明的当红小花旦从星途上拽了下来,最终失去一切。今天再见,方密居然毫无抵抗力地再一次被迷惑了。

她略一停顿后,风情万种地往他跟前走去,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妩媚地笑着:“干嘛叫得这么陌生嘛,人家会不习惯的。”

“这是一种情调,懂么?”乔锶恒用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在她脸上吹气。

“乔少真是坏死了。”

林助理看不下去地转身往办公室门口走去,当他拉开办公室虚掩着的门板时,被站在门口的文雅吓了一跳。

文雅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扬了扬手中的资料:“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偷看的。”

“没事,下次记得敲门。”林助理说完这句,便忙去了。

林助理走后,文雅又往里面张望了一眼,才跟着离开。

办公室内,方密踮起脚尖正要往乔锶恒的唇上附上自己的红唇,乔锶恒却将手指挡在她的唇瓣上,浅笑:“方小姐婚前这么浪,婚后还是这么浪啊?对得起你那位老实巴交的公务员老公么?”

方密脸色微变,显然并没有料到乔锶恒刚出狱就把自己了解得这么清楚。

她脸色转变了片刻后,干笑起来:“乔少这是在吃醋么?我和他其实没感情的,就是被我家人一催,随便找个人嫁了。如果乔少在乎的话,我可以随时跟他离婚的。”

“真话?”

“当然是真话。”方密点头。

“是真话就好。”乔锶恒抬手指了一记办公桌后的监控探头:“看到没有?”

方密顺着她的手指往办公桌后望去,脸色再度转变,乔锶恒接着说:“你说如果我把刚刚你的精彩表现剪下来送给你老公,你老公会是什么反应?再老实巴交的男人应该也受不了这样的妻子吧?况且据我所知你家公公可不像你老公那么老实,不知道他会不会把你给.......。”

他邪肆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想做什么?”方密的脸死已经开始泛白。

她的公公可是大有背景的,而且还是些关于黑道的背景,她当然害怕了。

“报复你啊。”乔锶恒倾身在她脸上吹气。

“你.......乔锶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报复我嘛,当初是你抛弃我,我.......。”

乔锶恒打断她:“不如你先告诉我,你对苏惜都做了些什么,如果够诚实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我没对她做什么啊?”

“看来你不诚实嘛。”乔锶恒绕办公桌后,开始操作电脑。

方密咬着唇情急不已,她担心乔锶恒真的会把视频发出去,只好老实交待道:“好吧,我当初那么做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想回到你身边,所以才会在苏惜面前假装怀孕的。但是我没想到她会那么狠心,一气之下把你送进牢里去了,她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在她面前假装怀孕?”乔锶恒脸色瞬间一沉。

“我.......我只是.......。”

“所以说,我会坐牢,会失去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是因为你?”乔锶恒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

“对不起,我没想到苏惜是个那么狠心的女人。”

乔锶恒不说话了,他想起当初苏惜气呼呼地在他面前说方密才是他家人的情景,以她的个性,那个时候的她肯定气疯了。

方密看着他沉默不语,心里更加担忧起来,小心翼翼地唤了声:“乔少.......。”

乔锶恒操作了一阵电脑,又端起桌面上的咖啡喝了几口,才抬眸注视着她:“你正是因为了解苏惜的个性才故意这么做的吧?你的目的是骗她打掉孩子,报复我。”

“不是的.......。”方密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低头从包里掏出手机,当她看到屏幕上的电话时,心里虚了一下,然后摁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的正是她的老公,并且语气不太好地通知她立刻回家。

“什么事啊?”她装傻地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事呢?需要我把视频也发你一份么?”她那位老实巴交的老公果然动怒了。

方密愣了一愣,本能地挂掉电话后望向乔锶恒,目光由惊讶一点一点地转变成恼怒。

半晌,才她气愤填鹰地吐出一句:“乔锶恒你无耻!你说话不算话!”

乔锶恒冷笑:“如果我不无耻就不会被抓去坐牢了,你是第一天认识我么?”

“你.......!”方密气结。

“方小姐还有什么事么?没有的话请回吧。”乔锶恒毫不客气道。

方密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这个时候她似乎不走也不行了,只好愤愤地转向往门口走去。

在她的手掌扶上门把时,身后的乔锶恒吐出一句:“方小姐如果不想走得太狼狈,那就把脸上的戾气消散一些再出去吧,省得遭人笑话。”

方密咬了咬牙,闭上眼深吸口气。

她确实是个爱面子的女人,直到将脸上的表情调整好后,才拉开办公室的门板走了出去。

自从方密进入乔锶恒的办公室后,文雅就一直在留意着那遍紧闭的门板,门板终于被人打开了,方密嘴角吟着妩媚的笑意走了出来,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文雅的心里瞬间便被一抹失望袭上,早听闻乔锶恒花心不靠谱,没想到会这么花,刚出狱就跟一位过气的女明星暧昧上了。

她深吸口气,将心里的不舒服压了下去。

-----

苏惜搬家这天,连飞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一大早便赶过来了,一直缠着不准她搬,不准她离开C城。

苏惜被他缠得烦不胜烦,瞪着他没好气道:“你到底要不要帮我把这个箱子拉下去?不拉的话请往边上靠一靠,别碍我自己搬。”

连飞郁郁地拉过箱子,另一只手拉住小冠,一边往电梯走一边诱哄道:“小冠,你帮我一起求求你妈咪嘛,让她别搬了,留在这里多好啊。”

小冠摇头:“不嘛,我才不要帮人求妈妈,妈妈说会带我去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城市住。”

“切,很漂亮很漂亮的城市?那是骗你的啦。”

“妈妈不会骗我的。”小冠说得一本正经。

进了电梯,连飞睨着小冠,随即伸手去揭他脸上的口罩:“汉事戴什么口罩,摘了。”

“不行啦,妈妈说不可以将口罩摘下来,会感染病毒的。”

“哪来那么多病毒。”

电梯停在地下车库,连飞带着小冠来到苏惜的车子旁,等了几分钟后,苏惜自己也拖着大箱子下来了。

“搬完了?”连飞不爽地问道。

“搬完了。”苏惜将小冠抱到后排的安全椅上,然后绕到后尾箱里整理行礼。

连飞见她心意已决,点头:“那好吧,你等我,我回去收拾一下行礼马上到。”

苏惜丝毫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更没有理会他,继续整理着自己的后尾箱。

二人谁也没有留意到车库的另一边,乔锶恒的车子正在缓缓地驶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