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孩子不见了/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锶恒将车子停在离3号楼电梯房附近的车位上,然后下车,往电梯房走去。

这里是苏惜以前一直住的公寓,他不知道苏惜还会不会住在这里,这次来不过是为了碰碰运气罢了。

他刚步入电梯间。便意外地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叫着‘爸爸’。

这个称谓对于乔锶恒来说太陌生,他根本没有往心里去,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而是走到电梯上行键上摁了一下。

其中一部电梯刚好在负一楼,乔锶恒迈了进去。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条小尾巴。

“爸爸.......你为什么不理我啊?”小冠站在乔锶恒面前,仰着小脑袋一脸受伤地盯着他问。

乔锶恒怔了一下,环视一眼四周,电梯里面除了他和这个小不点外确实没有第三个人存在了。而小不点是盯着他叫的爸爸,而且还是用认真且受伤的眼神在盯着他看。

乔锶恒指了指自己:“你在叫我?”

“对啊,你是我的爸爸。”小冠点头。

“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爸爸。”乔锶恒有些哭笑不得。

“爸爸骗人,妈妈说过你就是我爸爸。”小冠伤心地问道:“爸爸为什么一直不来看我,爸爸不要我了么?”

“小朋友,我说了我不是你爸爸。”乔锶恒打量着一张口罩捂住半张脸的小冠,有些无奈地摇头,心想这孩子八成是病糊涂了,才会这样到处乱认爸爸的。

电梯‘叮’的一声到达他所按的楼层时。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小屁孩一个人上了电梯。如果他出了电梯,那么这孩子岂不是要一个人留在电梯里面?看他这么小,会摁电梯么?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

刚刚这孩子是在负一楼跟着他上电梯的,那么他的家人肯定就在负一楼。

出于不忍,乔锶恒只好牵着他走出电梯,在电梯下行键上摁了一下。打算将他送回负一楼去。

-----

苏惜盖上后尾箱,准备上车的时候才发现原本坐在安全椅上的小冠不见了。

她绕着车身找了一圈,扬声唤着小冠的名字,并没有得到小冠的回应。

她并没有太慌张,而是一边上车启动车子一边拨通连飞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她语气不善地命令道:“连飞,我命令你立刻给我把车子停在路边。”

“小惜你说什么?你要改变主意了么?你不走了?”

“你到底停下了没有?”

“我已经停下了,我在福民超市门口等着你。”连飞的话气里满满都是兴奋。

苏惜挂掉电话,将车子驶向附近的福民超市,她远远便看到连飞正倚靠在他的小现代车上向她招手。

她将车子停在路边,推开车门下车。径直地往连飞的车子走去。当她拉开车门,看到里面空空如也的场景时,心头猛地一抽,扭头盯着他问:“小冠呢?你把小冠藏哪了?”

“小冠?小冠没在我车上啊。”

“连飞!”苏惜气急败坏地冲他吼了一句:“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我开玩笑,唯独小冠不可以你听到没有?”

连飞被她吼得怔了一怔,忙走上来拉住她的双手情急道:“怎么回事?小惜。小冠真的不在我车上,我知道你最在乎的就是小冠了,怎么会敢拿小冠跟你开玩笑?我.......。”

“那小冠跑哪去了?”苏惜盯着他颤声问道。

她的心脏正在一点一点地揪紧着,小冠不在连飞的车上,也不在她的车上,那他在哪?他在哪里?

“小冠不是和你在一起么?”连飞也跟着急了。

“没有!我整理好行礼上车的时候就看到小冠不在车上了。”

“那他是不是在车库里面调皮,玩耍或者躲起来了?”连飞来不及多想,抬手拉过她的手掌情急道:“走吧,赶紧回车库找找。”

苏惜没有迟疑,跟着连飞一起回到他的车上。

在回程的路上,苏惜急哭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怎么办?小冠还那么小,他不会向人求助,也不会看车,车库光线那么暗万一被车子撞倒了怎么办?万一他跑出来被人抱走了怎么办?”

小冠长这么大,哪怕是在家里她也从不敢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超过三分钟,这下突然把小冠弄丢了,她心里当然着急。

连飞一边稳稳地操控着方向盘一边安抚道:“小惜,你别担心,小冠肯定还在车库里面的。”

其实他的心里也急坏了,毕竟小冠还那么小,找不到妈妈肯定会很着急的。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跟着苏惜一起着急,一起乱了方寸啊。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惜便立马怒目圆瞪地冲他怒道:“都怪你!叫你别跟着我你非要跟!如果不是你小冠怎么可能不见?”

如果不是连飞,她也不至于会以为小冠是被他带走的,不知道在车库里面寻找一下了。

“是,是的.......我错了,都怪我。”连飞一连声地道歉。

苏惜难过地用双手捂住小脸,不吱声了,这个时候怪连飞有什么用?连飞又赔不回一个小冠给她!

车子进入小区时,连飞开口说道:“小惜,你去物业查看一下监控,我去车库寻找,咱们电话联系。”

“好.......。”苏惜点头,迅速地推开车门下车,往物业的方向跑去。

听到苏惜请求调看监控的请求,物业管理人有些为难地表示只有他们自己才可以调看监控,苏惜火大地冲他吼道:“那你赶紧去看啊,就在二十分钟前,三栋负一楼的电梯口,一个两岁多戴口罩的小男孩,求求你们赶紧帮我看一下吧.......。”

看到她几近崩溃的样子,物业人员如是转过身去调看监牢,随即将电脑屏幕转到她面前道:“是这个小孩么?”

苏惜慌忙扑到电脑屏幕前,当他看到屏幕里面出现的小冠时,忙不迭地点头:“对,就是他,是他.......麻烦你们帮我看看他到哪去.......。”

苏惜的话还在口中,脸色便瞬间变了。

她居然在屏幕上看到了乔锶恒的身影,看到小冠跟着乔锶恒一起步入电梯间。

乔锶恒!他怎么会到这里来?怎么会跟乔锶恒在一起?

“小姐,这个男人你认识么?”物业人员问道。

“认识.......。”苏惜不自觉地吐出一句。

物业人员如是说:“那孩子就是被熟人带走了,你去找一下这名男子吧。”

“不.......。”苏惜这才醒悟过来地摇摇头:“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麻烦你再继续帮我跟踪一下孩子的行踪,拜托了.......。”

“小姐,你左一句认识,右一句不认识,这明显是在说谎嘛。既然知道孩子是被熟人带走的,那就没有必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回去调监控了,麻烦您直接打个电话让您那位朋友把孩子送回来吧,抱歉。”

“我.......我没他电话啊。”

“那就找朋友问问。”物业人员毫不客气地切掉监控。

这一看就是家庭纷争、争夺孩子的戏码,他们没空也没兴趣继续跟她在这里耗。

苏惜无耐地从物业中心走出去,她的电话响,是连飞打过来的。电话一接通连飞便情急地问道:“怎么样小惜?监控有发现什么行踪么?我在车库里面并没有看到小冠,我还在找.......。”

“连飞,不用找了。”苏惜黯然道。

“你说什么?为什么不找了?”

“小冠被我一个朋友接走了。”苏惜说,此时她的心里不知道该难过还是高兴,小冠被乔锶恒接走了,那代表着小冠现在是安全的,不会有遭遇车祸和被人拐走的危险。可是一想到乔锶恒将小冠带走,并且有可能从她身边把小冠抢回乔家去,她就控制不住地开始着急了。

她在物业门口的台阶上坐了片刻,拿起电话拨打白慕晴的号码。

这次搬家,除了连飞死缠烂打地追过来被他发现外,并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就连白慕晴也不知道。

接到苏惜的电话,白慕晴甚至还是用轻快的语气跟她问好,直到听见苏惜语气哽咽,她才语气凝重地问道:“小惜,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慕晴,小冠被乔锶恒带走了。”苏惜难过道。

“啊?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刚刚我搬家的时候小冠突然就不见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被乔锶恒带走的?”白慕晴问完,紧接着又问:“还有,你没事搬家干嘛啊?算了,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

“慕晴,你帮我打个电话给乔锶恒好么?就探下他的口风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样?”

“你让我给乔锶恒打电话?”白慕晴表示不理解。

“对,乔锶恒他不应该那么快就知道小冠的存在的,而且偷偷把孩子领走也不像是他的作风,所以.......麻烦你了。”

“你的意思是.......这其中可能有误会?”

“嗯,我希望是这样的.......。”

白慕晴挂上电话后,想了想最终还是将乔锶恒的电话拨通,而就在她把电话拨通的时候,乔锶恒刚从苏惜的家里出来,驾驶车子离开小区。

“那个.......乔少,你刚刚是不是去过富逸小区了?”

“是啊,怎么了?”

“嗯,我去给小惜收房租,碰巧看到你了。”白慕晴呵呵干笑道:“我还看到你领着个孩子,那孩子.......。”

白慕晴迟疑着没有说下去,乔锶恒兀自说道:“是我捡到的。”

潜意识里,他只是不希望白慕晴误会他,然后将这个误会带给苏惜,毕竟苏惜对他的误会已经够深了。

“捡的?在哪捡的?捡回家去了?”白慕晴惊诧。

“在车库里面捡的,送到门口的保安室去了。”乔锶恒说完,改口问道:“白小姐,我可以问你点事么?”

“什么事?”白慕晴有些震憾,有些心急,她还急着给苏惜回话呢。

“除了苏惜我还能有什么事?”乔锶恒黯然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苏惜她现在人在哪?”

“这个.......乔少你又不是不知道苏惜的个性,她一玩起失踪来可是六亲不认的,怎么可能让我知道她的下落呢?呵呵.......。”白慕晴早就预料到乔锶恒会找她问苏惜的下落了,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此时说起谎来居然也不拗口。

顿了顿,她试探性地问道:“你找她做什么?你们不是已经.......恩断义绝了么?”

乔锶恒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沉吟片刻又道:“她的房子已经租出去了?”

“对啊,你刚刚不是去看过了么?”她想着乔锶恒肯定是上去敲过门了,而且没有见到苏惜,不然他不会这么问。

“乔少,你不会是还想跟苏惜复合吧?其实.......。”

“如果你有她的消息,麻烦告知一声,谢谢。”乔锶恒打断她道。

白慕晴被他打断话语,只好点头:“好的,我会的。”

挂上电话后,白慕晴一边往门外走一边给苏惜打电话,告诉她小冠在保安室的事情。

苏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颤声问道:“真的?乔锶恒他亲口说的?”

“没错,而且我听得出来他并不知道小冠就是你和他的骨肉。”白慕晴道:“小惜你先带小冠回家,我过去再跟你说。”

“好,我先去找小冠。”苏惜也来不及多问,起身便往保安室走去。

“小冠找到了么?在哪啊?”连飞紧跟上她的步伐,开心地追问道。

苏惜脚步一停,扭头对他拳打脚踢了一顿后指住他怒道:“混蛋!幸好这次小冠没有出事,不然我把你手撕了!”

“是,是.......小惜请熄怒,如果小冠出事了,我自己把自己撕了。”连飞一边揉着被她踢疼的小腿一边跳着脚跟上她的步伐,同时还不怕死地附了一句:“不过你自己下次也要注意了,小孩子都喜欢乱跑.......对不起,我错了。”接触到她的冷眼,连飞急忙收住话尾。

“请叫我小惜姐或者苏姐。”苏惜的语气虽然依旧冷硬,但唇角明显有着松懈的笑痕。

小冠有消息了,她心情好。

“我才不要。”连飞暗哼道。

苏惜吩咐道:“你去后门保安室,我去前门。”

“遵命!”连飞笑嘻嘻地往后门去了。

-----

白慕晴到达苏惜家的时候,苏惜已经将小冠接回家去了。此时正一边罚小冠站墙角一边教训他独自乱跑的行为。

看到小冠可怜兮兮的样子,白慕晴立刻走上去将他揽入怀中,摸着他的小脑袋安抚道:“小冠乖,咱们跟妈妈道歉,保证以后不会乱跑了好不好?”

“我又没有乱跑。”小冠一脸委屈,眼睫上挂着泪。

“你还嘴硬!”苏惜抬起手中的竹条便要往他怕手心上打起。

小冠立马哇哇大哭起来:“坏蛋妈妈,我要告诉爸爸去.......!”

“你说什么!”

“我本来就没有乱跑嘛,我和爸爸在一起,我没有乱跑.......呜呜.......。”

“谁是你爸爸?妈妈不是早就跟你说过爸爸要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回来了吗?”

“可我明明就见到爸爸了嘛.......。”

“小冠!”苏惜怒了。

“咳.......。”白慕晴忍不住用手在她的衣角上揪了揪,压低声音道:“你过份了啊,小冠又没有说错。”

苏惜语滞,没好气地横了她一眼。

“我说错了么?乔锶恒本来就是.......。”白慕晴耸耸肩膀:“好吧,我不说话了。”

“你还不说话,还不是你害的。”苏惜将矛头指向白慕晴:“如果当初不是你告诉他.......他怎么会跟着乔锶恒走?”

白慕晴有些心虚地撇了摘嘴,其实就是之前她在苏惜家翻相片的时候,无意间翻出一张乔家的全家福,然后一个嘴贱就指着乔锶恒告诉小冠那是他的爸爸了。

“我怎么知道小冠人小小的,记性那么好嘛。”她一脸无辜。随即改口道:“好了,我有话想跟你说。”

苏惜正想知道乔锶恒到这边来的目的,如是瞪着小冠道:“你给我好好站在这里,站到知错为止。”

小冠两眼泪汪汪地瘪了瘪小嘴,委屈极了。

白慕晴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安抚道:“小冠你先乖乖站着,等妈妈消消气就好了,乖。”

安抚完小冠,白慕晴跟着苏惜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苏惜抬眸盯着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乔锶恒怎么会突然跑来这里?”

白慕晴想了想,道:“小惜,我看出来了,乔锶恒并未对你死心,他想跟你复合,所以才会跑来这里找你的。”

“是想跟我复合还是找我报仇?”苏惜苦笑。

“应该不会是来找你报仇的吧?我听语气不像啊。”白慕晴道:“他还叮嘱我如果知道你的下落记得告诉他。”

“幸好我今天上午决定搬家了。”苏惜苦笑了一下,也幸好她让小冠戴上口罩,不然乔锶恒肯定已经认出来了。她不敢想象如果真的被乔锶恒认出小冠了,他会怎么做。

“你怎么搬家了也不告诉我呢?”

“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会劝我留下,干脆不说了。”苏惜轻吸口气,道:“看来我得赶紧搬离这里才行。”

“你要搬到哪去?”

“月城吧,那里没有乔氏的产业,乔锶恒应该走不到那里。”

“小惜。”白慕晴道:“刚刚乔锶恒问我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他你已经把这套房子租出去了,他以后肯定不会到这里来找了,所以你干脆留下吧,别搬了。”

苏惜摇头:“C城那么小,也许哪天就碰上了呢?”

“不会那么巧的啦。”白慕晴耐心地安慰道:“你想啊,月城你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到时万一像今天一样出点什么事情,你找谁求助去?况且小冠已经熟悉这里了,你突然给他换个新环境,对他也不太好啊。”

苏惜不说话了,因为白慕晴说是事实。

白慕晴见她态度有所缓和,继续道:“要不你再留几天,看看情况再说吧。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乔锶恒认为你出国去了,他就算是要找你也会往国外找的对吧?”

白慕晴不得不承认,她其实还是有些私心的,因为她听得出来乔锶恒是有意要跟苏惜复合,而苏惜对乔锶恒又不是没感情,况且还有小冠,她当然希望他们一家三口可以幸福完整地重聚在一起。

-----

下班时,乔锶恒刚一走出办公室,文雅便立刻从旁边迎了过来,礼貌地问道:“表哥,你现在就回家么?”

乔锶恒看了她一眼,点头‘嗯’了一声。

“那顺便带我一程好不好?这个时候公交车人太多了。”文雅说得有些唯诺。

人家都这么说了,乔锶恒自然不能拒绝,他点头吐出一个字:“好。”

“谢谢表哥。”文雅开心地笑了。

这一声表哥让乔锶恒觉得刺耳至极,毕竟她不是他真正的表妹。

在回家的路上,乔锶恒扭头问了她一句:“会开车么?”

文雅摇头:“不会。”

乔锶恒原本下一句要说家里有很多部车,她可以自己选一辆开。被她这么一回答,他瞬间便语滞了。

“那可以让刘叔拉送你上下班。”他说。

“不用啦,这样太麻烦了。”文雅懂事地微笑道:“以后你方便的时候就捎我一程,不方便我再自己坐公车回去,没关系的。”

“一家人,客气什么?”乔锶恒笑着看了她一眼。

文雅笑了笑,没有说话。

回到家后,乔锶恒刚迈入主屋便看到乔夫人脸色不太好地瞪着自己。他抬手摸了摸鼻子,看着她问:“妈,我又怎么惹您不高兴了?”

“你说呢?”乔夫人睨着他,一脸恼怒道:“你还在跟那个姓方的女人来往是吧?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至于让你一出狱就跟她纠缠上了?”

其实刚刚看到乔夫人脸色不好的时候,乔锶恒已经猜到是因为方密了。他耸了耸肩膀邪笑道:“你说方密是么?我觉得她哪里都好,身材好皮肤好手感好,床上技术也好,还有.......。”

“乔锶恒你给我闭嘴!”乔夫人没料到他居然敢当着文雅的面把话说得这么露骨,气急败坏地斥了一声。

“妈,不是你问我的么?”乔锶恒一脸无辜。

一旁的文雅,脸色早就红一阵白一阵地变幻开了。

乔夫人看到文雅的脸色不好,气结道:“以后不准跟她来往听到没有?”

“妈,这话你五年前就已经说过了,我跟她要是能断还用得着你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么?”

“你.......!”

“行了,妈,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乔锶恒抬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道:“我先上楼换套衣服,等我吃饭。”庄名大技。

“你.......你这个小混蛋!我看你应该在牢里再呆三年.......气死我了.......!”乔夫人气愤填鹰地指着他的背影责骂着。

文雅稳了稳情绪,走到她身侧坐下道安慰道:“伯母,你别生气,别气坏身体了。”

乔夫人担心她多想,忙扭头抓住她的手掌道:“我没事,小雅,锶恒他主要是没人管束太懒散了才会这样子的,以后等你嫁进来了,他自然就能收心归家了,懂么?”

“真的吗?”文雅委屈巴巴地问道。

看到乔锶恒跟方密如此亲密,她的心里确实是被伤透了,也对乔锶恒失去信心了。

“当然了,男人不都这样的么?”乔夫人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你放心吧,由我给你作主,他不敢乱来的。”

被打击得信心全无的文雅,听到乔夫人这么说后心里总算又恢复了那么一些信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