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巧遇/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伯,我点好了,到你点了。”小挽晴将点餐牌推到乔锶恒跟前道。

乔锶恒从刚刚获知的讯息中稍稍缓过神来,看着她浅笑道:“你不记得啦?大伯不喜欢吃甜品的。”

“我不记得了耶。”

“挽晴之前还太小,所以不记得了。”白慕晴微笑道。

乔锶恒随便点了一杯果汁喝了起来。

白慕晴喝了一口奶茶。抬头望着他问道:“对了,听说乔少有未婚妻了?好事应该将近了吧?恭喜啊!”

她这话多少是有试探性质的,乔锶恒又怎么会听不出来?他挑着眉问:“你听谁说的?”

其实他想问,是不是苏惜也这么以为的,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呃.......我也不记得是听谁说的了。”白慕晴笑笑地低头含住吸管,如果她说是听南宫宸说起的。会不会显得南宫宸太八卦了?

其实南宫宸也是因为看到她总在为苏惜和乔锶恒的事情操碎了心,如是索性告诉了她这个事实,目的是让她赶紧死了这条心,别再多管闲事,毕竟连他们两个当事人都不着急。

“那么你的意思是.......这不是真的?可我还听说那个女人都住进乔家别墅去了,难道这也是假的?”白慕晴讶然地追问道。

乔锶恒睨着她。突然不想解释了,甚至故意卖起了关子道:“你觉得呢?”

白慕晴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张了张嘴后沉默了。

将白慕晴母女送回车上后,乔锶恒便立刻回到自己的车上,然后拿出平板电话开始查询苏惜的号码。

白慕晴明明昨天还在跟苏惜联系,却骗他说从来没有联系过,这分明是在故意躲着他!

他从网络上查询了一下号码的归属地,结果令他讶然,居然是C城的号码。也就是说苏惜根本没有离开C城,也没有出国!

看来她是诚心要躲着她的,而且还是联合白慕晴一起瞒骗他。就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心虚,还是单纯的不想见到他?庄布边技。

其实在出狱之前,他就已经想过要跟她一刀两段,不再为难彼此。然而这才出狱一个月,他就已经开始动摇了,那颗想要征服她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难道这就是缘份么?割不断也剪不断,一辈子就这么纠纠缠缠着。

他在车厢内呆坐了半晌,才启动车子离开。

------

第二天临出门前,乔夫人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两张大剧院的观舞门票,让乔锶恒晚上陪文雅一起去。

乔锶恒扫了一眼门票,然后伸手将门票抄到手中道:“小雅对舞蹈又不感兴趣。这么好的票给她用浪费了。”

“谁说小雅对舞蹈不感兴趣了?”乔夫人不满。

“小雅简历上写的。”乔锶恒这么一句话出来,文雅居然哑口无言。

没错,她的简历确实没有提到半句她对文艺有兴趣,但也不代表着她就一点兴趣都没有吧?她突然有些愤愤地想。乔锶恒不会是想把票送给他前妻吧?他前妻是练舞蹈出身的对这个肯定有兴趣。

“表哥,你等等我。”她一抬眼便发现乔锶恒已经走出去了,她如是快步跟了出去。

她像往常一样坐着乔锶理的车去公司,路上,乔锶恒用下颌指了一记车头上的入场票道:“小雅,票如果你要的话可以拿去找朋友一起前往。”

文雅微讶地望着他,随即用一脸受伤的表情道:“表哥,你就不能陪我去一次么?这么好的票,这么好的位子。”

“小雅,我跟你说实话吧。”乔锶恒将车子停在路边,扭头盯着她一本正经道:“我知道妈把你弄进乔家是什么目的,但我不喜欢这样的安排,我不喜欢方密我也不喜欢你,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娶回家的,这是对你也是对我自己负责。”

文雅的脸色微变,没料到乔锶恒会把话挑得这么明白,说得这么无情,这简直是不给她任何退路的节奏啊。

他都把话挑得这么明白了,如果她还是不识好歹地对他死缠烂打,结局必然会是方密那样的。

所以在经过深痛的心理斗争后,她笑了,抬眸望着他说:“其实我也知道你对我没感觉,但是姨妈的一番心意我也不能当面拂了呀,所以我只能听她的跟你试着相处一下了。既然你这么说,我当然不会不识趣地继续缠着你,咱们继续做亲戚吧。”

乔锶恒望着她,显然有些不相信她会有这么懂事。

文雅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先不要跟姨妈说破,省得她怪罪我不尽力博取你的欢心。”

“好,可以。”乔锶恒点头。

“那么.......。”文雅拿起车头上的两张票,微笑道:“作为朋友邀请你一起去观看舞蹈,你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

见乔锶恒犹豫,文雅紧接着又说:“如果表哥再继绝的话,我会很难过很没面子的。”

乔锶恒睨着她,半晌才吐出一句:“仅此一回。”

“好,仅此一回。”文雅开心地笑了。

-----

苏惜下班带着小冠回到家,一开门便闻到一阵烧焦的味道。

她心急火烧地冲进厨房时,看到连飞正在厨房里面大战三百回合。

“连飞,你在干什么!”苏惜打量着乱成一团的厨房气急败坏地问道。

连飞放下手中的锅铲,一脸无辜地望着她道:“对不起,原本想给和小冠做个爱心晚餐的,结果.......。”

“你连面条都做不好,还爱心晚餐?赶紧给我滚出来!”苏惜愤愤地将他从厨房里面拖了出来,又将他身上的围裙扯掉,一脸崩溃地看着她家被烧焦的锅,然后回身愤愤地瞪了他一眼。

连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转过身去逗小冠,结果招来小冠一个大大的白眼:“连叔叔,你好笨哦,这么笨怎么当我爸爸嘛!”

“嘘!”连飞忙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孩子不可以乱说话,小心我罚你站墙角。”

小冠冲他做了个鬼脸,跑到客厅里玩去了。

连飞迈步走进厨房,一边从口袋里面摸出两张票一边讪笑着说:“虽然我把晚餐搞砸了,不过我有给你补偿哦,你看这是什么?”他将手中的两张大剧院入场院递到苏惜眼前。

苏惜稍稍往后退了些,打量着他手中的入场票:“这是什么?”

“这东西应该你比我懂啊。”

“今晚大剧院的入场券?”苏惜讶然地低呼一声,这是外国某有名的艺术团与C城联合举办的舞蹈大会,票价可一点都不便宜。以她现在的生活水评,她也舍不得去这一趟。

“就知道你喜欢这玩意。”连飞笑眯眯道,看到苏惜两眼放光,他不禁也跟着欣喜,道:“我都安排好了,一会让保姆阿姨过来加班陪小冠,咱俩可以安心去看演出。”

苏惜却扫视着他问:“你这票是从哪来的?而且还是这么好的位置。”

先不说两张票是他一个月的工资,这位置,根本就不是一般老百姓能买到的啊,都是一些有背景的人才能买到的VIP好位置。

“是么?这位置很好么?我不知道啊。”连飞摸了摸鼻子:“好吧,我承认其实是我刚刚在商场买菜的时候抽奖抽的。”

“抽奖抽的?”苏惜表示怀疑。

“对啊,凭小票抽的。”连飞仍是一脸的得意之色:“工作人员还跟我说这是最好的情侣套票了,怎么样?我的手气很赞吧?”

见苏惜不信,连飞无语地翻起白眼:“亲爱的,人家这么大的商场,还能耍客户玩不成?再说我一毛钱没给他,他想骗我也骗不着啊,你就别在这里小人之心去怀疑人家了。赶紧做饭,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苏惜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不过看了看他手中的票一点都不像是假的。

-----

文雅和乔锶恒在外面一起吃过晚餐后,离七点半的入场时间还有三十分钟。

文雅提议从餐厅走路过去大剧院,也就二十分钟的车程,乔锶恒想到那边不好停车,如是同意了。

两人一起走在人行道上,文雅不自觉地往乔锶恒的身边靠了靠,感受着他的存在,闻着他身上的独特气息,她突然感觉到格外的满足起来。

其实早在多年前她还在上中学时,第一次在别人宴会上看到乔锶恒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的独特吸引了,只是年龄的县殊再加上乔锶恒有妻室的原因,她从来没敢往那方面想过。

前些日子她听人说乔夫人正在C城名媛群里给乔锶恒挑选未婚妻人选,当她满心欢喜地做好准备上乔夫人挑选时,没想到乔夫人却看不上游走在中层社会中的文家。

最终还是她自己使计跟乔夫人接触上了,而乔夫人果然对‘温温婉婉’的她一见倾心,给了她这个绝佳的好机会。

根本如此难得,她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也不能放弃。

两人一起来到大剧院的时候,大剧院已经在组织入场,乔锶恒看了看手中的票,迈步往前排的方向走去。

文雅身体往前一扑,慌忙抓住乔锶恒的手臂。

乔锶恒扭过头去,便看到她一脸歉疚地讪笑道:“不好意思,光线不太好,鞋子又高.......。”

她嘴里道着歉,抓着他手臂的双手却没有松开。

乔锶恒低头看了一眼她的鞋子,出于礼貌地提醒道:“小心一点。”

“谢谢,可以借我扶一下么?”文雅微笑道。

乔锶恒自然不好拒绝,只能随她了。

在往前面走的当儿,文雅环视一眼四周,却没有看到苏惜和连飞的身影,这让她心里有些小失望起来。

她都把票送到那个叫连飞的男孩手中了,他居然都没有来?

乔锶恒和文雅在位子上刚坐下不久,演出便开始了,美丽的主持人在台上作演出前的讲话。

其实苏惜和连飞并非没有来,而是在路上被堵了一会车迟到了。此时两人正急匆匆地从车上下来,紧赶慢赶地往大剧院里面跑去。

连飞跑到表演大厅入口,发现苏惜没有跟上来后,折回身去抓住她的手腕:“你快点,平时轰我的时候迅速那么快,怎么这会却慢得像只乌龟似的。”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烧坏我的锅我会拖这么久才出门么?”苏惜不高兴地反驳。

“明明就是你拖拖拉拉的。”连飞拉住她在昏暗的演出大厅里寻找自己的位置,苏惜被他拉得一拌一拌的,好几次都差点摔倒。她没好气地抗议道:“连先生,少看一个节目会死么?看不到这里很黑?唉.......!”

说话间她又是一个前扑,一头撞进他的胸口。

连飞邪地一笑,搂住她的肩膀,早就等她投怀送抱了!

苏惜从他怀里退了出来,看着他手中的票:“位置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就在里面。”连飞拉着她往第三排里面的位置走过去。

因为不想挡住后面人的视线,两人微弯着身体,苏惜想要快速穿过人群,手腕却在这个时候被旁边的扣住。

她愣了一下,狐疑地扭过头去,当她看到坐在旁边的男人居然是乔锶恒时,身体不由得一颤,大脑也在一瞬间空白。

乔锶恒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这么巧.......!

“好巧。”乔锶恒冲她掀起唇角微笑,那无害的笑容里面渗透出的邪肆,怕是只有苏惜自己才看得出来了。

苏惜慌乱中低头看了一眼他握住自己的手掌,暗暗使劲挣扎了一下,乔锶恒却将她的手腕握得更紧,目光依旧如火一般锁在她身上:“怎么?不记得我了?还是不想看到我?”

刚刚苏惜和连飞一路走进来的时候,他全程看在眼里,当然,这是文雅‘暗中’提醒他看的,不然他怎么会想到能在这里遇到苏惜?

“乔.......乔少.......可以先放开我么?”苏惜慌乱又难堪地望着他。

乔锶恒并没有松开她,而是将她拉到旁边的空位上坐下,旁边两个位置正是苏惜和连飞的,也是文雅刻意安排好的。只是苏惜根本不清楚这一切,居然还天真地以为自己跟乔锶恒是偶遇,是太巧了。

连飞研究了二人许久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他甚至还拉着苏惜的另一只手掌。他看了看乔锶恒,再看他始终握着苏惜的手掌,有些不高兴地问道:“小惜,他是谁啊?”

“他.......。”苏惜看了看乔锶恒,一时间难以启齿。

乔锶恒代替她答道:“前夫。”

“什么?”连飞愕然地叫嚣:“你就是小惜的前夫?小冠的爸爸?”

“啊.......!”坐在乔锶恒另一边的文雅突然痛呼一声,挽住乔锶恒的手臂道:“乔,我突然肚子好痛,我想回去了.......。”

她怎么也没料到连飞居然会脱口说出小冠来,这真是意外中的意外啊!

连飞这句话不仅把文雅弄慌乱了,也把苏惜弄了个措手不及,苏惜气急之下稳了稳情绪,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淡:“他是我的前夫没错,不过不是小冠的父亲。”她说话的同时,用指甲在连飞的手腕上戳了一下。

连飞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他飞快地看了苏惜一眼后嘿嘿笑道:“对哦,我都忘了小冠是你领养回来的,根本没有父母的。”

苏惜看了乔锶恒一眼,明显地感觉到他脸上的震惊与怀疑,她的心更加乱套了。

为了转移话题,她使劲地用动了一下手腕挣脱他的手掌,冲他淡笑:“乔少,您未婚妻说她肝子疼,赶紧陪她去看医生吧。”

乔锶恒脸上的怀疑退去,点点头,起身牵着文雅走了。

苏惜没料到乔锶恒会离开得这么爽快,暗吐口气地目送他和文雅一起往表演大厅出口的方向走去。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

不知道他会不会怀疑小冠呢?看他的表情应该没有怀疑吧。

“天啊,我现在才发现,他跟小冠长得好像啊,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在苏惜心慌意乱的当儿,不知事态严重的连飞在一旁低呼。

苏惜这才转过脸去,目光恼怒地瞪着他,然后一把拽住他的手腕:“你跟我出来!”

“干嘛啊?表演才刚开始呢,喂.......别拽.......我自己会走.......。”不一会儿,连飞便被苏惜拽到停车场的车厢内。

“到底怎么了?”连飞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她:“不就是前夫么?又不是现夫,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

苏惜瞪着他,一脸愤怒道:“连先生,为什么每次都是你?你给我老实交待,这两张票你到底是从哪来的?”

“抽奖来的啊,骗你天打雷劈。”连飞见她一脸愤怒,立马举起手掌发誓。

苏惜睨着他,连飞是要追求她的,没有理由故意让她跟乔锶恒碰面才对,可如果不是他在搞鬼,怎么会那么巧就跟乔锶恒在这里碰面了?

“小惜,你到底怎么了嘛。”

苏惜咬了咬牙,睨着他:“就算你不是故意的,可你为什么要当着乔锶恒的面把小冠说了来?你不知道小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么?你不知道乔锶恒是什么样的人么?”

“乔锶恒是什么样的人啊?”连飞还真不知道。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然后呢?他会把小冠抢回去?”

苏惜抬手一把掌拍在他的脑门上愤怒道:“我警告你,如果小冠被抢走了,我会恨你一辈子!“

连飞被她说得心里凉嗖嗖的,然后颤声道:“那怎么办?我刚刚说了小冠是你收养回来的孩子了,我看乔锶恒好像也没怀疑啊,呃.......应该不会有事吧?”

“最好不会有事!”苏惜咬咬牙道。

-----

乔锶恒将文雅送回乔家后,对她道:“你先进去吧,我还有点事情。”

文雅两眼巴巴地望着他道:“都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啊?”

“什么时候我的行踪需要向你汇报了?”乔锶恒恼火地冲她说了一句。

文雅被他一句话堵得哑言,乖乖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看着乔锶恒的车子驶出大门口,她的心里又急又无奈起来。

她不用多想也能猜到乔锶恒接下来要做什么。

原本还想让乔锶恒和苏惜知道彼此都已经成家后,就会祝福彼此,放弃彼此,没想到会蹦出来连飞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居然当着乔锶恒的面将小冠嚷出来。

看来她这一招走得太错了,根本就是将乔锶恒往苏惜怀里推的节奏啊!

她甚至不敢去想当乔锶恒知道小冠的存在后,会不会立刻将苏惜母子接回家来。

“小雅,你怎么了?”乔夫人摇动着轮椅从屋里行了出来,扫了一眼大门口的方向问:“怎么表演这么快就结束了吗?锶恒他这么晚还跑哪去?”

文雅吸了吸鼻子,转身望着乔夫人的目光立刻浮出一抹委屈:“乔少他去找别的女人去了,表演才刚开始呢,他就被别的女人招唤走了。”

“这臭小子!”乔夫人愤愤地骂了一句:“太不像话了。”

“伯母,怎么办啊?乔少他.......。”文雅说着便两眼泛出了泪花。

乔夫人忙道:“你别着急,我这就把他叫回来。”

“伯母,你一定要把他叫回来。”虽然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用,但拖一天是一天不是么?

乔夫人一连点着头答应一边叫红姨把电话给她拿过来。

-----

连飞将苏惜送到楼下,看着脸色依旧没有恢复过来的苏惜道:“不是跟你说了别担心的么,乔锶恒他没那么精明。”

苏惜无语地阴了他一眼,道:“明天过来帮我搬家吧。”

“你又要搬家?”

“我上次就应该搬的!”苏惜悔恨道,当初她就不应该听白慕晴的,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结果这才几天.......。

连飞想了想,点头:“好吧,搬到我家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苏惜恼火道。

“我没开玩笑啊。”连飞一本正经道:“你不觉得如果乔锶恒以为你嫁人了,他应该就不会再来打扰你了么?”

“我比你更了解乔锶恒的个性,还有,他要的是小冠不是我,希望你能搞清楚。”苏惜轻吸口气,睨着他:“你到底要不要来?”

“要,当然要。”连飞点头:“不过我有条件,你得带上我。”

“你.......!”

“我怎么了?我就是赖定你了,否则你别想走。”连飞耸耸肩,让她们孤儿寡母的狼狈出逃,他不放心。

苏惜看着他一脸坚定的样子,愤愤地咬了下牙齿,然后推开车门迈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