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爸爸在楼下等我/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惜像往常一样叫醒小冠上厕所尿尿。

小冠迷迷糊糊地尿完,又迷迷糊糊地被苏惜抱回床上,苏惜替他盖好被子后,刚要躺下便听到小冠迷迷糊糊地咕哝道:“妈妈。爸爸在楼下等我.......。”

苏惜好笑地摸摸他的头:“怎么做梦都梦到爸爸?爸爸不是说了要天亮才会来看你的么?”

她以为小家伙会闹一下,没想到他一个转身便又睡熟过去了。

看来是做梦了,苏惜摇摇头躺回床上。

以往这个时候苏惜很快就会和小冠一起睡着,可是今天躺下后睡意却越来越少,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闭上眼,心里回荡着的居然是刚刚小冠说的话:爸爸在楼下等我.......。

天啊。难道她也被小冠给感染了吗?居然觉得乔锶恒真的就在楼下?

她拉过被子捂住头颅,可是这种奇怪的感觉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她最终从床上坐起,下床赤脚往窗台上走去。然后用手掌撩起窗纱探出头去,目光往下看的时候,她居然真的看到乔锶恒的车子停在楼下。

她怔了怔,以为自己看错了,便用手指在眼睛上揉了揉。

没错,确实是乔锶恒的车子,隐约还能看见乔锶恒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上。

现在天才刚蒙蒙亮,不到六点钟他居然就过来了?

是担心她搬家?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小冠?

苏惜在窗台旁站了片刻,才转身回到床上。

“他那么爱等就让他等吧。”她在心里暗自抚慰了一声。然拉过被子盖过头顶,决定不理他。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大约半个钟,她居然渐渐地睡着了,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小冠已经不在床边,而客厅里面传来小冠开怀的嘻笑声。其间伴随着乔锶恒有意压低的声音:“嘘.......妈妈还在睡觉。别吵醒妈妈了哦。”

小冠学着他的样子将手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

苏惜拿起桌面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了,不过她并没有从床起来。而是继续躺在床上听着他们两个在外面.......似乎是在吃东西?

“爸爸,你买的早餐好好吃啊,比妈妈买的好吃。”小冠很欢乐地奉承道。

果然是在吃东西。

苏惜从床上坐起,一边往门外走一连用手扒梳着头上的发丝。

“妈妈,你醒啦?”小冠看到她出来后开心地说了声:“爸爸给我买了好好吃的早餐。”

“买什么了?我看看。”苏惜走过去。一边察看小冠碗里的食物一边说道:“小冠海鲜过敏,不能给他买每鲜。”

“放心吧,没有海鲜。”乔锶恒浅笑地盯着她道:“赶紧去洗脸刷牙,然后一起吃早餐。”

苏惜并没有去浴室洗漱,而是盯着他问:“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想你和小冠,想得一夜睡不着。”乔锶恒毫不含蓄道。

苏惜没料到他会这么说,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素,不过她还是习惯性地讽策道:“坐了三年牢,别的本事没长,嘴巴倒是甜了不少。”

“坐牢能长出什么本事来?”乔锶恒耸了一下肩膀:“你知道我在里面是怎么过来的么?其实里面的环境差伙食差都不算什么,最让人崩溃的是.......你那一纸流产单子把我的生活的热情全磨没了.......。”

“我去刷牙。”苏惜不等他说完便掉头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她不想听乔锶恒说他在狱中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听。

她走进浴室开始洗漱,镜子内反衬着乔锶恒的身影,他正双手环胸地倚靠在门边注视着她。

她手中的动作停了停,然后低下头去继续刷牙。

“小惜,我昨晚回去把文雅的事情解决掉了。”

“文雅是什么东西?”苏惜在镜中瞅了他一眼。

“就是我那位传说中的未婚妻。”

“哦,长得挺漂亮的,为什么要解决掉她?而且解决是这么迅速?”苏惜酸溜溜地说出一句。

乔锶恒一本正经道:“因为我觉得我们都是时候该换一种相处方式了。”他迈步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与她在镜中相视:“你觉得呢?”

苏惜迅速地将视线人他脸上挪开,道:“什么方式?”

“比如我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女人刺激你,试图引起你的注意,比如你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后,总是故作无所谓地掉头走人,然后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庄丽扔亡。

苏惜扭头望着他:“你这是在为自己当初包养情人的行为洗白么?”

“不.......。”

“乔锶恒,你明知道我讨厌跟别个女人共用一个男人,你还跟方密在一起那么久,还让她怀孕。”苏惜淡冷一笑:“我告诉你,这一点你这辈子是别想洗白了。”

“我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很少。”

“一次就已经足够了。”苏惜挣开他的双手,转身往浴室外头走去。

乔锶恒情急地跟在她身后道:“小惜,我发誓,我向你保证,以后除了你我不会碰别的女人一下。当初.......主要是因为受了你的刺激,一伤心多喝了几杯,然后就.......。”

“就跟方密好上了是么?”

“对不起,我那个时候满脑子就想着报复你的冷漠,没想太多,还有.......。”

“停!”苏惜突然抬手制止他:“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影响不好。”

乔锶理只好闭嘴了。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苏惜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告诉连飞今天搬家,后来因为乔锶恒的事情闹得心里乱轰轰的,居然忘记告诉他不用过来了。

没等她想好该怎么办,乔锶恒已经转身走过去开门了。

门口果然站着连飞,不过还多了个白慕晴。

看到乔锶恒站在门内,门外的两个人都怔住了,白慕晴更是惊得双目圆瞪,不可思议地打量着他:“乔锶恒?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锶恒冲她浅笑了一下:“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你.......。”白慕晴张了张嘴,她看了看屋子里面的苏惜和小冠,心下讶然乔锶恒是什么时候知道苏惜和小冠住在这里的。

刚刚连飞打电话告诉她,苏惜又要搬家让她过来劝劝时,她还在想苏惜是不是又在害怕被乔锶恒发现自己。没想到人家乔锶恒不仅发现了她,还跑她家来了。

“小惜,你怎么可以让他进屋来?”连飞恨恨地瞪了乔锶恒一眼后,直接奔入屋内质问起苏惜。

苏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迅速地看了乔锶恒一眼后低下头去。

“连叔叔,我爸爸当然是来看我的啊。”小冠笑眯眯地说完,又对白慕晴道:“慕晴阿姨,我有爸爸了哦。”

白慕晴冲他干笑了一下:“是吧?恭喜小冠。”

“你说你怎么那么阴魂不散呢?”连飞瞪着乔锶恒没好气道。

乔锶恒不急不躁地睨着他:“阴魂不散的应该是你吧?盟货?”

“你叫我什么?”连飞不悦。

“和小惜一至认为你很盟,所以叫人盟货。”乔锶恒道:“不过说真的,我很感激你,昨晚要不是你那一嗓子嚷出小冠的名字来,我肯定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叫小冠。”

连飞又气又急,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那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居然会直接将乔锶恒带到苏惜身边!

他气急败坏地转向苏惜:“那家还搬么?”

苏惜只是看了乔锶恒一眼,没有说话,应该说她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

“搬。”半晌过后,是乔锶恒代答。

连飞欣喜:“真的?”他的脸色跟着由阴转晴,笑呵呵道:“那就好,你还怕小惜会改变主意呢。”

说完他转向乔锶恒道:“乔少果然是干大事业的人,心胸如此广阔,这就对了嘛,大男人不能总纠结于过去,天崖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吃回头草。你放心,小惜住在我那里肯定会过得很好的,我肯定会对她很好,也会把小冠当成亲生儿子对待的.......。”

“你想太多了,盟先生。”乔锶恒不急不慢道:“小惜确实要搬,不过不是搬去你那,而是搬去乔家。”

“你说什么?”连飞好不容易才回到脸上的笑容瞬间一滞。

“这很惊讶么?小惜是我的女人,小冠是我的儿子,她们不应该回乔家么?”乔锶恒挑眉。

“可是你已经把她抛弃了。”

“错了,是小惜抛弃了我。”乔锶恒走到苏惜身侧,揽住她的肩膀,瞅着连飞:“还有,你也不用感到失落,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小惜自始至终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是你自己在一厢情愿罢了。”

“别再说了。”苏惜扭头瞪了乔锶恒一眼,然后转向连飞,一脸歉疚道:“连飞,对不起,让你白路一趟了。”

连飞心头一黯,盯着她:“这么说你已经决定了?决定跟他复合了?”

“不管我跟他复不复合,我从来没有爱上过你是事实,你也是时候清醒一下了。”苏惜虽然觉得不忍,但还是将这些话说了出来。

如果能趁着这个机会让连飞对她死心也好,这样就不用老是浪费他的感情了。

连飞望着她深吸口气,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只能走了。”

他说完这句,转身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苏惜迈步追了出去,并且顺手带上大门。

“连飞!”她唤了声。

连飞驻足,吸了吸鼻子后才转过身来望着她。

“你生气了是么?”苏惜打量着他问道。

连飞摇头:“不,只是有点伤心。”

“对不起。”

“没关系,反正又不是头一次被你这样拒绝了。”龙飞苦笑道。

之前有无数次,苏惜都用很强硬的态度赶他走,可他却每一次都死皮赖脸地留下了。因为那个时候他还能看到希望,可是乔锶恒的出现,他再也看不到希望了,所以只能选择离开了。

“对不起,其实你适合找一个跟你年纪相当,没有过去的好女孩,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找到的。”

“嗯,我也相信我会找到的。”龙飞往她跟前迈了几步,注视着她:“电影上不是常说么,喜欢一个人就要让她幸福,既然你心里一直挂念着乔锶恒,那就让你回到他怀里过幸福生活吧,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你别这么扇情,我不习惯。”苏惜哽咽了一下道。

连飞笑了:“能跟我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的苏惜,我也觉得不习惯。”

-----

屋内,白慕晴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这句话也不知道是问的谁,不过屋内就只有乔锶恒一个大人,自然是在问他了。

乔锶恒睨着她冷笑:“对啊,这屋子都租给别人了,苏惜也出国失踪了,怎么突然一家三口就团聚了呢?白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欺身上前,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反思一下么?”

“抱歉.......。”白慕晴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尴尬:“我.......我当初骗你也是迫于无奈嘛,是小惜不让我告诉别人的。”

“如果你真正把小惜当好朋友看,又怎么会忍心看着她独自带着小冠过?你明知道我对小惜是真心的。”

“我不忍心啊。”白慕晴忙道:“其实你在车库碰见小冠那次就是小惜的般家日,正因为我觉得你们两个还有戏,所以才那么努力地劝她别搬。乔少爷,如果那次不是我,小惜早出国去了,你现在也不可能见得到她们娘俩了。”

这是事实,白慕晴表示自己功不可没。

“这么说我还要感激你?”

“当然了。”白慕晴点头:“我可是一直很支持你们两个的。”

“可是你骗了我,按照我以往的个性我是一定要报复回来的。”

白慕晴愕然:“乔锶恒你又想干什么?”

“怎么?怕了?”见白慕晴后怕地吞起了口水,乔锶恒接着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什么机会?”白慕晴好奇。

“帮我劝小惜回到我身边来。”乔锶恒说,他觉得白慕晴劝比他自己劝更有说服力,苏惜更听得进去。

“这个啊?”白慕晴暗松口气:“好,我会尽力劝的。”

还以为会是什么难办的事情呢,虽然苏惜的性子固执得九头牛都难拉回头,不过她会全尽力的,再不行就使点小手段好了。

“不过我也有条件。”白慕晴道。

“什么条件?”

“如果小惜回到你身边去了,你不准再跟别的女人有染,不准再伤害她让她难过。”

“放心,这一点不用你教。”乔锶恒睨了她一眼。

白慕晴扫视着他,半晌才问出一句:“乔锶恒,说实话,你到底是因为爱小惜还是因为小冠来找她回去的?”

“因为爱她,也因为小冠。”

“看来是小冠的功劳。”白慕晴表现得有些失望。

“你错了。”乔锶恒道:“之前因为爱她,所以不想再为难她,也没有非要把她找回来的决心。可是后来看到小冠后我的想法改变了,我决定把她们母子俩接回身边。”

白慕晴微微讶然,倒是没料到乔锶恒会说出这种话来。

不仅白慕晴惊讶,就连门外的苏惜也跟着诧异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收藏得很好,其实只是他没有用心寻找罢了。因为爱,所以不想为难,他和连飞的想法一样,都是那种爱她就要放她幸福的?

可是,乔锶恒.......他从来就不是这种人!

他想要的东西只会不择手段地得到,得不到宁愿催毁,就像他当初神经质一样地报复南宫宸那样,难道真的是三年牢狱把他的个性改变了?

她暗吸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乔锶恒和白慕晴转过脸来,看到她后,乔锶恒挑眉问道:“小朋友哭着跑远了?”

苏惜脸色一黯:“连飞是个好男孩,请你别总是带着挑衅的目光看他。”

“对待情敌.......你希望我用什么态度?”乔锶恒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随即唇角一欣邪笑道:“跟南宫宸一样斗个你死我活?说真的,这个叫连飞的小朋友还不够档次让我费这么大的劲去对付他。”

“当初把南宫宸害成那样你很得意是吧?”苏惜瞪他。

“他不是已经报复回来了么?”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争了。”白慕晴呵呵笑着圆场:“过去的事情都别提了,其实我和宸都已经原谅乔少了,相信乔少也原谅宸了吧?嗯.......大家还是好朋友呵呵.......。”

“爸爸,妈妈你们不开心吗?”小冠突然打量着乔锶恒和苏惜开口问了一句。

客厅里的三位大人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把一旁吃早餐的小冠给忽略了。

乔锶恒走到小冠身侧微笑道:“不是啊,我和妈妈能在一起可高兴了,不信你问妈妈。”

“妈妈,是不是啊?”小冠抬头望着苏惜。

苏惜看了看乔锶恒,忙点头道:“对,爸爸妈妈和小冠一样很高兴。”

乔锶恒低头抚摸着小冠的小脑袋:“小冠吃饱了没有?吃饱了爸爸带你出去玩。”

“真的吗?我要和爸爸一起出去玩。”小冠兴奋地低头将碗里最后的几口早餐吃完,然后拿起餐纸擦了一把嘴巴道:“我吃饱了!可以走了么?”

“可以!”乔锶恒一把将他从椅子上抱了下来,笑盈盈道:“走吧,我们去玩喽!”

苏惜看到乔锶恒带着小冠出门,忙追上去情急道:“喂.......乔锶恒你想干嘛?”

乔锶恒转过身来,扫视着她:“怎么?怕我把小冠藏起来?”

苏惜哑言,乔锶恒笑了:“放心吧,我没你那么自私,况且我也不打算放弃你。”

“那你中午记得把他送回来,他下午还要上早教课。”苏惜叮嘱道。

“知道了,我会送他去学校的。”乔锶恒抓起小冠的小手掌:“来,跟妈妈说再见。”

“妈妈再见!”小冠冲她挥了一下小手。

“记得把早餐吃掉。”乔锶恒临走时不忘叮嘱她。

乔锶恒带着小冠出门后,苏惜幽幽地走到沙发上坐下,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

白慕晴打量着她:“怎么?看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你觉得我应该高兴么?”苏惜苦涩地一笑。

“我觉得乔锶恒这次是真心悔改了,你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我现在想不给也不行啊,我和他都不想失去小冠。”

“这就对了嘛。”白慕晴笑眯眯道:“一家三口当然要在一起了,你看小冠刚刚多开心啊,好连饭都吃得比以往利索。”

苏惜不说话,只是拿起桌面上的早餐默默地吃了起来,早餐也都是一些很普通的种类,甚至可以看出就在小区对面的早餐店里买的。之前她也经常会去那里买,可是小冠从来没有说过好吃。

刚刚他居然说爸爸买的早餐比妈妈买的好吃,看来他是真的很想要一个爸爸啊。

“小惜,你是不是还在介意乔锶恒跟方密的事情啊?他都已经跟方密断干净了,也保证过不会再跟别的女人有染了。”白慕晴苦口婆心地劝慰道:“男人嘛,肯定都会有一些过去的,别说男人了,女人也一样会有过去。你看连飞,连你生过孩子都不介意,把你当女神一样往死里追。”

“能放得下的感情.......就不算深。”苏惜笑笑道。

她知道连飞很喜欢她,也追了她好久了,但是他到底还是太年轻,多少有贪玩的心态吧,不然也不会说放就放下了。

当然,这正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因为这样连飞才不会受到伤害,她希望他今天回去后,伤心一天,第二天看场电影或者出去玩一两天,这事情就可以翻篇,再也不会受她影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