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一起喝酒/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晴.......如果换成是南宫宸,你也能像你刚刚说的那样想么?”她黯然地问道。

白慕晴微讶,随即笑了:“南宫宸除了我之外娶过七个老婆,比乔锶恒可怕多了,但那些都过去了不是么?只要他现在爱的是我并且不会再跟别的女人有染。我就心满意足了。”

苏惜望着她,明显的难以置信。

最终她得出一个结论:“大概是因为你跟南宫宸的感情已经到达死生相随的境地了吧。”

“可是中间也经历了很长很长的一个过程,很多很多的磨难。”白慕晴拍了拍她的手,微笑道:“苏惜,只要你肯放下过去,你和乔锶恒总有一天也会像我和南宫宸一样的。”

“其实乔锶恒对你的爱已经无慵置疑了。为了留住你连牢都愿意坐,以后你们一家三口能不能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全凭你的心态啊。”白慕晴顿了顿,接着说:“还有,你早教课上了那么多,应该知道家庭的和睦.......决定着小冠的性格形成,所以即便是为了小冠你也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明白么?”

苏惜抬眸看着她,道:“乔锶恒给了你多少好处?至于你这样卖力地替他说好话?”

白慕晴心里虚了一下,无语地翻起白眼:“他.......能给我什么好处?我说的都是很现实的好吧。”

苏惜不置可否地耸了一下肩膀,低头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

乔锶恒一回到乔家别墅,乔夫人便气得将手中的抱枕砸在他身上,一边气急败坏地嚷嚷道:“乔锶恒!你现在能耐了出息了是吧?可以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了是吧?可以跟我对抗了是吧?你.......。”

乔夫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哭着。

“妈,你先别这么激动。”乔锶恒不敢离他太近,如是走到离她好几米远的距离站定。

“我怎么可能不激动?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挑了文雅这么好的女子,你居然一声不吭就给我赶跑了?你.......你想气死我是吧?”乔夫人仍然激动地哭着。

一旁的红姨解释道:“大少爷,今天一早文小姐就搬着东西离开乔家了。她说是您让她走的。”

乔锶恒唇角动了动,不吭声了。

“你说,是不是你让她走的?”乔夫人质问道。

“是我。”

“你.......你居然还有脸承认?”乔夫人见他一点悔意都没有。气得更加火大起来:“你说文雅到底哪一点不好,哪一点配不上你了?至于让你这么讨厌她?乔锶恒我警告你,你现在立马去文家把她给接回来,否则.......否则我跟你没完!你听到了没有!立马给我去文家.......!”

乔锶恒并没有听她的前往文家,而是平静地说道:“妈。你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爱的人是小惜,我不打算跟她分开。”

“她都走了,你还爱什么爱?单相思一辈子吗?”

“她还会回来的。”

“她还有脸回来?”乔夫人气愤填鹰道:“她有脸回来我都没脸接受她了,我警告你乔锶恒,那个女人当初把你害得那么惨,我恨不得掐死她,你要是敢再跟她纠缠我跟你不客气,你听到没有.......!”

“奶奶,你别生气了好么?”小冠不知何时走进来,站在乔夫人跟前望着她小心翼翼道。

乔夫人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听到有人叫她奶奶,只是冷冷地垂眸瞟了小冠一眼没好气道:“谁是你奶奶?给我滚远一点!”

“爸爸说你就是我奶奶啊。”小冠一脸认真道。刚刚爸爸可是交待过他的,看到奶奶很生气很生气的时候,他就进去叫她奶奶,那样奶奶就不会生气了。

“哪里找来的破孩子,给我弄出去。”乔夫人仍然气呼呼的,没眼看小冠。

小冠委屈巴巴地转向乔锶恒,瘪着小嘴咕哝道:“爸爸你骗人,你说只要我乖乖叫一声奶奶,奶奶就不会再生气的,可奶奶还是好生气。”

“小冠不伤心,奶奶只是生爸爸的气,跟小冠没关系。”乔锶恒柔声安抚道。

乔夫人心下冷笑,别以为收养个孩子回来就能让她从文雅的事情上转移注意力,没门!

“奶奶为什么要生爸爸的气啊?”

“因为爸爸不听话啊。”

“那爸爸为什么不听话啊?爸爸你不可以不听话的。”小冠一本正经道。

乔夫人斜眼瞅了小冠一眼,心想这破孩子还挺懂事,肯定是进门之前特意调教出来的,哼!

“别以为你装出一副很懂事的样子,我就会让你进乔家的门,我乔家不是没男人,用不着从外面捡个孤儿回来养。”她冷冷地吐出一句。

乔锶恒望着她,强忍笑意:“妈,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不认这个孙子,我立马带着他搬出乔家。”

乔夫人不耐烦地冲她甩手:“搬吧搬吧,等你自己有本事给我生一个的时候再搬回来。”

“那我走了。”乔锶恒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红姨早已经看出了小冠跟乔锶恒如同翻版一样的脸蛋,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听说乔锶恒要带着小冠走,忙俯下身子在乔夫人耳边道:“夫人,您看看这孩子的脸,长得跟大少爷一模一样啊。”

听到红姨的话,乔夫人这才将目光挪到小冠的脸上,给了他一个正眼。

只一眼,她便被小冠那白嫩嫩又精致的小脸吸引住了目光,最主要的是.......这孩子跟她儿子长得真的超像啊!

“小冠,奶奶不要我们,我们还是走吧。”乔锶恒拉着小冠要走。

“等等!”乔夫人急急地拉住小冠的手腕将他拉了回来,然后用双手握住他的肩膀将他往前带了一些,一边打量着他一边愕然地问道:“怎么回事啊?这孩子是打哪来的?怎么跟你长得那么像呢?”她抬头望着乔锶恒。

“我生的。”乔锶恒满脸的得意之色。

“你生的?怎么可能?你跟谁生的?”乔夫人仍是一脸的愕然,仍在打量着小冠,然后问道:“小朋友,你妈妈是谁啊?”

“我妈妈叫苏惜。”小冠乖巧地答道。

“苏惜?小惜?!”乔夫人越发的震惊起来,再度望向乔锶恒:“小惜当初不是把孩子打掉了吗?怎么回事啊?”

“还能怎么回事?像骗我一样把你给骗了呗。”乔锶恒走到沙发上坐下,道:“小惜根本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如是偷偷躲起来把孩子生下来了,然后独自把孩子养大。”

“天啊.......苏惜居然没有把孩子打掉?而且还生下来了,还长这么大了?”乔夫人在乔锶恒回来之前还是气得咬牙切齿,又是哭又是骂,这下突然又激动得语无论次起来了。

她激动地捧住小冠的脸,继续打量着他,随即一把将他揽入怀中:“我有孙子了!我终于有孙子了,太好了.......!”

小冠被她激动的样子弄得不知所措,只能任由着她对自己又是摸又是抱。

乔锶恒看着乔夫人这副兴奋的样子,不禁也跟着笑了。

昨天他见到小冠,看到小冠这张脸时,又何偿不是这样兴奋这样激动?

好不容易等到乔夫人不那么激动了,乔锶恒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妈,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小冠还不完全属于我们。”

“什么意思?”乔夫人盯着他:“小冠难道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可他明明长得跟你很像啊.......。”

“我的意思是小冠是小惜一手带大的,小惜不会同意把小冠给我,所以.......。”他没有说下去。

乔夫人呆怔了一下,随即用双臂将小冠揽紧,盯着他道:“那怎么行?小冠可是我们乔家的孩子,当然得归我们。”

“我当然也想,可是小惜坚持不肯把抚养权给我们,所以小冠不可能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爸爸,你不是说过会跟我和妈妈住在一起的么?”小冠突然盯着乔锶恒问出一句,眼里有着担忧。

乔锶恒笑笑地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我也想啊,可是奶奶不愿意啊,要不你跟奶奶说说看?”

小冠果然抬头盯着乔夫人问道:“奶奶,我要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您愿意吗?”

“愿意啊,我当然愿意了。”乔夫人忙不迭地点头。

只要小冠能属于她乔家,她当然愿意,她什么都愿意!

“爸爸,奶奶说她愿意。”小冠转身兴奋地对乔锶恒道。

乔锶恒点头:“爸爸听到了。”

乔夫人立马态度一百八十度地大转变道:“锶恒,你赶紧去把小惜追回来,让她继续留在乔家生活,咱们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快去啊。”

乔锶恒故作为难:“可是.......我应该先去接文雅呢?还是小惜好呢?”

“小惜,当然是小惜了。”

“那文雅呢?不要了?”

“不要了,你看小惜连儿子都给你生了,当然得把她追回来。”乔夫人说着又忍不住地抚摸起小冠。

“可是小惜的个性你应该清楚,她不太好追啊。”乔锶恒这下不是装的,而是确实有些担忧。

他有把握将苏惜强抓回来,因为他看得出来苏惜为了小冠已经有妥协的痕迹了,可他担心把她强抓回来后又会像当年那样,留住了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这对他和她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

乔锶恒这么大年纪了,乔夫人为了抱孙子催过他骂过他,可是一直都不见效果,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孙子,乔夫人心里的喜悦自然是超乎想象的。

为了把自己的乖孙子带回乔家抚养,别说是要她去求苏惜回家了,就算是给她跪下她也愿意啊。

为了见到苏惜,乔夫人连一刻都等不及地来到她上班的地方。

而对于乔夫人的到来,苏惜反倒是没有意料到。

她一下课便看到乔夫人坐在走廊上等她,脚步一停,她立在原地。

“小惜.......。”乔夫人望着她,毫无架子地唤了一声说:“你终于下课了?”

“妈,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惜虽然这几年一直有关注乔夫人的身体,也知道她因为中风残疾,可却从来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过。因为她知道,乔夫人并不想见到她。

今天乔夫人居然亲自来找她了?而且还是带着这样灿烂的笑容。

她的心里迅速地闪过一个念头,看来乔锶恒已经把小冠的事情告诉乔夫人了。

“我来接你和小冠回家啊。”乔夫人挪动着轮椅迎上来。

不时地有学生从苏惜身边走过跟她打招呼,苏惜如是走过来对乔夫人道:“先到办公室说吧。”

然后,她推过乔夫人的轮椅往旁边的办公室走去,回到办公室后,苏惜体贴地给她倒了杯水:“妈,喝水。”

“水就不喝了,小惜,我只想跟你说说话。”乔夫人将水杯放在桌面上后,顺势抓住她的手掌,脸上的歉疚也在一瞬间袭了上来道:“小惜,当初是妈不对,妈不应该把你赶出乔家的。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带着孩子生活辛苦了,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啊.......。”

“妈,应该我向你道歉才对的。”苏惜摇头:“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辜负了你,也是我太自私只顾自己报复乔少,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

“既然你不怪我,那过去的事情咱们就不提了好不好?我知道当初锶恒的行为对你伤害挺深,你报复他也是情有可原的。”乔夫人迫不及待道:“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在外头挺辛苦的,带小冠回家吧,好不好?”

“我.......。”

乔夫人生怕她会拒绝,眼泪一下便下来了,老泪纵横道:“小惜,你知道的啊,锶恒他心里只有你,也只肯跟你生孩子,别的女人他看都不肯看一眼,今早还把文雅赶出家门去了。锶恒都这么大年纪了,妈也不知道还有几年能活了,可是乔家却还是冷冷清清的.......。”

“妈,你先别哭。”苏惜一看到她的眼泪立马便开始无措起来了,从桌面上抽了张纸巾帮她擦起了泪水。

“小惜,我想孙子都快要想疯了,好不容易有了小冠,请你带他回家吧,求你了.......。”

“别这样.......。”

“小惜你答应我,求求你答应我.......。”乔夫继续央求着。

她知道苏惜心不坏,肯定会吃她这一招的。

苏惜无奈地轻吸口气,有些苦涩道:“妈,我跟乔少.......真的不合适,我们都性子太烈,太要强,太不肯服输了。”

“不会的,锶恒已经向我保证过了,他以后会让着你,会改变,锶恒他真的很想你能回到乔家。”

“妈,你先别哭,我会好好考虑的。”

“我怕你考虑考虑着就跑了。”

“不会的,我保证不会跑。”苏惜有些好笑,乔锶恒都那样威胁她了,她还怎么敢跑?

乔夫人虽然不放心,但该说的都说了,只好不再说什么。

-----

晚上,乔锶恒和南宫宸一起喝酒,只是自始至终他都闭口不谈苏惜的事。

乔锶恒不谈,南宫宸也没那么八卦去追问他跟苏惜的进展,只是在他闷声喝了好几杯白酒后,戏谑地盯着他道:“我觉得你约错人了吧?”

乔锶恒终于停下酒杯,抬眸睨着他:“当初你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时候我陪你喝了多少场?现在不应该讨回来呢?”

南宫宸反呛道:“你还好意思提以前,如果不是你我会那么惨么?”

“怎么的?你要不解气再把我送进去?”

“没那心思。”南宫宸端起酒杯将剩下的白酒喝掉,然后看了一眼腕表从沙发上站起:“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个等着我的小爱妻,就不跟你在这里熬夜了。”

说完,他居然真的就这么调头出去了。

乔锶恒睨着他转身的背影,恼火地吐出一句:“得瑟个屁啊?只有你上有老下有小么?只有你有个小爱妻么?”

“然而,你家的小爱妻已经在家里呼呼大睡啦!”南宫宸挑衅地说完后,重新转身离开包房。

南宫宸一边往酒吧外头走一边拿出手机给苏惜发了条短信,内容简短:乔锶恒在夜色酒吧304号房,他想跟你好好聊聊。

发完这句话后,他摇摇头,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也像个女人一样管起了别人的闲事。

-----

苏惜收到短信的时候已经在准备睡觉了,她犹豫了一下后才从床上爬起,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套外出的衣服换上。

她一直觉得自己跟乔锶恒还缺乏一次正式且面对面的沟通,所以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便决定前往了。

她把小冠托付给客房的保姆阿姨后,才前往夜色酒吧。

她迈入夜色酒吧,找到304号房,远远便看到有两位穿着性感的陪酒小姐推门走去去。她脚步一顿,立刻有调头离开的冲动,这个时候包房内却传来乔锶恒不悦的斥责声:“刚刚不是跟你们说过了么?我不需要!”

美女们不放弃地纠缠着:“乔少,刚刚是因为宸少在,现在宸少走了,就让我们陪你喝嘛,不然一个人喝酒多寂寞啊.......。”

“滚!”一声努吼后,美女们终于放弃了,灰溜溜地转身往门口走。

美女们一拉开包间的门便看到苏惜站在门口,两人同时将苏惜扫视了一遍,然后凉凉地吐出一句:“不用进去了,人家不需要。”

“新来的么?一点规举都不懂。”另一位美女撇给她一句。

苏惜低头扫了自己一眼,只不过是穿得性感了一点,有这么像是出来卖的么?

她摇摇头,推门走了进去。

听到开门声,乔锶恒立马发飙道:“不是说了让你滚了么?你.......。”

他抓起桌面上的纸巾盒便往来人身上砸,刚好从苏惜手边擦了过去,苏惜被吓了一跳,乔锶恒也被吓坏了。

想要将纸巾盒收回已经来不及,蒙了一下后急忙从沙发上站起,几个跨步冲上来抓住苏惜的手臂打量起来,嘴里焦急地问道:“老婆怎么是你啊?进来也不先吭句声,伤到了没有.......?”

苏惜看着他一脸情急的样子,摇了摇头:“没有。”

乔锶恒这才松了口气,打量着她问道:“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说想跟我聊聊的么?”苏惜睨着他。庄丽投巴。

“啊.......噢,对,我一直都想跟你好好聊聊。”他立刻点头,此时两人的心里都心照不宣地意识到是南宫宸搞的鬼。

乔锶恒紧接着又问了句:“对了,小冠呢?他一个人在家?”

“我怎么可能把他一个人扔家里,我已经交待保姆阿姨照看他了。”苏惜走到沙发上坐下,抬眸睨着他:“你想跟我聊什么?”

乔锶恒跟着回到沙发上坐下,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其实我也不知道该聊什么,该说的我都说过了,说多了你听着也烦,该承诺的我也都承诺过了,现在就等着你给我答复呢。”

“你都把话说得那么死了,我还有不答应的权利么?你放心吧,这周末我就会搬回乔家去。”

“真的?”乔锶恒欣喜。

苏惜点了一下头:“妈也来找过我了,我根本拒绝不了她。”

乔锶恒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淡去,注视着她:“你愿意搬回乔家,除了我的胁迫和妈的请求,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别的原因么?”

“有,为了小冠的成长和未来着想,你说得对,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就剥夺了他继承乔氏的权利。”

“还有呢?”

苏惜抬眸回望着他,摇头:“没有了。”

看着他失望的脸,她嘲弄地一笑:“怎么?你还指望我会因为爱你而回到你身边去?”

“难道不可以么?这才是我最希望的。”

“对不起,注定要让你失望了。”苏惜垂下眸去,端起桌面上的红酒喝了一口。

“小惜.......。”乔锶恒注视着她唤了声,道:“你敢直视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么?”

“上哪学来的,还看着你的眼睛。”苏惜无语地瞟了他一眼,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杯里的红酒。

“你这是不敢么?”乔锶恒倾身凝视着她,然后将她手中的酒杯压了下去:“你别光顾着喝酒。”

“你到底喝不喝?不喝我回去了。”

“你要陪我喝酒?你能喝几杯?”

“试试看就知道了。”苏惜端起酒杯又是一口喝了进去,然后冲他扬了一下手中的杯子低笑:“乔少,不是只有你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