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车祸/第七任新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这样,那我就陪你多喝几杯。”乔锶恒一边为两人满上,一边道:“不过不能喝太过量,容易伤身。”

乔锶恒端起自己的杯子伸向她,笑意黯然:“什么时候你才不叫我乔少。而是像白慕晴叫南宫宸一样叫他老公或者宸?”

“哪天你能像南宫宸爱慕晴一样爱我,我自然就这么叫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比南宫宸爱白慕晴更爱你,只是你自己没有感觉到罢了。”乔锶恒说完忙道:“过去的事情咱们都不提,好么?”

“好吧,不提过去,提未来。”苏惜将空掉的杯子递给他倒酒。摇头苦笑:“只是未来.......我怎么一点信心都没有呢,我不明白你的信心从何而来。”

“大概是因为我有决心爱你一辈子吧。”乔锶恒道。

苏惜望着他,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动容的,她觉得自己是时候该放下心防,正式地给他一次机会了。

每个人都在劝她放下过去,难道真的是她自己太过固执太过较真的吗?

她闷闷地端起手边的洋酒喝了一口。

乔锶恒忙将她手中的杯子夺了过来:“够了,你刚刚一下子已经喝了好多杯,不能再喝了。”

“刚刚喝的是红酒,我还不至于连这点酒量都没有的。”苏惜笑笑道。

“你知道这瓶白酒有多少度么?”乔锶恒咬牙恨恨道:“南宫宸那只畜生声称自己现在神清气爽身体棒,非要喝最烈的酒,把他珍藏的酒都带过来了。”

“是么?这是珍藏的?怪不得味道这么纯正。”苏惜说着又想拎酒瓶倒酒,乔锶恒将酒瓶抢了过去。塞上塞子道:“这酒很贵,给他留一点吧,咱们就别糟蹋它了。”

“小气.......!”苏惜不高兴地横了他一眼。

-----

苏惜的酒量不算太差,但也没有多好,两杯白酒再加上好几杯红酒喝下去后。当时觉得没什么事,可渐渐地就觉得不妥了。头晕脑胀,浑身发热。就连走路都得靠乔锶恒架着才能走。

“叫你别喝那么多,还非得喝。”乔锶恒见她走得辛苦,索性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往停车场走去。

“喝酒不喝尽兴哪叫喝酒嘛。”苏惜用双手捧住他的帅脸:“同是天涯伤心人,也该醉一场的嘛。”

“错了,我不伤心。我现在幸福得很。”

“是么?没看出来啊。”

“我现在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个小娇妻在怀,我很幸福。”

“吹.......。”苏惜用手揉了揉他的眉峰:“你看看,眉头都快要皱是变形了。”

“那是笑变型的。”乔锶恒说,他努力地托住她的身体,艰难地用手拉开车门后将她放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替她拉好安全带。

弄好这一切后,他回到驾驶座上,扭头发现苏惜已经迷迷糊糊地靠在椅背上休憩了。他望着她浅笑了一下后,启动车子离开停车场。

一路上,虽然乔锶恒在尽量将车子保持平稳,但晃动在所难免,向来挑床的苏惜不舒服地动了动身体,睁开眼,双目迷离地注视着正在架驶车辆的乔锶恒。

乔锶恒扭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正在注视着自己,唇角掀起一抹浅笑:“怎么?不是不爱我么?干嘛摆出一副想把我强暴了的样子。”

苏惜迷离一笑,伸手解开安全带,然后跌跌撞撞地爬到椅子上。

“你要做什么?快坐好。”乔锶恒看到她爬上座椅,立马心急起来。

“还能干嘛?强暴你啊。”苏惜半蹲在椅子上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后往他身上跌去。

她这一跌力道不小,幸好乔锶恒早有准备,将方向盘控制是很稳。

他眉头微皱,腾出一只手将她推回旁边的位子上:“小惜,别闹,我在开车。”

“我就要闹。”苏惜重新爬回他身上,毫不客气地跨坐在他的腿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低头便往他的唇上吻去。

乔锶恒被她吓了一跳,忙撇开脸避开她的吻,一边努力地操控着方向盘一边伸长着脖子看路,一边还要焦急抗议:“小惜,这样很危险,你给我坐回去,这条路上不能停车.......乖.......坐回去。”

苏惜已经喝醉了,哪里知道危险不危险,她用双手强行将他的脸庞扳了回来,目光仍旧迷离:“你说过你会宠我爱我的.......为什么不让我亲你?你骗我的是不是?你说啊.......。”

说完,她改用双手揪住他胸前的衣服,推搡着他的身体。

“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亲.......?难道你想留着给那些个贱女人亲?你.......你说话啊!”

“小惜,你给我住手!”乔锶恒一手抓住她的手腕,试图将她从自己身上抓下来,可是苏惜却更加抱紧了他的脖子,像只八爪鱼一般粘在他身上,甚至还不自觉地开始磨蹭起来。

乔锶恒被她折腾得难受不已,幸好这条路车少路直,不然早就撞车了。

“小惜.......先等一下.......等我把车停好。”乔锶恒的语气几欲乞求,因为他被她弄得快要喷火了。

“偏不听你的。”苏惜邪恶地一笑,更加放肆起来。

终于.......乔锶恒把控不住了。

砰的一声闷响,原本就行驶得不太好的车子一下撞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乔锶恒眼明手快地抱住苏惜的身体,避勉她的后背撞在方向盘上。

因为他,苏惜果然并没有撞疼,只是惯性地往后仰了一下。她嘤咛一声,重新趴回乔锶恒的身上。

“小坏蛋,这可是你自找的!”乔锶恒没有顾得上下车检查自己的身体,将车子刹稳便开始迫不及待地配合她释放自己已经快要爆炸的欲望。

他原本不想趁人之危,可是这个小女人实在是太能折磨人了,他想放她一马都无能为力!

半个小时后,为了避免被人拖车,乔锶恒不得不提早结束这场运动。

他帮迷迷糊糊的苏惜抚平身上的裙子后,又将她抱回副驾驶的位子上,拍着她的小脸:“乖,回去我们再继续。”

苏惜小脸泛红地哼了声,一动不动地斜靠在椅背上,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乔锶恒将她安置好后试着倒了一下车,发现车子还能开后便驾车回家了。

乔锶恒抱着苏惜回到公寓时,屋里静悄悄的。

他直接将苏惜抱入卧室,放在大床一侧。大床正中央睡着小冠,睡得很是安祥。

乔锶恒旋身坐在床沿上,静静地注视着床上睡着的两位他的心爱之人,心里那一抹幸福的感觉再次染了上来。

苏惜睡得太香了,他没有忍心打扰她,也没有继续那未完的云雨之欢,而是小心翼翼地替她拉好身上的被子,让她继续安睡。

-----

第二天,苏惜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仍然穿着昨晚出去时穿的衣服。

她蓦地从床上坐起,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环视了一眼四周,昨晚的记忆一点一点地开始回笼,脸色也在一点一点地泛红.......。

她不但想起了自己昨晚跟乔锶恒一起喝酒,还想起了自己在车上将他强上了的整个经过。庄鸟史号。

口口声声说不爱乔锶恒的她,居然将乔锶恒强上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

酒真的不是个好东西,太坑人了,太丢了人!

就在她将自己的小脸埋入双膝之间,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懊悔得恨不得去死的时候,乔锶恒的声音从门外响起:“睡醒了?”

苏惜倏地抬起头来,盯着他的目光都满是羞愧。

“看来你并没有忘记自己昨晚的光辉事迹。”乔锶恒迈步走了过来,手掌托起她的下巴打量着说:“啧啧.......这小脸红得.......昨天晚上怎么没见你红一下下?”

“昨晚怎么了?”苏惜决定装傻。

“你说呢?”

“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为什么会脸红?”

苏惜垂下头去,又羞又怒,随即抬头瞪住他:“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我阻止了,而且还是很努力地在阻止,可是你非要趁人之危,还嚷嚷着要强暴我,我能怎么办?”乔锶恒说得一脸无辜。

苏惜的脸更红了。

乔锶恒笑着安抚道:“不过没关心,反正咱们是夫妻,我就不找你负责了。”

“你还找我负责?”苏惜无语地翻起白眼。

“不应该么?我可是被你强的,还被你强得撞了车。”

苏惜已经羞愧得没脸再面对他了,拉过被子蒙在头上,道:“你可以出去了么?”

乔锶恒点头:“可以,不过你得赶紧出来吃早餐,小冠还在等着你一起出去逛街呢。”

“你不会带他去啊?”

“他说他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去。”

“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昨晚的恶行说出去的。”乔锶恒俯身将她从被子里面捞了出来,强忍住笑意:“所以你不用那么难为情。”

“我叫你闭嘴!”苏惜抬手捂住他的嘴巴。

乔锶恒含笑看着她,随即张口在她的掌心内啃了一下,苏惜本能地缩回手掌。下一刻却被他压倒在床上,紧接着是他的唇吻在她的唇上。

苏惜原本想反抗的,可是一想到昨晚自己都那样了,如果现在反抗的话反而显得矫情。如是一翻身反将他压在身下,挑衅地捏住他的下颌:“你想干什么?想再被我强一次?”

“强烈欢迎。”乔锶恒道。

“你想得美!”苏惜从他身上坐起,翻身下床。

乔锶恒却一把将她拽了回来,重新压在身下,睨着他笑笑道:“没关系,换我强你也一样。”

就在他再度吻上她的唇,手掌去撕她身上的衣服时,门外很适合地响起了小冠的声音:“爸爸妈妈,我已经等你们好久啦。”

然后‘嗒’的一声,门锁被开启。

乔锶恒慌忙从苏惜身上爬起,规规举举地坐在床沿上看着走进来的小冠,有些不爽快道:“下次爸爸妈妈在房间的时候,小冠不可以进来知道么?”

“为什么啊?这是我和妈妈的房间啊。”小冠不服。

苏惜忍不住笑了,搂过小冠赞了一句:“还是宝贝懂我。”

乔锶恒瞧着小冠:“宝贝一点都不懂我。”

“谁让你现在才找到他。”苏惜扔下这句,起身往浴室里面走了。

-----

苏惜不忍心让小冠失望,吃过早餐后便陪着他们父子俩一起出门了。

来到停车场时,苏惜一眼就看到乔锶恒被撞碎了车灯和撞凹进去的车灯,昨晚在车上将他强上的场景再度浮上脑海,小脸也在瞬间泛红。

“咦?爸爸的车为什么坏掉了?”小冠好奇地问。

乔锶恒扫了一眼脸色泛红的苏惜,笑笑道:“昨晚爸爸不小心撞坏了。”

“爸爸你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呢?”

“因为妈妈在车上调皮啊。”

“妈妈,你怎么可以在车上调皮呢?”小冠又转向苏惜。

“小冠!”苏惜嗔怪地看他一眼,将他抱到自己的车上后小声警告道:“不许再问了听到没有?”

“哦。”小冠点头。

在游乐场玩的时候,一家三口巧遇了南宫宸那一家四口。

第一次看到苏惜跟乔锶恒一起带着小冠出来玩,白慕晴看着比小冠自己都高兴多了。将孩子们赶到小木马上后,她笑盈盈地用手肘在苏惜的腰上捅了一记:“不错嘛,感情升温得挺快。”

“拜你家那位所赐。”乔锶恒瞟了南宫宸一眼:“把自己珍藏多年的烈酒都贡献出来了。”

“你说什么?”南宫宸眉头一凌,瞪着他:“你把我那只珍藏用来欺负女人了?把它喝光了?”

“还给你剩了几口,等你哪天失意了,需要借酒浇愁的时候可以找我陪你干完它。”乔锶恒道。

“你放心好了,我和慕晴感情稳定得很。”南宫宸揽过白慕晴的肩膀。

乔锶恒也要伸手去搂苏惜,却搂了个空,苏惜瞅了他一眼:“我跟你不熟。”

“咳.......。”乔锶恒有些尴尬。

-----

苏惜没料到方密居然还会再约自己见面,看到信息时她果断采取了忽视的态度。然而方密却不放弃地重新给她发了一条极具挑衅的短信:怎么?不敢来?

苏惜犹豫了一下,最终回了她两个字:可以。

两个人在咖啡厅碰面后,苏惜打量着眼前虽然已经极力打扮,但依旧失去了往日之明艳动人的方密,率先开口道:“方小姐,好久不见啊,不知道你这次找我又有目的呢?是说自己跟乔锶恒以前的事情?还是现在的事情?又或者是未来?不过在你开口之前我想提醒你一句,不管你说什么都影响不到我的。抱歉,孩子我已经生了,乔家也已经回了,而且为了孩子我不打算再离开乔家或者乔锶恒。”

方密睨着她,嘲弄地低笑:“说完了么?说完的话看看这些照片。”

她从包包里面拿出几张照顾递到苏惜跟前。

苏惜拿起相片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了一变,照片居然是乔锶恒跟方密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床照。

“你说,如果我把这些相片发到网上去,会不会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波呢?”方密邪肆地一笑。

苏惜看了看相片,不动声色。

她抬眸睨了方密一眼,随即将相片递还给她:“那就发呗。”

方密没料到她会这么说,明显的怔了一怔后,睨着她问道:“你不在乎?”

“他又不是什么国家公职,有过几个女人,拍过几张艳照有什么?对他丝毫起不了影响。”苏惜嘲弄地一笑:“不过你可以说说看自己此行的目的,看我会不会着你的道。”

方密也跟着笑了:“看来你还是很在乎的嘛,如果你在乎,我可以把相片卖给你。”

“原来是穷疯了,拿这种合成的照顾来骗钱花的,方小姐混成这样子还真是可悲又可怜呢。”苏惜将照片递还给她:“如果这些相片是真的,你大可以直接找乔锶恒要钱去,没必要跑来找我不是么?还有,即便这些相片是真的,你也别想从我手里拿到一分钱。”

方密的脸色微变,没想到会被她一眼识穿。

没错,她就是穷疯了,所以才会拿这些相片来找苏惜换钱的,她以为苏惜会为了乔锶恒的名誉着想把相片买走。然而她还是太低估苏惜了,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诡计。

她咬了咬牙,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就在此时,事先接到苏惜通知的乔锶恒从外头推门走了进来。他有些慌张地环视一眼四周后,快步往两人的位置走来。

苏惜知道方密约见面准是为了恶心自己,所以才会通知乔锶恒过来看个热闹的,没想到他果然来了,而且来得这么快。

乔锶恒一站到两人面前,便目光清冷地瞪向方密恼怒道:“你又想干什么?”

方密被他这么一低吼,立马缩了缩脖子,双手本能地将桌面上的相片往回收。

苏惜却抢先将相片夺了过来,甩在乔锶恒面前:“你的艳照,好好欣赏去吧。”

扔下这句后,她从沙发上站起调头便往咖啡厅门口走去。

乔锶恒迅速地浏览了一遍相片,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抬头瞪向方密,后者立刻心虚地低下头去。

乔锶恒又扫了一眼苏惜离开的方向,现在不是找方密算帐的时候,他气愤地将相片甩回她身上,咬牙吐出一句:“改天再找你算帐!”然后便追着苏惜去了。

乔锶恒追出咖啡厅的时候,刚好看到苏惜正在取车,如是快步走上去拉住她的手臂解释道:“小惜,你千万别误会,那些相片上的男人根本不是我,你没看那男人的身材五短三粗的,怎么可能是我嘛.......。”

“有区别么?”苏惜扭头睨着他:“即便这些相片上的男人不是你,但相片上那些动作你没跟她做过么?”

“.......”乔锶恒既然无言以对。

他当然不能直接跟她解释说没跟方密摆过这种造型了,因为他知道苏惜在意的是他过去跟方密的那层关系。

然而苏惜在看到他沉默后,反而更加气愤了,连车子都不要了转身便往路边走去。

前面就是单行道的马路,苏惜因为太过气愤居然没有留意到前面有车子过来,一脚便迈了出去。

“小心.......!”乔锶恒被她的行为吓坏了,慌忙冲上去抱住她的身体往马路对面奋力一推,苏惜一个趄趔跌倒在路边。同一时间,她听到身后传来乔锶恒的闷哼声和气车刹车的刺耳声。

苏惜本能地回过头去,当她看到乔锶恒躺在马路上一动不动时,吓得魂都掉了。

“乔锶恒.......。”她低喃着吐出一句,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僵在原地。

好半响,她才终于缓过神来,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冲上去瞪着他叫道:“乔锶恒你没事吧?你快醒醒啊.......!”

她吼完才想起这个时候应该打个急救电话,如是又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打算拔号,一位围观者好心道:“小姐,已经打过急救电话了。”

“救护车什么时候才能来啊?”她转身冲着无辜的围观者问了一句,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此时的乔锶恒后脑勺在流血,而且还是昏迷不醒,她甚至不知道他究竟伤得怎么样。

没过多久救护车便赶到了,苏惜帮着医护人员一起将昏迷的乔锶恒送到救护车上,一路上她都抓着乔锶恒的手,一边流泪一边哽咽道:“乔锶恒你千万别死啊,你赶紧把眼睛睁开听到没有?”

说完后,她又转向一旁正在给乔锶恒处理伤口的医生问道:“他到底怎么样啊?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小姐,这个我们暂时不能答复您,得到医院做过系统的检查才能确定。”

“他流了那么多血,一定伤得很重吧.......。”虽然医生这么说了,可苏惜还是忍不住地问道。

直到将乔锶恒送入医院的急救室,苏惜被关在急救室门口独自一人的时候,她才终于停止了追问。

站在大门紧闭的手术室前,苏惜崩溃地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休息椅上。

安静下来的她开始自责,开始终悔。

明明说好了放下过去,为什么又要在方密的一个小技俩上跟他起冲突呢?还害他出了车祸。

乔锶恒是为了救她才被车撞飞出去的,全都是因为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