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七章 混灵聚形/武逆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脸焦急的望着此时已经混乱的战场,虽然大部分的防线此时还未被攻破,可是当虫傀冲入进来的时候,就代表了局面已经彻底失控。

原本由妖兽们攻城的整体防御,就好像一座城池般,环环相扣构成一道完整的防御体系。可是一旦虫傀冲入到内部,防御体系将会受到根本性的破坏,很快妖兽的防御将会彻底瓦解。

可即使面对如此局面,逆风仍旧声嘶力竭的喊叫着,不断指挥那些妖兽拼死抵抗,哪怕只能够多坚持片刻,他也不会放弃抵抗。

琥珀也同样没有放弃的打算,面对那些攻入阵内的虫傀他仍旧不顾危险的冲上去,全力的发动攻击。倒是老石看到虫傀冲破防线后,整个人好似被抽走了全部力量一般,呆呆的愣在当场。

可他很快就发现,逆风和琥珀的表现,他们好似不知道什么叫放弃,依旧执着的在与虫傀战斗。

‘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们怎么还不肯放弃,难道还会有什么奇迹不成?’

到了这个时候,老石真的不打算在死磕下去了,他的意志已经被眼前强大的敌人给摧毁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却下意识的望向了左风,说不出是为什么,那只是一种感觉,似乎逆风和琥珀到现在都不曾放弃,似乎与那左风有关。

老石缓缓转头向这妖兽群中心望去的时候,正看到一片晶莹的蓝色粉尘飘散开来。第一眼看去好似淡蓝色的水雾,可是稍微仔细观察,又好似一颗颗晶莹的冰粒。

只见那片晶莹的雾中,那一头暗红色长发的青年,此时正在慢慢的挥舞着手臂,道道精纯的风属性灵力,在其之间慢慢的凝聚出一道古朴的符文。

当那符文出现的同时,那飘荡在其身体周围的蓝色雾气,便剧烈的颤抖起来,并且慢慢的向内收缩而去。

老石呆呆的站在当场,一时间已经忘了战斗,他不知道左风在做什么,可是他却感到心底里升起了一丝希望。

猛然间想起了什么,老石猛的转头朝着旁边望去,他看到了琥珀在妖兽群中奔走,不断的对那些虫傀发动偷袭的身影。再次转头朝着中央望去,看到的是逆风正在不断指挥着妖兽。

‘他们从未曾放弃,甚至没有放弃这种想法,这是因为信任,他们相信左风必然会有办法化解眼前的危机。’

当老石想到这些的时候,再次转头看向左风的时候,脸上已经浮现出浓浓的期待之意。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从他当初被擒到此时,从对左风的不甘和怨恨,到后来钦佩不已,此时连他都没有发觉到,左风已经在其内心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就像当初那位霓家的家主一样。

逆风和琥珀,其实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左风的变化,虽然没有与左风沟通,可是当他们看到左风那平静的神情时,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两人的确信任左风,不过更多的是愿意以性命相托付,哪怕最终是不可为他们依然无怨无悔罢了。

如果说此时最为震惊的,却不是左风身边这些人,而是远处站在熔浆湖中心岛上的阳冥兽。

它那双眼睛不敢睁开,可是现在的它的双目已经睁到了极限,那张本来就有点长的脸,如今变得更长了,因为它的嘴巴此时甚至可以完整的塞进一只拳头。

他那双蕴含着丝丝火焰之芒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左风的一举一动,在场也唯有他看得出来,此时左风正在刻画的阵法是什么。那正是他刚刚所用的手段,以此让虫傀获得了火甲炎刃。

如今那红发青年正在刻画中的,明明就是自己刚刚用过的阵法,它实在无法接受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这不可能,这阵法埋藏在此无数年,在这片大陆上除了我不可能有人会这阵法。如果有人已经掌握这阵法,这死门恐怕早已经不存在,而且那件宝物也必然会被人取走了。”

阳冥兽面容僵硬,它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嘀嘀咕咕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

突然,阳冥兽的身体一震,惊讶的看着正在刻画阵法之中的左风,不敢置信的说道:“难道,难道是他刚刚观察我的动作,以此推测出了那道阵法不成。”

冲口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可是在它说出来的时候,它又在心中将其迅速否定,认为这绝对不可能。

‘这混灵聚形阵在熔浆湖底,这世上恐怕除了我之外,就唯有那被我封禁的震天知晓。刚刚也算是我第一次施展,他若是有机会学到,应该只有刚刚那一次机会。

可是我刻画阵法,并不在眼前而是在熔浆湖底部,他难道就凭借观察我手臂的动作,就能够推测出符文和阵法构成,有这种可能么?’

阳冥兽毕竟是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稍微冷静下来加以分析后,很快就分析出了一条思路。可正因为脑子里有了思路,才让他更加无法相信。

可是不管它相信与否,左风就在远处始终未曾停歇,一直在不断的刻画之中。没有谁比阳冥兽更清楚的了解这混灵聚形阵法,左风直到这一刻都未有半点的错漏。

如果离近观察,此时在左风面前,有着一只巨大的水晶瓶,那瓶中盛放的是“寒凝冰泉”,而那些飘散在空中的晶莹雾气,便是从这“寒凝冰泉”之中散发的寒力所凝聚而出。

只不过“寒凝冰泉”所释放的寒力无形无质,眼下完全是通过左风在刻画中的阵法之力,才凝聚出了眼前的雾气模样。

只不过这“混灵聚形”阵法,左风也是第一次施展,会出现眼前这样的变化,也是左风始料未及的。他虽然全力的运转着阵法,想要将之凝聚成形,可是却始终无法成功。

眼看着自己的符文已经要刻画完毕,阵法也已经要最终完成,可是那些寒凝冰雾,却始终未能化作自己猜测中的形态,左风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了一抹焦急之色。

“哼,这小鬼的确不简单,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何手段,竟然能够只看一次,而且还是凭借我的手势,就已经掌握了那‘混灵聚形’阵法。

不过就算你能够刻画出来又如何,这阵法哪里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阵法真正凝聚成形是在熔浆湖之内,你永远也不会知晓这阵法还有最重要的……”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左风转头对身边逆风说了些什么,而逆风那边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就甩出了一道能量匹练。

那是逆风释放的兽能,虽然逆风现在的修为只有感气后期,可实际上他却是一只化形的妖兽。就像左风和琥珀拥有肉体修为一样,逆风虽然所具备的人类修为只有感气后期,可是作为妖兽的他却有着五阶巅峰的实力。

逆风此时所释放的兽能极其强大,自其手中涌出竟然丝毫不弱于周围那些正在战斗中的妖兽。

而左风刚刚向逆风讨要的,正是对方的兽能,逆风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可是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一股澎湃的兽能直接涌向左风,随随便便的抬起手来向着空中一抓。那一股兽能便已经被左风掌控在手,接着手腕连连抖动,那团兽能竟然如一团棉絮般在左风手中凝而不散,同时还在慢慢的改变着形态。

只是这一幕,便可以让无数人叹为观止,一名人类不要说控制兽能,就是想要将之掌握都困难重重,甚至需要人类拥有远超兽能至少一阶以上的实力。

可现在左风控制那兽能,简直可以说是如臂指使,就像是在控制自己的灵力般得心应手。

看到如此一幕的阳冥兽,惊骇的睁大双眼,他不仅惊叹于左风对兽能的掌握,更震惊于左风此时控制兽能要做的事。

只见那兽能在其手中不断的扩大,可是却依旧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形态,那形态恰恰就是其刚刚凝炼而出的阵法。

兽能凝聚完毕后,左风毫不犹豫的将之笼罩向阵法,在彼此相互接触的瞬间,阵法之中就立刻发生了变化。

只见那些飘荡在空中淡蓝色的晶莹雾气,开始慢慢的凝结成一片片雪花,与此同时身前容器内的“寒凝冰泉”正在被阵法不断抽取出来,同时形成了更多雪花。

阳冥兽之所以感到震惊,就是因为这阵法若想彻底运转发挥效用,必须要依赖兽能才可行。因为它是在熔浆湖内凝聚的阵法,所以他认为左风不可能知晓。

可是左风何等聪明,眼前阵法无法发挥效果,他立刻就猜测是构成阵法的能量有缺陷。既然眼前的震天和阳冥兽都属于兽族,那么缺失的能量,最大的可能就是兽能。

眼看着那些雪花在左风身体周围凝聚出来,阳冥兽嘴巴开阖间不自觉的嘀咕着:“不可能,不,不可能,可他不可能成功的!”

恰在此时,左风忽然抬眼向阳冥兽望来,眼中隐隐带着一丝挑衅和讥讽的味道,随即抖手之间那漂浮的“雪片”,便向着身边的妖兽激射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