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夜话/厄雷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金德勒城中人们走的太匆忙.以至于城中酒馆里.甚至还保有着当时有人用餐的模样.然而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于是在简单收拾整理之后.奥菲利亚、张杨还有卡斯特罗连同一众手下战士.全部安排到了一条街上的十几间酒馆之中.

点上油灯.清理杂物.食物和饮料在后厨几乎都有现成的.于是乎.虽然一开始人们的心情都很压抑.可是在美酒和食物的作用下.众人的心情也逐渐好了起來.

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善忘的.如果不能学会遗忘.那么这个人很可能会整日活在痛苦之中.那却是让人生不如死了.

毕竟最痛的伤.叫做伤心……

自从离开上古试炼回到法兰开始.张杨就几乎沒有再同奥菲利亚独处过.到如今.奥菲利亚身边的人越來越多.而张杨也总是和雷电佣兵团的朋友们待在一起.哪怕想要像试炼中那般亲近些.也要顾及身边人的看法.

因此这时候双方竟是各自选择了一间酒馆安顿下來.只不过奥菲利亚因为人多的关系.选择了金德勒城中最大的酒馆‘金杯’.而张杨呢.则和尼尔洁莉娜、肖恩、瑞恩等人.挑了一间最不起眼的小酒馆‘逐金者’住了进去.

“卡斯特罗舅舅.菲雅好想你啊.自从妈妈……你都沒有回莫克西木看过我.”

此时在‘金杯’酒馆二楼最大的那个豪华房间里.奥菲利亚、卡斯特罗和奥莱西亚围着一张圆桌而坐.而在那桌面上.却是摆满了精致的糕点和美酒奶酪之类的食物.至于烤肉之类之所以沒有.恐怕还是和早些时候的战斗有关.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砍杀了大量僵尸之后.还有胃口吃肉的……

不过这些食物都不是重点.此时卸去了铠甲的奥菲利亚.正在用极其少有的一种语气.跟卡斯特罗撒着娇呢.

“……菲雅.一转眼你都已经这么大了啊.而且也已经是银飞马军团的军团长了.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撒娇了啊~而且你看奥莱西亚.她就比你淡定多了……呃……”

然而沒等卡斯特罗这话说完.坐在他左侧的奥莱西亚竟然啪嗒啪嗒地掉下眼泪來.这却让平日里处变不惊的卡斯特罗.直接慌了手脚.

“不哭不哭啊.你这小破孩还是那么不抗夸.好啦.等回头舅舅给你买糖吃……”

听到这话.奥莱西亚顿时破涕为笑.而奥菲利亚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温馨.

“都快二十年过去了.舅舅你怎么还是小时候哄我们的那一套啊.记得当年你可是在首都法兰克斯都出名的强大帅气呢.”

“呃……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你看舅舅现在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已经快要变成老头子了……”

“奥莱西亚.不要被他转移话題啊.说吧.这么多年沒有回來.你都在干什么啊.”

说到这里.卡斯特罗只是微微一笑.而后盯着桌上的酒杯.淡淡的说道:

“还能做什么呢.只是整日里和坎帕斯那帮兽人对峙而已.这个月我们打过去.下个月他们打过來.就是这样而已……”

“难道这么多年都在战斗吗.你就沒有再当地给我们找个舅母之类的啊.”

“菲雅不也还沒嫁人么~”

“这不一样好吧~而且貌似是我在问你问題哎.”

因为小时候卡斯特罗和奥菲利亚的母亲最是亲近的缘故.从小他便总是陪着奥菲利亚还有奥莱西亚等小孩子们玩.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说.奥菲利亚对卡斯特罗的感情.甚至比对自己的父亲还要深.

只可惜自从奥菲利亚的母亲进去上古银飞马试炼而一去不回之后.卡斯特罗便沒有再回过莫克西木.

“……其实血战前线与你们知道的不同.这么多年打下來.真正激烈的只有每年入冬的时候.而从我这些年所见來看.兽人虽然狂暴.但是并不邪恶.他们只是在争取生存之地而已.”

听到这里.奥菲利亚顿时疑惑起來.她能听出此时卡斯特罗绝不是故意岔开话題.或者开玩笑之类.他是想要说些什么.因此.奥菲利亚和奥莱西亚只是对视一眼.而后点了点头并不作声.选择继续听下去.

“在我看來.法兰帝国南方的贵族……真的已经堕落了.你们该知道南方奴隶制度盛行.但不知道他们到底做到了什么地步.如果只是抓捕敢來进攻兽人当做劳工的话.这无可厚非.可是他们竟然组织大批佣兵潜入坎帕斯兽人帝国抓捕女性兽人回去贩卖或者银乐.”

“银乐..可他们并不是人类啊.怎么能……”

奥菲利亚听到这里顿时震惊了.只不过她知道卡斯特罗绝不会在这件事上骗自己.那么……

“北方这边本就很少有兽人奴隶出现.就算有些贵族私藏些.你们也是见不到的.事实上兽人与人类差距本就不算太大.而其中的狐族、兔族、猫族、蛇族兽人女子.美丽程度丝毫不比人类美女差.其中佼佼者甚至犹有过之.只可惜这却成了她们悲惨命运的源泉.以至于经常有兽人村落被人类劫掠破坏的事情发生.”

“这么说.岂不是我们人类比兽人要邪恶多了.这和帝国内部传扬的说法可不一样啊.”

“已经很难说清了.毕竟人类女子落到坎帕斯兽人帝国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南方贵族的生活太过混乱堕落.我是沒有办法接受的.”

“那你就回來啊.南方既然你呆不惯.而且血战前线又那么危险.你怎么到今天才回來呢.”

“……”

说到这里.卡斯特罗忽然彻底沉默了下去.只是奥菲利亚发现他的目光.正直直地盯着自己腰间佩戴的传奇细剑‘飞翼’出神.心中竟是一动.

“舅舅……记得当初你还在法兰克斯的时候.还是五阶黄金初级的剑士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实力看起來好像已经达到六阶紫金中级了吧.莫非你是想要……”

“是啊.本來想着有生之年能进阶到六阶紫金高级.然后去上古银飞马试炼寻找你母亲的下落.只可惜我的天赋照比你母亲差远了.到如今还只是六阶紫金中级而已.不过还要谢谢你啊.菲雅.你应该找到你母亲的踪迹了吧.”

“嗯……”

“如论如何.你成功了.完成了当年你母亲的梦想.想來如果她能知道.也会为你自好高兴的.”

“舅舅……”

(他这么多年一直在战斗.就是为了提升实力去寻找母亲吗.莫非传言中当年舅舅他偷偷喜欢上了自己的姐姐也是真的了.不过这一切都无所谓了.毕竟……母亲已经再也回不來了啊……)

卡斯特罗并不知道奥菲利亚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就算知道.也只会苦笑吧.事实上他当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姐姐奥利亚拉.他只是觉得.自己也想找一个和姐姐一样既强大、又温柔的女子陪自己走过一生.

只可惜直到现在.卡斯特罗依旧是一个人.而他总是冥冥中觉得.自己那位天才一样的姐姐.还活着一样.所以.他才会一直想去上古银飞马试炼中看个究竟.

“不过奥菲利亚.之前听说你的实力一直在四阶白银顶峰徘徊.还沒到五阶黄金级别.如今虽然已经达到了五阶黄金中级的地步.可是想要靠自己通过上古银飞马试炼应该不可能才对.莫非那个传言是真的.真有传奇级别的强者帮助你通过试炼了吗.我怎么沒有感觉到这人的存在啊.”

听到这里.奥菲利亚顿时无奈的苦笑起來.说起那个人.还真是让人不知该从何说起啊.想到此处.她忽然看到对面挨着卡斯特罗坐着的奥莱西亚眼中.竟也露出一抹莫名的色彩.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说起那个人.舅舅你已经见过了啊……”

……

此时正在被奥菲利亚和卡斯特罗谈论着的张杨.如今却只是独自坐在酒馆内临窗的位置静静地喝酒而已.可事实上此刻这‘掘金者’酒馆一楼当中.环境完全是和安静搭不上边的.

抛开蓝斯特这厮正在和加菲、安吉拉三个以一种令人发指的吃相.对着一桌子肉类发起总攻外.杰森这个精灵实在拗不过身边这几个‘脑残粉’的软磨硬泡.竟不知道在哪里搞來一架小巧的竖琴.在轻轻弹唱着一首用精灵语谱写的歌曲.

除了他们之外.瑞恩和迪弗两个正坐在酒馆内最昏暗的角落搂在一起甜蜜着暂且不提;而肖恩不知道又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央求着安娜想要学习奥术魔法.只不过看安娜时不时看向张杨这边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不是自愿的……

至于夏洛特、莉莉甚至还有米莱.看他们满眼桃心看着杰森的样子.就知道脑残粉说的是谁了……

原本夏洛特应该是去照顾受伤的米利尔的.不过让她用光系魔法治伤可以.但说到照顾人这事儿.呃……

因此你在张杨身边大概两米外那处用两张桌子临时拼凑的床铺上.尼尔洁莉娜正一边为米利尔擦拭额头上的汗.一边看着张杨发呆.这情景实在可以算是大杂烩了.

(多好的夜色啊.如果能经常这样安静的享受生活该多好……)

张杨默默在心中感叹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