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迷幻沙漠(一)/厄雷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在危机四伏的迷幻沙漠中生存下來的魔兽.本就沒有一个是好对付的.而这些魔兽中能以其他魔兽为食的家伙.绝对是生人勿近的存在.

因此张杨在见到这片小树丛下方.那些半掩在沙土之下的散碎白骨时.他顿时整个人伏在地上.只露出双眼和小半个脑袋愈加小心地观察起來.

然而张杨这种姿势足足保持十來分漏.目力所及之处.张杨根本沒发现一丝魔兽的影子.只不过在这片红树丛的中部.张杨却是找到了一个地下洞穴的入口.看那周围沙地上留下的爪印和痕迹.张杨便清楚.这里应该就是生活在此处那魔兽的巢穴了.

(莫非出门觅食了沒在家吗.哪怕是魔兽的话.也是得喝水的吧.以这小树丛的布局位置來看.这洞穴里很可能就是有水源存在的地方.看起來.自己不得不冒次险了……)

想到这里张杨轻手轻脚地向前摸去.在路过一堆近一人高大的惨白色魔兽骨架时.张杨随手拾起一根较为尖锐的肋骨当做武器.而后才慢慢接近了前方洞穴的边缘.

这一次张杨的运气似乎不错.眼前的地洞本就不大.当他偷眼看去的时候.里面果然是空空如也一眼望了个通透.事实上这么说也不尽然.在这地洞之中.并非一般魔兽巢穴里那般肮脏不堪.

除了一处看起來仿佛是由杂草铺成的窝、还有地面上凌乱的爪痕之外.这地洞竟然比外面干净太多.而在这地洞最深处的边缘位置.竟然有一小汪清水静静存在于一层碎石之上.

看到这里张杨的喉结猛地上下滚动了一下.他现在渴的嗓子都快冒烟了.如今见到水源.顿时不再犹豫.三两步便扑了过去.

等到张杨进入地洞靠近那小水坑之后.他才惊讶的发现.这地洞的下半部分竟然并非沙土.而是由岩石组成.只不过可能是因为风沙的关系.这地洞里才会铺满一层细砂.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当张杨凑到那小水坑边上仔细观察.顺带嗅了嗅之后.他终于可以确定.这水是能喝的了.

(能独自占据这么一处天然水源的魔兽.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而且那家伙定然有着一定的智慧.否则它怎么可能知道保持巢穴清洁.而是在巢穴外吃猎物呢.)

一边想着.张杨已经捧起一汪清水痛快地喝了起來.随着干渴至极的身体接收到了水分的滋润.张杨顿时觉得就连身上的伤痛还有因超负荷带來的疼痛.都在不知不觉间减轻了不少.

只不过相较于身体方面的问題.张杨灵魂上的伤势却要重得多.因而就在他刚刚感到轻松一些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困意伴着剧烈的眩晕感.竟是差点直接吞沒张杨的意识.而这时候张杨明白自己挺不了多一会.就算走出去.能不能坚持到小树丛之外也是难说.

这样话的反而不如在这地洞里睡去算了.想到这点.张杨顿时把心一横.摇晃着一头扎在旁边的干草甸上.直接昏了过去……

……

事实上张杨此时身处的这个地洞.原本是属于一只有着五阶以上实力的沙漠狮蝎的.若是这沙漠狮蝎‘在家’的话.以张杨此时的实力而言.就是给人家送餐來着.不过该着张杨命大.因为之前张杨脱出位面虚空时.雷电碎空的异象.周围的魔兽都暂时逃离了此地.这才让张杨捡回一条命.

每个人都会做梦.只不过有些人做梦的时候.自己完全不记得.有些人只能短暂的记住一部分梦境.这却是因人而异的.

然而因为精神力进化成了灵魂之力的关系.张杨却是极少做梦的.事实上之前哪怕他在睡觉的时候.意识也会保持一定程度的清醒.以至于除了极少数重伤和消耗太大的情况.张杨都可以算是处于假寐类的浅睡眠状态.

如今张杨灵魂莫名受创.导致他精神状态大不如以前.这就使得当他倒在干草堆上昏睡过去之后.竟然莫名开始做起梦來……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张杨几乎都在战斗和冒险的关系.这却是使他几乎淡忘了上一世重生之前的事情.如今在这个梦里.他竟是想起了小时候生活的那片山林.想起了勤学武艺、想要长大后保家卫国的自己.

故去父母的音容笑貌.曾经发生的点点滴滴.到现在已经越发平淡.就好像翻看老照片时的感觉.明知道是那时的自己.却只剩下感慨.却沒有了更多的感动.

说起來.近一年多的时间中.张杨几乎完全融入奥兰多世界.像一个奥兰多世界的居民一般战斗、生活.有朋友.有喜欢的人.有梦想……

(这到底是不是个梦呢.在奥兰多世界这边经历的战斗和苦难.欢笑和感动……这一切都是梦吗.还是说.曾经在地球上的生活.才是自己的梦呢……而且……什么是梦.什么又是现实.)

带着这个注定无法找到答案的问題.张杨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目的却是头顶一人多高的沙石洞穴.那岩石上略微潮湿的斑驳痕迹.就好像岁月留下的年轮.深刻.无声.

(果然是个梦啊.其实自己跟本沒必要纠结.无论怎样.现在自己确是实实在在地活在这奥兰多世界.这便够了吧……)

缓缓起身看了一眼周围.不知不觉间地洞外的天色竟然已经大亮了.而这时候张杨肚子中忽然响起一阵咕噜声.与此同时一阵强烈的饥饿感.竟然让他有种胃在抽搐的感觉.

(昨晚竟然好运地沒有被魔兽吃掉.只不过这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不说别的.自己总不能靠喝水过活.而且还得找办法恢复实力离开这里啊.)

打定主意之后张杨顿时行动起來.先是饱饱地喝了一肚子水.而后在找遍了身上也沒能找到任何可以装水的东西后.只好提起昨天晚上随手捡來的尖骨棒向洞外走去.

说起來自从张杨有了空间指环之后.他的身上便除了一身衣物盔甲之外.几乎再也不带别的东西了.无论是行李.食物、饮水之类.还是药品香料还有各种武器.他都放到了空间指环内.

一直以來灵魂之力总是处于比较充盈状态下的张杨.真就沒想过自己会遇到如今的情况.这下可好.明明手上的空间指环中存有大量物资.可是他却只能干瞪眼连水都喝不上.实在让张杨既无奈.又无语……

其实张杨如今的状况若是换成别的职业者承受的话.别说身体因超负荷而产生的酸麻疼痛.就是灵魂虚弱这一点.就足够令别的职业者半死不活.甚至人事不省了……

白日里的迷幻沙漠实在是酷热无比.就在张杨钻出地洞的一刹那.他就觉得仿佛來到了火炉旁一般.不仅头顶烈日灼热晃眼.就连地上的沙子.也仿佛尚未燃尽的炉灰一般.持续散发着热力.

举目望去.周围除了这几颗红树之外.目力所及之处.全是一望无际仿佛时刻都在扭曲的沙丘.而这却是因为沙漠表面的温度太高所致的了.

(先找找看这里有沒有什么可吃的植物吧.如果能有些草根之类倒是可以充饥.而树皮的话……)

看着周围红树表面那仿佛钉皮甲一般坚硬的外皮.张杨果断放弃了尝试的打算.

忍着从灵魂深处不住传來的阵阵虚弱和眩晕.张杨來到一颗红树下生长的荆棘丛旁边.用手中的刺骨奋力挖掘起來.然而出乎张杨的预料.这种看起來地上部分只有半米多高、粗不过小指的坚硬荆棘植物.其根系竟然丝毫不比一般大树小.

等张杨努力向下挖开一米左右之后.他看着眼前手臂粗细坚硬似铁的荆棘根系.只得无奈放弃.以张杨所看到的根系粗细判断.这古怪荆棘的根部少说也得深入地下十数米.而真正软嫩能够入口的部分.只怕会是深埋沙下最底端才可以吧.

(这应该是为了防止素食魔兽之类啃食才发展出來的.只不过自己如今可沒时间跟它较劲.万一这巢穴的主人是昼伏夜出的魔兽……)

无奈之下从地上的白骨中又挑了一根一米多长的骨棒当做手杖.而后又选了几根细长尖锐好似飞刀的刺骨别到要带上.这才辨别了一下方位迈步离开了这小树丛.

……

事实上能在沙漠中生存的植物全都极为顽强.就拿张杨见到的红树和荆棘來说.这几乎就是迷幻沙漠附近最常见的植物了.

红树本身并非红色.而是仿佛风化了的骨骼一般种特别的浅灰白色.那表皮的坚固程度.足以令大多数魔兽对它丧失兴趣.而之所以被称之为红树.却是因为每到沙漠中降雨的时候.收到足够雨水滋润的红树枝杈.会在短短一两个漏时间生出一层亮红色的果子.

而这时候红树的果子很快就被会附近食草生物吃掉.而当它们那细小坚硬完全无法被消化的果实被排出体外之后.只要周围地下水分足够.红树便能生根发芽.周而复始的存活下去.

因此可以说是.只要有红树存在的地方.就会有水源和生命存在.这就使得红树在迷幻沙漠中.几乎成为了生机的代名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