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月票】你和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岚要紧嘴唇不让自己出声,身体却止不住地战栗,身下本能地收缩,却让顾乔北发出一声闷哼,越发深入到她体内,屋子里的床随着两人的动作发出轻微的晃动,还有苏岚紧憋着的呜吟声。

“爸爸,你听,就是这个声音。”森森屏气凝神的样子,一动不动的凝听着,“三婶婶一会儿就会这样呜咽两声,低低的……”

顾乔东一下子反应过来,冷冷的盯了顾森,吓得他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顾乔东忽然伸手将他夹在腋下,大步离去,走到他的房间的时候,正好看到黎思思推门从屋子里出来,见他脸上带着一抹很浅的红晕,连呼吸也比平时要粗喘几分,她伸手接过他腋下夹着的顾森,关心似的问了一句:“乔东,你怎么了?脸色不……”

黎思思一句话没说完,顾乔东猛地伸手拉开她怀里的森森,接着便用力的拽着她的手到了房间里,将门反锁了就开始将她抵在墙上,狠狠的拉扯着她的衣服。

黎思思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上,因为他大力而粗暴的动作,吃痛的轻吟一声,转眼间,唇就被俯身下来的顾乔东死死的堵住。

两人之间,从来都是他有需要了找她发泄,没有一丝感情在里面,黎思思因为他的动作本能的要挣扎,顾乔东却强行扣住她的下颌,大舌长驱直入,用力的啃咬着,似在发泄着什么。

黎思思只觉得说不出的屈辱和难受在心底蔓延,若是以前她也就忍了下来,可是今天看到顾乔北和苏岚两人之间那样的甜蜜,她心底忽的就生了逆反心里,用力的回咬着他。

顾乔东只觉得下嘴唇突然一疼,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让他不悦的皱眉,猛地甩开怀里的女人。

黎思思被他不留情面的甩开,一下子就撞到了一侧的衣柜上,额头传来尖锐的疼痛,让她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却仍旧不服气的瞪着顾乔东。

“怎么?今天看到乔北回来,就不愿意我碰你了?”顾乔东抬手擦了擦唇角的血迹,神色讥讽的望着她。

“顾乔东,你突然发什么神经?”黎思思此刻也懒得跟他装表面的琴瑟和鸣,收了以往的温柔贤惠,唇角同样带着讥讽,冷嗤一声,“你是不是看到乔北和苏岚之间婚姻美满又甜蜜,所以心里不舒服了?”

他知道说什么来让她难堪,她亦知道说什么来让他恼羞成怒,两人之间过了七年,她黎思思敢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女人比她更了解顾乔东,他皱皱眉头,她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贱|人!当初不是你爬上我的床,我又怎么会娶了你这种货色?”顾乔东当即怒意翻腾,神色阴沉,即便透过那薄薄的镜片,过滤到黎思思身上的时候,依旧带着沉沉的恨意。

黎思思忽而轻轻的笑了两声,那笑显得讥讽又悲凉,转眼冷冷的望着他:“顾乔东,当初我还是乔北的女朋友,你觉得我会那么愚蠢的去爬你的床?”

明明是这个男人强迫了她,最后又被乔北撞见!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跟乔北之间再无半点可能,除了嫁给他,她还能怎样?

这段婚姻,她黎思思也是受害者!要不是看在森森的份上,她早就过不下去了!她曾经尝试着去慢慢的跟他相处,可是这个男人外表看着温润儒雅,内心却冷漠绝情,不给她半点靠近的机会。

“乔北的女朋友?”顾乔东冷哼一声,几步上前拉过她的胳膊,将她甩到旁边的大床上,眼底带着讥诮和冰冷的压了过来,“黎思思,你已经跟我结婚七年了,孩子都给我生了,还乔北的女朋友,做梦!”

他神色冷厉,咬牙切齿的说着,都已经嫁给他七年了居然还有别的心思!有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放开我!”黎思思下意识的挣扎着,看着他眼底的冰冷和讥讽,不由得红了眼眶。

七年的时间,只要不是心不是石头做的,都会被捂热,可是顾乔东他的心简直就是铁块,怎么捂都没感觉!

她黎思思自知背负着怎么样的狼狈嫁进了顾家,所以她一直恪守本分,尽职尽责,做一个好妻子,做一个好媳妇,不敢对乔北还抱有半点的奢望,只是如今看到乔北跟苏岚之间的甜蜜,再回头想想自己过的这七年狼狈婚姻生活,只觉得说不出的凄楚和心酸。

也许刚刚开始那一两年,她还放不下跟乔北的这段感情,但也仅仅是不放下,她从来没有再抱过任何非分之想,也从来不曾单独的出现在乔北面前,出了那样的事情,她不敢也没脸出现在乔北面前。

后来随着森森慢慢的长大,她开始一点点的将心思放在家庭上,她希望给森森一个和谐美好的家庭环境,可是顾乔东从来不给她这个机会,在人前他和她相敬如宾,在人后,他对她冷漠无情。

顾乔东扣着她推搡自己的双手,唇角染着浅浅的笑意,眼底却是一片冰凉:“放开你?怎么?到了今天你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黎思思盯着悬在自己脸上笑得冷酷绝情的男人,心里莫名的疼痛起来,眼眶也酸涩难耐,委屈难受的想要哭……

七年的相处,她早已分辨不清楚自己对顾乔东到底是什么感觉了,也许她曾尝试着让自己一点点的接受他,可是终究没能成功,所以她便习惯了两人这样冷漠的相处方式。

可她不是个没有感情的人,一起过了七年婚姻生活的男人,她终究是投入了感情里面,面对他的冷漠绝情,终究是会难受委屈。

顾乔东看着她眼角的泪水,不知为何心头会莫名的不舒服,下意识的低头去吻她落下的泪水,她从来不曾在他面前落泪过,从来。

不管他对她多冷漠,多绝情,她都会不吭声的含笑接受,下次再见面好似两人之间是幸福甜蜜的夫妻,对着他笑语盈盈,叮嘱他上班路上小心,早些回来。

很多时间他都选择去睡书房,亦或是找了借口加班不回来,她也从来不过问,默默的将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她能将家里的人哄得妥妥帖帖,就连后来何倩都会开口在他面前夸两句她贤惠,乔西回来也会拉着她说两句悄悄话。

她一点一点的,小心又卑微的想要融入顾家,他冷眼看着她的讨好,她的努力,然后在她快要成功之际,故意伸手一推,让她精心筑建的一切毁于一旦。

她有多努力用心筑建,他就有多狠心绝情去摧毁。

“思思,这些年,你是不是过得很寂寞?”顾乔东收了思绪,视线不似之前那般冰冷的落在她脸上,却仍旧带着薄凉和淡漠。

黎思思偏头过去,因为他这一声‘思思’,委屈和心酸如洪水泛滥般,根本就控制不住,哽咽道:“顾乔东,你够了!”

“够了?”顾乔东笑意不减,却渐渐的冰凉起来,低头凑到她耳边说道,“思思,你和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黎思思浑身一怔,眼底渐渐染上了绝望和难过,心中一阵疼痛,伸手要推开他,却被他紧紧的扣住了手腕。

“你以为我今天会放过你?”顾乔东目光发狠,冷厉的望着她,伸手撕裂她身上的衣物,在她手上缠绕两圈不让她反抗。

“顾乔东,你还是不是男人?”黎思思转过脸来,满脸泪痕的瞪着他,抬脚要去踢他,却被他一下子压住,整个人都坐在她身上,不容她有半点的反抗。

“以前你不是经常讨好我的么?让你用嘴伺候你都用过,今天乔北回来了,你就不愿意了?”顾乔东感受着身下女人的颤抖,白色的休闲衣,因为她的挣扎而上浮露出一节白净的小腹,衣口的文胸带也时隐时现,胸前浑|圆因为她的喘息而起起伏伏。

顾乔东忽然之间有了欲|火,却不愿意让黎思思看见,将她翻过来背对着他,伸手去扯她身下的休闲裤。

“顾乔东,你放开我!”黎思思只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屈辱和难受在心头蔓延,却听得那个男人在她背后冷笑,大手无声息地探入,然后顺着一直滑到她身下,最后伸入到她体内。

突来的异物让她忍不住不适的扭动着身子,夹紧了双腿。

顾乔东忍不住呼吸沉重了起来,他在她身上从来都是发泄,是生理需求,剩下的更多数是她伺候,所以今天她不愿意,让他莫名的火大,眼底晦暗不明,欲|火和怒火夹杂着,伸手就粗暴的将她身上的衣物扯落了。

他大手绕到她胸前,狠狠的捏着她的柔软,重重的搓揉,似带着愤怒和惩罚,黎思思疼得直打颤抖,扭头看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心里忽然蔓延起一股悲凉和恨意:“顾乔东,你不是男人!你放开我!”

顾乔东因为她带着抽咽的怒骂,怒极反笑,压在她脸上,冷冷的笑了起来:“我不是男人?!”

他狠狠的掰开她的双腿,没有任何的征兆,用力的往前一挺,就那样横冲直闯的进来了。

【小剧场】

作者:好羞射啊,把大哥写的这么禽|兽……

乔东(深吸了一口烟):作者,乔北说你经常作死,果然没说错。

作者:连你也威胁我?那你和思思这辈子,也就真的只能这样了。

乔东:不然呢?我和她还能怎样?

哟哟哟,月票在哪里啊,月票在哪里?快点用力的像我砸来吧。

我知道你们会喜欢大哥的故事的,还有二哥乔南的故事也不会差哦,白雪后面会出场的。

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首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