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月票】真过不下去了,那就离婚/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思思太久没有跟他一起做过,身下干涩又紧紧的收缩着,因为他这样剧烈的撞击,疼得整个身子直颤,泪水顿时只落,想要反抗,双手又被他捆着,他整个人又紧紧的压在她身上,只有张着嘴,急促的呜咽喘息着。

顾乔东同样不好受,脖子上青筋爆跳,但是黎思思曾经无数次的讨好过他,所以他清楚她身体的敏感在哪里,大手伸到她身下,动作熟练的按压着。

黎思思只觉得一股屈辱和难堪铺天盖地的袭来,用力的扭动着身子挣扎着,顾乔东眼底闪过一道狠戾,大力按着她,阻止她的挣扎扭动,咬牙不顾干涩交融时挤压带来的疼痛,慢慢的往她体内挤。

黎思思疼得眼泪簌簌的往下落,用力的昂着头,要挣扎却挣扎不动,,只能发出呜呜的哽咽声音……

顾乔东手指轻巧又熟稔的在两人衔接的地方按压揉掐着,黎思思很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因为他手指的按压,体内渐渐的漫起了一股热潮,忍不住嘤咛出声……

她明显的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热流顺着身下要往外喷涌,顾乔东感受到她有了反应,他趁机按着她的头,狠狠的用力挺着腰身,整个都埋入,黎思思疼得牙关轻颤,脸色也蓦地发白,哽咽的哭着,顾乔东却不管不顾地箍着她的腰开始来回耸动……

顾乔东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发狠的在她体内搅动着,恨不得要将她五脏六腑都戳出体外,她一点都不愿意这样屈辱被迫的承|欢,可是身体的本能出卖了她,她的身体不可控制的有了感觉。

顾乔东见她在自己身下慢慢的开始往后迎合他的动作,眼底浮起一抹冷笑和嘲讽,伸手一把拽过她的头发,将她拉起来,俯身咬着她的脖颈,恨不得要咬断她的喉咙一样。

“黎思思,你看看你自己有多荡!”顾乔东在她耳边喘着粗气,发狠的在她身上律动着,“你敢说当年不是你趁机爬了我的床?”

春|药这种下三滥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顾家,除了她,又有谁会将这种东西带进顾家来?不然他又怎么会一点防备都没的中了招?偏偏她又那么恰巧的进来房间……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还敢跟他说,当初她还是乔北的女朋友,不会愚蠢到去爬他的床!

黎思思发际被汗水大湿,眼泪也留了满脸,抽噎夹着低吟从她嘴边一点点的溢出,听到顾乔东这样的谩骂和质问,心中只觉得蔓延着说不出的酸楚和难受。

“怎么不继续狡辩了?”顾乔东用力的律动着,两人衔合的地方发出奢靡的啪啪的拍打声。

黎思思又气又怒,浑身都被汗水大湿,挣扎着要从他身下脱离开,却被他按着狠狠的往后拉,一次次的承受着他大力的顶撞。

顾乔东动情的时候,神色尤为迷人,深邃的眸子半眯着,染上了欲色的声音也带着说不出的迷人和醇厚,她曾经很多次的放下一切讨好他,最喜欢看的就是他在她的讨好下,动情的那一瞬间,充满了令人着迷的魅力,让人情不自禁的沉醉。

只是今天,她只觉得漫天的屈辱和难受,眼泪一次次的不争气的往下落,扭头悲凉的看着他,喘息抽噎说道:“顾乔东,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想过爬你床,从来就没想过!”

“没有?!”顾乔东不知怎么的,今天听到她这样一次次的否认辩解,心里怒火腾升。以前她也会这样说,他不过是讥讽又冰冷的看着她,可是这一次,他居然觉得体内有股怒火根本就控制不住的往外溢。

“那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荡成这样还敢说没有?!”顾乔东一下子将她从床上拽起来,按着她的头抵在墙壁上,他扣着她的腰不容她躲避,喘息声又重又激烈在她耳畔响起,还有淡淡的烟草气息和欢|爱时的汗水味在她鼻腔间蔓延开。

黎思思被衣物缠绕的双手伸过头顶抵靠在墙上,脑袋不受控制的向后仰着,她背后的男人紧紧的按着她的腰肢,深深浅浅的律动着,不让她有半点的逃避。

“我没有,我没有……”她含糊不清的呜咽着,当年她是被他强迫的,那时候她换了一身衣服再回来乔北房间,他就扑过来不容她有任何反抗的占有了她……

可是就算后来她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计了,又能怎么样?根本木已成舟,于事无补,她也无处可说,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是被人算计的人。

两人身体相互碰撞传出激烈的拍打声,在屋子里格外清晰,黎思思在他身下哭得难以自抑,体内更有一股热流一波一波的袭来,几乎要将她淹没。

她偏头看着他身后的男人,染着欲色的表情,在她的视线里来来回回的晃动着,每一个角度都透着偏执和发泄,发际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一点点的滑过他的脸颊汇聚在下颌,然后缓缓的滴落在她后背上。

他今天像是发狂魇住了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抬高她的臀,撞击到她体内最深处,让她不自主的随着他的动作颤动着。

“爸爸,妈妈,你们开门!”森森在门外听着黎思思一次又一次呜咽的哭声,终于忍不住,过来用力的拍门,声音里带着哭腔,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害怕在心底蔓延。

从他有印象起,顾乔东就没有伸手抱过他,更多的是黎思思照顾他,陪着他,他很多次在睡梦中醒来,都看到黎思思悄悄的落泪哭泣,渐渐的他就发现了爸爸和妈妈之间其实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亲密……尽管黎思思在他面前伪装得很成功,可他还是知道了。

顾乔东经常都不在家,就算回来了,也会对他严格要求,所以自从他满了五岁以后,只要顾乔东回来,就会让他一个人睡。

有几次他一个人睡的时候,害怕得半夜醒过来,悄悄的想要去跟黎思思睡,就站在门外听到了黎思思的哭声。

可是哪一次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黎思思哭得这样痛彻心扉,哭到让他害怕得发抖,恨不得敲开门让顾乔东不要欺负妈妈。

听到森森的声音,黎思思忍住了哽咽和抽泣,假装轻快的声音朝着门口要说话,可是声音还没有从嘴巴里出来,她身后的顾乔东忽然按着她的腰肢快速而猛烈的冲刺起来,惹得她咬住唇瓣,忍住了低吟声。

在他不断的快速撞击摩擦下,黎思思只觉得眼前闪过白花花的光点,就好像烟花绽放一样,浑身忍不住颤抖,身下忍不住的剧烈收缩着,一股热流从体内迸发出来,惹得顾乔东一声闷哼,一下子从身后抱紧了她,整个人都趴在她背上来回顶撞着。

他胸腔里发出闷吼的声音,紧紧的抱着她,身下死死的抵着她,然后一口狠狠的咬在她肩头,然后猛地从她体内抽离。

黎思思感到一股灼热喷洒到她后背上,还有他沉沉的呼吸声,四周的空气里都是欢|爱过后浓郁的腥甜味。

顾乔东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她喘息着,好一会儿这才松手放开她。

她双腿发软的跌落在地上,他却看也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进了浴室洗澡。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黎思思睁着眼睛躺在地上,眼角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着,门外顾森拍门的声音还有他带着哭腔的呼喊一直都没停过。

顾乔东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黎思思也收拾好了自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只是双腿还是忍不住打抖,扶着墙才站稳,之前她被他用衣服绕住的双手,此时有两圈深深的红痕,脖子上的咬痕也显得触目惊心。

她红着眼眶,眼底空荡又凄凉的看着他,低低的笑了笑,渐渐的带上了他从来都没看见过的决然和心狠:“顾乔东,要是真的过不下去了,那就离婚。”

“离婚?”顾乔东忽然觉得心头漏了一拍,还有一闪而过的惶恐在他心头划过,快到让他根本就没在意,他从来都没想过黎思思会跟他说离婚。

曾经她那样低声下气的讨好着他,面对他百般刁难和冷漠她也是和颜悦色的忍受着,除了被他逼急了,她才会反驳两句,今天她居然跟他说过不下去那就离婚。

他才不信她会跟他离婚,当初在那样的情况下,她要是没有同意嫁给他,他说不定还会对她另眼相看。

今天跟他说这样话,他不过是当她在他面前耍的心眼,忍不住冷笑又嘲弄的看着她,眼底带着鄙夷和不屑:“我巴不得跟你离了,早几年你怎么不开这个口?”

黎思思扣紧了掌心,忍着心中的悲凉,因为那时候她还想着要好好过日子,所以就一直忍了下来,她想着终有一天他会看到她的好,看在森森的份上,会跟她好好的过。

可是她想岔了,他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连带着对森森也没有多大的喜欢,他心里只有那个女人,即便顾乔东一直都掩饰得很好,不曾露出半点破绽,可她还是一开始就知道了,因为那年他占有她的时候,嘴里喊的就是那个女人的名字。

【小剧场】

森森:你这样教坏小孩真的好么?

作者:一般人还没有这种机会在门外偷听。让你连续听了两场,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森森:那我爸和我三叔叔哪个厉害些?

作者:我怎么知道,你去问你妈和你三婶婶,持续了多久,比较一下就知道了。

【题外话】

这个章终于被我修改好了,终于不被隐藏了。

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首发!

有没有机智的读者能够猜出来当初是谁算计的乔东跟思思在一起了?^_^

我这么卖力的划船,你们满意么?满意请用月票狠狠的砸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