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月票】秦筝找上门/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帮我了,我新构思的作品,独家给你。”顾乔北微微笑了笑,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似乎笃定了莫绍谦会同意下来。

果然,莫绍谦听到顾乔北这样一说,激动的连车速都飙升了起来,好看的桃花眼光芒璀璨,若繁星点点,扭头惊喜的说道:“你打算重新提笔了?那你说话可算数啊!”

“不准让别人知道。”顾乔北点点头,又看了一眼熟睡的苏岚,伸手搂紧了她,要是一开始他就让莫绍谦帮忙,也许后来就不会有那么多问题了。

当初就是因为他知道宝色跟明源科技不属同一类别,他才没找莫绍谦的收购的,却没想到会折腾出这么多事情来。

顾乔北和苏岚回来的时候,苏岚已经睡得很熟,呼吸均匀的起伏着。

莫绍谦跟着上来的时候,顾乔北扭头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说道:“回你自己的地儿。”

这个小区又不是没有莫绍谦的房间,偏偏每次过来都喜欢往他的屋里挤,现在他是有家室的人了,这些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

“不是这么绝情吧,连门都不让我进了?”莫绍谦站在门外,垮着脸,一副委屈的模样。

“门上只有我跟我老婆的指纹识别,其他人的一概清除了。”顾乔北说完,抱着苏岚一个转身,潇洒的进去屋里,顺势脚一勾,将门给带上了。

莫绍谦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门外,欲哭无泪,只觉得顾乔北重|色|轻|友,最后也是长叹了一声,摇头叹气下了一层到自己的房间。

里面的东西虽然一应俱全,但是他很少进来住,几乎没有人气,对面曾经是乔西住过的,莫绍谦看着里面一片漆黑,妖孽的容颜上露出一抹苦涩又黯然的笑。

这边的顾乔北将苏岚抱上了床,打了水替她擦了擦手脚,轻手轻脚的替她盖好被子。

就在他洗澡出来的时候,隐约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敲门上,他以为是莫绍谦那家伙,不打算理他,可是门外敲门声持续不断,惹得他蹙眉下来开了门。

“乔北……”门外站的不是别人,是秦筝,那样带着悲伤的语调,轻软的低唤着。

她身上还穿着酒会上的乳白色旗袍,胸前斜着开了一道口,露出一抹浅浅的沟壑,似有似无的,更显勾人,脸上那样悲伤的模样,看着令人疼惜,一双眸子波光盈盈的,就那样盛满了浓郁的哀伤落在顾乔北身上。

夜里起了微风,穿着成这样还是有些凉意的,秦筝忍不住伸手环住自己落在外面的双臂,抬头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她站在门外,他站在门里,就这么一道门,将两人之间深深的隔开了,她,一点都不甘心。

“有事?”顾乔北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秦筝,她能找来他这里,还能进来,也算是有几分能耐了。

“我们,谈谈好不好……”秦筝语调带着一丝哀求,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晶莹的泪珠在夜色里折射出一抹浅浅的光芒,陪着她那样悲伤的表情,让人止不住的捧在手心呵护。

“谈什么?”顾乔北语调硬冷的说着,并没有让秦筝进去的举动,就那样不带一丝一毫感情的看着她。

谈什么?谈你为什么转身就跟别的女人领证结婚了?谈当初的事情不是你看到那样的?还是谈,我现在还爱着你?

秦筝看着他不带丝毫感情的面容,心头传来一阵阵的难受,动了动唇,千言万语,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乔北,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秦筝终究是忍不住,一下子扑过来紧紧的将顾乔北抱住,在他怀里泣不成声。

“秦筝,放手!”顾乔北一声低呵,伸手要将她拉开,奈何秦筝紧紧的圈着他的腰肢,在他怀里摇头哽咽着:“乔北,我不放手,我不放!我后悔当初没有跟你说清楚,转身就离开了!我后悔,我后悔了!”

“秦筝,我已经结婚领证了,请自重!”顾乔北冷眼看着秦筝在他面前泪流满面,心里并没有一丝怜惜。

无论当初事实是怎么样,他跟秦筝之间的结局已经注定,不可能再在一起。

秦筝怔怔的望着他,眼底的泪水直直的落下,泪眼朦胧的看着脸上冷硬不带丝毫感情的顾乔北,颓然的放开了他,怔怔的后退了两步,轻轻的笑了笑,伸手擦干泪水,看着他说道:“乔北,我回来了。”

“所以?”顾乔北微微蹙眉,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已经领证结婚了,难道她还抱着希望不成?

秦筝又轻轻的笑了两声,目光穿过他看到里面的,看到了玄关处摆放的高跟鞋,还有他的黑皮鞋,看到了衣架上挂着的女士西装外套,还有他的男士西装外套。

一切的一切,都有了另外一个女人的痕迹,在她不在的这三年里,被另外一个女人一迅雷不及掩耳的趋势给占据了。

“当年,我跟乔东哥什么都没有发生。”秦筝轻柔的声音在夜色里泛开,就像一粒猛然投入平静湖面的石粒,激起一圈圈荡漾的波纹。

“那又怎样?”顾乔北语气平淡的反问着,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他不想再去追究,他现在跟苏岚一起,很好,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秦筝被他这样的反问怔住,忍不住又凄凄的落泪起来:“乔北,我放不下……”

“你放不下跟我有关么?”顾乔北忍不住冷嗤了一声,当初在她跟她的订婚宴上,她跟顾乔东衣衫不整的滚在一起的时候,有想过他的感受么?有想过他再一次承受这种打击和痛苦时的绝望么?

如果两人之间真的清白,那为什么别人会偏偏选择他们两个算计?

他一个人站在订婚宴上,没有等来未婚妻秦筝,等来的是陌生的号码发给他那样不堪的照片?!他顾乔北碍于场面隐忍了下来,一个人含笑着结束了这场没有未婚妻出现的订婚宴,当初可有谁想到过他的难受?!

秦筝泪眼模糊的看着面前的顾乔北,两人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她太清楚顾乔北的性子,根本不是外表看上去的温文尔雅,而是带着骨子里的霸道和强势,还有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绝情冷漠。

当初发生那样的事情,并不是她的本意,她也不想这样,可是顾乔北从头到尾都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说冷脸就冷脸了,即便过了三年,她再回头跟他解释,他也一如当初那般冷漠绝情,不给她丝毫的机会。

“乔北,我也不愿意发生那样的事情……”秦筝哀哀的说着,她从小就喜欢顾乔北,一直喜欢了这些年,又怎么能甘心他就这样跟别的女人领证结婚了。

“可还是发生了。秦筝,多说无益,就这样吧。”顾乔北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耐心跟她继续纠缠下去,那场订婚宴,他不想再去回想,也不希望秦筝来打扰他现在的生活。

“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次机会。”秦筝伸手挡着不让他关门,半个身子挤进来,望着他哽咽着。

“我为什么要给你一次机会?被人碰过的,你觉得我顾乔北还会接手过来?”顾乔北其实并不愿意说这样难听话,只是秦筝这样纠缠着,让他很不喜欢。

那晚她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今日她居然还找来了他住的地方,甚至还摇身一变成了苏岚的头顶上司,他一点都摸不清楚秦筝到底要做什么。

“我跟乔东哥什么都没有发生!”秦筝被他这样尖锐冷漠的语气深深的刺痛了,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

“秦筝,我要休息了,你回去吧。”顾乔北有些不耐的说着,伸手拉开她扒着门的手,然后将她关在了门外。

门外隐约传来秦筝呜呜的哭泣声,夹杂着‘乔北’的喊声,还有她一下一下敲门的声音。

顾乔北靠在门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些心烦意乱。

苏岚睡得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顾乔北在身边,一下子就惊得坐了起来,鞋子都没穿上,光脚就下床出了房间,看见一楼客厅的灯还亮着,顾乔北人却不在,一室的寂静,让她忍不住惶恐的喊了一声:“乔北?”

顾乔北正站在阳台上烦躁不安的抽着烟,听到苏岚的声音,连忙将烟头灭掉,扔到了楼下,转身走进来,眉眼温和的笑着:“怎么醒了?”

苏岚站在二楼,静静的看着从阳台上走进来的顾乔北,身上穿的是沐浴后的居家服,头发半干半湿的模样,英俊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眉宇间却透着一丝浅浅的疲惫,让苏岚忍不住的心疼起来。

“不早了,你在阳台干什么呢?累了还不赶紧上来睡觉。”苏岚定定的看着他,蹙眉有些心疼的说着。

“你睡得着,可我睡不着啊,只有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去阳台冷静冷静了。”顾乔北眼底闪过一丝戏谑又暧|昧的光芒,踩着台阶一步步上来。

苏岚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忍不住嗔了他一眼,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还是酒会上那身西装,紫红色的酒污干了以后泛起一丝黑色,看着就觉得狼狈。

【题外话】

为了亲们看的方便和连贯,我将上章最后一句加了进来,但是后面的字数都是有写够3000字的。

猜猜下章会发生什么,嘿嘿。

等会还有一章,十点半左右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