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月票】苏岚哭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北扭头看着苏岚收拾餐盘的背影,伸手又点了一根烟,重新吸了起来,他一点都不喜欢抽烟,甚至讨厌身上有烟味,可是此刻他只想吸烟来让自己麻痹,来让自己不心烦意乱,来让自己平静下来。

苏岚端着所有的碗筷,转身往厨房走去的时候,脚下一滑,手上的碗筷顿时就落在地上‘哗啦’碎成片,苏岚下意识的躲开,扶着墙壁站稳,只觉得脚上传来一阵疼痛,倒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蹲下身子,脚背上被溅开的碎片划开了。

顾乔北顿时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按灭了刚点燃的烟,扔进垃圾桶就快步过来苏岚身边。

苏岚脚背上被划了好大的口子,鲜血一下子就冒出来顺着流下来侵湿了她脚上穿的妥协,鲜红鲜红的一片血迹,看着有些骇人。

“怎么不小心点儿。”顾乔北蹙眉担忧的看着她,语气里又一丝责备但更多的是心疼。

苏岚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顾乔北伸手就将她横抱而起,苏岚却有些委屈和难受的在他怀里动了动,然后别扭的不去看他。

顾乔北一言不发的将她抱到客厅沙发上,找了医药箱出来,小心翼翼的给她伤口消毒,看到还有细小的碎片嵌在里面,忍不住蹙眉用镊子小心翼翼的夹出来又,疼得苏岚倒吸凉气。

“很疼?”顾乔北蹙眉心疼的轻声问着,苏岚抿着唇,不说话,但是眼眶却又红了起来。

顾乔北找了止血的药粉洒在她脚背上,又很专业的替她裹上了纱布,正要起身收拾医药箱,一颗泪珠‘吧嗒’一下落在了他手背上。

他起身的动作顿时就僵硬住,好一会儿才缓缓的抬头看向苏岚,见她咬着唇,眼泪一颗颗的往外涌。

顾乔北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动作轻柔的替她擦干眼泪,心疼的说道:“乖,都包扎好了。”

他以为她是因为伤口疼得落泪,可实际上她是心里难受委屈得落泪,听到他这样温柔低缓的语气,苏岚只觉得鼻子酸的更加厉害,眼泪簌簌的直往下落。

“老婆,看你落泪,我心疼。”顾乔北一遍替她擦眼泪,一遍低低的开口,那样温柔又心疼的目光,漆黑深邃的眸子带着浓浓的怜惜落在她脸上。

苏岚心里真的是难受的厉害,忍不住扭头捂着脸啜泣起来。她从来就不是个坚强的人,但是再委屈难受,也不会这样痛苦的哭泣,可是一想到他跟秦筝之间,她就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她还记得当初爸爸在医院没有醒来的时候,那个前来专家提到秦筝的时候,顾乔北当时情绪就变了;而且昨天早上她起来就在屋子里残留的烟味,接着秦筝就出现了,然后酒会回来她睡醒就在他身上闻到了烟味……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顾乔北早就知道了秦筝的消息,而且在昨天的酒会上,他带着她离开的时候,秦筝还那样情意绵绵的喊着‘乔北’,即便今日两人又故意假装不认识……

顾乔北蹙眉看着捂脸哭得伤心的苏岚,细微颤抖的身子带着一丝惶惶不安,令人心疼,忍不住叹息一身,伸手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大手轻轻的抚在她后背上,安抚着她的情绪。

好一会儿,苏岚的哭声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却仍旧一下一下的抽噎着,伸手摸了摸眼泪,冲着他扯出一抹比哭还难堪的笑意,声音沙哑的说道:“不疼了。”

顾乔北静静的望着她,眼底带着心疼和难受,他又怎么会察觉不到苏岚这样的哭泣并不是因为被划伤了脚背,而是因为他。

“老婆……”顾乔北在她耳边低唤着,苏岚安静的不说话,任由他抱着。

两人静静的拥抱着,顾乔北见她眼角还闪着泪花,低头凑过来亲吻着她的眼角,苏岚眨了眨眼,睫毛扫过他的唇,顾乔北呼吸又轻柔的拂过她的面颊,带着温度的唇又缓缓的落到了她侧脸上。

“老婆……”顾乔北抬起她的下颌,目光深邃的带着渐渐燃起的欲色,凝望着苏岚,声音也暗哑带着特有的性|感和撩人。

苏岚微掀眸子,感受着他呼吸湿热又沉重的喷在她脸上,两人之间挨得极近,可是这么近的距离,她却看不透他眼底隐藏的暗涌。

他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抚在她后背的大手也渐渐的划开,苏岚渐渐的偏过头,双手抵着他,推开两人的距离,垂眸轻声道:“乔北,今天,我不想。”

顾乔北动作僵住,看着苏岚缓缓的起身,伸手拉过她的胳膊,她扭头过来,脸上是淡淡的笑意,双眼却红的厉害。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顾乔北缓缓的放开她的胳膊,苏岚便穿上拖鞋,然后一步步极慢的走着,拿过她挂在衣架上的包往书房走去。

“今晚我要画图,你先睡吧。”苏岚走到书房门口,头也不回的留下了这么一句,走进去将门关上。

一楼的书房很大,是曾经顾乔北回来常驻的地方,后面还有一张很大的,可以用来休息。

因为她搬过来,所以前面办公的地方用一扇竹屏风隔了一个空间,留给她用。

苏岚看着书桌后面贴墙的小书架,上面的书籍是她搬来那天不知道放在哪里,就顺手放在了客厅茶几上,现在被顾乔北整理得有条不紊的放在了小书架上。

小书架前面的书桌上,所有的办公用具都被准备好了,包括她画稿用的各种画笔,甚至都已经替她将画笔削好了。

苏岚从包包里拿出下午在GA画的画稿,又伸手从小书架上抽了从顾乔北首都的房间拿过来的《Jewelry Mall》翻看起来。

她现在需要从Jaeger的作品上面找一点灵感。

顾乔北因为苏岚今天的反常,变得越发烦躁,烦躁至于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惶恐和难受,他不愿意看到苏岚落泪,也不愿意让她委屈难受。

可是最后他还是让她感到了不安,感到了委屈,所以才会借着受伤,哭得这么难过。

他并不愿意去提起秦筝,给苏岚带来困扰,可是无论他跟不跟苏岚提起,都已经给她带来困扰,带来不安了,聪明如她,又怎么可能猜测不到,否则今天她也不会委屈难过到落泪了。

顾乔北静静的站在书房门口,扬手想要敲门,却又始终没有落下,他不知道改如何跟苏岚去提起秦筝,至少秦筝对他而言,就算不是他的前女友,但是他跟她从小就认识……他做不到像对待黎思思那样冷漠到视而不见的去对待秦筝,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夜里的时间,因为没有苏岚在身边,顾乔北觉得格外的漫长,洗澡出来躺在空荡荡的双人床上,辗转难眠,终于熬到了十点多,他再也忍不住,抓了抓发丝,就下楼到了书房前面。

“老婆,不早了,洗洗睡吧。”

苏岚听着书房门外传来的敲门声,还有顾乔北带着一丝委屈的温和嗓音,忍不住动了动脖颈,又低头看了看画稿,不知不觉中,她竟然将这条手链的雏形给画了出来。

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书房里的动静,顾乔北忍不住扭门进来,看到苏岚正拿着画稿在思考着什么,几步走过来她身后,将她环在怀抱里,低头看着她画稿上的作品。

“怎么样?”苏岚总觉得哪里缺一些什么,但是又说不出缺在哪里,见到顾乔北进来,忍不住问他。

顾乔北三年都没有在接触这些了,此刻凝眉看着苏岚手中勾勒的初稿子,一眼看过去,竟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他曾经的风格……

顾乔北实现一转看到书桌上的《Jewelry Mall》的时候,忍不住轻轻笑了笑,握住她举着画稿的手,指了指那本《Jewelry Mall》,轻声道:“老婆,画得倒是挺好的,但是我怎么感觉跟这本书里面的风格有点像。”

苏岚顿时惊讶的扭头看向顾乔北,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模仿了《Jewelry Mall》里面的风格,有这么明显?”

“这本书我也有看过,所以我第一眼看到你画的,就感觉带了里面的风格。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毕竟你那么崇拜Jaeger。但是,每个设计师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格,你要是能加入自己的特点,那就更好了。”

苏岚的绘画基础已经很成熟,也有属于自己的思维和创意,只是太过于崇拜Jaeger,下意识的就去模仿这种风格,反而掩盖了自己的特点。

因为顾乔北的这番话,苏岚醍醐灌顶,难怪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总算是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原来是这样。

“你可以尝试着不去模仿Jaeger的风格,自己跟着感觉去绘画的试一下,说不定会比模仿出来的风格更棒。”

苏岚认真的听着顾乔北给出的意见,然后扭头看着他,带着一丝愉悦,说道:“你知道的真多。”

“那是,也不看看你老公我是谁。”顾乔北见她唇角露出的笑意,顿时就凑过来在她唇角吻了吻。

【小剧场】

乔北(咬牙):你又开始作死了是不是?把我跟岚岚之间的气氛弄得这么低迷。

作者(奸笑):不要捉急,下章就划个船让你们和好。

乔北(咬唇):岚岚说她今天不想要。

作者(奸笑):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不要就是要。

【题外话】

今天更新完毕,明天有空给第9张月票加更。

感谢四位读者 [email protected]、西宁寂寞寂寞就好、1013929950、1006658342 投给本文的月票。

感谢所有支持和喜欢本文的读者,爱你们,(*  ̄3)(ε ̄ *)

小阅原创首发!盗版必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