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月票】乔北酒吧救秦筝/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都的房子,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下个周末,我就要搬过去。”顾乔北扫了一眼一副得逞模样的莫绍谦,眼底闪过一丝光芒。

“你把乔西一起带着回去首都,别说下个周末,你这个周末要搬,我都让人连夜加班的给你处理装修出来。”莫绍谦一想到乔西跟那个叫裴峰的男人那样熟稔,他心里就万般不舒服,把乔西弄回了首都,他就不信那个男人还能再跟着来了!

再说首都的那个房子,早就完工了,因为一直没有人进去住,时间久了,想要入住进去,就需要一些简单的清修清扫处理而已。

顾乔北依旧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仰头将手中的啤酒瓶喝完。

苏岚下班准备回去,不想要遇到秦筝,故意提早一点离开在路边等的,而秦筝从车库里驱车出来,并没有看到顾乔北来接苏岚,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的光亮。

她看到苏岚站到路边在等的士,这才发现她脚上穿的不是高跟鞋,目光微转,开车到她身边,摇下车窗,温和的笑着:“脚不舒服么?你老公怎么没来接你?我送你回去?”

苏岚淡淡的笑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并没有任何不妥,昨晚被划开的脚背,看着伤口吓人而已,为了不影响走路,她才穿了平底鞋。

秦筝的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苏岚心里闪过一丝不舒服,她并不习惯被种时刻被人关注的感觉,朝着她疏离淡漠的摇头说道:“不用了,秦总,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苏岚,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秦筝不明白自己哪里引起了苏岚的戒备,疏离又淡漠的样子,忍不住微微蹙眉,露出一副委屈难过的表情。

苏岚扭头看着秦筝,小巧挺秀的鼻子,白皙的下巴,波光盈盈的眸子,给人一股柔弱又娇巧的感觉,就像举着油纸伞走在江南烟雨小巷里的温柔女子,让人无比的舒服,可是她从心底有了怀疑和猜测以后,就莫名的对秦筝喜欢不起来,甚至还有些……排斥。

“怎么会,秦总你想多了。”苏岚客气的笑了笑,朝着道路上的招了招手,正好有一辆空的的士停在她前面,她点点头,不作停留的坐了进去。

秦筝看着那辆驶入了车群里的的士,眼底渐渐的沉淀出一股狠意,一踩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今早她就不该找虐的跟着要坐进来顾乔北的车子,原本以为这样出现在他面前,会让他想起他和她的曾经,却没想到让她自己堵了一整天,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亲密,恨的不让她整个人都要忍不住发狂。

秦筝找了一家酒吧将车停下,下午下班时候,这种场地已经开始渐渐热闹起来,门口的牌子CC二字闪着缤纷夺目的光芒,奢靡得令人沉醉,她在国外的那两三年,这种地方来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她今天实在是心里有些难受,想要借酒消愁,而不是像曾经那样寻找刺激。

“美女,需要什么酒?”染着黄毛的酒保看着秦筝身上还是刚下班的职业装,小巧又娇柔的模样,还是孤身一人,便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心烦的事情,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解闷的。

“随便,是酒就行。”秦筝声音轻柔,在这种喧闹的酒吧里,几乎都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只看到她红嫩的唇瓣儿一张一合的。

酒保眼尾一挑,耍弄起手里的调酒器,顷刻一杯五彩缤纷的液体就托在了手上,递到秦筝面前。

秦筝拿过三角杯,一句话不说直接就灌进了嘴里,一股灼烧般的辛辣刺激着嗓眼,让她委屈得想要落泪。

当年她疏忽中了招,羞愤之下出国,再回来,他身边竟然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这叫她怎么能甘心!

迷离的灯光下,秦筝眼角染着泪花,眼底的神采也有些模糊,回忆着她跟顾乔北的曾经,越想越心痛,越想越不甘……

秦筝双颊滚烫的站起身,听着舞池里领舞者的怂恿和DJ手的高呼,难过的笑了两声,小巧的身子,灵活的挤了进去,随着强烈的节拍,娴熟的舞动着,越舞越狂野,越舞越妖娆,褪去了白日里的温柔甜美,像一只沾着剧毒的美女蛇,在迷离的灯光下,勾人心魄。

有人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目光在她身上逡巡着,然后挤过她跟她贴身热舞,秦筝又岂会不明白这个人的意思,露出一抹娇媚的笑意,朝他勾了勾手指。

那人顿时眼底就闪过一抹垂涎的光亮,几乎整个人都贴着秦筝舞了起来,而她不过盈盈的笑着,身躯柔软得如一条水蛇,在这个男人身侧缠绕着,勾得他心猿意马,却又始终才差那么一点才能到手。

终于男人被秦筝勾得失去了耐心,一伸手将她扯过,秦筝看到男人眼底的狠光和欲色,这才一下子惊醒过来,唇角却染上冰冷阴沉的笑,抬起膝盖狠狠的朝着男人的双腿间用力的顶去,力道大得男人顿时就痛苦的捂着身下,倒在地上疼得直打滚。

秦筝转身要走,却被人拦住了去路,一群衣着暴露的女子,身后还跟着几名穿着奇装异服的男人,凶狠的推搡着她,一直将她逼到了角落。

这一刻她才感到害怕,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给顾乔北打了个电话。

为首的女子夺过秦筝手里的手机,看到电话上显示的是‘亲爱的’,忍不住眼底流露出一股诡谲的光芒,带着看戏的目光,说道:“怎么,在这里惹事了,就想跑?打电话给你男朋友?想要他来救你?”

“你们要做什么?”秦筝害怕得微微颤抖起来,唯一向外界求救的手机被人夺走了,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哭腔。

包厢里,顾乔北已经喝了好几瓶,因为昨天晚饭吃得太辣的缘故,今天一天胃就感觉有些不舒服,此刻几瓶冰啤酒下肚,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起来,闭眼仰头靠在沙发上,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看都没看,直接就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传来嘈杂声,咒骂声,还有女人惊恐的哭腔,让他觉得有些耳熟。

“你男朋友接电话了。”为首的女子看到电话通了,眼底染起一起兴奋的光亮,伸手拽过秦筝的头发,又朝着两侧的男子使了使眼色。

两侧的男子顿时露出了然的目光,唇角带着不怀好意的光芒,伸手就秦筝摸来,她惊恐的大声哭喊起来,对着已通的电话大喊道:“乔北,救我,救我……”

这边的顾乔北听出了是秦筝的声音,猛然睁开眼,对着电话说道:“秦筝,你在哪里?”

“你女朋友在CC酒吧,要来救她么?那就快点……”

电话那边传来陌生女人的声音,还有一阵阵的嬉笑声,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莫绍谦喝得不省人事了,却仍旧抱着啤酒瓶往嘴里灌,一声声的喊着乔西,顾乔北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起身就去找CC酒吧的管事者。

顾乔北带着酒吧的管事者在大厅的角落里找到被堵住的秦筝的时候,她上身都被剥得只剩下内衣了,泪眼婆娑的缩在角落里,脆弱得令人心疼。

酒吧的管事者将这群人驱散了,又恭敬客气的问顾乔北还需要什么帮忙,他什么都没有说,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到了秦筝身上。

秦筝泪眼朦胧的看到顾乔北的时候,在他低下身子给她盖外套的时候,一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脖颈,眼泪簌簌的落下,颤抖着身子,又惊又怕:“乔北,你来救我了,乔北,我好怕……”

理智告诉他,此刻应该推开秦筝,可是现在她这样一副脆弱无助的样子,后怕得身子直发抖,他又狠不下心来就这样置之不理,微微蹙眉,要伸手拉下她环在他脖颈上的双臂,她却仰头对着他的唇吻了下来,他立刻就偏头躲开,眼底染着不悦。

“乔北,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好爱你,好爱你……”秦筝几乎跟他鼻尖相对,眼底带着浓郁的哀伤和难过,声音颤抖的说着,纤细光洁的双臂在迷离的灯光下透着暧昧的光泽,双颊上的泪痕,让人疼惜。

顾乔北闻着她唇齿间散开的酒气,眉头又蹙深了几分,向后仰着身子,跟她拉开一段距离,一手用他的西服外套包裹着她,一手往下拉她的胳膊,声音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秦筝,你喝多了。”

“就是要喝多了,才能看到你……为什么你不要我了,当年我跟乔东哥什么都没发生……为什么你身边有了别人,而我一个人在国外孤独了三年……乔北,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秦筝抱着他怎么都不撒手,好像她一松手,他就立刻消失不见了一样。

顾乔北被她缠得没了办法,只得一手替她裹着衣服,一手拖着她往外酒吧外走。

【题外话】

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RN小阅原创首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