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求月票】我苏岚忍你忍好久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岚冷冷的盯着方然,几步走到他面前,抬着下颌睥着他,目光锐利,一字一句的肯定说道:“方然,你中午经来过我办公室,我的画稿,是被你涂改的!”

方然微微挑眉,看着苏岚这幅怒气腾腾的冰冷模样,心里的有种报复的快感,摇头啧啧啧了几下,冷嗤一声,说道:“我方然又不比你苏岚差在哪里,何必要多此一举的去涂你的画稿。”

苏岚瞪着双眼,气得狠狠的盯着他,听得他又漫不经心还带着一丝挑衅的说道:“该不会是你自己对于等会儿的比稿没有信心,反过来诬陷我吧?”

走廊上的人听到两人的对话以后,顿时小声的议论着,方然针对苏岚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从来都是语言上的针对,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至于苏岚反过来诬陷方然,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苏岚这段时间总是请假,说不定连画稿都没有完成,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拉方然下水,让他没有机会代表GA参加中国赛区的海选,以报方然总是针对她的仇。

“方然,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苏岚气愤的盯着方然,看着他脸上讥讽的笑意,气得双手都紧紧的口成了拳头,心里一阵难受和委屈。

方然嘴角染着笑意,微微翘起的模样,一股莫名的嚣张和得意,倏尔又沉下了脸,语气强硬的说道:“苏岚,别以为你找了个背景强硬的男人做老公,就可以空口无凭的污蔑我!我方然问心无愧,就算你去监控室调了监控录像,我方然也不怕!”

“你放心,我肯定要去监控室调录像查这个明白的!今天这件事,公司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苏岚实在想不通GA除了方然,还会有谁整天发神经一样跟她过不去。

她目光冰冷锐利的盯着方然,走过他身侧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他,沉声道:“方然,我告诉你,珠宝设计这一行靠的是天赋和努力,不是靠你出卖色相陪着上司就能往上爬的。你到底是怎么坐上GA设计总监的位置,大家心里都清楚,别以为没人说出来,你就真以为自己的成了气候!一天到晚有时间发神经、瞎摆谱,倒不如多看看别人的设计作品。”

苏岚说完,轻蔑又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抬脚就走。

方然跟张悦的关系,整个GA的人都心知肚明,可是没有人敢点破,没想到今天苏岚就这么直接的当着这么人的面给戳破了!

方然因为苏岚这毫不留情面的话,气得不轻,脸色青红交错,又尴尬又气愤,伸手就挡住了苏岚的去路,咬牙切齿的等着她,眼底带着怒意,吼道:“苏岚,我方然能坐上GA设计总监的位置,凭的是我自己的实力!”

苏岚给他一个讥诮的冷笑,一点都不信他的话,绕开他继续往前走,又被他几步追上来拦住了去路,拽着她的胳膊,眼底因为羞愤染上了血色,说道:“苏岚,你别太嚣张!真以为嫁了个背景强硬的老公就无法无天了?!”

“这与我嫁给谁有半点关系么?可笑!”苏岚真觉得面前的方然莫名其妙,思维逻辑很有问题,用力的抽出被他拽住的胳膊。

“苏岚!”方然真是气急,几步上前,对着她高扬着手,苏岚侧身躲过,猛地抬头,眼角染着冰冷, 抬手毫不犹豫的反甩了方然一耳光,冷笑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苏岚忍你忍好久了!你算什么东西?还敢对我动手?!不就是当初拒绝了你表白,至于从此以后就一天到晚在我跟前冷嘲热讽的?我嫁给谁,跟谁在一起和你有关么?就算退一万步来讲,你这样心胸狭隘的男人,我苏岚就是瞎眼了,也看不上!”

苏岚这一番不留余地的话,把他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点心思毫不犹豫的暴露了出来,让他羞怒交加,更因为她这一耳光,让他整个人都怒得失去了理智,看着苏岚转身离开的背影,还要追上去。

正巧张悦听到了消息,从楼上赶下来,顿时就朝着方然咬牙发怒的方然冷声喊道:“方然!你站住!”

“张经理,苏岚污蔑我!”方然因为张悦的制止,停住了脚步,扭头跟她告状。

张悦微微蹙眉,瞥了一样方然,又横扫站在走廊上的员工,厉声道:“都站在走廊上做什么呢?不工作了?”

原本站在走廊上站着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着的员工门,顿时做鸟散,迅速回去自己的办公室。

“方然,你过来我办公室!”张悦看着走廊上的员工散得一干二净,扭头又朝着不甘心的方然蹙眉,然后朝着楼梯口走去。

进了张悦的办公室,方然依旧心头愤怒难解,拉了拉领口,直接就随意的仰靠在沙发上。

“方然,你张没张脑子?!跑去惹苏岚做什么?你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身份?要是你把她惹急了,小心我让你滚蛋!”张悦毫不客气的伸手指着方然的鼻尖骂着,现在的苏岚,把她当做菩萨供着都来不及,偏偏他作死的去跑去惹她!

方然坐直了身子,盯着张悦,旋即又不服气的偏头过来,双拳死死的捏着。

毕竟方然跟她也有这么久了,张悦看他脸上被苏岚扇的指印,也忍不住缓和了语气,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她老公是顾乔北啊,Green集团总裁,首都赫赫有名的顾三少!你要把她惹怒了,顾乔北会放过你?简直自找死路!”

方然仍旧是那个偏头的姿态,双拳紧拽着,咬紧了牙关,张悦也失了耐心,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方然,说你没张脑子,你自己还偏不信!以为抹掉了监控,就没人知道是你中午进去她的办公室,涂掉了她的画稿?”

方然蓦地转头,惊诧的望着她,张悦不过冷冷一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是不是你做的,我张悦再清楚不过!”

既然已经被张悦知道,方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又用力的扯了扯领口,说道:“本来我也没想到这一层的,是因为跟秦总聊了几句之后……”

“秦总?”张悦也忍不住一心惊,旋即脸上又浮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那晚的酒会上,秦筝的反应,很明显跟顾乔北是熟识……原来秦筝所谓的单纯柔弱不过是假象,竟然隐藏得这么深,差点将她都给蒙了过去……偷偷的在背后做这些小动作,偏偏是针对苏岚……这可就有意思了。

“跟秦总无关,是我自己动了这样的心思。”方然一想到秦筝那样信任和支持他,顿时心里又有了底气。

张悦看着方然的反应,眼底流泻出一抹精光。她毕竟是在职场上身经百战的人,很快就明白了过来,瞥了一眼被秦筝当枪使的方然,偏偏他还不自知,忍不住有些鄙夷又讥讽的看着他。

要不是看在他这张看得过去的脸,还有器大活好的份上,就他这种智商,她早就把他给打发走了,跟在她身边学了这么久,也没一点长进。

“方然,就算你涂了她的画稿也没用,我想要内定她,你一样没希望!”张悦忍不住摇头冷笑的着出声,淡漠的看着他,难道他还指望着秦筝出面来帮他了?简直愚蠢!

“张悦!”方然气得从沙发上站起来,咬牙瞪着她,气愤的说道,“当初你说好了把机会给我的!我的画稿你也看过了,你亲自点头同意的!”

张悦冷笑着盯着他,伸手撩了一戳自己的长卷发,缠在手指上,不把他的怒意当做一回事,轻笑着说道:“此一时非彼一时,谁让她命好,明源科技倒了,跟慕琛解除了婚约,转身又能找个好老公。”

张悦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底也不自觉的闪过一抹妒忌,同样身为女人,凭什么她苏岚就有这么好的命,而她张悦却要长袖善舞的在各种人群中游走着。

“我不甘心!你明明说了这次公司内部的比稿会让我胜出来!你怎么可以说变就变!”方然不甘心的冲她低吼着,张悦冷嗤一声,缓缓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说道:“GA首都总部缺个设计师,把你调过去?”

“张悦,你什么意思?”方然冷厉的看着她,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声音不起一丝波澜:“当初你跟我,不就是为了往上爬么?现在给你去首都总部的机会,你会不要?”

方然气得整个人都直哆嗦,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恼怒的盯着她,张悦却是轻笑两声,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拿出小镜子照了照,又涂了涂口红,抿了抿,看着他说道:“怎么?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到点了,不去准备比稿的?”

方然盯着张悦盯了好一会儿, 忽而冷笑起来,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出了她的办公室,出去的时候,将门用力的关上,震得连着墙壁的窗户都在抖。

张悦丝毫不受影响,唇角勾着浅笑,又对着小镜子看了看里面的自己,理了理衣襟,这才站起身往外走去。

【小剧场】

作者:妈呀, 我觉得我把秦筝写的好有手段。

方然:那你为什么要把我写的这么蠢?

作者:你一直都很蠢,我写不写你都蠢。

方然:我擦!我明明很机智好不好!是你把里面的几个女的写的太有心机了!充分说明你就是个很有心机的作者。

作者:心机你妹!我就不该让你出来这期小剧场!

【题外话】

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RN小阅首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