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的是我苏岚而不是你秦筝!/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岚从这场荒唐的大学同学聚会上回来的时候,家里一片漆黑,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半,却不见顾乔北的人影,忍不住微微蹙眉,给他打了个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起来,那边似乎有些嘈杂,顾乔北‘喂’了一声后又找了安静的地方才继续说话:“这么早就结束了?”

“你在哪儿呢?”苏岚听到他的声音,心里这才安稳下来,坐在沙发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向后仰靠着。

“跟莫绍谦一起在吃饭呢?我过去接你?”顾乔北听出她声音有些低落,忍不住担忧的问道,“遇到什么事了么?”

“你不准喝酒!”苏岚一听,顿时就叮嘱道,“上次出院的时候医生就叮嘱要吃清淡的,你不准跟莫绍谦一起喝酒,听见没有!”

顾乔北轻轻的笑了两声,似乎很愉悦的样子,温声道:“遵命,老婆大人!”

“那行,你跟莫绍谦吃完饭了早点回来。我已经到家了。”苏岚说完又跟他甜蜜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顾乔北重新回到桌上的时候,莫绍谦一个人愁苦得捧着酒瓶喝,俊美无双的脸上满是忧愁,一个劲的含着乔西的名字。

顾乔北滴酒不沾的吃着面前的菜,看着莫绍谦这幅子,哭笑不得,对于乔西和莫绍谦之前,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自己慢慢喝吧,我得回去陪我老婆了。”顾乔北起身拍了拍衣角,淡淡的看了一眼抱着酒瓶继续灌的莫绍谦,顺手给顾乔西发了条短信,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岚这边因为顾乔北不在家,她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沙发上,双眼没有焦距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门外传来敲门生的时候,她才回神过来,抓了抓头发,然后过来开门。

只见秦筝身上穿着一件纯白的浴袍,长发半湿半干,手中还拧着个酒瓶子,满身的酒气,身子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她似乎有些醉了,整个人醉眼朦胧的,眼角还带着泪意。

苏岚开门的那一瞬间,她一下子就扑在了苏岚怀里,转而又摇摇晃晃的退后了两步,然后扶着墙壁,歪歪斜斜的站着,迷离的双眼一眨一眨的,看着面前的苏岚,委屈的轻喊了一声:“苏岚,我好难过……”

苏岚微微蹙眉的看着秦筝,见她眼角泪水一颗颗的往外落,委屈伤心的令人疼惜,娇小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扶着墙壁又晃了两下,好像随时要倒下去一样,哽咽着说道:“苏岚,你是不是讨厌我……”

“怎么会,你喝多了。”苏岚笑了笑,却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喝得醉醺醺的秦筝,没有别的动作。

“你有,你就是有,你讨厌我,你们都讨厌我……”秦筝委屈得只落泪,赌气一遍遍的说着,还过来拉着苏岚的手,摇摇晃晃的站不稳,连带着苏岚也跟着她的动作踉跄起来。

“我先扶你回去吧。”苏岚叹了一口气,她只是不喜欢秦筝而已,讨厌倒是谈不上。

只是此刻她这副脆弱无助的样子,终究没能让苏岚冷言相向,虽然她心底并不怎么喜欢秦筝,但是她现在醉成了这样,苏岚总不能不理会吧。

秦筝身子娇小,并不重,可是苏岚过去扶她的时候,她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苏岚身上,偏偏她还走两步就停下来挣扎两下,简直醉得不清,等到苏岚将秦筝扶到对面的803的时候,累得她气喘吁吁的。

“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一杯热水。”苏岚把她手里拽着的酒瓶拿了出来,又将她按在沙发上坐好,刚起身就被秦筝拉住了手。

“苏岚,我难受,真的很难受……”秦筝拉着她委屈的说着,苏岚忍着甩手就走的冲动,转头过来看着她。

她跟秦筝说白了也就是上下级的关系,根本就算不上朋友,可秦筝现在这样喝得醉醺醺的跑过来她家敲门找她,还跟她倾诉,这算是什么事?

“你喝醉了,当然难受,喝点热水就会舒服了。”苏岚想要抽出被她拽着的手,却见秦筝仰头看着她,眼底闪烁着泪花,一脸委屈和痛苦,另一只手指着自己胸口,哽咽着说道“我没有醉,我是这里难受……”

苏岚蹙眉看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手又被她拉着不放,只得在她身边坐下。来,扭头看着她。

“苏岚,我跟他从小就认识,我喜欢他喜欢了很多年,真的好爱他,当年的事情,不是我自愿的,我也不想那样……可是他却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即便我离开了三年,可我却每天都在想念他……我以为时间会淡化一切,却没想到……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说什么也不会离开的……”秦筝望着苏岚,边说边哭,那样的悲凄,委屈痛苦的模样,惹得人心生怜惜。

苏岚没有说话,双手却不自然的捏紧了,秦筝口中的那个他,自然是指顾乔北,而她现在是顾乔北的妻子,秦筝曾经差点成了他的未婚妻,现在却醉酒跑来跟她说又多爱她的老公,后悔当年的离开……这种场景,让她啼笑皆非。

“苏岚,你知道么?”秦筝哭着哭着,突然站起身来,对着苏岚痴痴的笑了起来,“我从来不会做家务,总是弄得乱糟糟的,可是他爱干净,总会把东西都整理得井井有条,我有一天学着收拾,他笑着说我变贤惠了……”

苏岚双手扣得更紧,一下子想到那天秦筝做家务的时候,乔北看到的时候,的确是走神恍惚了……这一刻,苏岚只觉得胸口沉得厉害,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

“他的厨艺也很好,很多菜都是为我而学的,有天我也学着为他下厨,他开心的进来厨房对我又亲又抱,他说我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他就要娶我回家……”秦筝又哭又笑,拉着苏岚的手,跌跌撞撞的往她的卧室里面走去。

卧室的衣架上,挂着一件男士的西服外套,那件外套,苏岚再熟悉不过,是顾乔北的!

苏岚整个人都愣住,怔怔的看着衣架上的那件西服外套,眉峰蹙得更厉害,心里难受和酸楚一波一波的往上涌,只觉得呼吸都开始有些紧迫急促,用力的甩开被秦筝牵着的手,转身就要走,却又被她拉住。

秦筝歪歪扭扭的走到苏岚面前,脸上带着泪痕,悲戚的哭着:“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我爱他,好爱他,真的不可以没有他……”

“你醉了,我不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苏岚忍着心里的惶恐不安,感觉双手都不自主的颤抖起来,心里的难受就像闪电一样顺着蔓延到了四肢百骸,扫了一眼面前哭得悲伤难受的秦筝,拉开她的手,越过她就要离开。

“他不爱你,乔北他根本不爱你!”秦筝突然朝着苏岚要离开的背影,激动得尖吼起来,苏岚忍不住浑身一僵,就连要离开的脚步都顿住。

秦筝痴痴的笑着,眼底流泻出一抹光亮,然后歪歪斜斜的过来苏岚面前,伸手就着她的衣襟,仰头看着她,说道:“在我离开的三年里,乔北身边就没有别的女人出现!你以为是为什么?他是在等我,在等我回来!”

苏岚抿紧双唇盯着面前的秦筝,双手哆哆嗦嗦的不受控制发抖起来,拨了好几次,才用力的拨开她揪着她衣襟的双手,退后几步,冷厉的看着她,忍着心里漫开的难受,还有想要哭得感觉,强忍着平静说道:“那又怎么样?最后顾乔北娶的人是我苏岚而不是你秦筝!”

秦筝整个人一瞬间失去了光彩,变得死气沉沉的,直接颓败的跌坐在了地上,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在地上砸出破碎的水迹,双眼空洞得没有焦距,望着前面的空气,喃喃的说道:“我不该离开的,当初我不该离开他的……我错了,我不该转身就走的……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苏岚突然觉得心里疼得厉害,就好像无数根小针插进来一样,疼得让她连呼吸都困难,因为秦筝说的这些话,也因为当初她几次三番问顾乔北为什么要跟她领证结婚,他说的合适。

相爱的两人并不是最后就结婚了,而结婚的两人并不代表他们就是相爱的。

只不过因为到了想要结婚的那个时候,而她正好出现了,于是就一拍即合了。

那个时候换成别的女人出现,也许他也一样会跟那个女人结婚了,并不是非她苏岚不可。

她之于他,并非无可替代。

苏岚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忍着眼底的泪意,就好像她做了一场美梦,然后梦醒了一切成空。

跌坐在地上的秦筝,看着苏岚难受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冷意,转而又痴痴的笑了起来,仰头看着苏岚,语气尖酸又刻薄的说道:“你以为乔北为什么会娶你?”

苏岚猛地低头看着秦筝,双手紧紧的扣着,因为太过用力,指甲一下子扣进了掌心,隐隐的发疼,她都不愿意松开。

【小剧场】

乔北:奶奶个麻花腿的,你赶紧让我回去解释清楚!

作者:不要着急,你正在回来的路上。你要相信岚岚。

乔北: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我特么的不愿意看到我老婆难受行不行?!

作者:下章你就回来了,急也没有。

乔北:这笔账我先记下了,你给我等!

【题外话】

啦啦啦,我把秦筝放出来了,挥手求月票啊~~~~

每天要我嚎叫两嗓子,你们才愿意投给我!

马上就要月底了,现在不投给我的,月底都给力点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