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过是鸠占鹊巢而已!(3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岚猛地低头看着秦筝,双手紧紧的扣着,因为太过用力,指甲一下子扣进了掌心,隐隐的发疼,她都不愿意松开。

“你不过鸠占鹊巢而已!”秦筝指着苏岚尖叫着,眼底带着疯狂的冷意,癫癫的笑着,“哈哈,乔北爱的人是我,是我秦筝!我陪着他走过了那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一转身就重新爱上了别的女人,他爱的人从来都是我,是我秦筝!就算娶了你又怎么样?他不爱你,不爱你!”

苏岚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起来,听着秦筝的叫嚷,心底痛楚难耐,是她鸠占鹊巢?他心里爱的人是秦筝?

苏岚大脑一瞬间极度纷乱,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秦筝说着这些话,偏偏又夹着顾乔北温柔英俊的模样,让她太阳穴剧烈的突跳着,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只剩一片冰冷,淡漠的盯着秦筝,沉下了语调:“就算他爱的是你,娶的人也是我苏岚!”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胸口闷疼得厉害,一呼吸就顿顿的疼,更一点都不想跟秦筝待在一块,她怕再待下去,她会忍不住在秦筝面前落泪。

“你不准走!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抢了我的位置,是你趁我不在抢了本该属于我的位置!”秦筝爬起来跑到苏岚面前,张开双臂挡着她的去路,委屈不甘的仰头盯着苏岚,“你把乔北还给我,还给我!他明明不爱你,你还霸着他不放!你把乔北还给我!”

苏岚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听着秦筝的指控,好像整个人跌入了万丈深渊一样,一个心不断的往下沉。

顾乔北回来的时候,看见家里的门开着,客厅里的灯也亮着,却没有人,喊了好几声老婆都没有得到回应,忍不住有些担心,打了她的手机却发现丢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猛地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往门口一看,对面803的门是开的……

他心里忽然蔓延起一股不安,捏了捏手心,提着脚步往803走去,卧室门口,苏岚愣愣的站在那里,好像要站成一座雕像一样,脸上带着泪痕,看到他走来,也是木讷的神情。

“怎么了?你怎么在这里?”顾乔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苏岚这幅难受的模样,心疼的替她擦了擦还要往下落的泪珠,苏岚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眼底空荡荡的一片,看的顾乔北心头一怔。

“我们回去。”顾乔北伸手揽着苏岚就要往外走,她整个人绷紧了站着,此时一挪动,竟然直接僵硬的要往前栽倒,吓得顾乔北连忙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乔北,你来了……你来接我回去的是不是?”秦筝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眼底带着喜悦的光芒,痴痴的望着他……

顾乔北听到声音,扭头看着从卧室的地上爬起来的秦筝,转眼又落到衣架上挂着的西服外套,眼底凛冽尽显,越发搂紧了怀里的苏岚,然后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秦筝,语气淡漠的说道:“秦筝,今天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跟你之间,绝无可能!我顾乔北不希望你来打扰我现在的生活,也不希望你的出现给我老婆带来困扰,让她难过受委屈!”

顾乔北说完也不管秦筝是什么表情,搂着苏岚转身就走,秦筝一下子泪水四溢,眼泪顺着脸颊一颗颗的滑落,揪心的疼痛,看着两人的背影,拽紧了手心,哀声说道:“乔北,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

顾乔北似没有听到她带着哀求和奢望的语气,搂着苏岚一直走出了门,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秦筝看着两人消失在门口的背影,脸上还带着泪痕,一副脆弱令人疼惜的模样,可是眼底却迸出一阵令人胆寒的阴狠,就像在黑暗中实刺伺机而动的毒蛇,让人不寒而栗。

顾乔北搂着苏岚上来卧室,看着她脸上还未干的泪痕,一阵心疼,动作轻柔的替她擦着脸上的泪痕,温柔的亲吻她的额头,抱紧她,在她耳边低语:“老婆,你怎么这么傻呢。”

他不知道秦筝跟她说了什么,但是看她这幅深受打击难过委屈的样子,怕是在胡思乱想了。她外表看着高冷强势,可是内心却是脆弱缺乏安全感的,他喜欢看她撑着女王范对别人冷厉防备,却又只对他温柔害羞。

苏岚不说话,仍旧是愣愣的模样,顾乔北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好一会儿,才放开她,打了热水过来,拧着帕子,一点点的擦着她的脸,视若珍宝的认真模样,然后拉过她抓紧的手,一点点的替她打开,然后动作轻柔的擦着她每一根手指头,拉着她的手,轻声道:“别管她说的。”

苏岚缓缓的低下头,看着蹲在她面前,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的男人,看着他温和的眉眼,看着他眼底的温柔,想着从两人领证至今,也才一个月左右的样子,而他和秦筝却是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

“顾乔北,当初为什么要跟我领证结婚?如果换做别的女人呢?”苏岚又一次抛出了这个问题,要是换做刚领证那一会儿, 她或许还不介意,可是现在,她做不到,一想到娶她跟娶别的女人来说对他都一样的,她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老婆,我跟你解释过,就是恰好遇见了你,然后我就想要结婚了。如果换做别的女人,我不会。”顾乔北坦然的说着,当初就是恰好的遇见了她,她喊了那一声‘老公’,让他心里蓦地有了想结婚的想法。

即便两人是在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下闪婚的,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很确定自己喜欢她,也很庆幸她当初同意了跟他领证结婚。

苏岚直直的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带着一丝惶恐的试探道:“不是我鸠占鹊巢?不是我抢了属于她的位置?”

“当然不是!”顾乔北肯定的说着,伸手紧紧的扣着苏岚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轻轻的来回婆娑着,又说道,“我对她早就没有感情了,不过是个认识的人罢了。”

发生了那场难堪的订婚宴,难道指望他对秦筝还残留有半点感情不成?!

“那就好。”苏岚突然俯身下来,紧紧的抱着顾乔北的脖子,浑身绷紧的神经,这一刻才放松下来,尽管心脏仍旧惶恐的扑通乱跳,可是唇角却有了浅浅的笑意。

顾乔北见她恢复过来,还有她的问话,心里也猜出了大概,叹了一口气,伸手抚着她的后背,然后起身抱着她到床上,两人并排着在床边坐下,他伸手扒开她额前的发丝,眼底带着温柔的看着她的眼睛,温和的问道:“还有什么要问我的?”

苏岚看着他眼底的认真,轻轻的摇了摇头,谁没有一段过去?只要不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抢走了别人的位置就好,毕竟当初她和他的婚姻是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

在没有遇到他之前,她也因为陆枫疼了四年,伤了四年,又怎么能强求他的感情是一片空白呢?

苏岚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成了另外一番,带着一股醋意:“你说她愿意为你洗手作羹汤,你就要娶她回家。”

顾乔北看着她这幅模样,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她会吃醋,说明在意,让他心里莫名的喜悦,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苏岚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而后缓缓的垂下眼眸,心里一阵难受,就是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和别扭。

“老婆,抬头看着我。”顾乔北伸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颌,两人目光静静的对望着,他唇角带着温和的笑意,眼底温情弥漫,轻声说道,“无论曾经怎么样,最后我娶的人是你,今后陪着我携手走下去的人,也是你。我顾乔北这辈子,碰过的女人,也只有你。”

苏岚眼底倏的亮起光芒,耀眼夺目,心里蓦地翻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喜悦,他没想到,她是顾乔北唯一的也是第一个碰过的女人!

“傻老婆。”顾乔北看着她眼底无法克制的喜悦和激情,轻轻的笑了笑,而后缓缓的靠过来,贴在她脸上很近的距离,亲吻着她的侧脸,然后再落到唇瓣上,辗转吮吻着。

苏岚缓缓的闭上眼,微微张嘴,回应着他的亲吻,顾乔北长舌直入,勾着她的唇起舞,好一会儿才放开,拥着她沉沉的呼吸着,却听到她肚子传来一阵咕咕叫,惹得他低低的笑了起来。

“晚上同学聚会没吃?”顾乔北在她耳边低语,苏岚脸色变了变,想到发生的事情,忍不住身子僵了僵。

“怎么了?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顾乔北放开她,看着她又黯然下去的表情,有些心疼。

“我饿了。”苏岚不想提晚上大学同学聚会发生的事情,抬眸看了一眼他,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去给你做鸡蛋面吃。”顾乔北轻轻的笑了笑,又低头吻了吻她的唇瓣,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顾乔北从二楼卧室走出来的时候,大门没有关,看到秦筝站在门口,忍不住微微蹙眉。

【小剧场】

作者:不好意思,本来这里有一段啪啪啪的,但是你懂的。

乔北:懂你妹!上次的啪啪啪,你特么连开始都没有写,直接一笔带过结束到了第二天天亮了!

作者:最近风头紧,我也不想啊。求安慰!

乔北:亲爱的读者们,求月票安慰!

【题外话】

我在考虑要不要重新建立一个读者群。

等会还有一章月票加更,比较晚,亲爱的们不要等了,明天起来看一样的。

我周末要值班,也是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