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留下来,是为了以防万一(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长青一行人回到家中,侯文耀脸色不太好,没有让沈长青搀扶着,一个人撑着腰肢慢慢的上楼,沈长青看着他的背影,心头泛起隐隐的苦涩……

她跟侯文耀结婚近乎三十年,都没能在他心底留下一席之地,年轻时候的狂傲和无所无所顾忌已经在岁月的打磨下渐渐的消失殆尽了,如今所剩下的只有漫天的苦涩和酸楚。

但是她沈长青向来骄傲,即便心里面苦涩不堪,脸上依旧会表现得冷傲,她一直看着侯文耀上楼走进了书房,这才收了视线,转身去客厅倒一杯水喝。

侯文耀目光晃神的盯着前面书架上的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好一会儿,他抬手抽出相框后面的一本书,伸手翻开,里面夹着一张陈旧泛黄的老照片。

照片里的刘芬,很年轻,笑靥如花……侯文耀闭了闭眼,心中滋味复杂,拇指婆娑着照片上刘芬的笑脸,她一直都在首都附近的滨城好好的活着,他却从来都不知道……真的是天意弄人。

他跟沈长青当年的婚姻,他不过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他对沈长青,没有一点儿感情,只是过了这些年,渐渐的变成了肩上的责任而已,几次三番的遇到刘芬,让他忍不住心起涟漪……更何况当年的事情,他已经在暗中调查了……

侯文耀捏着照片自嘲一笑,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没能及时冷静下来调查清楚,错过了最佳的机会,如今过了近三十年,还能查到什么?

他相信刘芬不是那样的女人,所以无论如何,那怕是蛛丝马迹,他也要查得明明白白。

门外传来敲门声,他连忙伸手将书合拢放回书架上,在抬头的时候,沈长青已经端了一杯热水进来,手上还拿着盒装的药。

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白衬衣,黑西裤,及耳短发令她看上去干练精明,轻声道:“刚从医院回来就别工作了,那么拼做什么。”

侯文耀笑了笑,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水杯和盒装的药,吞药喝水,这才轻声道:“我就看看而已,你也在医院陪了我一天了,早先洗澡休息吧,明天你还要去局里上班。”

沈长青因为侯文耀这简单的几乎关心,突然就动容了,上前伸手抱了抱他,隐藏了内心深处的不安,轻声道:“你也别这么累,家里不缺那点钱。”

侯文耀笑着点头,拍了拍沈长青的肩头,随口说道:“去休息吧,让沈筠也早点休息。”

侯文耀提到沈筠,沈长青这才记起来,好像回来的时候沈筠没有跟着一起进屋……沈筠陡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有些凝固,从侯文耀怀里出来的时候,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意,点点头,然后离开了书房。

果然没有看到沈筠的身影,沈长青又下楼问了家里的保姆,也摇头说没有看见沈筠回来。

沈筠从医院离开之后,并没有跟着沈长青和侯文耀回来,而是等着顾乔北等人从首都军医院出来。

沈筠一脸环绕着双臂,一脸倨傲的站在那里,想让人不注意都难,刘芬神色不佳,苏唯又双腿不便,苏岚一脸担心的握着刘芬的手,看着似乎刻意站在医院门口等着他们出来的沈筠,微微蹙眉。

“老婆,你先跟爸妈回去,我等会就来。”顾乔北冲着苏岚温柔的低语,苏岚扭头看了一眼沈筠脸上不屑又高傲的笑意,见她眉梢间带着说不尽的尖锐,忍不住心里沉了一沉。

沈筠不是个好惹的人,从苏岚第一次跟她碰上的时候,她就心有余悸,每一次看再看到沈筠,她都下意识的要避开。前两天沈筠突然找到他们滨城的家里……她具体跟顾乔北吵了些什么,苏岚没有留意,注意力都放在了要负责的夏季珠宝设计的资料上,只知道她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沈筠一脸的不甘和怒意,不会善罢甘休的模样,偏偏今天又跟她撞上……此时她又一副等候多时的模样,不由得让苏岚有些担心。

“放心吧,没事的。”顾乔北留意到了苏岚脸上的担忧,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跟刘芬和苏唯先离开。

沈筠本来就是要找顾乔北,苏岚等人离开,她巴不得这样,看着留下的顾乔北,有些得意又有些愉悦的笑了笑,脚上的军靴在地上蹬蹬的想着,几步过来顾乔北身边,脸上浮出一抹娇羞,轻声道:“乔北,你为我特意留下来了,我很开心。”

顾乔北唇角扯出一抹讥讽的笑意,看她就像在看一个笑话,淡淡的说道:“沈筠,我留下来,是为了以防万一。”

沈筠这样不饶人的性子,他怕沈筠跟着去了康佳小区,闹起来让苏岚和爸妈担心,上次在滨城她都能直接找过去,难保今天她也会这样。

顾乔北这样不咸不淡的一句话,一下子让沈筠脸上的娇羞瞬间烟消云散,难堪的扣着掌心!

原来他是怕她对苏岚和那对夫妇做出什么过分举动,这才让她们先走的!

沈筠一张脸青白交加,最后羞愤得通红,就像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最大的讽刺,莫过于你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人家却不过在看笑话一样看你!

沈筠猛地抬头,怒意横生又不甘的盯着顾乔北,却见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看到苏岚等人已经上了出租车离开,这才转身朝着自己的黑色悍马走去。

顾乔北上来康佳小区的时候,苏岚正帮着刘芬再做饭,苏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客厅里,微微蹙眉,神色不安的样子。

听到敲门的声音,苏岚跑过来开门,看到顾乔北提着一堆礼品上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遍,确定他没事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没怎么样吧。”

顾乔北好笑的看着她一脸不放心的表情,每一次她就看到他跟沈筠都担心他们会打起来,忍不住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说道:“放心吧,我没动手打她!”

苏岚闻言笑了笑,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礼物,刚转身要重新进去厨房的时候,听到厨房传来刘芬的一声尖叫。

苏岚顿时甩了手里的礼品直接往厨房跑去,顾乔北也是连鞋子都没有换直接跟了过来,在客厅的苏唯更是一脸的担忧,滚着轮椅往厨房过来。

只见锅里的油劈里啪啦的响着,刘芬站在一旁,手捂着脸,看样子,应该是刚刚是被油溅到了。

苏岚见状连忙拉过刘芬到一旁,看她脸上有没有大碍,顾乔北则大步上前把煤气关掉。

“阿芬,怎么了,要不要紧?!”苏唯担忧的声音传来,苏岚扶着刘芬出来,她捂着半张脸,朝着快要到厨房门口的苏唯摆手说道:“没事,被油溅到了点而已。”

苏岚将她的手拿开,被油溅到的地方在侧脸上,很大一块,都已经红得起来水泡,忍不住担忧的说道:“妈,你太不小心了!”

顾乔北看了一眼刘芬脸上被油溅到了,连忙说道:“我下去买烫伤膏。”

顾乔北一走,苏岚一家三口都在客厅里,她看着父母两人都神色不佳,似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苏唯,拉着刘芬的手轻声道:“爸、妈,你们在医院的时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刘芬浑身一怔,没有说话,苏唯微微蹙眉,也抿唇不语,苏岚拉着刘芬的手,又带着试探的问了一句:“是不是侯总他们一家人?”

“岚岚,以后离侯文耀他们一家人远一点。”苏唯沉声说了这么一句,语气严肃认真。

苏岚一愣,却还是点点头,虽然之前在滨城见到过侯文耀找去家里谈收购明源科技的事情,还有在小区里跟哀求着要跟刘芬说话,但是苏岚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每一次都让刘芬恍惚走神甚至带着惊慌害怕。

一室的安静,让人觉得有些压抑,直到顾乔北买了烫伤膏回来,这才将这凝固的气氛打破。

苏岚接过烫伤膏,拧开替刘芬涂抹上,她笑着叹了一口气说道:“妈年纪大了,做事不中用了,就不留你跟小顾在这儿吃饭了。”

“今天吃不着,我们下次再过来蹭饭。我跟岚岚已经搬来首都了,随时都可以来的。”顾乔北牵着苏岚的手,温和的笑着打趣着。

“好,好,那就下次过来,妈再做给你们吃。”刘芬知道两人已经搬来了首都,笑着点点头。

今天在首都军医院,应开始碰到了侯文耀一家人,苏岚想着父母两人应该需要相互独处的空间,也就没有多留,关心叮嘱了几句,就牵着顾乔北离开了。

两人回去的路上,苏岚忍不住扭头看着顾乔北,蹙眉问道:“乔北,你说我妈跟侯总之间发生过什么?”

“你想知道?”顾乔北淡淡的说着,扭头看了一眼苏岚又继续看向路面。

“我只是担心妈妈,每次都很害怕的样子……”苏岚担心的说着,转而撑着脑袋扭头看向车窗外。

顾乔北没有说话,一直将黑色悍马开到了建造小别墅的半山腰上,这才熄火牵着她下车。

两人居住的地儿很安静,因为是几年前就选好的地方,又没人居住,所以是喧闹繁华的市中心范围内难得的一块宁静的地儿,没有闪烁的霓虹灯,没有人声鼎沸的商业街,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带着原生态的自然和清晰,青山绿水,环境很好。

降下来的夜幕,长月当空,顾乔北个跟苏岚牵手在鹅卵石的小道上漫步着,清冷的月光下,苏岚白皙的肤色,犹如一块打了莹润光泽的璞玉,精致妆容的脸上,带着令人惊艳的美丽,偏偏她唇角染着浅笑,微微垂眸带着娇羞的样子,看得顾乔北眼睛发直。

顾乔北目光直直的落在苏岚脸上,深邃的眸光中火热渐渐似要溢出来一样,捏紧了她的手,轻声道:“家里已经收拾出来,快点回去看看?”

苏岚抬头愣愣的看着他突然的急迫,抬手拢了拢发丝,看着他眼底的光芒,不由得双颊一热,挪开眼,带着几分娇媚的斥责:“顾乔北!”

顾乔北低低的笑了起来,一伸手直接将她给横抱了起来,大步朝着小别墅走去。

苏岚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撑着双臂在她上方的男人,唇角染着温和的笑意,抬手一颗颗的解他身上的衬衣扣子,苏岚看着他的动作,娇羞得别开了眼,伸手推了推他,细声道:“还没洗澡……”

顾乔北渐渐滚烫的呼吸一点点的从上面喷洒到她脸上,唇角依旧是温柔的笑意,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直接把自己身上的衬衣甩到了地上,露出肌肉分明的精壮胸膛,然后大手顺着她包裙抚了上来。

他掌心的纹路清晰的与她腿上的肌肤摩擦着,让她不自主的轻颤着,忍不住也呼吸火热起来。

她缓缓的掀眸望向他,顾乔北蓦地低头,封住了她的微启的双唇,热辣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带着急迫和渴求。

两人唇齿间厮磨纠缠着,苏岚双手环上他的脖颈,轻声道:“其实一开始我不愿意搬过来首都。”

顾乔北停下动作,微微眯着眸子,盯着她,眼底情愫难辨。

“但是现在我很开心搬了过来,因为,有你。”苏岚话音刚落,顾乔北直直的压了下来,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身下的皮带,抓着她的手往裤子探去,声音低哑难耐:“老婆,刚刚差点被你吓回去了……”

苏岚一张脸红得要燃烧起来,感受着手心迅速的膨胀,心跳也跟着乱了起来。

两人结束之后,苏岚整个人就像是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都是汗水,顾乔北从背后紧紧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肩胛骨,然后,他抱起进去浴室洗澡。

苏岚已经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好像每一次都是她精疲力尽的,明明每次都是他在使力,他在动,可是每次最后累到不行的都是她……真的让她很费解。

顾乔北动作温柔的给泡在浴缸里的苏岚清洗着,她舒服的靠着,一动不动的任由他给自己洗澡,累得昏昏欲睡,眼睛眯成一条缝隙,情不自禁的看着他的侧脸,英俊温柔得令人沉迷,黑发湿漉漉的,有水珠顺着他侧脸的线条一颗颗缓慢的滑落,看着让她砰然心动。

【小剧场】

乔北:又被咔了。

作者:我写这么一段还是胆战心惊的,没有直接天亮算不错了。

乔北:你已经彻底加入了拉灯党。

作者:我是纯正的肉食动物,被迫改了吃素。求安慰。

乔北:我也求安慰,小乔北已经被饿得说缩回去了。

【题外话】

今天一更4000完毕,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