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沈长青这辈子都没有你这样的女儿!(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北挂了电话就直接进去车里,看到没看她一眼,沈筠看着那辆黑色悍马上了道路融进了夜色里,这才不甘的收了视线。

姜丞浩过来要送沈筠上去,她猛地甩开姜丞浩的搀扶,目光似要吃人一样的瞪着他,怒斥道:“滚!谁让你碰我了?!”

姜丞浩脸上仍旧是带着笑意,心里却已有了怒意,恨不得将她扔在这里不管,恰好沈长青一行人也下来了,看到一脸怒色的沈筠瞪着姜丞浩,连忙过来扶着酒喝多了站不稳的沈筠身边,扯出一抹笑意朝着姜丞浩说道:“姜秘书,麻烦你了。”

“沈局客气了,有你在,那我就先回去了。”姜丞浩说完,转身没有一点犹豫的就走了。

沈长青打电话让司机开车过来,拉着喝多了站不稳的沈筠,一脸冰冷的上了车。

沈长青因为生气而没有说话,沈筠因为想着顾乔北几次三番对她那样的态度而心有不甘,也没有说话。

司机敏锐的感受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目不斜视的注意着路面,很快就将两人送了回去。

回来家里,沈长青直接将沈筠拖进来,扭头盯着她,沉声道:“沈筠,我不会再给机会你做这种愚蠢的事!”

沈筠心里本来就一阵怨气没地方发泄,见到沈长青有这样对她疾言厉色,忍不住冷笑着说道:“怎么了?我怎么做愚蠢的事情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自私的母亲!”

沈长青见她眼底渐渐迸出的指责和怒意,心里难受得如针扎一样,怒极的指着不成器的沈筠,痛心疾首的说道:“沈筠,我自私?你还有脸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指责我自私?!我已经几次三番的由着你了!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情?!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完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这张脸!”

母女两人在门口吵了起来,家里的保姆听到了响动出来,家丑不外扬,沈长青不想家事被保姆听到传出去,连拖带拽的拉着沈筠就上了二楼,直接进来书房,用力的将门给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沈筠冷笑着甩开沈长青的手,一手捂着难受的胃,一手揉着发胀的脑袋,歪歪扭扭的朝着书架走过来,眼底带着怒意和不甘,猛地抽出了放在全家福照片后面的那本书,翻出里面的照片,伸到沈长青面前,大声说道:“我不要脸,到底是谁不要脸了?!你自己看看!你以为我不知道么?爸爸当年要娶的人根本不是你!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你就是知道了这个女人是顾乔北的岳母才一开始就反对我要跟顾乔被在一起的!难道你这还不够自私么?为了你自己的幸福,就去阻止你亲身女儿的幸福!”

沈长青看着这张泛黄的照片,整个人都怔住,如五雷轰顶,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两步,泛黄的照片上,刘芬笑的温柔……让她眼前一阵发黑,双手轻轻的颤抖着,心里苦涩难堪,她一开始就知道侯文耀心里没有她,却不曾想过,过了近三十年,他都一直对刘芬念念不忘,还完好无损的保留着她的照片……

若是刘芬已经不在人世了,或许她还能压下心底的不安,可是偏偏刘芬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现在还来了首都,更是跟侯文耀已经见面过……沈长青一阵心乱如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眼前几乎走火入魔的沈筠,厉声道:“你听谁胡说八道的!你爸爸当年要娶的人,至始至终就只有我一个人!”

“胡说八道?!”沈筠冷笑一声,心里闪过一丝痛快,“我在大院的沈家过了那么久,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沈筠?!爷爷这些年都跟你关系僵硬,不就是因为你当年非要下嫁给爸爸么?爸爸当年明明有了喜欢的人,就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是你非要夺人所爱!!我以前在这个家的时候,不知道看到了多少次,爸爸看着这张照片走神!怎么?当年你都可以这样,为什么我现在就不可以了?!”

沈长青气得直哆嗦,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心跳一阵比一阵快,胸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从喉头发出绵长的喘息声,瞪着双眼,抬手指着沈筠,闷声道:“滚!你给我滚!我沈长青这辈子都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沈长青说完,双眼越发往外瞪得厉害,捂着胸口直挺挺的往地上倒了下去,沈筠脸上的冷笑和畅快迅速变成了铺天盖地的惊恐,连滚带爬的朝着倒下的沈长青过来,大喊着:“快来人啊!”

沈长青被送去首都军医院急诊,沈家的人很快就闻讯赶来了。

沈老司令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沈长青,还有脸色惨白带着惶恐的沈筠,蹙眉沉声道:“筠儿,你妈妈这是怎么了?”

沈筠浑身一颤,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爷爷……”

沈凌风虽然跟沈长青姐弟关系淡漠,但是沈长青向来身体健康,如今突然倒下,沈筠又脸色不佳,忍不住蹙眉说道:“沈筠,该不是你把你妈给气得倒下了吧!”

沈筠闻言惶恐的笑了笑,不敢去看沈老司令的眼睛,正好侯文耀赶了过来,看着病房里站着一家子的沈家人,眼底闪过一丝淡漠,出声道:“爸,凌风,沈筠。”

旋即他目光又落到躺在病床上的沈长青身上,询问道:“长青怎么样了?”

“你身为她的丈夫不在她身边,现在还来问我们她怎么样了?!”沈老司令从一开始就瞧不中侯文耀,哪里见面都没给过他好脸色,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丝毫不给他留脸面,直接毫不留情的斥责他。

侯文耀似乎早就习惯了沈老司令对他的态度,脸上仍旧是淡淡的神色,眼底却闪过一丝冷意,任由沈老司令训斥着,没有说话。

在医院待了一脸个小时,沈老司令年纪大了熬不住,沈凌风便先送他回去了,只留沈筠和侯文耀两人在医院守着。

晚上快八点的时候,沈长青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看到侯文耀,心里一阵委屈和酸楚,声音低哑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侯文耀看到了沈长青眼角闪烁的泪珠,还有她此时苍白憔悴的脸色,过来握住她的手,笑着说道:“你都在医院了,我怎么能不来。出什么事了?”

沈长青闭了闭眼,想着跟沈筠的争吵,深深的呼吸了几下,一阵心慌意乱,扣紧侯文耀的手,没有说话。

“妈……”沈筠低低的喊了一声,脸上带着小心翼翼,沈长青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双手依旧捏着侯文耀的手,紧紧的捏着。

“妈,我知道错了……”沈筠慢慢的靠过来病床边上,心里一阵发虚。

“沈筠,我说了,我沈长青这辈子都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沈长青目光冷厉的看着沈筠,抬手指着病房的门,“走,你走,我看见你有火气!”

“妈,你别这样……我不是要故意惹你生气的,我错了……我那个时候是被鬼迷了心窍……”沈筠说着说着,竟然落泪起来,一脸担忧难受的看着沈长青。

沈长青别开眼不去看沈筠,但是也红了眼眶,握着沈长青双手的侯文耀看着母女两人,笑着说道:“沈筠是什么性子,你还不清楚?跟她置气什么。”

沈长青一闭眼,眼角的泪就落了下来,却抬手就擦掉,倔强的咬着下唇,哽咽道:“文耀……”

“我在。”侯文耀心里还是有些诧异今天的沈长青,竟然会露出这样脆弱又惶恐不安的一面,也不知道沈筠跟她吵了什么,让她气得直接到了下去。

沈筠见沈长青还在生气,看到她落泪,忍不住心里一阵难受后悔,忍不住又喊了一声‘妈’。

沈长青仍旧不搭理她,侯文耀却转头淡淡的看着她,说道:“沈筠,你妈妈刚醒过来,你去卖点清淡的食物上来吧。”

沈筠站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沈长青,这才点头离开。

后来沈长青吃了食物,有了力气非要出院,怎么都不愿意在这病房里过夜,侯文耀便将她接了回去。

沈筠跟在两人身后进门,心里仍旧忐忑不安,难得安静老实的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侯文耀扶着沈长青上来卧室,让她好好休息,起身要走的时候,沈长青一下子想起来了什么,猛地拉住了侯文耀的胳膊,说道:“文耀,这么晚了,就别忙工作的事情了,你前两天脊椎炎才复发过……”

“我是去洗澡。”侯文耀看着沈长青突然的色变,眼底闪过一道光芒,笑着伸手拉下她的胳膊,转身往浴室走去。

沈长青一阵心乱如麻,心底的仓皇几乎压不下,忍不住一直都盯着浴室的门。

侯文耀洗澡出来,擦着头发,说道:“我把谁给你放好了。”

“好。”沈长青笑了笑,下床找了衣服进去浴室,侯文耀看着浴室的门合拢,眼底光芒晦暗不明,转身离开了房间去了一趟书房。

那张泛黄的老照片掉落在了地上,还有夹着这本照片书也丢在角落里,侯文耀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然后缓缓的弯腰下来,捡起地上的这张照片,看着照片上刘芬的笑脸,痛苦的闭上了眼。

若是当年的事情,最后查出来,真的如他怀疑猜测的那样……侯文耀将照片捂在他心口,再睁开眼的时候,一片冰冷狠意。

沈长青洗澡出来看到侯文耀不在房间,正要开房门的时候,看到他端着一杯热水进来,手里还有药盒,笑着说道:“吃药了,早些休息吧。”

沈长青看着侯文耀脸上淡淡的笑意,突然伸手将他抱住,好一会儿才放开,轻声道:“老公,谢谢你。”

“都老夫老妻了,还客气什么。”侯文耀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将手里的水杯和药盒递给沈长青,然后缓缓的捏紧了双手。

沈长青跟侯文耀同床异梦,两人醒来都是神色倦怠的样子,他淡淡的叮嘱了沈长青注意身体,便直接下去一楼,吃了早餐就出门了。

沈长青下来吃早餐的时候,看着餐桌上的沈筠,见她也起身要走,忍不住蹙眉说道:“你要去哪里?”

“随便出去逛逛。”沈筠不敢再顶撞沈长青,语气带着几分老实。

“是出去逛还是去找顾乔北?”沈长青目光一冷,喝了一口牛奶,一动不动的盯着沈筠。

沈筠别开脸不说话,沈长青放下手里的牛奶杯子,强势又冰冷的说道:“沈筠,今天你要是走出了这个大门,继续冥顽不灵的去找顾乔北,那你就不再是我沈长青的女儿!老爷子那边,我也会有办法让他松口把你改回侯姓!”

沈筠闻言扭头看着沈长青,气得不轻,想要张嘴反驳她,但是看到她眼角的褶子,还有鬓发间的白发,显出老态的样子,终究是没有出声,却不甘的咬着牙关,压着语气说道:“我不去找顾乔北就是了!”

她说完便直接摔门而出,拿着手机鬼使神差的给秦筝打了个电话,颐指气使的说道:“秦筝,我今天心情不好,出来陪我!”

秦筝接到沈筠的电话的时候,有些诧异,但是旋即唇角就扬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说道:“沈姐姐,那我过去大院沈家找你。”

“我不在大院!”沈筠语气又冷了几分,眼底染着阴鸷。

“那沈姐姐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秦筝温柔的说着,眼底闪过一道光芒,算计的开口说道:“对了,沈姐姐,今天晚上有个聚会,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什么聚会?”沈筠随口一问,听得秦筝笑着说道:“是因为乔北重新回来首都了,所以今天晚上,圈子里的几个人在皇家一号会所组织了个聚会,算是为他接风洗尘,你到时候陪我一起过去好么?”

沈筠一听到顾乔北的名字,顿时心底一阵悸动,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心情也没有那么烦躁不甘,带着笑意的说道:“秦筝,我直接过去大院找你吧,到时候陪你一起过去聚会。”

秦筝连忙笑着应答着,眼底流泻出几分不屑和冷意,挂了电话后,顿时就冷哼一声,就凭沈筠那种女人,还配喜欢乔北?!

【题外话】

这是机智的自动发表,作者君正在出差中。

今日4000字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