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敢胡说一句,我撕了你的嘴!(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乔东,就当你做好事放过我吧,这七年的婚姻,我真的受够了!我不想再过下去了,真的不想了……”

黎思思哭得这样的伤心欲绝,那样凄惨的模样,让他心头狠狠的一痛,抿唇看着她不说话。

两人的争吵惊动了何倩,她是第一次看到黎思思泪流满面的样子,过来两人跟前,拉着黎思思的手,说道:“思思,这是怎么了?”

何倩说完又抬头看向顾乔东,顾乔东蹙眉,眼底带着一丝后悔的情绪,低声说道:“妈,思思要跟我离婚。”

“怎么闹离婚啦,不是一直都过得好好的么?”何倩心里一震,没想到沈筠跟秦筝过来没有让苏岚跟顾乔北怎么样,到让顾乔东跟黎思思两口子闹起了离婚。

“妈,我真的过不下去了。”黎思思一时还没有改口过来,哽咽的看着何倩,惨淡的笑着,“他已经签了离婚协议。”

何倩一怔,扭头瞪着顾乔东,见他蹙眉的样子,又拦着黎思思,想来怕是刚刚在屋里冲动的签了协议,现在又后悔了,于是拉着黎思思的手,劝说道:“思思啊,你跟乔东都过了七年了,森森也这么大了,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的。离什么婚,把协议书给妈。”

何倩伸手要去拿黎思思肩上的挎包,却被她紧紧的捂着包包躲开,摇头说道:“妈,我跟他这些年到底过得怎么样,您心里也清楚……”

何倩看着难得倔强的黎思思,还有她落泪悲伤的模样,蓦地心疼起来,他们两人的婚姻,何倩心里是清楚,从来都没有人捅破这层纸,今天黎思思点了出来,她也不好意思再开口睁眼说瞎话,只得扭头看着顾乔东。

顾乔东听到黎思思这样说,心里有些不悦,他已经拉下脸过来拦住她了,何倩也出来劝了,她还是这样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忍不住眯眼盯着她,目光沉重,带着层层的压力,说道:“黎思思,这些年怎么了?顾家对你不好?我苛刻虐待你了?”

“顾乔东,何必自欺欺人呢?”黎思思看着他不悦发怒的样子,忍不住勾唇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秦筝一回来,一切都打回了原形。”

“我他妈的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只当筝儿是妹妹,是妹妹!”顾乔东看着黎思思那若明镜的眼睛,好像一切她都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仿佛他一直压在心底的那点情愫被放大到了光天化日之下一样,忍不住恼羞成怒,冲着她大吼了起来。

何倩眼见形式不对,过来拦住已经发怒的顾乔东,见得黎思思轻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又簌簌的落了下来,悲凉得令人心疼,哽咽着说道:“顾乔东,当年你占有我的时候,你嘴里喊的就是秦筝的名字。”

“黎思思,你说什么?!你他妈的再说一遍?!”顾乔东因为黎思思这句话,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忽然就厉声的咆哮了起来,就连何倩挡在他面前,都被他伸手扒开,几步过来拎住了黎思思的衣领狠命的向上一提,眼底染着血红的,粗喘的气息直接就扑到了她脸上,怒吼道,“你再敢胡说一句,我撕了你的嘴!”

黎思思只觉得自己的颈子都要被他的力道给勒断了,她伸手拍打着他的手背,他却依旧是紧紧的捏着她的衣领,红着眼瞪着她,表情凶狠得似乎想要将她抽筋拔骨了一般。

黎思思不说话,只是凄凉又绝望的看着她,她不过是开口说了当年的实情,顾乔东竟然勃然色变,这样不犹豫余地的维护着秦筝。

很多时候女人对一个男人彻底的心死,不过就在这不经意的瞬间。

顾乔东咆哮着甩开她,黎思思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脚下不稳,直接跌倒在了地上,手肘传来疼痛,手心也磨破了一层皮,她撑着上半身,浑身都隐隐的发抖着,嘴角还带着笑意,眼里的泪水却簌簌的往下落,她只觉得一辈子都没有这样难受过……

跟他在一起的七年里,她不知道被他指着鼻子辱骂了多少次,说她下贱、不知廉耻;说她有心计、爬了他的床……他从来都对她冷眼相向,早就知道他心里喜欢的是秦筝,也以为她跟他过了七年,有那么一丝半点的在意她,却没想到……黎思思忍不住心里一阵窒息的绝望。

顾乔东看着跌倒在地上的黎思思,脸色难受得一片惨白,下意识的想要上前扶住她,又生生停住了动作。

森森被眼前两人争吵吓得大哭起来,何倩分身不暇,看了一眼发怒的顾乔东,过来扶起黎思思,说道:“站着干什么?!过来扶思思起来啊!”

黎思思浑身都直哆嗦,顺着何倩的搀扶起了好几下才从地上起来,站稳了脚跟,低声抽噎着,低头看着何倩,嗓子一片嘶哑:“妈,你也看到了他是怎么对我的,这七年里,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这种情况……”

何倩看着黎思思此时的样子,心里很难受,也很舍不得黎思思就这样走了,就算当年她嫁进来顾家多有不堪,可是过了七年,何倩早就接受了黎思思。

“思思啊……”何倩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哀求,黎思思双眼不停的往下淌泪,直摇头,挣开何倩的双手,直接就往外走。

“妈妈,妈妈你要去哪里……”森森哭喊着跑过来,刚刚两人的争吵,吓得他不轻,小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脚下跑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嚎啕大哭着,“妈妈,不要走,不要走……”

顾乔东拽紧双拳,看着黎思思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阵的难受,想要开口让她留下,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

黎思思听到身后顾森摔倒在地的声音,听着他哭喊的声音,心里一阵阵的难受如刀绞,眼泪越发往外涌,却拼命的捂着唇,克制着让自己回头的动作,她怕回头看了一眼,就没有勇气留下森森离开了。

顾乔东看着黎思思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出了四合院,任由森森摔倒在地上都不管不顾,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惶恐从他的心底滋生出来,想着追着她而去,双脚却又像长了钉子一样,迈不开一步。

何倩心疼的过来抱起森森,小家伙难过的趴在她脖颈哭得声嘶力竭:“奶奶,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顾乔东静静的看着眼前一切,好像视线突然变得灰蒙蒙了一来,就连耳边也传来一阵耳鸣,缓缓的勾唇笑了起来,不可否认,他心里是有那么些难受了。

“顾乔东,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事!”何倩气得直哆嗦,伸手抱着顾森,朝着他怒吼着,眼眶微红染着泪意,“你等着你爸回来收拾你!”

森森仍旧在她怀里大哭着,何倩心里也一阵阵的难受,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顾乔东,抱着森森要离开,临走前又补了一句:“你就是跟思思离婚了,我何倩这辈子都只认她一人做大儿媳妇。”

何倩这句话,无疑是在敲打顾乔东,即便是离婚了,他跟秦筝之间也无半点可能。

何倩中午的时候本来就给顾忠年打了一听电话,刚好之后没多久就匆匆赶了回来,何倩把中午沈筠跟秦筝过来顾家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黎思思跟顾乔东离婚的事情告诉了他,当即就气得顾忠年拿过书房墙上的马鞭朝着顾乔东身上甩去。

顾乔东一言不发,站在书房里面,任由顾忠年抽打,很快背上就是一片血痕,疼得一脸的虚汗。

顾忠年抽了几鞭子之后,也停了下来,看着他,咆哮道:“逆子,逆子啊!荒唐的事情做了一件接一件!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

“当初是你逼着我娶她的。”顾乔东一想到黎思思那样狠心绝情的走了,心里有怒又烦,猛的捏紧了双拳,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

回应他的是顾忠年毫不犹豫的一个大耳光,指着他怒吼:“你还有脸当年的事情?!不是你做出那样荒唐的事情,我会逼着你娶了黎思思?!一次又一次犯了相同的错误,一点记性都不长!白活了三十几年!”

顾忠年毫不留情的指责贬低着,顾乔东不说话,绷紧了牙关,心里不是滋味。

“乔南跟乔北两个都没像你这样,作为老大不做标榜就算了,尽做些荒唐事!”顾忠年真是气得不轻,本就硬冷的脸上,因为发怒越发严肃威严,令人害怕,喘息着指着顾乔东继续说道,“别人也就算了,黎思思跟你过了七年,你以为她是眼瞎还是傻子?看不出来你对秦筝的那点心思?我跟你妈是年纪大了,家和万事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过得去就过去,你倒好,直接将天捅破了个窟窿!身为首都市委书记,作风不正,我看到时候抓了这点查到你身上了怎么办!”

顾乔东抿唇一言不发,但是心下却是一凛。

“现在局势怎么样,还要我来教你是不是?你自己在官场上混了这些年白混了?高处不胜寒的道理难道还不懂?!顾家这些年碍了很多人的眼,多得是人指望着抓到顾家的小辫子!到时候你要真出事了,你看我管不管你!”顾忠年到底是在这个圈子久了,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想到的都是对整个顾家的影响。

父子两人从书房出来的时候,何倩看着顾乔东被顾忠年抽得背上都是鞭印子,血肉模糊的,又忍不住心疼起来,但是一看到顾忠年脸上怒意未散,倒也没敢这个时候开口去捋老虎须,只是后来让家里的仆人拿了药膏给顾乔东涂抹。

森森依旧是一副难过哭泣的样子,何倩怎么哄都哄不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给顾乔北打了个电话。

顾乔北正带着苏岚去做造型,好正式又风光的在晚上的接风宴上把她介绍给所有人,接到何倩电话的时候,朝着正在做发型的苏岚淡淡的笑了笑,然后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了电话。

何倩叹气的将黎思思跟顾乔东离婚的事情告诉了,然后问他能不能把森森接过去照顾几天,毕竟森森最喜欢的就是顾乔北了。

“妈,我跟岚岚还要过日子,再说我这里也不是托儿所。”顾乔北淡淡的说着,并不愿意把森森接过来住,语气里也没有丝毫的同情,顾乔东跟黎思思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似乎早就在他意料之中,两人能在一起过了七年,也算是黎思思忍耐够好了。

何倩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于顾乔北的拒绝并没有什么怒意,最后叮嘱着让他们小两口的好好过日子,争取让她早日再抱上大孙子。

顾乔北打完电话回来,在等待区随手拿过一本造型杂志翻了起来,苏岚昨晚头发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刚好过了六点。

一身宝蓝色的低胸小礼服,勾勒着苏岚玲珑的身段,裙摆在不对称的剪裁上,越发衬得她肌肤如雪,镶嵌着红宝石的细腰带及璀璨钻石的领口,更显华贵,她脸上浓妆艳丽,一头凌厉的短发在灯光下呈现枣红色,微微上挑的眼角带着不尽的冷傲之气,宛如骄傲的女王的女王一样。

顾乔北看到这样盛装打扮的苏岚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艳,他不是没有见过她浓妆的样子,却没有哪一次是像这样的,带着冷厉高傲的美,让人心生臣服的艳。

顾乔北走到她身边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朝她伸出手,眼底盛满了温柔,苏岚莞尔一笑,伸手挽着他的胳膊,听得他温和笑着说道:“我的女王,我们走吧。”

因为他的戏谑,苏岚忍不住扭头瞪了他一眼,轻声道:“好看么?这样的造型会不会太强势了?”

“老婆你什么造型,我都喜欢。”顾乔北看着她眼底的紧张和担忧,温柔的笑着,低头毫不犹豫的吻上她的红唇。

“别啦,口红掉了就不好看了。”苏岚笑着伸手推开他,一抬头了看着他唇瓣沾上的口红,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还是抬手轻轻替他擦掉,说道,“不准再乱来了。”

“那我回家了再乱来。”顾乔北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惹得苏岚顿时就羞红了脸色,即便脸上是浓妆也掩盖不住她双颊的嫣红。

【小剧场】

乔北(冷笑):啧啧啧,我就知道你会一路作死到底的,乔东让你写离了,乔南也让你写离了,乔西也让你写离了。

作者(害羞):不会把你写离的,我举四肢保证!因为我是你和岚岚的亲妈。

乔北(不屑):你已经扭曲到了一定境界了,敢问文里面的其他人物,哪个会是好结局?

作者(害羞):都会是好结局的。下章让你带着岚岚闪亮亮的去接风宴,秒杀众人!

【题外话】

今天依旧是4000字,因为我!又!要!改!文!了!

不多说了,都是泪。

本周末也就是12号会把未改的原版章节放到vip正版群里,群号在评论区,亲们可以拿着订阅截图或者包月截图到管理员那儿交换。

继续挥手求月票~~!!!

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