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能接受苏岚,就是不接受我顾乔北(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套房里面,只剩下苏岚跟周妲两人,两人一起坐到沙发上,周妲是一副温和微笑的样子,还替苏岚倒了一杯水,好似刚刚在大厅发生的那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苏小姐跟顾少三之间,真的让人羡慕。”周妲唇角染着浅浅的笑意,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苏岚,苏岚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杯,低头抿了一口,勾着唇角笑了笑,微微抬着下颌,半眯着眼,如女王的姿态,漫不经心又优雅,很随意的说道:“陆总跟周小姐一样伉俪情深,不是么?”

周妲脸上笑意有些僵硬,总觉得苏岚这话说得有些讽刺,转瞬又盈盈的笑了起来,伸手抚了抚发髻,目光带着坚定和执着,盯着苏岚一字一句像是在宣布一样,清晰有力的说道:“陆枫在美国打拼的那四年,是我一直不离不弃的陪着他,我们之间的感情,自然非比寻常。”

苏岚微微蹙眉的瞥了周妲一眼,淡笑着说道:“的确是非比寻常,当初他能义无反顾的出国深造,将国内的一切都放下,白手起家,周小姐能够在他最艰难的时候陪着,可不是一般人能过做到的。”

周妲淡淡的笑了起来,脸上流泻出一抹深情,似甜蜜似炫耀的说着:“爱情会让人盲目,当初下定了决定跟他不离不弃,所以无论艰难困苦都陪在了他身边。”

“真是让人羡慕啊。”苏岚似笑非笑的说着,心里却蓦地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恶心,周妲这是再用曲折迂回的方式告诉她,她已经有了丈夫,而她周妲跟陆枫之间的感情又有多好有多深,不让她要继续对陆枫抱有半点心思?!

“说到羡慕,顾三少跟苏小姐之间才让人羡慕,刚刚顾三少抱着苏小姐离开,简直羡煞旁人。”周妲笑语盈盈的说着。

刚刚在大厅苏岚对周妲来了那么一手,现在周妲居然能若无其事的跟她聊天,心理承受能力简直强大到无可匹敌!

一时间,苏岚懒得跟周妲继续打太极,坐直了身子,扭头看着周妲脸上故意流露的甜蜜娇羞,淡淡的说道:“周小姐,有话你就直说吧。”

周妲看着苏岚脸上的隐约可见的不耐,眼底飞快的闪过一道细碎的冷芒,直直的盯着苏岚说道:“听说苏小姐调到了GA首都的总部,正好我跟陆枫也回来了首都总部打理周氏珠宝,当初你跟陆枫是大学同学,两人之间也很有默契,不知道能不能过来周氏珠宝祖祝我们夫妻两一臂之力。”

苏岚不解的看着周妲,根本没想到周妲会提出这个要求,愣了愣,这才说道:“周小姐抬举了,我苏岚无才无德,哪里能进去周氏珠宝,再说是张经理一手将我提拔起来的,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

“既然苏小姐不愿意,那我也强人所难了。”周妲笑意盎然的说着,起身理了理身上的晚礼服,说道,“苏小姐要跟我一起下去大厅么?”

苏岚点点头,然后换了高跟鞋,端着姿态,一副冷艳的模样,周妲眼底唇角染着笑意,过来跟她一起离开套房,然后并肩行走着,两人动作亲密的宛如亲姐妹一样。

苏岚跟周妲一起下来大厅的时候,没有看到顾乔北,倒是陆枫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视野里,过来两人跟前,周妲迅速的伸手挽着陆枫的胳膊,深情的凝望着他。

“怎么不在房间里多休息一会儿?”陆枫眸光深邃的落在苏岚身上,关心似的开口。

“今天乔北是主角,我怎么能躲着休息。”苏岚疏离又客气的笑着,淡淡的说了这一么句,也不管陆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变得有多难看,扭头在人群中寻找顾乔北的身影。

陆风看着她眼底再也没有他半分影子,心里万分难受,眼底不受控制的带上了受伤的情绪,这才过了多久,她竟然能够这么狠心绝情的将曾经的一切都放下了。

“苏小姐,你是在找顾三少么?”周围有人看到苏岚寻找的目光,脸上带着套近乎的微笑,热情的跟她搭话。

“您知道他在哪里?”苏岚微笑有礼的跟面前这个女人说着,这个女人连忙点头说道:“刚刚看到莫公子跟顾三少一起往侧门去了……”

苏岚顺着这个女人伸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道侧门,跟这个女人道谢之后,没有任何停留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苏岚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沿路碰见的人,没有一个她认识的,但是都能听到对方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喊她‘顾三夫人’,这是种很微妙的感觉,就好像你在这个圈子被人认可了一样,让苏岚心里莫名的激动。

走到侧门附近,苏岚又停下了脚步,想着乔北和莫绍谦一起应该是有事,她又何必找过去。

她转身之际,见到沈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跟前,身上火红色的晚礼服,犹如一团火焰剧烈的燃烧着。

今天会在这里见到沈筠,苏岚并没觉得诧异,中午的时候她都特意跑到顾家来说今晚的这样接风宴了,她要是不露面,反而还会让苏岚觉得奇怪了。

于是,苏岚戒备的看着她,目光冰冷又疏离,在这种场合,她就不信沈筠胆大到敢对她动手!

沈筠看着苏岚眼底对她的防备,忍不住勾唇笑了笑,目光不屑的扫过她一身精致华丽的装扮,脸上带着倨傲,慢条斯理的嘲讽着:“你以为,端着这幅模样,就真的成了女王了?这个圈子,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能够进来的。”

苏岚心里一窒,扣紧了掌心,面对沈筠的时候,她身上的凌厉之气总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但是又不愿意自己就这样输了气场,压下心底的紧张不安,开口说道:“这跟沈小姐你有关系么?”

沈筠扬唇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苏岚面前摆了摆,一排牙齿微咬着下唇,微挑的眼梢上瞬间带上了几分尖锐,语气依旧带着与生俱来的骄矜,讥诮的说道:“我只是不明白,顾乔北居然会娶了你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女人。”

苏岚紧紧的拽着掌心,因为沈筠的鄙夷气得恨不得七窍生烟,那双画着眼影的美眸冷冷的盯着沈筠,冷笑着说道:“难道像沈小姐这样嚣张跋扈、嚣张放肆一言不和就动手打人的名门千金就是上的了台面?那我苏岚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在这个圈子里,我沈筠有嚣张骄纵的资本。可是你苏岚,没有。”沈筠挽起唇角,眉宇间带着几分英气和利落,眼底却是毫不犹豫的讽刺。

这种评价,对沈筠来说,久而久之,在她听来便成了赞美的词语,因为没有那样的资本,所以不是每个人都敢像她这样气焰大盛。

苏岚一窒,这一刻竟然被沈筠噎得无言以对,蹙眉看了她一眼,不想在她说话,转身就拉开了手边的侧门,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可是她刚走出来,沈筠就跟着追了出来,语气冷厉,几具命令的口吻:“我有说让你走了吗?你给我站住!”

苏岚努力的压下心底翻腾的情绪,优雅的转身过来,面带微笑的看着沈筠,带着大方得体,说道:“沈小姐还有事?”

沈筠看着苏岚的动作,似乎在嘲讽她不知礼数一样,眼底倏的就闪过了一道讥诮的笑意,放缓急促地脚步,缓缓的踱步到苏岚面前,居高的盯着她,身上有着不失于苏岚的优雅气度,嘴边是一抹很浅的笑,盯着她说道:“我从小在这个圈子里长大,所谓的名门气度,不是你这种人想端就能端出来的,东施效颦,只会让人觉得更可笑。”

这一刻,苏岚倒宁愿沈筠直接跟她动手,现在突然变得刁钻起来,竟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回,毕竟沈筠说的,是事实,就算她心里在不甘愿,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这些。

“先是家里的小公司濒临破产倒闭,接着你又被未婚夫除了婚约,后来摇摇欲坠家里的小公司又被首都一家不出名的小公司宝色给收购了,如今父亲双腿不便,还要靠着顾家才能来首都军医院治疗,你的母亲,也是一无是处……”沈筠盯着苏岚,慢条斯理的说着,语气里是极尽鄙夷和嘲讽,苏岚气得胸口像是燃着一把火一样,烧得她五脏六腑都要焚毁了一样,被沈筠这样不留余地的揭底嘲讽,她心里难受又委屈,咬牙不服输的盯着沈筠。

沈筠看到苏岚这幅模样,心里很畅快,弯着唇,笑了起来,双手环着胸前,睥着苏岚:“不过是随便查了一下你的底细,居然这么的不堪……今天你有胆子跟着乔北一起出现,真的让我很吃惊,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和底气。”

苏岚怒极反笑,尽管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眶也难受得微微发酸,但却撑着气度,不卑不亢的回望着沈筠,笑着说道:“难得沈小姐费心来关心我,不过,这些跟你有关系么?只要顾乔北愿意让我陪着,我就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的圈子里!”

沈筠脸上的笑容一滞,环着双臂的手紧了紧,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压制的情绪,苏岚居然敢大言不惭的直接说到顾乔北,像是在跟她挑衅一样!

如果不是她沈筠如今的处境不允许她像曾经那样嚣张跋扈,今天她早就甩了苏岚好几耳光了,岂会由她在自己面前不识好歹的放肆炫耀!

“苏岚,首都的这个圈子,你了解吗?你有资格能融入进来么?还有顾乔北身边的朋友圈,不是红三代就是官二代,再就是一些富商和学识渊博的大家,凭你这样的身份背景,你觉得你能被他们接受么?”沈筠看着苏岚的目光越来越冷,语气强势又咄咄逼人。

苏岚心里堵得几乎喘不过起来,沈筠所说的这些,顾家人从没都没有提过,但是不提并不代表这些不存在,这的确是她的弱势,也是她自己一度担心的地方,今天被沈筠这样理直气壮的质问着,气得她浑身都轻颤起来。

“谁不能接受苏岚,就是不接受我顾乔北。”顾乔北温和的声音不急不缓的传来,直接表明了立场,平静的语气却带着一股压迫和强势,让人不敢反驳。

苏岚扭头看着缓缓走过来的顾乔北,看着他脸上温柔的笑意,英俊的容貌,一步步的朝她走来,忍不住冲他浅浅的笑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朝他伸手。

顾乔北毫不犹豫的将她抱在怀里,目光直接落在她脸上,语气温柔:“怎么不在套房里休息。”

“我又不矫情。”苏岚靠在他怀里,仰头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容颜,娇嗔着。

顾乔北感受着苏岚仍旧轻微颤抖的身躯,还有她眼底的泪意,大手扶着她的肩头,安抚着她的情绪,轻声道:“别怕,有我在。”

沈筠看着顾乔北跟苏岚旁若无人的亲密,顾乔北连一点余光都没落到她身上,刚刚她那样逼问苏岚的话,此刻就像个笑话,一张脸忍不住青白交加,最后通红。

“乔北,你这是看到了嫂子就直接把我们给丢下了啊。”莫绍谦戏谑的声音传来,扭头看着沈筠也在,见她神色冰冷的盯着顾乔北跟苏岚二人,心下一惊,连忙出声道,“沈筠也在啊。”

“沈姐姐……”秦筝也出声轻唤着,目光有些艰难苦涩的扫过顾乔北,刚刚在包厢里,大伙儿几个都是大院里的,起哄着让乔北跟她喝一杯,他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对她完全是视而不见的态度。

走过来,还有两男两女的陌生面孔,是苏岚没有见过的,四个人目光不一的扫过眼前这场景,很快就收敛了情绪,纷纷笑着跟苏岚打招呼,然后又热络的喊沈筠。

苏岚笑着回应,沈筠却是冷哼一声,倨傲的看了一圈这几人,直接拉开侧门进去了大厅。

“正好嫂子也来了,咱再回去坐坐呗。”开口说话的是秦怡笑语盈盈的样子,扭头看了一眼挽着她胳膊的白静,白静也热络的笑着说道:“是啊,三哥,这么久没看到你,着急走什么啊,反正嫂子也过来了,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呗。”

秦怡是秦筝的堂姐,白静是白雪的妹妹,剩下的两个男人,一个是何沛臣,何倩堂弟的儿子,另一个是莫飞扬,莫绍谦同父异母的弟弟。

秦筝没有开口说话,却也是目光期待的落在顾乔北身上。

“我都回来首都了,以后多的是机会再聚,这次就这样吧。”顾乔北淡笑说完,转身就搂着怀里的苏岚,不作停留的离开。

剩下的一行人站在侧门附近,莫绍谦缓缓的扭头过来看着这几个人,脸上的笑意渐渐的凝固了下来,漂亮的桃花眼里一片厉色,沉声道:“乔北刚刚的话,你们也听到了,不接受苏岚,就是不接受乔北。收了不该有的心思,谁要是敢去找苏岚的麻烦,那就最好承受乔北发怒的后果。”

莫绍谦说完这番话,也转身就走,几个人站在这里里看我,我看你,秦筝垂着眸子,微咬着下唇,紧紧的拽着手心。

“筝妹……”何沛臣看着秦筝脸上的难受,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她,秦筝慢慢抬头,唇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摇摇头,脸上的神情看着让人心疼。

“今天,谢谢你们了。”秦筝轻声说着,小巧娇弱的模样,配着她脸上难过的神情,让在场的人都一阵不忍。

“妹妹,当初你不是都要跟顾乔北订婚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们,要是真的是那个女人趁你不在乔北身边趁虚而入,我第一个不放过她!”秦怡气愤的说着,今天他们几个人好说歹说的才让莫绍谦同意把顾乔北拉过来聚聚,谁知道最后结果会是这样!

秦筝用力的咬着下唇,脸上笑的惨淡而落寞,娇柔的模样让人捧在手心呵护,叹气的摇头起来:“就这样吧,乔北已经跟苏岚结婚了。我有点不舒服,想一个人静静。”

秦筝说完便往走廊拐角的尽头走去,一个人孤单又落寞的背影,看的几个人都唏嘘不已。

在这个圈子里,一直都有等级分别,就像古代的嫡庶之分一样,秦家又向来跟大院里的每一家都关系融洽,所以秦筝有意无意流泻的哀愁被几个人知道之后,秦怡便自告奋勇的要替秦筝出谋划策,想利用这次接风宴来戳合一下秦筝跟顾乔北……

可是大伙儿没想到顾乔北会带着妻子前来,最后还会是这样的结果!

“都散了吧。”莫飞扬不急不缓的说了这么一句,他也有着莫家遗传的桃花眼,流转的眼波里,风情万种,他不似莫绍谦那样看着纨绔风流,反而像莫浩一样带着几分稳重。

莫浩今天举办的这场接风宴,是不愿意莫家继续这样默默无闻,大院里的局势,有着微妙的变化,莫浩是看中了这点才会趁此机会,替顾乔北举办了这场接风宴。

莫绍谦跟顾乔北私交太好,莫浩有些事情就并没有让莫绍谦知道,反而让莫飞扬参与了,而他莫飞扬跟莫绍谦不过是表面关系看得过去罢了,私下并没有什么来往,今天让这场单独的包厢聚会,倒还真让他看出不少猫腻来。

【题外话】

这几个都是酱油党,不用在意,只是露个面而已。

乔西跟绍谦故事,文中穿插的比较少,我看看是最后留在番外写,还是跟大哥、叶青的故事一样,频繁穿插着写。

框架拉大了,最近情节有点不知道怎么安排,事情太多了,不知道先发生哪一件。汗!!

萧越劈腿是肯定劈了,很快就写到了,不着急。

晚点还有一章。

顺带着求月票,嘿嘿,亲们把我推进总榜前十就好,么么哒,(づ ̄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