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不会再对她有任何感觉了(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思思啊,这些年委屈了你了。妈是认定你这个大儿媳妇了。”何倩安抚似的拍了拍黎思思的手背,直接表明了态度。

何倩这样一番话,惹得黎思思眼眶一酸,差点落泪起来,好一会儿才平复心底的委屈和酸意,摇头说道:“妈,我没事,你去客厅吧。我在这儿陪着森森睡午觉。”

何倩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陪着黎思思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去了客厅。

沈筠跟秦筝过来吃了午饭,把该说的话说完了,何倩从客厅回来的时候,两人也没有走。

顾乔北看到何倩过来,顿时就牵着苏岚从沙发上起身,说道:“妈,我和岚岚就先回去了。”

何倩一愣,看着回来吃了个午饭就要走的两人,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的扫了一眼秦筝和沈筠,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行,以后你跟岚岚有空就多回来。”

“好的,妈,我和乔北会经常回来的。”苏岚看着何倩眼底的不舍,笑了笑,何倩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过来叮嘱苏岚要是以后顾乔北有哪里不对了,直接跟她讲。

沈筠跟秦筝两人看到何倩对苏岚这样毫不掩饰的喜欢和热情,两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顾乔北跟苏岚一走,沈筠也坐不住了,直接就跟何倩告辞追了出去,秦筝倒是没有当即就走,而是坐在客厅里陪着何倩聊了一会儿天,捡了一些曾经的话题,看到何倩眼底的疏离客气渐渐的淡了下去,她才勾着唇,淡笑着起身告辞。

“妈,我去送送筝儿。”顾乔东说完这句话,转头看着站起身要走的秦筝,柔和的笑着。

何倩只能笑着点头大应,顺带着说了两句客套话,只是看着顾乔北跟秦筝一起走出门口的时候,脸上的笑彻底的收敛了,起身拿着座机给顾忠年打了电话。

顾乔东跟秦筝两人走出了四合院,在羊肠小道上漫步着,秦筝微微垂头看着眼前的路,顾乔东眼底染着温柔注视着她。

“乔东哥……”

“筝儿……”

两人同时开口,秦筝扭头看向他,两人对视着,顾乔东整个视线里都是秦筝笑脸,小巧娇柔的模样,惹人怜惜。

“乔东哥,你要跟我说什么?”秦筝声音带着软腻和尾音,绵绵的传来,就像一直羽毛撩人的落在心头,顾乔东看着她的样子,忽而就走神了,只看到她一张一合的唇瓣儿,却没有挺清楚她说得话。

秦筝看着他的晃神,还有眼底几乎掩饰不住的情意,微微勾着唇角,眼底闪过一道细碎的光芒,拔高了声音喊道:“乔东哥?”

“筝儿,你刚刚说什么了?”顾乔东回神过来,淡淡的笑了笑,凝着思绪,目光温柔的落在她身上。

“已经出来啦,你不用送我了。”秦筝灿烂的笑着,天真无邪的样子,朝着他摆摆手,然后往秦家的方向走去。

“没事,秦家离这儿也不远,我送你过去。”顾乔东不愿意就这么结束了跟秦筝的独处,脸上浮起温和的笑意,伸手像个大哥哥一样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走在她的身侧。

秦筝笑了笑,眼底光芒流转:“乔东哥,你应该去陪思思姐的,她从饭桌上离开了就一直没有再出来,是不是生气了?”

一提到黎思思,顾乔东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烦躁,低头看着秦筝脸上的担忧,这才重新扯出一抹笑意:“没事。”

秦筝摇摇头,眼底带着认真的说道:“乔东哥,思思姐还是在意的,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在生气。你那天确实不该对她动手的,毕竟她是你的妻子,你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别因为我破坏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可是我不爱她!我是怎么娶她的,你难道不清楚?!”顾乔东心里的烦躁在秦筝这样软言细语的相劝下一下子彻底的控制不住的爆发了出来,带着几分戾气的语调,吓得秦筝一下子噤音,怔楞的看着突然发怒的他。

“抱歉,筝儿,刚刚我吓到你了。”顾乔东看着秦筝脸上的惊吓,努力克制着心底一阵阵往上涌的烦躁,强制着扯出一抹温和的笑意。

“我、我到家了。”秦筝抬手指着不远处的秦家,转身朝着那边走去,只是转身的刹那,眼底闪过一道得意的冷芒。

顾乔东跟着她的背影走了两步,然后顿住脚步,看着她的身影一直走进了秦家的红木门,彻底看不到了,才收了视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疲倦的捏了捏眉心,这才转身回去。

顾乔东回去房间的时候,黎思思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窗前,纤细的背影带着说不出的落寞和孤寂,大床上的森森已经熟睡了过去,黎思思听到扭门的声音和他的脚步声的时候,缓缓的扭头过来,脸上带着清淡的笑意,轻柔的开口:“怎么回屋了,不在客厅陪着么?”

顾乔东豁然抬头盯着她,只觉得她这句话带着一股莫名的嘲讽,冷笑一声,几步就走到她跟前,抬手精准的卡住她的下颌,眼底的戾气一点点往外涌,唇角微微上翘却带着几丝暗沉,低冷的开口说道:“黎思思,你什么意思?”

黎思思脸上的淡笑也渐渐的收敛了起来,眼底的冷意也一点点的迸发出来,伸手拉开掐着她下颌的大手,不卑不亢的与顾乔东对视,眼底讥诮的光芒,极其刺目,缓缓的说道:“顾乔东,你不觉得你反过来问我什么意思很可笑么?”

顾乔东看到她脸上似笑非笑的模样,心里怒意止不住的往上涌,周身温文尔雅的气息一点点的收敛最后变成了阴沉得让人心悸的模样,眼底寒光乍现,即便是隔着眼镜过滤到黎思思身上,也仍旧带着不尽的冰寒,一伸手就揪着黎思思的头发拽到了跟前,冷笑着说道:“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跟你一点好脸色,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顾乔东你发什么神经?!”黎思思只觉得头皮传来尖锐的疼痛,好像头发都要被他扯断了一样,伸手扑打着他,眼泪簌簌的往下落。

躺在大床上睡觉的森森突然惊醒过来,看着站在屋子里的两人,顿时就坐起身喊道:“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

顾乔东一言不发的松开了黎思思,几步过来就夹着森森放到了门外,然后将门反锁着,转身看着头发凌乱的黎思思,脸上带着牵强的笑意,长睫末梢似乎有了晶莹的水珠,却是咬牙狠狠的瞪着他……

顾乔东看着她眼角的似坠非坠的眼泪,忽的闪过一抹心疼,想着自己刚刚的失控,想要缓着语气跟她好好说两句,却见她抬手擦落了眼角的泪水,冷笑着说道:“顾乔东,这日子我真过不下去了!”

顾乔东忽而勾唇笑了起来,几步走到她跟前,似笑非笑的说道:“又要离婚?”

他说完嘲讽的一笑,突然伸手紧牵着她的下颌,很大的力道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一样:“黎思思,同样的手段,不要在我面前耍两次!”

黎思思勾唇苦涩的笑了起来,低低笑声里,眼底却是一片痛楚和绝望,眼底渐渐的迸出一两丝光芒,静静的望着近在咫尺的顾乔东。

顾乔东看着黎思思眼底渐渐的亮起的光芒,似喜欢又夹着浓浓的绝望,沉静如水的眼底绽开大片大片的墨色,然后所有的情绪都收敛得一干二净,心头陡然一缩,忍不住松开了捏着她下颌的手,轻声道:“思思……”

黎思思浑身一颤,笑着落泪起来,然后一点点的擦干,慢慢的后退两步,带着决绝的看了他最后一眼,然后走到了床头柜子,拉开了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叠纸伸到他面前,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一片空荡,漠然的说道:“顾乔东,这是离婚协议。”

顾乔东忽然觉得阳穴那里开始隐隐的生疼,看到她递过来的离婚协议的时候,双手猛的握起来,捏得关节都发青了起来。

“顾乔东,我跟你一直这样下去,也没意思。现在秦筝已经回来了,我跟你离婚了,腾出位置来了也好。”黎思思讥诮又淡漠的说着,看着顾乔东眼底压下去的怒意又开始往上蔓,忍不住嘲讽的低笑起来。

她脸上的笑又多灿烂,她眼底的嘲讽就有多深,顾乔东觉得胸口似乎要炸开一样,一阵怒意翻涌,看着她脸上笑意,咬牙拽过她手中的离婚协议,过来抽屉里翻了一支笔出来,笔尖在署名的位置顿了顿,接着便快速又利落署上了他的名字,甩手就扔到她脚边,冷笑着说道:“滚!你现在就滚!我他妈的跟你说了我只当筝儿是妹妹!你就一直为这点事情置气到今天!黎思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种小肚鸡肠的女人?!”

黎思思对于他的指责恍若未闻,只是低低的笑着,笑的声音很轻柔但是也很压抑难过,就像是在哭泣一样,听着让人觉得难受,她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纸张,然后一点点的整理好,留了一份在桌面上,拿着他签好字的那一份,收到了自己的包包里,然后淡淡的看了一眼顾乔东,往门口走去,要开门的时候,扭头看着他轻声道:“顾乔东,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以后能善待森森,毕竟,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顾乔东浑身一怔,扭头看过来,黎思思已经挎好包包拉开了门,她低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顾森,森森低低的喊了一声‘妈妈’,她伸手将他抱起来吻了吻,带着万般的不舍,却还是将他放开,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到底是有多绝望,才会让一个母亲宁愿连自己的孩子都放弃。

黎思思心里不敢回头去看顾森那张稚嫩的小脸,她怕看一眼就后悔了不要他。

顾森似乎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立刻就跑过来抱着黎思思的大腿,带着哭腔的说道:“妈妈,你要去哪里?”

“妈妈只是出去一趟,以后要乖乖听爸爸的话,知道么?”黎思思淡淡的笑着,眼角闪烁着泪珠,尽管还有不舍还有难过,但是她最后仍旧一无反顾的拉开了顾森。

顾乔东看着黎思思这一切的动作,有条不紊,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一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后悔的情绪一下子就窜了上来,还有一股铺天盖地的不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追了过去,蹙眉轻声道:“思思……”

黎思思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扭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底只剩下大片大片的死寂,他蹙眉要拦住她的继续离开的脚步,她却惨淡的笑了起来:“顾乔东,何必呢?”

“我……”后悔了。可是这样的话,顾乔东这样骄傲的人,又怎么能说出口,只是盯着她不说话,也不让她离开。

黎思思伸手理了理仍显得凌乱的头发,看着面前纹丝不动的顾乔东,扣着手心,不自觉的已经满手的汗水,她怕顾乔东再次流露出的一丝丝的温柔,让她再一次的丢盔弃甲,再一次下定的决定又全部崩盘。

顾乔东一动不动的盯着黎思思,见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流泻出半点的退缩,不知怎的,心底涌起的怒意一下子如洪水泛开,咬着牙关看着她,冷冷的笑了起来:“黎思思,你以为我还会像上次一样跟你说好话不离婚?你做梦!”

黎思思心里疼得一缩,唇角扬起自嘲的笑意,到底是她高估了自己,惨淡的笑着,一双眸子凄凉的落在他身上,不言不语,越过他就要往外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却又被他狠狠的擒住了手腕。

“顾乔东,你放手!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黎思思终于忍不住,强忍着的平静终于碎裂了一地,崩溃的大哭起来,发疯似的挣扎着,全身都在抖,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再抬眼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泪水,颤抖着唇哆哆嗦嗦的说道,“顾乔东,就当你做好事放过我吧,这七年的婚姻,我真的受够了!我不想再过下去了,真的不想了……”

【小剧场】

作者:大宝贝们,我今天回来了,泥萌是不是很开森?

乔东:你特么回来就把我跟思思写离婚了?作死呢?

作者:明明是书记你自己作的,怪我咯?

乔东:我特么的不是后悔一冲动签字了,可以倒回去么?

作者:你猜我下章会不会让思思又妥协?

【题外话】

今天刚回来,依旧4000字,让我休息一天哈。

我不鬼哭狼嚎的求月票,你们就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挥手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