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开车,这个女人有神经病!(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会议散场,苏岚离开会议室,看着迎面走到秦筝,神色淡漠的与她擦肩而过,不是她要以恶意来揣度秦筝,而是今天公司上下突然起了谣言来诋毁她,明里暗里的向着秦筝,说她苏岚抢了秦筝的老公,这让她怎么不怀疑是秦筝在背后指使的!

“苏岚,你等等。”两人本来都已经擦身而过了,秦筝突然出声喊住她,然后小跑着过来她身边,笑了笑,“我有事跟你说。”

苏岚点点头,毕竟在公司秦筝是她的头顶上司,等到会议室的人走完了,她随着秦筝重新走进了会议室,空旷的会议室只有两人,苏岚与秦筝隔了好几个位置才坐下,一脸客气的表情,等着秦筝开口。

“苏岚,很抱歉……”秦筝突然委屈的跟她开口道歉,弄得苏岚一愣,不解的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李设计师她们会这样,刚刚你不让李设计师参加夏季珠宝设计,她跟我说了,我才知道发生的事情。”秦筝坦诚的看着苏岚,盈盈的眸子一片晶莹,似乎怕苏岚不信一样,叹了一口气,有些苦涩的说道,“我知道你心底对我有抵触,毕竟我曾经跟乔北有过一段……但是你们已经结婚了,我再怎么也不会去做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我只是放不下乔北,只是想要看到他而已……”

秦筝这样苦涩的语气,突然让苏岚不知道要如何接话,其实她能够感同身受,毕竟曾经的那四年里她也放不下陆枫,无数次的想要再看到他……可是,再怎么样,她也不会像秦筝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两人面前,给他们带来困扰。

女人是一种容易猜忌的生物,一旦有了怀疑,就会下意识的去试探对方,无形之中就会让感情裂开一条缝隙,有了缝隙的感情就容易破碎。

苏岚可以理解秦筝,但是并不苟同她的做法,也不想跟她谈到顾乔北,所以只是点头淡淡的说道:“秦总,李设计师她们说的那些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清者自清。”

秦筝看着岿然不动的苏岚,眼底刮过一丝细微的光芒,她倒没想到苏岚这么沉得住气!

这些谣言并不是通过秦筝的嘴巴传出来的,她不过随意点播了两下,然后方然那个蠢货就直接让整个公司都传遍了谣言,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

“不要影响了你工作就好。”秦筝关切的说着,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苏岚客套的笑着点点头:“如果秦总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去工作了。”

秦筝点点头,苏岚直接就起身不作停留的离开,秦筝看着苏岚的背影消失在会议室门口,紧紧的扣着掌心,眼底沉淀出一股令人心悸的阴狠,苏岚,你等着吧,后面还会更精彩的等着你,但愿最后你还能用这样的高姿态来耀武扬威!

秦筝起身离开会议室的时候,一出来,就看到了靠在墙壁上的方然,担忧又关切的看着她:“秦总,她刚刚找你了?”

“恩,我跟她道歉了。”秦筝柔柔的说着,有些委屈的样子,方然当即就要发怒,怜惜的看着秦筝:“关你什么事!是我看不惯她那副清高的样子,再说本来就是事实,当初您不是要跟顾三少订婚了么?!最后被她趁虚而入!”

“毕竟是因我而起。”秦筝柔柔的笑着摇摇头,娇弱的模样,看着让人心疼,然后又扬起笑脸,眼底带着信任的看着方然,“虽然你没能参加公司夏季珠宝设计,但是至少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的海选是你和总部另外一名设计师参加,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六月二十日正式开赛海选呢。”

“画稿已经递上去了,具体结果还在等通知,不过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方然自信的说着,当初涂了苏岚的画稿,GA在滨城那边,除了他就没有人可以胜出作为代表参赛了,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好好工作,我相信你!”秦筝眼底闪烁着信任的光芒,仰头含笑望着方然,让方然一时间恨不得飘到了天上,连忙点头保证:“放心吧,我不会让秦总失望的!”

从会议室回来办公室,苏岚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仰靠在旋转椅上,抬头揉着额角。

临近下班的时候,苏岚给叶青打了一通电话,问她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这周六就是六一了。

“放心吧,我家人都过来了,他们都在水月海岸这儿住着,萧越父母也过来了,住在酒店,我让他过去陪他父母了。”叶青淡淡的说着,声音里带着笑意,但是却没有往日里的开朗和活泼,整个人就像是一夜成长了一样,变得冷静理智起来。

“叶子,你真的不后悔么?”苏岚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她从叶青的语气里感受不到一点儿要临近结婚的喜悦,现在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叶青为了给她和萧越这十年的感情一个交代,才继续去举行的这个婚礼。

“岚岚,就这样吧,没有什么后不后悔的。”叶青淡笑着,语气里太平静,就好像看破红尘了一样。

叶青从当初知道真相之后的崩溃不舍,再到现在的平静,这么短的时间里,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了一样,苏岚不知道这样的成长对叶青是好是坏,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她,希望她能够幸福快乐。

顾乔北接了苏岚下班回去,感受到她整个人都有些低落,问了原因,才知道是因为叶青的事情。

“都会好起来的,周六我陪着你去参加叶青的婚礼。你要是不放心,明天去叶青那儿看看也好。”顾乔北洗澡出来,看着倚靠在床头,神色不佳的苏岚,轻声说着。

“嗯。”苏岚点点头,慢慢的躺下来,其实今天心情不好,有叶青的缘故,也有公司里那些谣言的缘故,但是她并不想让顾乔北担心,所以发生在公司的事情,她没有告诉他。

一夜好梦,苏岚洗漱下来吃完顾乔北做的早餐,他照例送她去上班,画了一上午的稿子,临近中午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刘芬的电话。

“岚岚,你爸爸的腿有好转了,虽然还不能走,但是已经可以站起来!”刘芬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激动和愉悦,苏岚一听,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妈,这也快到下班点了,我过去康佳小区找你们。”

“我们还在首都军医院呢,最近找秦专家的人比较多,我跟你爸都是早上的时候就过来排队了。”刘芬笑眯眯的说着,苏岚一听父母早上就要排队候诊很心疼,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能让父亲在首都医院诊治已经是很多人求而不得的。

所以中午一到下班的点,苏岚直接就打车过去了首都医院,上来医院的时候还带了盒饭上来。

果然就看到在等待区的刘芬和苏唯,苏岚顿时快步走过来,将手里的盒饭放到长椅上,听见刘芬笑着说道:“我还准备说等你来了,我回去做饭的。”

“妈,等你回去做饭都不知道几点了,赶紧吃吧。”苏岚说完拆开手里的塑料袋拿出盒饭递给父母,自己也端着一份吃了起来。

吃了饭,一家三口在等待区坐着聊天,苏岚自然是关心苏唯的腿,也很担心刘芬的身体,但是见她今天精神状态很好,也就没有多问,而是捡了一些开心的事情说。

刘芬说来说去都是询问苏岚跟顾乔北两人的婚姻生活,再三叮嘱苏岚要好好照料顾乔北,苏岚连连点头应下,陪着父母坐得时间差不多了,她要回去工作了,这才收了三人吃饭的饭盒准备离开,一站起来,就看到了站在墙壁拐角,似乎在小心翼翼往这边打量的侯文耀。

侯文耀看到苏岚望过来,讪讪的笑了两声,慢慢的从拐角走出来,目光静静的落在刘芬身上,欲言又止。

“侯总。”苏岚微微蹙眉,从几次撞见侯文耀的情形来看,他应该跟刘芬有过一段过去,不过这也只是苏岚的猜测而已。

刘芬和苏唯似乎已经习惯了侯文耀的出现,刘芬也没有了一开始见到他的惊慌,变得很平静。

“你爸爸的腿好一些了么?”侯文耀笑了笑,从他上次脊椎炎在这里碰到了刘芬和苏唯以后,他几乎每天都会悄悄的过来看他们,被两人撞见的次数多了,所以两人都变得很淡定了,只是对他冷眼相待而已。

其实苏岚并不讨厌侯文耀,因为他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是很热情带着慈爱和关心,就像一个父亲看女儿的目光……但是苏岚一想到自己父母对侯文耀的排斥,也就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感情,淡淡的说道:“承蒙侯总关心,我爸爸的腿暂时可以站立了。”

侯文耀点点头,目光似有似无的落到刘芬身上,包含了很沉重的情绪,但是终究是什么都没说,看着苏岚笑了笑,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侯总也是来针灸的?”苏岚淡笑着,侯文耀笑着摆摆手:“不是不是,我过来看看朋友。你们一家人聊吧,我先走了。”

侯文耀又看了刘芬一眼,这才转身离开,苏岚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有些孤寂和落寞。

侯文耀走了以后,苏岚扭头看了自己父母一眼,发现两人神色都淡淡的,苏岚也没有多问,说道:“妈,你陪着爸候诊,我先回去上班了。”

刘芬似乎愣神了,等到苏岚转身走了才回神过来‘嗯’了一声,苏唯一言不发的沉默着,伸手紧紧的拉着刘芬的手。

“我没事,你别担心。”刘芬笑着拍了拍苏唯的手背,苏唯扯了扯嘴角,开口说道:“阿芬,我不想留在首都了,我们回去滨城吧。”

“等你腿能站起来了,我们就回去。”刘芬望着苏唯,认真的说着,苏唯看着她眼底的坚持,长叹了一口气,终究是没有在坚持。

苏岚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沈筠守在门口,先是一惊,随后便假装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走到路边打车。

自从那场接风宴之后,不知道侯文耀回去跟沈长青说了什么,沈长青在城建局找了个闲职,让她过去上班,她一天到晚都在沈长青的眼皮子底下过活,让她没有机会去找顾乔北。

她几天没见到顾乔北了,又不知道顾乔北人在哪里,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首都军医院,上次顾乔北过来看苏岚的父母,而她的父母一直都要在首都军医院针灸,所以她想着总会遇到顾乔北再过来看苏岚的父母的。

好不容易趁着沈长青今天早上出差的,她跑过来守株待兔,没想到等是让她等到了,却是苏岚一个人,憋了一肚子的火顿时没有地方出,直接就蹭蹭几步走到了苏岚跟前,一脸冷笑的看着她。

正好苏岚招手的车停到了跟前,她没有理会沈筠,直接就上车迅速的关上了车门,沈筠也准备拉开车门上车,苏岚一下子抽了好几张一百的给司机,快速的说道:“快开车,这个女人有神经病!”

司机一扭头正好看到了沈筠一脸阴沉尖锐的样子,顿时一踩油门将车发动,还好沈筠反应快,迅速的避开才没有被车拖倒,因为惯性踉跄的向前跑了好几步才站稳,看着驶向了道路的的士,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蹿,咬牙切齿的愤怒模样,在一扭头看到侯文耀从医院出来,父女两人直接打了个照面。

“你怎么在这里。”侯文耀蹙眉看着沈筠,他记得沈长青给她弄了个闲职去城建局,现在还有十五分钟就是两点上班的点,她怎么会在这里。

沈筠此刻怒意翻涌,对侯文耀的态度也很不好,语气冲得很:“你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侯文耀冷眼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嚣张跋扈,没有一点教养,从来都不知道尊重人,小时候或许对她还有点父女之情,越长大,特别是她改了沈姓以后,对他态度是越来越不好,他也对她越淡漠,就差当没有这个女儿了。

“你在这里找顾乔北?”侯文耀不是傻子,沈筠这人也不懂得收敛,对顾乔北表现得太明显,他又怎么会允许沈筠来破坏苏岚跟顾乔北之间。

“你管我!你自己不是一样过来这里找那个女人!你以为妈妈不知道么?!”沈筠冷笑着,口无遮拦的冲着侯文耀咆哮。

侯文耀闻言,心里一沉,原来沈长青什么都知道,却在他面前装作一无所知!就连沈筠都知道!当年的事情……他忍不住拽紧了拳头,即便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但是他心里的怀疑却越深了。

“沈筠,你以为在这里等到了顾乔北,他就会多看你一眼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侯文耀毫不留情的贬斥着她,看她的目光也越发冰冷起来,这样嚣张跋扈,目无尊长的女儿,原本就没多少感情,现在只剩下一片淡漠甚至厌恶!

“我怎么了?!难道凭我沈筠配不上顾乔北,那个女人的女儿苏岚就配得上了?!别以为你让妈妈把我弄去城建局上班,我就没别的办法了!我讨厌你这样的没用的父亲,明明是靠着沈家起来的,还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明明我是你女儿,你却偏袒着那个女人的女儿!”沈筠堆积心里的憋屈和怒意,还有多年来对侯文耀的不满,在他的贬斥之后彻底的爆发了,抬手指着他,面带狰狞,咬牙切齿的怒吼着。

侯文耀脸色极其难堪,脸色冰冷如铁,几步上前,扬手要给她一耳光,却被沈筠抬手拦住,紧紧的扣着他的手腕,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我还会让你打我?!”

她说完用力的甩开侯文耀的手,因为她的力道,侯文耀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才站稳,气得抬手直哆嗦的对着沈筠,说道:“反了,你还真是反天了!沈筠,你眼里还有没有这个父亲!”

“你什么时候当我是你女儿了?!”沈筠看着侯文耀怒极的样子,心里竟然觉得很痛快,咆哮完直接往自己的车走去,也不理会伸手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的侯文耀。

沈筠上了车,心里气不过,想着把看到侯文耀在首都军医院的事情告诉沈长青,于是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一通,不等沈筠开口,那边的沈长青口吻严厉的说道:“沈筠,你趁我今天出差偷偷跑了不在城建局是吧?!你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啊?!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当妈的管不住你了?!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又跑去找顾乔北了?!”

沈筠刚要开口说话,沈长青又继续严厉的训斥道:“沈筠,我告诉你,就你这样一天到晚的倒贴上门,顾乔北就算是没有结婚,也会觉得心烦,更何况他还结婚了,对你没有半点意思,只会觉得厌恶!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过你,你自己非不听,非要缠着顾乔北,到时候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了,别来找我跟你想办法!”

沈筠刚刚被侯文耀打击过,现在又被沈长青不留情面的打击,她心里又怒又不甘,咬牙说道:“我就是趁你出差去找顾乔北怎么了?!我就是看上他,喜欢上他了!你当年都可以为了爱情不顾一切,把爸爸抢到手,为什么我不能追逐我的爱情,我的幸福?!你不就是怕我丢了沈家的脸面么?你放心,出了事情,我沈筠一个人承担,不需要你来跟我想办法解决!”

沈筠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狠狠的将手机砸到一边,本来想告诉沈长青侯文耀来首都军医院找那个女人,现在沈长青这样打击她,她凭什么还要告诉她自己看到的?!

【题外话】

今日两更10000字完毕,求月票!

看我今天这么勤奋,请将月票狠狠的砸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