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告诉你,我跟陆枫的过去(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想你担心,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跟你说,我跟陆枫在一起,所以就对你隐瞒了……”

“老婆,你要是当时告诉我,你跟你的陆枫在一起,我肯定会介意,就像我要是跟秦筝在一起了,你也会介意,但是介意归介意,我也会去选择相信你。可是你隐瞒了下来,问题就会上升到另一个层次了,我们之间不够坦诚,你还不能对我敞开心扉。”顾乔北伸出手指抬起她的下颌,两人四目相对,眼底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老婆,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再去承受一次背叛。我也不敢想象要是哪天你……”

苏岚抬手覆在他唇上,打断了他要继续说下去的话,同样神色认真的说道:“乔北,你担心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尽管我们才结婚一个多月,但是我能感受到你跟我一样再用心的经营我们的婚姻,虽然我们之间进展很快,但是不可否认,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我也很庆幸当初是跟你结婚。”

顾乔北一动不动的望着她,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光芒,苏岚继续看着他的双眼,说道:“今天是我做的不好,老公,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

顾乔北因为苏岚这声老公,这声抱歉,还有脸上歉疚的表情,唇角微微的上扬着,却仍旧故意委屈的说道:“老婆,我不是个大方的男人,我介意你多看别的男人一眼,我也介意你跟陆枫一起,但是我更介意你瞒着我,不对我坦白,这让我觉得我被排斥在了你的世界之外。”

苏岚见他这样委屈的模样,心里愧疚更深,忍不住环着他的脖子,将他拉的更加贴近自己,认真的说道:“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确实不该对你隐瞒的。”

“不好。”顾乔北轻笑一声,抵着她的额头,挑眉笑着,苏岚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是在逗她,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娇声道:“讨厌!我上去睡觉了。”

顾乔北笑了笑,伸手紧紧的抱着她,将她抵在墙上再次吻了下来,苏岚因为他刚刚故意逗她,故意不配合,惹得顾乔北咬着她的下唇,微微的刺痛让苏岚下意识的张开嘴他便长舌直入,在她的口腔里攻池掠地,和她的舌纠缠在一起,他这样炙热的深吻,让苏岚舌尖传来酥麻的刺激,下意识的伸手紧紧拽着他胸前的衬衣……滚烫的温度充斥在整个口腔,一点点的让她迷失了神智。

顾乔北伸手将她抱了起来,一边吻着一边往楼上去,两人双双跌倒在床上的时候,苏岚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感觉四周静悄悄的,温度像是要着火了一样。

房间里的灯光从他头顶留下下来,苏岚看着他英俊的五官,伸手抚着他温和的眉眼,心里温暖又甜蜜的笑了笑,抱着他的脖颈,主动凑过来继续索吻。

顾乔北漆黑的双眸像是铺上了一层流光一样,深邃迷人,因为她的主动,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兴奋起来,一向温和的动作此刻竟然有些失控,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继续与她的唇瓣追逐,另一手已经开始拉扯她身上的睡衣……

顾乔北身上的温和气息渐渐的变成了霸道和强势,甚至还带有一丝侵略性,苏岚下意识的伸手要去阻止他的动作,手心却按在他强劲有力的胸膛上,感受着他沉稳跳动的心脏,只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奇异感从手心蔓延至全身,仿佛片刻空白的世界里,只剩下他的心跳声了。

他整个人都压下来的时候,苏岚着猝然回神过来,他却不让她有半点的思考,又继续按着她深吻了起来,两人唇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苏岚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大脑缺氧而胀胀的,双手紧紧的攀着他的双肩,手指几乎要陷进他后背的肩胛骨里面……

……

结束的时候,苏岚整个人都脱力的躺在他身下,浑身因为出汗而泛起一层水润的光泽,她还没有从刚刚炫目的余韵里缓过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顾乔北撑着身子在她身上,眼底染着温和,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以后你再敢不跟我坦白,我就这样惩罚你。”

他的声音在夜色里带着特有的磁性,让她下意识的沉醉,呼出的湿热气息缓缓的拂过他的耳边,让她忍不住轻颤着,微微偏头不去看她,含娇含俏的模样,惹得他轻轻的笑了起来。

苏岚缓了好一会儿,这才扭头看着他,点了点他高挺的鼻梁,说道:“你今天吓到我了,你要在用那样的目光和神情看着我……那我也要惩罚你。”

“那你打算怎么惩罚?”顾乔北挑眉浅笑着,然后翻身躺倒一侧,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想到自己在书房那个样子,都直接把她给吓哭了,便在她耳侧说道:“老婆,抱歉,吓到你了……”

苏岚转身过来面对着他,眼底闪过一道娇羞,轻声说着:“罚你一个人睡。”

顾乔北抱着她轻笑了起来,两人静静的相拥了好一会儿,直到两人都彻底的平静下来,苏岚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轻声说道:“乔北,我想告诉你,我跟陆枫的过去。你要不要听?”

顾乔北低头看着她,见她见底的坚定,轻轻的点了点头。

刚刚搬来这小别墅的时候,他跟她坦白了他和秦筝之间的过去,那时候他不愿意苏岚自揭伤口,也不希望她因为他的坦白,作为交换条件来让她坦白,所以就没有听她说过去,可是今天,他发现自己很在意,也希望能够了解她的过去。

苏岚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这才开口说道:“今天陆枫带我去的蓝调薰衣草庄园,是我跟他大二的时候,我们正处在热恋期,那时候他在这里牵着我说,以后我们都毕业了,他要给我一个盛大又浪漫的紫色婚礼,让我做世界上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苏岚停顿了一下,似乎情绪有些波动,接着又继续说道:“可是就在他给了这个承诺没多久以后,他偶然知道了我是明源科技千金的身份,整个人开始变得跟之前不一样了,要怎么来说这种差别呢。没有知道我身份之前,陆枫很自信,很骄傲,阳光又开朗;知道我身份之后,渐渐的开始变得有些自卑,甚至都不愿跟我在一起,以前我们一起出去约会的时候,有时候我会帮着付几块钱的奶茶钱,可是后来,只要我掏钱,他就会冷脸……好在他这样的情绪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缓了过来。”

说到这里,苏岚有些自嘲的笑了两声,继续说道:“其实我早该发现他的反常的,就算是缓过来了,他内心仍旧有了芥蒂,觉得他平民百姓的身份配不上我,所以才在后来大四那年,他能义无反顾的转身去了美国,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也是一直到他离开,才知道他跟我分手,是因为这么可笑的原因。”

顾乔北静静的听着,会在她情绪起伏的时候伸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

“陆枫是我的初恋,所以对我来说才这样的刻骨铭心,难以忘怀,我一直以为自己还在固执的守着这道伤口不肯愈合,一直到今天他带我去我跟他曾经浪漫许下誓言的地方,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放下了,而我跟他早就天各一方了,根本就回不去了。”

苏岚轻轻的笑了两声,眼角不知不觉的染上了泪水,继续轻声说道:“我跟他重新站在大片大片的紫色薰衣草前面的时候,我丝毫没有感受到当初的那种甜蜜浪漫,反而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嘲讽和难受,而且他也变得很陌生,陌生到完全不是我记忆中的陆枫。我不知道他怎么可以变得这么自私,咄咄逼人的问我,他已经回国了,我为什么不等他而要转身投入你的怀抱。”

苏岚叹了一口气,笑了笑:“我没想到,一直到现在,他都仍旧坚持认为,只有成功立业了才能有资格站在我身边,才能配得上我。我跟他之间三年的感情,竟然如此薄弱,抵不过他所谓的自尊心……所以,当年他说跟我分手的时候,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着问为什么,他却只是拉开了我拉着他胳膊的手,告诉我他要去美国。”

苏岚说道这里的时候,眼角的泪水已经滑落了下来,顾乔北心疼的伸手拾取她眼角的泪水,抱了抱她,轻声说道:“好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其实她的这段感情,远不及他的那两段背叛来的震撼,可正是因为她跟陆枫之间温馨平淡的恋情才会让她一直念念不忘,她本不是个期待着轰轰烈烈的女人,细水长流对她而言才更适合,所以最后无疾而终的那一刻,她才会接受不了,才会一直不肯放下。

“我没事,都过去四年了。”苏岚擦干眼泪摇摇头,继续说道,“后来他去美国的当天,给我发了短信,告诉我分手的原因,我真的觉得很可笑,当时仍旧傻着不肯放手,横冲直闯的到机场,却只看到他乘坐的那架飞机升到了三万里的高空,然后飞离了我的世界。”

苏岚抽噎了两下,抬头看着顾乔北,伸手摸着他的侧脸,笑了笑:“我跟他之间的这段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傻了四年都一直倔着不肯放下,就算当初跟慕琛订婚,我都是抱着破坏子破摔的态度,反正以后不是跟陆枫结婚,那么跟谁结婚不是结,一直到后来遇到了你……”

顾乔北心疼的吻着她侧脸的泪痕,苏岚却摇头笑了笑,说道:“现在好啦,我都说出来了,其实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会一辈子介怀下去。”

“那是,因为我现在是你老公。”顾乔北打趣的说着,伸手抱紧了她,然后捧着她的脸亲吻了下来,密密麻麻的吻带着安抚和心疼,苏岚闭眼回应着他的温柔……

一场安抚的亲吻,最后渐渐的失控,顾乔北翻身到她身上,与她唇边相贴,然后舌尖一点点的描绘着她唇瓣的轮廓,然后撬开她的贝齿,勾着她的舌一起摇曳生姿,渐渐的变成了一场极致的热吻……

再次欢爱结束的时候,苏岚已经没了力气,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而他却有种满足后的愉悦感,在她耳边轻笑着,一声一声缠|绵又深情的喊着她老婆。

苏岚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但是他的喊声传到她耳朵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勾着唇角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

一夜好梦,苏岚起来的时候,顾乔北照例已经不在身边,给她做好了早餐,她过去GA总部的时候,林凌告诉她十点钟有个会,是昨天审稿的结果。

苏岚坐着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一直到最后薛设计师主动问苏岚对于她让人评选的结果有没有异议,苏岚笑着摇摇头,表示无异议,这位薛设计师也没有多说什么,淡淡的扫了一眼苏岚,问她的画稿怎么没有上交。

苏岚本来是负责夏季珠宝设计的,她让别人都上交了画稿,偏偏她自己的没有上交,本来总部又有很多人不服她,顿时会议室里就热闹了起来,对着苏岚冷嘲热讽。

苏岚冷眼相待这群人,让林凌去把她的画稿拿过来,顺便又给打造珠宝的小李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出成品,小李告诉她至少要一个星期,并毫不吝啬的赞叹她构思的精妙。

薛设计师也是个高傲的人,看到苏岚的画稿之后,对她也没有之前那样的傲视了,反倒多了一份赞赏,什么都没说便散会了。

秦筝跟着薛设计师一起并肩行走,垂下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冷光,抬头又温柔的笑了起来:“苏岚的作品很不错?”

“看来公司选她来负责夏季珠宝设计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的创意很大胆也很新颖,我自叹不如。秦总,据说还是你力荐她的,确实是好眼光,我很期待公司夏季的珠宝设计。”薛设计师不偏不倚的说着,没有留意到秦筝眼底一闪而过的错愕,似乎这位薛设计师的反应跟她预料中的不一样。

好在秦筝反应很快,眼底的错愕转眼就换成了温柔,笑着说道:“我哪里懂这些,就是觉得她画的跟别人不一样,滨城的时候张经理又一直推崇她,所以我就跟推荐给总部了。”

薛设计师点点头,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见秦筝仍旧跟着,扭头淡淡的说道:“秦总还有事?”

秦筝笑着摇摇头,声音甜腻的说道:“你去工作吧,我也回去办公室了。”

薛设计师点点头,没有多想,直接就进去了自己的办公室,秦筝那一瞬间眼底迸出一股恼火,捏着拳头用力的踩着高跟离开。

刚进来自己的办公室,方然就推门进来,看到秦筝脸色似乎不怎么好,忍不住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秦筝柔柔的笑着,眉宇间却染着一抹忧愁,看的方然下意识的起了怜惜之意,过来她身边说道:“是不是苏岚?”

秦筝叹了一口气,有些哀伤模样,水眸里泛着一丝难受,轻声说道:“她嫁了个好老公,连现在我都要让她三分了……”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明明是她趁你不在勾搭了顾三少!”方然咬牙切齿的说着,捏紧了拳头似乎在发泄着什么。

“别这样说。”秦筝有些责备的瞪了一眼方然,却让方然心里越发不甘,眼底狠戾一闪而过,说道:“秦总,你放心,等着看,我就不信苏岚能够统筹好公司夏季珠宝设计!”

“你要做什么?!”秦筝脸上露出惊吓的神色,看向方然,却见他神秘一笑,“秦总,你等着看就好了。”

“别,你别做傻事!”秦筝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眼底却闪过一道诡谲的光芒,方然这个棋子,果真一步步的照着她预料的那样在行走。

“放心,不会有事的。”方然笃定的说着,看着秦筝脸上对他担忧的神色,忍不住心里泛起涟漪,想着从她出现之后,一直都对他信任有加,心里感激之余,也滋生了其他的情愫,看着她小巧玲珑的身段,还有脸上柔弱的笑意,缓缓的走到了她身侧,抬了抬手,终究是覆上她放在桌上柔若无骨的小手。

秦筝惊得连忙要抽回手,唇角却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笑意,方然手下一紧,不让秦筝抽离,缓缓的俯身下来,语气有些暧|昧的在她耳边低语:“秦总……”

“你、你别这样。”秦筝急得双颊通红,向一侧躲开远离方然,却又微微昂头露出白净的脖颈,挺起的胸脯隐约能从白衬衣扣子的缝隙间看到里面的胸衣颜色,还有那看的不真切的沟壑。

方然捏着她的手又紧了紧,眸光也变得幽深了起来,瞥见她吓得不轻的模样,忍不住轻轻的笑了笑,另一只手扶搭到了她的肩膀上,拇指下意识的隔着布料在她肩头婆娑几下,低笑着说道:“秦总你躲什么,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

【小剧场】

方然(咆哮):我靠,你要不要这没节操?我特么在滨城的时候跟张悦,来了首都跟秦筝,有没搞错啊!

作者(正经):在滨城的时候张悦给了你暗示而已,你就自己扑过去了,在首都,现在是你自己想要上秦筝。

方然(羞射):那我到底能不能把秦筝上了?

作者(吐血):你特么的还能要点节操么?

【题外话】

马上就要月底三天月票激战了,大宝贝们,准备好了么?!

还有一张月票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