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带来伤害的人,都没有个好下场(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边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苏岚忍不住担心的喊了一声:“乔西?”

“没事,我就随口问问。找了就找了呗,他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简直太不够意思了。”顾乔西大笑着说着,心里却沉沉的,闷得透不过气来。

苏岚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两句,乔西连忙说没事,这才挂了电话,她紧接着便给裴峰打了过去。

自从那场寿宴以后,乔西回去了,裴峰都没再见到她的人,平时也有打电话发短信,却都是他主动,今天乔西却主动给他打了电话,怎么能不让他诧异。

“我想赛车一把。”顾乔西淡淡的说着,裴峰听出了她语气里的烦躁,笑了笑,说道:“好,我在奥林匹克公园等你。”

这边的苏岚跟乔西挂了电话以后,打了内线让林凌过来,因为夏季珠宝设计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在首都总部这边又没有可用的人,所以苏岚只有让林凌帮着去珠宝打造的小李那儿督促进度,而她则要看对这次珠宝设计的其他辅助部门发过来的内邮。

浑浑噩噩的忙了一个上午,苏岚看内邮看的双眼发涩,头昏脑涨的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下楼吃去吃午饭的时候,想着给叶青打个电话。

昨天因为森森的生日,没来得及去人民医院看她,又忙了一上午,趁着中午下班的时,苏岚才有空给叶青打电话。

“你怎么样了?好点了么?”苏岚关心的询问着,叶青低低的笑了笑,说道:“我出院了。”

“你怎么不跟我说声,我也好接你出院啊。”苏岚笑着说道,“今天出院的么?”

“昨天就出院了。”叶青淡淡的说着,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叶子,我要回去晋阳了……”

苏岚一愣,正要走出电梯的动作就顿住,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你都已经走了?!”

“是啊,火车刚发动。”叶青轻轻的笑着,苏岚却听得心里一酸,有些不舍,有些难受,忍不住拔高了音量情绪激动的说道:“你怎么能不辞而别!你怎么能这样!是不是我今天不给你打这个电话,你都不打算告诉我你走了!”

“岚岚,我不想跟你离别,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叶青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已经带上了哽咽,惹得苏岚跟着鼻子一酸,红了眼眶,说道:“一路顺风,我想你了就去晋阳找你。”

“来吧来吧,随时欢迎。记得带着你老公一起来。”叶青故作轻快的扯出一抹哽咽的笑意,苏岚也忍不住捂唇哭泣起来。

两人对着电话难受了好一会儿,叶青才强忍着平静说道:“岚岚,再见。”

她说完便挂了电话,苏岚走出电梯以后,捏着手机,整个人都靠在墙壁上缓缓的蹲了下来,埋脸在双臂间,不舍的啜泣着……从电梯里陆陆续续出来了不少员工,但凡走过苏岚身边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看她一眼。

“岚姐,怎么了?”林凌从电梯出来看到苏岚一个人蹲在这儿,忍不住关心的询问着,苏岚缓缓的抬头,眼眶微红,扶着墙壁站起来,摇摇头,说道:“没事。”

林凌微微蹙眉,想要开口再问,看到苏岚神色低落的样子,便没有再问,只是安静的站在她身侧。

因为叶青的离开,苏岚整个人都情绪不佳,下午拼命的让自己忙碌着,不去感伤,一直到下午下班顾乔北过来接她,她才心情稍稍好了一些,主动伸手抱了抱他,然后跟着他上车。

顾乔北看了一眼一脸倦色的苏岚,有些心疼的抚了抚她的侧脸,这才将白色玛莎拉蒂发,温和的说道:“别太累着自己了。”

苏岚摇摇头,说道:“马上就有法国Ross公司的人过来看设计成品了,虽然是由我统筹负责公司夏季珠宝设计,但是我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所谓的统筹,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让你亲力亲为,而是要顾全大局,跟每一个部门都协调好,让他们来帮助你共同完成。”顾乔北温声说着,扭头见她神色不佳,眉峰轻蹙,忍不住伸了一直手过来捏着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吧,没事的,既然公司交给你了,说明你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我还是比较擅长自己安静的画稿。”苏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双手把玩着他的手指,然后又放到一边,向后仰靠着闭目养神。

没一会儿,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苏岚眼睛都没睁开,接起直接放到耳边,传来萧越焦急的声音,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冷静:“苏岚,叶青在哪里,你告诉我!”

苏岚一听到是萧越的声音,什么都没说,直接把电话摁断了,紧接着萧越又打了过来,她又摁了,重复这样这几次以后,苏岚被萧越坚持不懈的毅力给打败了,重新接了电话。

“苏岚,就当我求你了,告诉我叶青去哪里了,昨天她都还在医院的,可是我今天早上再去的时候,她就出院了……”萧越痛苦的说着,他知道叶青出院的时候直接就跑出了人民医院,可是看着道路上车来车往,他却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叶青。

首都水月海岸的房子,还没到期,里面却已经是一片空荡荡的;他匆匆赶回滨城,靓炫已经关门了,似乎又有新的人过来要租下这里……回去叶青父母住的地方,也是人去楼空……他打叶青的手机,被她列入了黑名单,怎么打也打不通……他实在是逼得没了办法,才给苏岚打了电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叶青去哪里了?给你机会再去伤害她么?”苏岚本就因为叶青的离开心情不佳,此时萧越非要往她枪口上撞,她只觉得心里怒意翻涌,咄咄逼人的反问着。

“苏岚,我错了,是我错了。但是我求求你,告诉我叶青去哪里了,我发誓不会再负她……”萧越急迫的表明立场,语气里带着浓郁的哀伤和难过。

毕竟两人之间有十年感情,就算叶青那天跟他分手,他也以为她是说的气话,等气消了,她就会原谅他的,却没想到,一转眼,她就消失不见了,没有一点音讯,让他忍不住恐惧起来,他不敢想象失去叶青的世界会是什么样。

“我不会告诉你叶青去了哪里。你也别再给我打电话了。”苏岚一点都不想跟萧越浪费口舌,要不是因为他,叶青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选择远走他乡自我疗伤。

苏岚挂了电话以后,依旧是萧越的电话打了进来,她微微蹙眉,不耐的将这个号码拉黑,手机这才安静下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为什么非要等到了失去才知道珍惜。就算萧越如今后悔了想要挽回又如何?他犯的那些错,根本不可原谅。

“因为叶青,你今天才不开心?”顾乔北总算明白她一直神色怏怏的原因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的选择,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

“叶子回去晋阳老家了。”苏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撑着额角,轻声说道,“我跟她认识了七年,一起哭过笑过,同穿过一件衣服,同睡过一张床,她爸妈知道我,我爸妈知道她,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像她这样的好朋友,好闺蜜……可是因为萧越,她,离开了,把我抛下走了。”

对于感情,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苏岚不会轻易交付,可一旦真心付出了,便会是这样全心全意,掏心掏肺。

“你还有我。”顾乔北扭头看着苏岚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的模样,忍不住心疼的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又继续看着路面。

苏岚点点头,边擦眼泪边哽咽的说道:“是啊,我还有你,还好有你。”

顾乔北看着她这幅惶惶不安的脆弱样子,低低的笑了笑,一提到叶青,他自然会想到顾乔南,还有因为那场婚礼在网上谣传的谣言,虽然现在已经在有关部门的压制下,渐渐的平息下来了,但是这里面的猫腻,很深,反正家里有顾忠年顶着,也轮不到他去操心这些。

“老婆,给叶青带来伤害的人,都没有个好下场。白雪和萧越都被开除了军籍。”顾乔北笑着说了这么一句,眼底闪过一道冷芒。

顾家跟白家的关系,因为白雪自杀,算是僵了,虽然白雪现在已经救了回来,但是因为网上的谣传,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白雪和萧越都被开除了军籍,反正白雪也只是个军医,又有白家在,开除军籍对她不过是一时的影响,风头一过,再入军籍也是分分钟的事情……至于萧越,就不一样了,他这辈子的军人生涯都终止了,除非,白雪愿意再帮他。

至于顾乔南,虽然是无辜牵扯进来的,但他身为特种军,还是受到了上级的记过惩罚,恐怕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出任务了。

“活该!”苏岚听到这个消息,有些畅快的吐出了这两个字,转眼又想到了什么,扭头看着顾乔北说道,“那二哥呢?上次在首都军医院的时候,白雪自杀,好像闹得挺大的。”

“白雪救回来了,二哥没事。”顾乔北一想到顾乔南,唇角忍不出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二哥那么好的人,也不知道白雪怎么就跟二哥离了,非要当小三拆散叶青和萧越,真是……唉……”苏岚一阵唉声叹气,或许是同样身为女人,白雪又自杀过,所以对于白雪,苏岚并没有觉得深恶痛绝,只是恨萧越的动摇不坚定,如果当初他能拒绝白雪不受到诱惑一心一意的对叶青,或许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白雪跟二哥之间没有感情,是包办婚姻。”顾乔北淡淡的说着,“二哥一直在部队里,忙得没有时间找老婆,他自己也没什么挑剔的,妈做主给他找的白雪,两家同意了,就结婚了。”

苏岚听顾乔北这样说,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些说些什么了,突然就有些同情顾乔南起来,感概的说道:“二哥也挺不容易的。”

“老婆,你操心的事情还真不少。”顾乔北看着苏岚这幅样子,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不理你了。”苏岚因为他的打趣,脸色一红,瞪了他一眼,扭头看着窗外,很快车子就到了山脚,然后蜿蜒上到了半山腰。

两人回来小别墅做晚饭的时候,发现冰箱里没有什么食材了,苏岚忍不住叹气道:“乔北,这地儿住着虽然挺好的,安静没人打扰,但是最近的超市也在山脚下,走下去要半个小时……”

顾乔北已经脱下了外套,换上围裙在打鸡蛋,扭头瞥见苏岚弯腰扒着冰箱叹气的这样说,忍住蹙眉询问道:“是觉得这里不好?”

“只是感慨一下。”苏岚摇摇头,起身过来他身边,从后面将他抱住,整张脸都贴在他背后,“这里是你亲手设计的,怎么会不好。”

“出去客厅,我要做饭了。”顾乔北扭头看着她笑了笑,放下手里搅拌的鸡蛋,转身对着她吻了吻,然后拍着她的腰臀,让她去客厅看会儿电视。

尽管冰箱里的食材所剩不多,顾乔北还是尽心尽力的做了一桌子好菜,两人吃完饭,苏岚收拾碗筷去洗碗的时候,顾乔北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一接起来,居然是沈筠。

“乔北……”电话那边的沈筠似乎喝了不少酒,声音都醉醺醺的。

顾乔北眉头一拧,打算挂电话,电话那边却传来一声巨响,惹得顾乔北神色一凝,口吻凝重的说道:“沈筠?你出什么事了?”

回应他的是一片嘈杂,他心感不妙,考虑到沈筠的身份,立刻就打电话让人查一下沈筠,不到五分钟就有电话反馈回来,她出了车祸,正在急救的路上。

本来这事跟乔北没有半点关系,但是沈筠被送到了首都医院,沈家人看到她最后的通话记录是他的号码,说什么也要让他过来医院给个解释。

所以距离沈筠给他打了这通电话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被要求立刻过来首都军医院一趟。

【题外话】

今天心情很差,哭了好久。

码子没有一点状态,现在十点了,才码了4000字。

大宝贝们,抱歉,今天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