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想跟沈筠有任何牵扯(补更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是沈筠酒驾又开车打电话,这才导致的车祸,但是沈老爷子亲自发话,就连顾忠年都惊动了,顾乔北不得不过去一趟。

苏岚刚从厨房里洗完出来,就看到顾乔北去玄关处换鞋准备出门,忍不住问道:“要出去?”

顾乔北温和的笑着点点头,并不想让苏岚担心,便没有告诉她出门的缘由。

顾乔北过来首都军医院从电梯里面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小护士身上还沾着血渍,一脸上惊魂未定的拉着另外一个护士在说话:“晓君姐,真的吓死我了,我从车祸现场回来到现在都心慌慌的,路虎跟一辆出租车相撞,那个出租车司机好惨啊,在现场的时候就已经死亡了,但是赶来的路虎家属非要把出租车司机拖来咱医院抢救……”

“瞧你这胆子,好了,多大点事,还不赶紧去换一身衣服。”王晓君笑着拍了拍这个小护士的手,似乎早就习惯了。

小护士摇摇头,继续拉着她的手,说道:“晓君姐,我一直都心慌慌的,我准备要去给那个开路虎的女人检查的时候,那个交警……”

“好了!”王晓君突然沉下语调打断了小护士的话,脸色已然变得凝重了几分,带上了训斥的口吻,“高雅,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凡是能进来这个医院的人,背景都不可小觑,无论你今天在车祸现场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你都埋在心里一个字都不准说!”

小护士也显然知道王晓君是在关心她,所以就立刻转移了话题,跟她聊别的。

顾乔北听到是跟车祸有关,便放缓了脚步从两人身边走过,旋即眼底闪过一道光芒,拐走廊无人的地方准备联系姜丞浩,但是一想到他可能没有那个能力,于是直接给顾乔南打了个电话。

顾乔南如今在部队里闲赋着,所以他过来电话亭接到顾乔北的电话时,下意识的蹙眉起来,又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二哥,沈筠出车祸了,沈家应该有插手处理今天的车祸,你想办法跟进一下。”顾乔北的声音难得带上了一丝严肃,顾乔南不解顾乔北今天怎么突然插手沈家的事情,但是转眼想到了什么,说道:“我亲自去查。”

他说完便挂了电话,眉头微蹙,想到了最近上头似乎也有些不平静,便跟李参谋打了个电话,说他回家一趟。

顾乔北挂了电话过来急症室的外面的时候,只有顾忠年在,却没见到一个沈家人,不由得底闪过一抹思索,朝着顾忠年喊了一声爸。

“到底怎么回事。”顾忠年也是刚到一会儿, 因为沈老爷子给他打电话说因为顾乔北,沈筠出了车祸,吓得他立刻就过来了。

“和我无关。”顾乔北一脸平静的说着,正好沈筠也被推着从急诊室出来了,只是额头磕破了,再加上酗酒过度,便暂时昏睡了过去,看着就无大碍的模样。

“为什么沈家人一个都不在?”顾乔北眼底的戾气渐渐的浮了起来,这事跟他从头到脚都没有关系,现在反倒只有他和顾忠年在,不禁让他心里起了一层怒火,好像都是他们顾家的错一样,想也没想,直接给大院的沈家打了个电话。

沈老爷子似乎预料到了顾乔北会给他打这一通电话,笑着接了起来:“顾家老三,你已经在医院看筠儿呢?”

“沈老司令,这件事跟我顾乔北没有半点关系,我来医院一趟不过是看在我爸给我打电话的份上。沈筠身为你的亲孙女,出了车祸你们沈家人没有一个人过来医院,反倒是我们顾家人在这里,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可笑。”顾乔北说话很不客气,语气生硬又带着讥讽。

沈老司令被顾乔北这样语气说得直接就沉下了脸,冷声说道:“顾乔北,不是因为跟你通话,筠儿会出车祸?难道你还想一点责任都不负?!”

沈老司令的口气里带着几分威胁和怒意,顾乔北丝毫不放在心上,冷笑一声,说道:“沈老司令,难怪沈筠是这幅样子,原来是尽得您真传。”

顾乔北说完电话直接挂断,这样明显的嘲讽,沈老司令气得用力的将座机给扣上,胸口拼命的起伏着,简直欺人太甚!一次又一次的来落他的脸,他不会就这样放过顾乔北,放过顾家的!

沈筠出了车祸,正好前来处理的交警是个很会趋炎附势的人,叫李真,也许别人不认他,但是首都的几大豪门的子弟,他都能认个七七八八,总算是让他等到了机会,立刻亲自上阵救沈筠,并直接拿着沈筠的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了号码给沈老爷子打了电话,告诉他现场的情况,附带着告诉他沈筠出车祸前的最后一个通话人是顾乔北。

所以首都军医院的急诊才会来的这么快,沈老爷子不在现场都能时刻掌握动态,后来是沈长青最先到了车祸现场,看到沈筠只是磕破了头,又从李真嘴里知道了车祸的真相是沈筠酒驾又开车打电话,这才导致的。

李真一直都守着沈筠没有让自己的同事靠近,就连首都军医院过来的护士要给沈筠检查伤势都被他拦住了,所以沈长青一过来,李真认出了她以后,立刻就告诉她,他会将沈筠酒驾给隐瞒了下来,并会判她撞到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全责,反正那个出租车司机在车祸中当场死亡。

沈长青见到李真这样谄媚的模样,虽然不喜,但是他能够有条不紊的将对沈筠不利的一面给抹去,这份缜密的心思也算是个人才,便询问了他的名字、是哪个交警队的。

李真一听,顿时就知道是自己的机会来了,连忙就跟沈长青自报家门,并再三跟她保证没事。

沈长青笑了笑,眼底轻蔑和不屑一闪而过,就算没有他多此一举,有沈家在,况且她沈长青还亲自来了,沈筠也不会有事的。

但是考虑到沈筠毕竟是撞死了人,所以沈长青看到沈筠并没有大碍以后,第一时间没有跟着去首都军医院,而是留在现场善后,并且迅速让自己的心腹杨菱去打听清楚这个出租车司机,安抚好这个出租车司机的家人。

等到沈长青再赶去医院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顾乔北跟顾忠年要离开,有些诧异会见到他们父子,笑着打了招呼以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委员长和乔北怎么在沈筠的病房外面?”

沈长青并不知道沈老司令通知了顾家,所以她看到父子两人在沈筠病房外面,才会有此一问。

而顾乔北在给沈老司令打了那通电话以后就直接要走,是顾忠年说反正来都来了,去看看沈筠也好,他才不得不跟着顾忠年过来沈筠的病房,结果两人刚出来就碰到了赶过来的沈长青。

正好沈长青的心腹杨菱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已经把出租车司机的家人安抚妥当了,而这边被送过来的出租车司机已经被盖上了白布送到了太平间。

顾乔北看着沈长青接完了电话以后,眼底光芒晦暗不明,淡淡的说道:“我岳父双腿不便,我跟我爸过来给我岳父拿药,顺便路过这里,沈局有事便先忙,我们就走了。”

沈长青点点头,目送他们父子二人进了电梯,这才转身进去了沈筠的房间。

顾乔北提到了苏唯,顾忠年自然就顺着询问了一下他双腿的情况,于是父子两人就转道过去了首都军医院附近的康佳小区。

刘芬一开门看到顾忠年过来了,惊得不轻,连忙招呼两人进来,端茶倒水的,就算是最后坐在沙发上都有些拘谨。

“爸的腿好些了么?”顾乔北关心的询问着,苏唯见到顾忠年也看着他,连忙点头:“好多了,已经可以站起来了,还是要多谢您。”

“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顾忠年点点头,没有一点架子。

毕竟顾忠年这个人是国家首脑级别的人物,就算是这样亲民的坐在这里,苏唯和刘芬还是觉得很拘谨,生怕说错了一句话,在他说完这句话以后,两人都不知道要怎么接话过来,就在气氛要冷下来的时候,顾乔北又温和的笑着开口说道:“我和岚岚都有好久没有一起过来看爸妈了。”

“是啊。”刘芬笑了笑,看着顾乔北说道,“今天岚岚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她在家休息呢。”顾乔北没想到说完这句话以后,刘芬脸上一下子带上了惊喜的神色,连忙说道:“岚岚是不是怀上了?所以容易累在家休息?”

刘芬这句话以后,顿时所有人都朝着顾乔北看了过来,惹得他无奈的笑了笑:“妈,没有,要是岚岚真怀上了,我还不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们了。”

一下子三位父母都有些失望,好像在责怪他不行一样,惹得顾乔北抬手揉了揉额角,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跟岚岚现在才结婚一个多月。”

“也是,也是。”刘芬一想,也是有些着急了,连忙笑了笑。

后来又闲扯了几句,顾中年和顾乔北才一起离开,父子两并肩从康佳小区出来的时候,顾忠年突然扭头看着顾乔北停下了脚步,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乔北啊,你怎么就跟沈家牵扯不清了。”

顾乔北闻言,也是脚步一顿,好像第一次看到顾忠年脸上露出这样的神情。

如今大院的局面,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沈、顾两家因为政见不同,注定了不能站到同一条线上,所以一直没有来往,才保持着相安无事,而现在,沈、顾两家因为他和沈筠还是有了摩擦……

“爸,我也不想跟沈筠有任何牵扯。”顾乔北坦荡的说着,不知为何心会隐约有些不安,顾忠年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往小区外面走去。

亲信梁斌看到顾忠年出来,立刻就喊了一声委员长,给他开了车门,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顾忠年一下子眉头就蹙了起来。

顾乔北目送顾忠年的军车离开,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才上了自己的白色玛莎拉蒂,然后给苏岚打了个电话,告诉她马上就到了家。

与此同时,在首都医院的沈筠,也缓缓的清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沈长青在跟护士说些什么……因为上次她趁着沈长青出差了,偷偷的从城建局跑出来,结果沈长青回来以后,干脆把她掉到了跟她同一个办公室,就连之后出差都带着她,让她没有一点儿活动自由活动的空间,好不容易趁着今天有两场饭局,沈长青这才没办法,她去了一场,让沈筠去了另外一场。

被沈长青一直圈着,沈筠心里压抑了太久,在桌上喝酒来者不拒,然后借口去洗手间直接驾车离开了,中途给顾乔北打了个电话,正好开车到了十字路口,一辆出租车要左拐,她直行,电话刚通,她就跟那辆出租车撞上了……

两车相撞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要死了……耳边传来撞击的巨响,紧接着她脑袋传来一阵剧痛,快要昏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中好像还听到了顾乔北问她出了什么事,这让她无比的开心,看来顾乔北对她也不是那么绝情,还是在意她的……

沈筠正沉迷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时候,沈长青已经跟护士聊天完了,手里端着一杯浅黄色的液体,见她醒过来,说道:“醒了?赶紧把这个喝了。”

“什么东西?看着颜色好恶心。”沈筠觉得脑袋有些痛,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因为撞到了脑袋。

“稀释你体内酒精浓度的药。”沈长青淡淡的说着,伸手将杯子递给她,沈筠想要出声拒绝,但是一瞥间沈长青那样冷厉的眸光,只有接过来喝掉。

“沈筠,那个出租车司机抢救无效死亡了,你只受了轻伤,事发那段的录像带,我也已经找人抹了,等会有交警过来录口供,你给我收敛着好好说。”沈长青真觉得疲惫,半眯着眼,压着怒气看着沈筠,要不是看她受伤的份上,她恨不得指着鼻子骂沈筠。

沈长青给沈老司令打电话报平安的时候,正巧沈老司令在气头上,莫名其妙的把她骂了一顿,也让她知道了,沈筠出车祸的时候还跟顾乔北打电话了,也难怪不久前她看到了顾乔北跟顾忠年父子在沈筠的病房。

【题外话】

五一快乐!

今天是补更昨天的4000字,等会还有一更,应该比较晚,我举四肢保证不偷懒会更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