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她还是我要娶的女人(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难怪不久前她看到了顾乔北跟顾忠年父子在沈筠的病房外面。

沈筠喝完那杯药,伸手放到床头柜上的时候,一抬头见到沈长青眼底的冷意和怒火,吓得一惊,蓦的有些心虚,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妈,见沈长青仍旧是这幅面无表情的模样,忍不住轻声道:“妈,爸爸呢?”

至少在侯文耀面前,沈长青一直都保持着温柔贤惠的一面,所以此刻沈筠下意识的希望侯文耀在,至少他在,沈长青不会当着他的面,把她怎么样。

“你爸爸在出差。”沈长青淡淡的说着,沈筠出了车祸的事情,她已经发短信跟他说了,没什么大碍。

“那爷爷呢?”其实沈筠醒来看到只有沈长青在的时候,心里就是一颤,她出了车祸这么大的事情,没有看到沈老司令过来,这充分说明她失去了沈老司令的宠爱,怎么能让她不害怕。

“你爷爷?”沈长青唇角一掀,带着几分嘲讽,盯着沈筠说道,“你爷爷差点没被你气死!沈筠啊沈筠,你真是一点空隙都不放过,我只要不在你身边看着,你就想方设法的缠着顾乔北!”

沈筠不敢吭声,心里却一阵怒气,偏头过去不理沈长青,在她又要开口怒骂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传来那个交警李真的声音。

沈长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收了怒意,盯着沈筠,压着声音说道:“等会该怎么说,你自己知道吧。”

沈筠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不就撞死个出租车司机,花点钱就能了事,又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看到沈长青这样严肃的模样,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的。”

沈长青这才转身对着门口说道:“进来。”

“沈局,沈小姐已经醒来了,可以做笔录了么?”李真朝着沈长青点点头,下意识的有些卑躬屈膝。

“麻烦李警官了。”沈长青点点头,然后便离开了病房。

半夜临近一点的时候,侯文耀匆匆赶来,沈长青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有些心疼他的疲惫,说道:“我不是跟你发了短信,沈筠没事,不用这么急着赶回来么?”

“我怎么能不回来,不然老爷子又要说我,到时候你又夹在中间为难。”侯文耀伸手拍了拍沈长青,眼底却是一片平静,看着病床上已经熟睡的沈筠,轻声道:“她怎么样了?”

“没事,你赶紧过来躺一会儿。”沈长青淡淡的看了一眼沈筠,心里仍旧有怒气,心疼侯文耀这样奔波劳累,拉着他到休息室的睡觉。

早上醒来的时候,病房里没有一个人,沈筠发现自己除了脑袋还是有些痛之外,其余的都没有是没问题,下床去上厕所,然后开门到走廊上看了一圈,见到有护士进来给她检查,便进来房间躺倒病床上,等到检查结束,护士做了记录,准备走得时候,正拿着手机玩的沈筠眼睛都不抬一下,语气高傲的说道:“你过来。”

护士一愣,看到沈筠这幅颐指气使的样子,心里不悦,但也什么都没说,脸上保持着亲切的笑脸过来她身边:“您有什么吩咐?”

“你有见过这个男人来看我么?”沈筠把手机上顾乔北的照片调出来,这是她在一场酒会上偷|拍的一张。

“没有。”护士摇摇头,如实回答,沈筠突然起了一股怒意,要不是因为跟他打电话,她没有注意看路,她又怎么会出了车祸!明明她记得自己出车祸昏迷前顾乔北有关心她的,现在居然连人影都不曾出现!一想到他陪在苏岚身边,她就不甘心,那样一个只会拖累他的女人凭什么能得到他的呵护!

“滚!滚出去!”沈筠突然咬牙切齿的对着护士怒吼起来,拿起床头柜的杯子就朝着护士砸去,那护士被她突然的发怒弄得一怔,就这么怔神的一瞬间,护士就被她砸中了,疼得直接哭了起来,立刻就转身离开。

沈筠发泄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拿着手机给顾乔北打电话,这边的顾乔北看到这个陌生来电,认出了是沈筠的,直接就挂断了,紧接着便把她拉黑,所以沈筠之后再打,怎么也打不通,气得直接把手机往墙上砸去,喊沈长青,准备拿她的手机打,她就不信顾乔北不接!却没有人回应她。

沈长青和侯文耀两人一起下去买早餐去了,两人过来电梯口的时候,看到有另外的一个女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也在电梯口等着,沈长青下意识的就怔住!她怎么就忘了那个女人的丈夫双腿不便,这段时间都在首都军医院找秦络针灸呢!

上一次侯文耀脊椎炎发的时候,就撞到这个女人和她丈夫,这一次,又撞见了!

其实对沈长青而言,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刘芬,她要是死了还好,偏偏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沈长青看到侯文耀走到那个女人身边的时候,整个人都忍不住紧绷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假装不认识刘芬,眼底却迸出一阵冷厉的寒光扫了刘芬一眼,然后又笑着朝侯文耀说道:“上次也在首都军医院碰到了你的这个朋友。”

这段时间刘芬都是推着侯文耀早上过来排队让秦络给苏唯诊治双腿,没想到会碰到侯文耀跟沈长青。

对于侯文耀,刘芬已经平静了下来,毕竟这段时间见到他的次数太多了,也就习惯平静了,可是沈长青,她还是下意识的有些惊恐,毕竟当年这个女人的手段,她是亲身经历过的。

侯文耀看到刘芬目光落到沈长青身上时候,眼底的惊恐,还有扶着苏唯轮椅的双手不受控制的轻颤抖着,心里一沉。

一开始刘芬看他也是这样的惊恐,可是最近这段时间他出现的次数多了,刘芬再看他,也只是冷漠,不会是惊恐……回想上次他脊椎炎发的时候,沈长青陪着他一起过来,碰到刘芬的时候也是这样,她眼底的惊恐,或许,更多的也是对……沈长青!

侯文耀心底思绪万千,当年的事情他查不到任何线索,被抹得太干净了,但是他心底的怀疑却一次比一次深,垂眸扫过沈长青,见她一脸平静,好似不认识刘芬一样,忍不住眼底暗涌层层,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意,对着沈长青说道:“长青,我还记得上次碰到的时候,你还问我,是不是跟她熟识……”

沈长青听着侯文耀温和缓慢的声音,不知为何心里蓦地有些紧张不安起来,正好电梯开了,四个人一起进来,各自按了所到的楼层。

“我跟她不仅是熟识,当年她还是我要娶的女人……可惜啊,天意弄人……”侯文耀的声音又继续缓缓的在这窄小的电梯箱里响起,对于沈长青而言,就像冰棱一样,又冷又寒,让她下意识的猛地一颤,有些不自然的笑道:“是、是吗?你告诉我,就不怕我生气么?”

苏唯和刘芬也没有想到侯文耀会突然这样说,刘芬闻言心里说不出是何种滋味,酸甜苦辣都有,而苏唯则沉着脸,冷厉的瞥了一眼侯文耀,拉过刘芬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安抚她的情绪。

两人先到楼层,电梯一停,刘芬赶紧推着苏唯出去。

侯文耀目送两人离开,电梯重新合上的时候,他看着沈长青脸上牵强的笑意,勾着唇角,淡淡的说道:“我都跟你坦白了,你还会生气?”

她一直假装不认识刘芬,如今侯文耀直接将一切都捅破,她又怎么能一点都没有芥蒂,怎么能坦然面对……更何况当年是她亲手拆散了刘芬和侯文耀。

这个世界真的是很小,兜兜转转,该遇上的总能遇上,她一直不愿意沈筠缠着顾乔北,因为刘芬的女儿嫁给了顾乔北,这是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从她第一次见到刘芬,知道这个女人还活着的时候,她就一直担心,更有很多次在午夜的时候惊醒,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沈长青感受到侯文耀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有些不一样,扯着笑脸抬头看他的时候,却见他又是跟以往一样的神色,并无异样,心里松了一口气,却仍觉得堵得慌,想来是自己敏感了,真是年纪大了,没有了当年的狂傲不顾一切。

“我怎么会生气,我们都过了快三十年了。”沈长青笑了笑,正好电梯到了楼层,沈长青心里闷得慌,抬脚走出来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脚下一绊,没有站稳,还好跟着走出来的侯文耀伸手扶了她一把,淡淡的说道:“走路都不小心点。”

沈长青笑了笑,越发觉得心神不宁,抬手揉了揉额角,轻声说道:“可能是昨天太累了,现在有些精神不济。”

“嗯,沈筠要是没大碍,我送你回去休息。”侯文耀缓缓的说着,沈长青抬头看了他好一会儿,确定他没有任何异常,这才笑着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两人进来沈筠病房的时候,病房里能砸的东西基本都被她给砸了一遍,侯文耀蹙眉看了一眼就出来了,沈筠本来就只是轻伤,沈长青见她还能生龙活虎的砸东西,顿时就指着她说道:“你还有脸发火!”

“你去哪儿?我早上起来没看到你!”沈筠心里火气还没消,看到沈长青一进来就对她冷眼相向,顿时也冲了起来,说道,“把你手机拿过来给我!”

沈长青看着她自己的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心里也差不多猜了个七七八八,冷笑一声,说道:“怎么?还要跟顾乔北打电话?你不怕下次直接给撞死了?!”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是不是我妈?有这样诅咒自己女儿的?!”沈筠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对着沈长青怒吼起来,心里委屈又难受,每次一提到顾乔北,沈长青对她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沈长青顿了顿,也觉得自己刚刚说得有些过分,平复了自己紊乱的心绪后,缓和着脸色,这才重新开口:“妈是不希望你继续执迷不悟了。”

沈筠见沈长青这幅苦口婆心的样子,也渐渐的平息下来,可是心里却觉得一阵委屈难受,红着眼眶说道:“妈,我昨天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还是关心我的,不然也不会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可是,他明知道我出了车祸,都不来看我一眼……这次是我运气好,只是受了轻伤,万一我要是撞成了别的样子,还是因为跟他打电话才发生的车祸,于情于礼,他都该来看看我的……”

沈长青看着沈筠这幅样子,心里怒气又开始上涌,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却还是忍不住指着沈筠说道:“顾乔北他有求着你给他打电话了?这件事从头到脚都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他凭什么要来看你?!明明是你自己醉驾,开那么快的速度,还打电话,把人家出租车司机直接给撞死了!要不是我给你善后,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你早就进局子了!”

“我就不信警察局的人敢来动我沈筠一下!”沈筠才不怕沈长青的威胁,就算沈长青不管,沈老司令也会眼睁睁的看着她进局子,大声怒吼着,“你说来说去就是要阻止我去找顾乔北!你凭什么不让我去找他!你凭什么不让!你还是不是我亲妈!”

每一次一说到顾乔北,母女两人最后都会吵起来,沈长青不愿意跟沈筠多费口舌,冷着脸,态度强硬的说道:“你再敢闹一下试试?你信不信我从明天开始让老爷子派两个女军过来贴身跟着你,我让你去哪儿都不自由!”

天天在沈长青眼皮子底下过活都已经要把她给憋疯了,要是弄两个贴身的时时刻刻跟着她,简直是不让她活了!沈筠心有不甘,又愤怒又委屈,但是看见沈长青这幅冷硬的模样,顿时不敢再跟她对着犟了,气得直接躺倒病床上,拉过被子蒙着头。

【小剧场】

乔北:你这是在给路虎打广告么?沈筠轻伤,别个出租车司机挂掉了。

作者:你不知道么?4月13日新闻报道,朝阳区大屯路隧道内发生严重事故,一辆绿色兰博基尼的车头被完全撞毁,另一辆红色法拉利右侧车门脱落,墙皮被剐蹭掉70平米,只有一人受伤。

乔北:你特么转行播路况了么?

作者:我是想说,沈筠轻伤是合理的。

乔北:……

【题外话】

更新完毕啦,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