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沈长青害的你?(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看见沈长青这幅冷硬的模样,顿时不敢再跟她对着犟了,气得直接躺倒病床上,拉过被子蒙着头。

“你在医院继续观察两天,确定没大碍就出院。”沈长青说完便转身出来了病房,给侯文耀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里。

侯文耀出来病房以后,直接下了电梯,到了刘芬和侯文耀看诊的等待区,依旧是不远不近的距离,目光温柔的看着刘芬的眉眼,接到沈长青的电话时候,才回神过来,顿了顿,还是告诉她自己在哪里。

沈长青闻言,浑身一怔,立刻就跑向电梯,一走过来,就看到侯文耀用那样温柔缱绻的目光看着刘芬,而那个女人则波澜不惊的瞥了他一眼,似乎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沈长青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至于全身,看样子,他似乎经常来看这个女人……她忍不住一阵心慌意乱,她不愿去想,但又不得不去想,会不会他早就已经跟这个女人死灰复燃了,所以今天再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会直白的告诉她,这个女人是他当初想要娶的……

还有那个叫苏岚的女孩,虽然她看着比沈筠要小,但是这年头最看不出的就是年纪了,难保不是刘芬隐瞒了苏岚的真实年龄……即便她当年亲眼看到了刘芬被强制堕胎了,可是万一没有堕胎成功呢?又或者当年她怀的是双胞胎,只堕了一个呢?一个已经死了的人都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沈长青看着侯文耀对刘芬要不掩饰的柔情,整个人大脑极度混乱起来,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的握着,对刘芬的恨意一下子如疯长的野草冒了上来,明明就已经死了这么多年的人,为什么要重新出现来破坏她的家庭!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侯文耀看到沈长青过来的时候,这才收了看向刘芬的视线,转身走向沈长青,风轻云淡的说道:“沈筠没事了吧。”

“没事。”沈长青看到侯文耀走过来才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胸闷得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侯文耀,见他神色如常,她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侯文耀点点头,目光落到她脸上,见她脸色很不好,便似关心的说道:“怎么脸色一下子变这么难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回去睡一觉就好了。”沈长青笑的有些勉强,抬手揉了揉额角,接着又过来挽着他的胳膊,语气里竟带上了几分急迫的说道,“文耀,昨晚你也是半夜赶过来的,沈筠也没有什么大碍,现在我们回家吧。”

侯文耀点点头,眼底闪过一道极清浅的冷光,伸手拍了拍的手背,试探性的说道:“好,我过去跟他们说一声。”

侯文耀转身朝着刘芬和苏唯所在的地方指了指,准备抬脚走过去的时候,沈长青一下子拉住了他的胳膊,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难堪起来,但还是强忍了下来,大度的说道:“我跟你一起过去。”

侯文耀余光有留意到沈长青的神色,随着她拉他的动作,停下了脚步,淡淡的说道:“算了,我还是送你回去休息吧。”

侯文耀说完转身就朝着电梯走去,沈长青一愣,蓦地心慌意乱起来,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跟上他的脚步,进去电梯的时候,她见他平静的侧脸,几次欲言又止,两人上车回去的时候,她终究是忍不住,说道:“文耀,你是不是还对那个女人,余情未了?”

“你认识她?”侯文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扭头瞥了她一眼,就那样波澜不惊的一眼,看的沈长青一阵心惊肉跳,立刻就摇头说道:“不认识,是你今天告诉我的,她曾经是你想要娶的女人。”

“当年,我就告诉过你,我有喜欢的人了。”侯文耀依旧是淡淡的神色。

当年他并不愿意刘芬受到委屈,没有将她带回家,也没有向外界公开介绍过她,将她保护得很好,一直到两人私定终身了,他说服了家人同意两人结婚,他才打算将刘芬带回家见父母,却没想到……侯文耀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就蔓起一股难以言说的酸楚,即便是过了这些年,再回想起来,都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沈长青闻言,脸色愈发难堪起来,心里苦涩翻涌。

当年她身为天之骄女,哪一次她出现的时候,周围不是前呼后拥,不是阿谀奉承的,一场酒会上,她见到了侯文耀,眼底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的谄媚奉承,神色淡淡的,她就对他留意了几分,几次主动他都不为所动,她一开始以为他是欲擒故纵,后来才知道他早有了心上人……骄傲如她,当时并没有想去夺人所爱,是后来候家人看上了她身后的沈家,主动找上她的……侯文耀把那个女人保护的得太好了,好到了让她嫉妒让她失去了理智,才会想要不顾一切的要拆散他们,要得到侯文耀……

如今回想起当年,沈长青并不后悔,只是心中一口气难消,明明都不该活在这个世上的女人,如今还好好的活着,还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让她几乎控制不住的心慌起来,她害怕,当年她所做的一切,会被揭穿……即便当时她抹掉了所有的证据,也过了这些年,可是难保会有真相大白的那天。

两人回来住的地方,侯文耀送了沈长青进屋,转身就要走,她一下子拉住了他的胳膊,说道:“你要去哪里?”

“去公司一趟,今晚有个应酬。”侯文耀低头看着被她拉住的手臂,目光又缓缓的落到沈长青脸上,见她眼底隐约有了慌乱,甚至失去了一直在他面前保持的温柔娴淑,语气带上了几分尖锐,说道:“应酬?是真的有应酬,还是你要去找那个女人!”

“你怎么了?”侯文耀看着失去了冷静的沈长青,心里滋味复杂,毕竟跟她过了这么多年,他不敢去想象,当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如他心里所猜测的一样,跟她有关。

“当年,你的确告诉过我,你有了心上人,但是我并不知道她就是那个女人!你也说过是因为她背叛了你,背叛了你们的感情,所以你们最后才没能走到一起!”沈长青紧紧的拽着侯文耀的胳膊,眼眶不知不觉已经微红了起来,继续说道,“我不管当初你为什么同意了跟我结婚,我只在乎最后的结果,是我沈长青成了你侯文耀的妻子!”

“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侯文耀看着情绪激动的沈长青。

“侯文耀,我就问你,现在她突然又出现了,你是不是还对她余情未了!”沈长青眼底的凌厉渐渐的迸裂出来,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咄咄逼人的说着。

“长青,你在担心什么?”侯文耀目光渐渐变得幽深起来,低声询问着,沈长青这才意识到她自己刚刚有多失态,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说道:“可能是我太累了,所以就胡思乱想了。”

“累了就去休息。”侯文耀抽出被她拽住的胳膊,在出门前,又留下一句,“毕竟我们结婚也有这些年了,就算她现在出现了,甚至就算我对她余情未了,那又能怎么样?我不会背叛我和你的这段婚姻。”

除非,当年的事情,是你沈长青在背后一手造成的,那就怪不谁了!

沈长青看着侯文耀离开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何种滋味,就算当年制造了刘芬拿着支票离开出了车祸身亡的假象,让他以为是她背叛了他们感情……可是这些年他竟然都还是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如今干脆直接跟她坦白就是对那个女人余情未了,这让她沈长青情何以堪!

侯文耀离开以后,整个人心情都有些烦躁,去了JS公司,询问秘书调查当年事情的进展,依旧是一无所获,甚至跟他当年知道的结果一样,是刘芬拿了支票,离开的路上,出了车祸身亡。

越是查不出半点蛛丝马迹来,他心底越怀疑,混混沌沌的在办公室里面坐了一下午,晚上并没有所谓的应酬,他只是在心里对沈长青有了怀疑之后,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她,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朝着她质问。

在公司过了一夜,他早上接到沈长青电话的时候,随便找了理由搪塞过去,然后有些疲惫的仰靠在旋转椅后,从抽屉里拿出刘芬的年轻时候的照片,静静的凝望着,想着两人当年很有可能是被迫分离这些年,让他忍不住潸然泪下,起身离开公司又去了一趟首都军医院。

他这段时间几乎隔三差五的都会过去首都军医院,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次这样,心情沉重甚至有些心急。他查不到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刘芬身为当事人,她想必更清楚!

他一直都是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等待区的刘芬和苏唯,今天,他没有停留的直接走到了两人面前,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苏唯,然后看着刘芬,凝重的说道:“阿芬,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刘芬微侧着身子,不去看他,侯文耀一动不动的看着她,蹙眉说道:“我是想跟你谈谈当年发生的事情。”

刘芬浑身一颤,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唯,当年的事情,她从来都没有跟苏唯说过,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噩梦,所以现在她也不想苏唯知道……她缓缓的抬头看了一眼侯文耀,没想到他过了一夜会憔悴成这个样子,脸上也带着前所未有的强势和执着,忍不住心下一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头对苏唯说道:“我跟他说两句,等会儿就过来。”

两人到了安静的角落,侯文耀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阿芬,你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我要跟你结婚的……为什么转身就传来你拿了支票离开出车祸身亡的消息……”

一想到当年的事情,刘芬浑身就止不住的颤抖,心里又痛又怕,如今听到侯文耀提起来,与她所经历的痛苦,完全是不一样的版本,心里的恨意和怨怒一下子无可抑制的涌了上来,情绪激动的说道:“既然你明明跟沈长青有了婚约,又为什么要来招惹我!那张支票,是他们强制塞给我的!”

侯文耀看着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的刘芬,还有她说起沈长青时眼底流泻的恐惧,顿时心中痛苦蔓延开来,果然跟沈长青有关!

“阿芬,对不起,对不起,我当年……”侯文耀忍不住声音哽咽起来,当年他看到她按了的手印,一想到她为了那两百万竟然离开,信以为真,整个人都几乎受不了她背叛所带来的打击……

“侯文耀,当年那场车祸,如果不是我滚到了坡下,苏唯又找到了我,我根本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我还能有命活到今天,连我自己都在庆幸!”刘芬看着他脸上的痛苦,心里也泛起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当年她跟他那样相爱,最终却落得这样的结果,差点让她丢掉了性命,就算后来再跟他重逢,她更多的是害怕。

“阿芬,是我的错,对不起……”侯文耀此刻无比的懊悔,心中更是痛到窒息,忍不住泪流满面。

当时他知道刘芬拿了支票离开,整个人都气得失去了理智,就算后来知道她出了车祸,他还亲自跑到了车祸现场,看着焚得几乎看不出原样的轿车,冷笑着说她活该,是她背叛他们感情的下场……可是后来冷静下来,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想到她就这样离世了,他还是不可抑制的痛苦难过,始终对她念念不忘……直到后来在滨城重新再遇见她,他对当年的事情起了疑心,一直到今天,心底的怀越来越强烈……

“当年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刘芬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不愿意去回想那样让她恐惧的经历,说道,“我还能活在这个世上,我已经知足了。你现在也家庭幸福,没有必要一直来缠着我,我怕我躲得过一次,没命躲得过第二次。”

“是不是沈长青害的你?”侯文耀眼底血丝密布,一动不动的盯着刘芬,咬牙说道,“当年是她让你拿了支票赶你走的,是不是!”

“还重要么?”刘芬对上他的双眼,唇角扯出一抹自嘲的笑意,“你能把她怎么样么?你能把整个沈家怎么样么?”

刘芬说完,直接越过他,头也不回的走到了苏唯身边。

侯文耀一动不动的站在远处,看着刘芬和苏唯两人的亲昵,眼睁睁的看着她站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活生生的与她错过了这些年,垂在双侧的手,一下子紧握成拳!

就算他不知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造成他跟刘芬如今场面的,跟沈家跟沈长青脱不了关系!

就在他思绪翻涌的这段时间里,沈长青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问他在哪里。

“我在公司。忙,先挂了。”侯文耀接起电话,淡淡的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

侯文耀一夜未归,沈长青心感不安,过来首都军医院看沈筠,顺道过来针灸这层,果然如她所料那样看到了侯文耀……她捏着被挂断的手机,看着他一脸憔悴一动不动的望着那个女人,整个人忍不住浑身都紧绷了起来,目光冰冷的落在刘芬身上,眼底的狠戾一点点的浮了上了,最后才缓缓的转身离开,好像不曾来过。

侯文耀一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整个人都要站成雕塑了一样,最后是接到了苏岚打来的电话,他才找回一点神智。

GA夏季的珠宝设计的宣传推广,想要跟他的JS公司合作,早几年的时候GA就想跟他搭上线,他一直都没有松口过,现在是苏岚在负责GA夏季的珠宝设计,又亲自给他打了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空,他自然会给这个面子……

坐在GA总部办公室的苏岚,跟侯文耀通话结束后,又给顾乔北打了电话,惹得他有些委屈的说道:“老婆,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忙?”

苏岚听着他这样的口吻,心里一暖,说道:“饭局结束了,我打电话给你,你来接我好不好?”

两人甜蜜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正好林凌过来给她汇报那些被选中的设计作品打造的进度。

今天是周五,六月七号,时间越来越紧迫,她整个人都忙得天昏地暗的,昨天晚上回去了她都加班到了凌晨三四点才睡觉的,今天一样绷紧了神经忙碌着。

下周法国Ross公司的人就要过来看了,她至少要腾出空地来把这些打造的珠宝都展出来给对方看,若是有一两件珠宝设计能够让对方看中愿意合作,那么接下来无论是对她还是对GA整个公司,都是一个很好的发展。

苏岚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又简单的补了妆,出来的时候,迎面碰到了秦筝,见她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意,声音婉转的说道:“刚去你办公室找你,见你不在。怎么样了?”

“侯总同意了今晚的邀请。”苏岚瞥了秦筝一眼,淡淡的说道,“秦总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去准备一下晚上的饭局了。”

【题外话】

今天一更5000字,晚安,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