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干了这杯,喝到我满意了为止(6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侯总同意了今晚的邀请。”苏岚瞥了秦筝一眼,淡淡的说道,“秦总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去准备一下晚上的饭局了。”

她说完直接就走,秦筝瞬间眼底就迸出一股阴沉的看着她的背影,没想到侯文耀竟然答应了!按道理是不可能的,沈、顾两家怎么可能有来往!更何况沈筠对苏岚还深恶痛绝,又怎么可能让侯文耀同意!

但是偏偏侯文耀就是答应了苏岚的晚上饭局的邀请,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愤怒和意外,忍不住给沈筠打了个电话。

沈筠还在首都军医院,其实她已经可以出院了,只是她宁愿在这医院病房里待着,都不愿意在沈长青的眼皮子过活,看到秦筝电话的时候,立刻就接了起来。

“沈姐姐,好久都没看到你了,你人在哪儿呢?”秦筝笑语嫣然的说着,电话那边的沈筠依旧是倨傲的语气,说道:“突然打电话给我,有事?”

秦筝柔柔的笑了两声,低垂着眸子,眼底闪过一道细碎的冷光,轻声说道:“今天和侯总有个饭局,突然想到好久没看到沈姐姐了,所以就打个电话问问。”

“你邀的我爸?”沈筠随口一问,侯文耀生意上的事情,她根本就一窍不通,只知道侯文耀旗下产业涉猎广泛,各行各业的都有人想要跟他搭上线,然后再搭上沈家。

“我可没这么大能耐,是苏岚。”秦筝刚说出苏岚的名字,电话那边的沈筠就冷笑了两声:“嫁得好就是不一样,连我爸都要给她几分面子。不过我爸那人就那样,见谁都是一副低声下气的卑微样子。”

秦筝假装没有听到沈筠对侯文耀的不屑,唇角勾着嘲讽的笑意,轻声说道:“哎呀,沈姐姐,今晚咱出来聚聚呗,反正是苏岚跟侯总有饭局。”

“秦筝,我记得苏岚是你下属吧,你身为她的领导,晚上有饭局不是你去而是她去,你到底是有多没用啊,连个下属都管不住,爬到你头上去了。”沈筠冷笑的嘲讽着,秦筝一下子委屈的说道:“沈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嫁给了乔北,秦家又不像沈家,我哪里敢得罪她……”

沈筠笑了笑,语气里带着一如往昔的骄矜,凉凉的说道:“你说你啊,跟顾乔北一起长大的,结果跑出国几年,一回来男人被苏岚给抢了,现在还对苏岚低声下气的,你真是没用到家了。”

沈筠不曾将秦筝放在眼里,因为秦筝给她的感觉太没用,就算是曾经差点跟顾乔北订婚了,她也没往心里去过,毕竟顾乔北现在的妻子是苏岚,就凭这点,她就不会放过苏岚。

秦筝被沈筠不留余地的戳着痛处,气得直哆嗦,拼命的咬着牙关,但是语气依旧带着委屈难过,在电话这边低声说道:“沈姐姐,你别说了,我知道秦家背景薄弱,你们都瞧不上我……沈姐姐,我以后不找你就是了……”

“哎,你是不是哭了?我也没说你什么啊。”沈筠听着秦筝委屈的声音,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毕竟秦筝从小就是柔柔柔柔的模样,因为秦筝跟顾家走得近,所以她一直都跟秦筝不怎么熟,是后来秦筝从国外回来了,才渐渐的跟她有了来往。

秦筝在她面前一直都规规矩矩的,没有刻意的奉承讨好,也没有对她不喜厌恶,拉着她也只是做些女儿家的事情,一起逛逛街,喝喝茶而已,跟她说一些护肤的、养生的,虽然她每次都是很不耐烦的样子,也很不屑秦筝说得那些,但是内心还是觉得很愉悦的,至少这些年,没有一个人像秦筝这样,对她这么真实。

“我知道,沈姐姐说得都是事实,我是很没用。”秦筝听到沈筠这样的语气,唇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沈筠这个人的性格太莽直了,横冲直撞的,还死要面子,相处了几次,她就摸得一清二楚了,所以她越是这样难受委屈顺着沈筠的话往下说,那她就越是容易被她带着走。

“哎,你别这样说啊……”沈筠听到秦筝微微哽咽的委屈声音,心里越发别扭起来,但是让她道歉是万万不可能的,顿了顿,说道,“秦筝,要不这样吧,今晚你跟苏岚一起去饭局,等会我也去,苏岚她不是仗着嫁给了顾乔北嚣张跋扈么?等会看我怎么收拾她!”

“沈姐姐,这样不好吧……”秦筝眼底闪过一道得逞的光芒,唇角忍不住向上扬起。

“怕什么?!由我沈筠担着!”沈筠一听到秦筝这样畏畏缩缩的害怕语气,顿时就忍不住火气往上冒,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说道,“我都站在你这边了,你还胆子这么小!”

既然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结果,秦筝也没有继续跟沈筠废话,闲扯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下午下班,苏岚带着林凌还有薛设计师一起准备去定好的御客坊时,突然想起来自己来了首都以后还没有车,顿时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角,走到路边要伸手打车的时候,薛设计师淡淡的扫了一眼苏岚,说道:“我有车。”

其实苏岚今天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这位高冷的薛设计师说了她的打算,没想到这位薛设计师直接就点头同意了跟她一起去今晚的饭局,让她惊喜不已。

就在薛设计师准备去开她自己的车出来的时候,秦筝正好开着一辆银色宾利过来,苏岚脑海里一下子冒出了一个想法:又换了车。

毕竟上次秦筝开的是宝蓝色的路虎,不过,秦筝这样跟她又没有半点关系。

秦筝将车停在三人跟前,摇下车窗,脸上带着轻柔的笑意,“都上来吧,一起过去御客坊。”

“秦总也要过去么?”林凌下意识的诧异的开口询问着,似乎没想到秦筝会突然也去。

“怎么了?我不能一起过去?”秦筝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林凌,却是对着苏岚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总也去饭局,自然是再好不过。”苏岚客气的朝着秦筝笑了笑,看了一眼时间,并没有在这个上面纠结,便直接拉开了车门坐进来。

三个女人在后座上挤挤还是能坐下的,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便显得车厢里气氛有些压抑,一到御客坊,苏岚竟然看到乔西在,站在大厅柜台处跟领班的经理在说些什么。

这是御客坊是顾乔西在首都的产业,因为当初躲宋铮去了滨城没怎么打理,现在她回来了首都,自然要重操旧业,一扭头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一群人,顿时就踱步走过来给了苏岚一个大大的拥抱:“三嫂!”

“这又是你开的?!”苏岚打量着这地方,跟滨城开的那四家饭店又是不一样的风格,这里带着浓烈的古典气息,无论是规格布局还是装饰,都带着中国古典风味。

“是啊。”乔西笑着点点头,目光一转落到秦筝身上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尴尬和狐疑,在苏岚和她之间扫了扫,最后还是大方的跟她打了招呼:“筝妹,好久不见。”

“乔西姐,上次在莫伯伯的寿宴上,我有看到你。”秦筝柔柔的笑着,一如往昔的娇弱模样。

乔西干笑了两声,那场寿宴上,她没有留意到秦筝,虽然早就知道秦筝回来了,现在被她这样一说,好像有种她故意不理秦筝的感觉。

“你看到我了,怎么不喊我。”顾乔西故作生气的看着秦筝,秦筝笑了笑,说道:“当时候你跟着你的男伴在一起,还有绍谦哥他们,我就没过去。”

“秦总,有空再聊吧,时间差不多了。”苏岚看着两人在大厅里叙旧起来,不知为何看到乔西跟秦筝这样熟稔的态度,心里有些不舒服。

“恩,有空再聊,你们有事先忙。”乔西笑着点点头,又转身朝着柜台走去,苏岚一行人则过去了预定好的包厢,她刚进来坐下,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乔西发的:三嫂,我永远支持你跟我三哥!

苏岚看着手机,忍不住轻笑了起来,秦筝坐在她身侧,凑过来的动作似要看她在看什么,笑着说道:“看什么看的这么高兴?乔北给你发的短信?”

苏岚直接收了手机进包里,淡淡的看了一眼秦筝,伸手拿过桌上的点菜宝:“秦总,要先通知服务员上菜么?”

“侯总还没有过来,先等等吧。”秦筝见苏岚快速收了手机的动作,眼底闪过一道冷光,放在桌子下的双手紧紧的拽着,等会沈筠来了,她就不信,苏岚还会这么得意!

侯文耀过来的时候,看到包厢里一共坐了四个女子,微微一愣,他接到苏岚的电话邀请,还以为是苏岚单独跟她约他,私下跟他谈,所以他过来都是孤身一人,连秘书都没有带。

“侯总来了。”秦筝笑着招呼侯文耀坐下,苏岚也起身礼貌的朝他微笑:“侯总。”

林凌和薛设计师也各自起身跟侯文耀打了招呼,紧接着秦筝按了桌上的点菜宝,通知上菜。

其实苏岚并不擅长这种交流,因为要为夏季珠宝设计推广宣传做进步一的准备,她打电话给了张悦,张悦建议她想办法约侯文耀出来,最好能把周生也约出来,然后让她跟秦筝一起商量想办法。

苏岚以为秦筝至少会公私分明,谁知道秦筝是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让她自己处理,结果她约了侯文耀,秦筝又跟着一起过来了饭局。

虽然苏岚负责GA夏季珠宝设计,但是她对职场的争斗并不擅长,甚至对她现在所在的圈子都不是完全了解,她知道自己能约人出来,大都是看在顾乔北的面子上,这就像一个人情来往一样,今天别人应邀她,那么下一次,她就要礼尚往来的应邀别人……

今天没有张悦在酒桌上长袖善舞,苏岚也不指望秦筝能够出力,所以酒桌上的气氛一开始有些低迷,是后来苏岚率先举杯,这才将气氛拉了起来。

“女孩子家的,还是不要喝酒的好。”侯文耀看着苏岚斟了第二杯,伸手拦住她,眼底带着关切。

苏岚笑了笑,她知道侯文耀能这样照顾她,更多的是看在她母亲的份上,便没有在伸手举杯。

苏岚跟顾乔北虽然你没有办婚礼,但是两人领证结婚,基本上已经成了公开的事情,所以侯文耀这样跟苏岚示好,在坐的人也没有什么意义,倒是秦筝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侯总,今天约您出来吃饭,是想跟您合作……”苏岚干脆直接跟侯文耀表明了来意,侯文耀静静的看着她,听着她一直滔滔不绝,也没有打断,最后等她说完,主动倒了一杯水给她,微笑着说道:“你说来说去,都是给你们GA带来的好处,又能给我JS公司带来什么利益?所谓的合作,是为了双赢。”

苏岚被侯文耀这样一问,给愣住,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以为跟侯文耀的合作是要泡汤了,忍不住有些丧气起来。

侯文耀看着苏岚暗淡下去的神色,笑了笑,安抚的说道:“苏岚,你还太年轻,不适合在酒桌上谈生意。”

“侯伯伯,你就别为难我们了。直接大答应跟我们合作不就好了。”秦筝适时的出声,举着杯里的茶水,轻柔的说道,“我就不喝酒了,用茶敬您一杯。”

侯文耀看了一眼秦筝,跟她碰杯,笑着说道:“吃饭就别谈工作的事情了。”

秦筝笑了笑,附和着侯文耀的话,低头吃饭,一下子,包厢里的气氛就低了下来,好在侯文耀又继续跟苏岚聊了起来,基本上都是关心的询问她的生活之类,偶尔也会提一两句到顾乔北身上。

饭局到中场的时候,沈筠才姗姗而来,桌上的人,除了秦筝,所有人都是一怔,侯文耀是直接沉下了语气说道:“你不在医院养着,跑过来这里做什么!”

“怎么?我不能来?”沈筠额上还蒙着纱布,语气生硬的回了侯文耀一句,一点都不将他放在眼里,转眼目光冷厉的落到了苏岚身上,直接朝着她过来,倨傲的朝着林凌说道:“让开,我要坐这儿。”

林凌也不傻,沈筠能够那么冲的语气跟侯文耀说话,想必也有身份,顿时就起身往后坐,将位置让给了沈筠,沈筠一坐下,直接就拿过桌上的花瓷瓶的西凤酒给苏岚到了满满的一杯,而她自己则到了一杯白水,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岚,带着嘲讽的说道:“苏岚,想要跟我爸谈生意?你先干了这杯,喝到我满意了为止。”

“沈筠,你胡闹什么呢!”侯文耀气得一拍桌子,指着沈筠说道,“你现在就立刻给我回家去!”

“我喊你一声爸,是给你面子。”沈筠扭头冷冷的看向侯文耀,眼底的轻蔑太过于明显,冷笑着说道,“今天要是我不满意了,想要跟谈成生意,那是门都没有的事情!”

沈筠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侯文耀是靠着沈家的,他自己做不了主。

“我治不住你了,我就不信你妈妈也治不住你!”侯文耀气得一窒,咬牙切齿的瞪着沈筠,拿出手机要给沈长青打电话,去又惹得沈筠冷笑了起来,越发讥诮的看着他,摇头啧啧了两声:“你除了打电话找我妈,你还有别的能耐么?真不是我要说你,是你自己的能力,从来都没有能够让我高看的。”

“你!”侯文耀气得不轻,脸都憋得通红,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从胸腔里发出一长传的呼吸声,手机也直接从手心掉到了地上。

苏岚见侯文耀脸色不对,连忙倒了一杯水递到他手边,轻声道:“侯总,先喝杯水,冷静一下。”

“苏岚,你讨好他,倒不如今天喝到让我满意了,毕竟,能做主的人,是我沈筠。”她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岚,抬手端起满满的一杯白酒递到她眼前,脸上冰冷发狠的神情,看的苏岚心头一颤。

“苏岚,别理她。”侯文耀现在是看都不想要看沈筠一眼,担忧的朝着苏岚摇摇头。

秦筝远远的坐在一边,冷眼旁观失态发展;林凌坐立不安的担心苏岚;薛设计师不明所以,但是也看出了是在针对苏岚,微微蹙眉,但也什么都没说。

苏岚瞥了一眼沈筠递到她跟前白酒,微微俯身,从地上捡起了手机放到侯文耀手边,然后接过沈筠手里的白酒杯,微勾着唇角,又缓缓的将酒杯放了下来,说道:“沈小姐,侯总本就没有要答应跟GA合作,我何必要喝下这一杯白酒?再退一步来讲,不跟你们沈家合作,跟别的人也是一样合作,我就不信,沈小姐在首都,能够只手遮天。”

苏岚这样不急不缓的语气,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的沈筠心里怒意翻腾,甚至觉得她还在嘲讽着什么,忍不住冷笑一声,眼底凛冽尽显,狂傲的说道:“沈家能不能只手遮天,你大可以试试看!更何况我沈筠头上的伤,还是因为顾乔北造成的,只让你赔罪喝一杯,我沈筠还算是客气的!”

苏岚惊讶的看着沈筠额上的纱布,见她一脸的笃定,心下莫名的有些慌乱,下意识的有些信了她的话,毕竟沈筠和顾乔北之间的梁子是早就结下的,顾乔北将她打破了头,也不是不可能的。

侯文耀看不得沈筠胡言乱语,指着她咬牙说道:“沈筠,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是你自己出车祸造成的!”

“那也是因为顾乔北!”沈筠偏执的吼着回了一句,转而目光沉沉的盯着苏岚,说道,“苏岚,这杯酒,你今天是喝定了!”

苏岚冷冷的看着沈筠,紧抿着唇,没有伸手端起面前满满的白酒,沈筠却又冷笑着继续说道:“因为顾乔北,我沈筠出了车祸,大难不死,只是磕破了头,我要是非要追究下去,怎么都要顾乔北脱层皮,你信不信?!”

苏岚不知道沈筠出车祸的具体缘由,顾乔北怕她担心,也没有告诉过她,所以现在沈筠这样语气狠戾的威胁着,苏岚心里忍不住一颤,有些动摇的说道:“我要是喝了这杯白酒,你就会不追究了么?”

“那要看你今天能不能喝到让我满意。”沈筠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的轻敲打着,讥诮的看着苏岚这样维护顾乔北,让她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和不悦,要关心乔北,也是她沈筠关心!

要是谁敢这样威胁她沈筠,她早就一耳光过去了,但是她苏岚面对威胁却要忍气吞声的受着,这样没有能耐的女人,又怎么有资格站在顾乔北身边!

沈筠越想越不甘,对苏岚的厌恶也更深了一层,目光冰冷,沈青发狠的盯着苏岚。

侯文耀见苏岚已经动摇了,伸手拿过那慢慢的一杯酒,伸手按住了苏岚,关心的说道:“别理她!”

“没事。”苏岚冲着侯文耀笑了笑,捏着满满的一杯白酒,目光平静的看着沈筠:“你最好说话算数。”

她说完闭眼仰头将一整杯都喝了下去,烈酒入喉的灼烧感辣得她顿时就眼中浮起泪光,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看不出来,你酒量挺好的,再来一杯。”沈筠冷笑着又给苏岚到了一满杯,示意苏岚继续,侯文耀干脆直接拿起那满杯白酒扔到一边,冰冷的瞪了一样沈筠,拿着手机给沈长青打了个电话,语气很不好的说道:“沈筠在御客坊发神经,你赶紧过来治一治!”

他说完直接就挂了,转手就给顾乔北打了一个电话,压着语气简短的说道:“乔北,苏岚在御客坊喝多了,你过来接一下。”

“怎么?你心疼苏岚?还是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沈筠见侯文耀托她的后腿,猛地一拍桌子,直接站起来,指着侯文耀,疾言厉色,心里格外的不甘,她明明才是他亲生的女儿,他却不喜欢她,反而对苏岚和颜悦色,充满慈爱关切!就算她瞧不起侯文耀,但也不允许他去关心别人的女儿!

【小剧场】

乔北:你还不赶紧让我出场,秦筝和沈筠一起上阵欺负我老婆,这种没有节操的事情,你特么是怎么做出来的!

作者:节操君刚刚离家出走了,我要把它找回来了再让你出场。

乔北:你一直就没有过节操,别找了,赶紧让我出场吧。

作者:好的,下章应该能让你出场了。不过要等到明天了,晚安。

乔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