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筠决定重回部队(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她瞧不起侯文耀,但也不允许他去关心别人的女儿!

“沈筠,你再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一句试试?!”侯文耀也沉下脸,阴沉沉的看着她,沈筠也意识到还有别的人在场,没有继续往下说,冷哼一声,看着一杯酒下肚以后便一声不吭捂着胃部的苏岚,一脸难受的模样,心里难得有了一丝畅快。

秦筝眼底划过一道极冷的光芒,沉思着刚刚沈筠口中的‘那个女人的女儿’,目光淡淡的在苏岚和侯文耀身上扫过,看着面前拔剑张弩的气氛,轻声开口说道:“沈姐姐,侯总,今天这场饭局,还要继续么?”

“当然要继续。”沈筠冷笑一声,她好不容易逮到的机会,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伸手推了推已经醉得脸上泛起了潮红的苏岚,说道,“苏岚,你刚刚才喝了一杯而已,还没喝到让我满意……”

“哟,都是熟人在吃饭啊。”顾乔西突然笑语嫣然的推门进来,长卷发挽到一侧,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身浅紫色长裙,看着时尚妩媚,目光落到苏岚身上,紧接着又瞥了一眼沈筠拿着西凤酒的手,眼底已然是一片冷意,直接踱步过来苏岚身边,将她扶起,说道,“既然我三嫂醉了,那我就先扶着她去休息。”

正巧她在御客坊碰到了苏岚一行人过来吃饭,便跟乔北在微信上聊了两句,刚刚又接到乔北的电话,苏岚喝多了,让她过去看看,她就立刻过来包厢里,没想到会让她看到这一幕,居然敢这样欺负她顾家人!

沈筠倨傲的冷笑一声,伸手拦住了两人的去路,抬着下颌,倨傲的模样,说道:“今天这场饭局,顾乔西你突然过来把苏岚带走是什么意思?来搅局的?”

“沈筠,你可别把话说这么难听。”顾乔西身上有着不输与沈筠的气势,笑得优雅,微微偏头瞥着她说道,“今天整桌的人,就只有我三嫂一个人醉成了这样。怎么?你是故意欺负我顾家人是不是?!”

顾乔西说道‘顾家人’三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正巧这时候苏岚酒精上头,醉得不清,微眯着眼睛,看轻身侧的人是乔西,染着酡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娇憨的笑容,一张嘴就是满口的酒气:“乔西来了,乔北呢?他来了么?”

整个包厢的人,目光一瞬间都落到了苏岚身上,尽管她穿着一身不出彩的黑白经典职业装,但是酒后她,整个人都带上了一股娇媚,还有刚刚她语气里对顾乔北毫不掩饰的亲昵和信赖,让沈筠咬紧了牙关,目光冷厉的盯着苏岚,而秦筝脸上,则看不出半点儿表情,依旧是保持着温柔的笑意,双手却下意识的紧拽着。

“乔北马上就来了,乖,难受就闭眼靠我肩上休息会。”顾乔西扭头瞥了一苏岚一脸朦胧茫然的样子,似在找顾乔北,忍不住笑了笑,伸手将苏岚扒到她肩上靠着,架着她绕开沈筠要走。

“顾乔西,你不将我沈筠放在眼里是不是?觉得我沈家人就怕你顾家人了?!”拼背景谁不会拼,沈筠将手里的西凤酒猛地砸到桌面上,直接从位置上站起来,挡着两人的去路。

“沈筠……”侯文耀在一旁刚要开口,沈筠直接瞥了他一眼,吼道:“这儿没你说话的份!”

侯文耀又是气得一窒,偏偏又拿她毫无办法,顾乔西则看了一眼他,笑着摇头表示无事,转眼又看着挡在她跟前的沈筠,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手上漂亮的水晶钻甲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语气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客气,硬冷的说道:“沈筠,你非拦住不让我们走,是吧?”

“怎么?怕了?怕了你就留下苏岚。”沈筠冷笑着,语气里没有丝毫的退让。

“沈筠,别太把自己当个事儿,你算什么东西?你觉得我顾乔西会怕你?简直可笑,让你三分是给沈老司令的面子,不是给你沈筠。掂量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再来嚣张!”乔西毫不客气的说着,伸手直接推开她,扶着苏岚就要过去,沈筠因为乔西这番话气得血液逆流,就像是被人踩到了痛处一样,扬手就朝着乔西脸上扇去。

乔西虽然没有入伍过,但是毕竟在那个环境里长大的人,反应也快,看到沈筠气得双眼都通红失去了理智的疯狂模样,连忙扶着苏岚往一侧闪躲,沈筠那一巴掌扎扎实实的打在了旁边的红木柱子上……

就在沈筠不解气的要过来继续对乔西动手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顾乔北和沈长青都赶了过来了。

顾乔北是直接快步冲了过来,捏住了沈筠的手腕,狠狠的甩到了一边,沈长青则厉声呵斥道:“沈筠!你住手!”

顾乔北从顾乔西手里接过喝醉的苏岚,目光担忧的仔细打量了一遍,确定她没事只是喝醉了,这才扭头朝着乔西关心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事?”

“三嫂没事,我护着在,就是醉了。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就要豁出去跟她打起来了。”乔西看到乔北过来也松了一口气,露出灿烂的笑脸,微微耸肩,其实她一个人是打不过沈筠的,更何况还带扶着个喝醉的苏岚。

“那行,没你事了。我们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家。”顾乔北笑了笑,很不客气的过河拆桥,然后将苏岚抱在怀里,直接就走。

乔西一阵无语,但也什么都没说,赶紧跟着顾乔北往外走。

“侯总,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下次再邀您出来。”秦筝见状,也赶紧拿过自己的包包,起身朝着侯文耀点点头,迅速跟在了顾乔北身后。

“站住!我有说让你们走了?!”沈筠心有不甘,顾乔北那样优秀的一个男人,只有对着苏岚才会露出温柔的目光,却不曾看她一眼,这让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所以,此刻沈筠看着顾乔北的目光里,有仰慕也有气恼怨怒。

快要走到门口的一行人,均是一愣,停下了脚步,秦筝目光下意识求助的看向顾乔北,低声喊道:“乔北……”

顾乔北眉峰一蹙,但还是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们先走,然后目光落到沈长青身上,缓缓的开口:“沈局,前两天沈筠出车祸的事情莫名其妙的扯到了我身上,今天她又故意刁难我老婆将她灌醉成这样,就连乔西过来她都敢动手打人,沈家要是不愿意好好的管教管教沈筠,继续让她这样,那我顾乔北不介意替你们出手管一管。”

沈长青听出了他话语里威胁的意味,心口一滞,但是偏偏他又说得都是实话,让她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只有扯着笑脸,朝着他点头说道:“苏岚喝多了,你们就先回去吧,剩下的我会处理。”

沈长青话说到这个份上,至少她还是个长辈,顾乔北也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这次是直接离开。

沈筠不甘的要追过来,沈长青伸手将她拉住,厉声说道:“你还嫌闹得不够难看是不是?!”

“我闹得难看?你是没有听见顾乔西是怎么贬低我的!”沈筠气不过,双眼通红,要挣脱开沈长青往外走。

沈长青直接抬手给了她一耳光,盯着她冷声道:“你给我清醒清醒!就算顾乔西说得难听,也是你自找的!你再敢去找苏岚的麻烦去缠着顾乔北试试?跟你说了多少遍,你都听不进去是不是?!”

“你不帮我就算了,还三番两次的阻止我!既然这样,那你以后都别管我!”沈筠用力的甩开沈长青的胳膊,怒极的盯着她,要往外走又被沈长青拦住,指着她说道:“沈筠,你还要闹到什么地步?非要顾家跟沈家对上,非要闹到连爷爷都惊动出面是不是?我在就跟你说过了,那怕是顾乔北对你有半点意思,或者是作你身后的沈家看,都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沈筠不想去听沈长青这些话,现在越是得不到,她越是不甘心,只会觉得沈长青是故意要阻拦她,忍不住眼底带上了几分讥诮,冷笑着说道:“说来说去,你还不是因为苏岚是那个人的女儿才不让我缠着顾乔北的?!当年你都能把爸爸抢到手,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拦着我!”

侯文耀听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子从位置上站起来,情绪激动得连面前的碗筷都打翻了落到地面上,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沈长青,眼底情愫翻涌。

包厢里瓷器碎裂的声音一下子让吵得不可开交的母女两人从愤怒中回神过来,沈长青对上侯文耀那双眼的时候,下意识的一惊,沈筠此刻也惊吓不小,从来都没有见过侯文耀这幅样子,整个人像是都冒着冰冷的气息,那双眼睛就像是寒冬腊月里结了深冰那般,看得人背后起了寒意。

“长青,你早就认识了阿芬,是不是?当年她会离开,甚至差点身亡,都是你在背后一手导致的,是不是?”侯文耀缓缓的走到沈长青面前,唇角带着极清浅的笑意,可是那笑意却又一点点的冷却下来,就像是被冰冻了一样,让沈长青随着他的靠近,却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沈筠此刻也不敢吭声了,也知道是自己刚刚的口无遮拦才让侯文耀突然色变,小声朝着沈长青喊了一声‘妈’。

“文耀,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沈长青额角突跳了两下,迅速就反映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我跟你过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

侯文耀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沈长青,见她脸上牵强的笑意,还有微白的脸色,勾了勾唇角,似有似无的笑意,越发看的人心惊。

“文耀,沈筠她是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胡说八道的你也当真。”沈长青深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偏头,有些难受的说着,“我跟你过了这些年,我总以为,你心里至少有我的位置,却没想到,你会这样来想我。”

侯文耀不说话,沈长青自嘲一笑,扭头倔强的盯着他,咬牙发狠的说道:“文耀,我沈长青要是真想对付一个人,那个人是不会有命活到今天的。”

侯文耀浑身一怔,垂下眸子,眼底渐渐浮起悲伤和挣扎,好一会儿,在抬眸看向沈长青的时候,已经是一片平静,淡淡的开口:“累了,我先回去了。”

侯文耀一走,包厢里只剩下母女二人,沈长青绷紧的神经这才缓了下来,只觉得一阵疲惫袭来,眼前犯黑,踉跄几步站不稳,沈筠连忙过来扶住她,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小声喊道:“妈,你没事吧……”

沈长青用力的甩开沈筠的搀扶,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火气直往上窜:“你继续口无遮拦的往下说啊?!你怎么不继续说了?!我告诉你,沈筠,要是这个家没了,你也跟着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可能,爸爸怎么会……他不是要靠着沈家么……”沈筠心里一颤,看着沈长青不安的说着。

她冷笑一声,心口火气翻腾,指着沈筠说道:“你真以为沈家还是当年如日中天的形式么?你真以为你爷爷能够长命百岁一辈子活下去?!靠着沈家?你爸爸那边的侯家就算不靠着沈家,现在一样能够屹立不倒!你往后最好对你爸爸客气点!”

沈筠错愕不已,因为是涉及到了自身的利益和地位,她这一瞬间的大脑格外的清晰,回想着沈长青所说的话,不自觉的背后起了一层冷汗,如果哪一天沈老司令去了……那沈家……

她根本不敢往下想,眼底不自觉的流泻出惊恐,拉着沈长青的胳膊,说道:“妈,不是还有小舅么?”

“你小舅整天舞文弄墨,不过挂了个闲职。”沈长青闭了闭眼,叹了一口气,说道,“沈筠,听妈妈的话,别再缠着顾乔北了,趁着你爷爷这两年还活着,找个好婆家就嫁了吧。西北那边的老严家,都是你爷爷的旧部,你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

让她离开首都的圈子嫁到西北那边?!沈筠摇摇头,下意识的拒绝了,又惶恐又难过的说道:“妈,我不走,我不要离开首都……”

“沈筠,话都已经跟你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死心?”沈长青等着沈筠,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不耐,沈筠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像是突然下了决心一样,说道:“妈,我要回去部队。”

这次轮到沈长青惊讶了,见沈筠眉宇间满是凝重,咬牙说道:“我要趁着爷爷还活着的这段时间,迅速上位!”

以前她没想过这些,在部队里混出名堂来,只是为了博取沈老司令的青睐,可是如今形式与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样,沈家不过是看着繁花似锦的一个大架子罢了,里面居然早已经开始凋敝腐朽了,又怎么能不让她担心,失去了一身漂亮的羽毛,她拿什么来嚣张骄傲。

对于沈筠的这个决定,沈长青沉默了一会儿,直接就跟沈筠一起回去了一趟大院的沈家。

沈老司令的确是年纪大了,脸上深深的褶皱在灯光下一览无遗,一片银白,只有少数的几根黑色隐在其中,整个人带着一股苍老的气息,手里杵着的龙头拐杖,很有威严的站在客厅中,但是精神看着很不济。

沈筠一惊,她才多久没看到沈老司令,怎么整个人就苍老成了这幅样子,看得她越发坚定了自己要回去部队的决心,直接跟沈老司令说了她的意思,就算她回去了部队,对于顾乔北,她也是不会罢手的!

沈老司令对沈筠的决定没有表现出欢喜,也没有表现出不满,只是感慨的说道:“筠儿啊,你为何就不是男儿身?!”

沈筠眼眶一酸,过来扶着沈老司令说道:“爷爷,就算我是女儿身,一样能在部队里有一席之地!”

当年她在部队里凭着自己的能力再加上背后的沈家,也才坐到了正连职上尉,毕竟是女儿身,受到了诸多限制,所以后来沈筠得到了沈老司令的青睐以后就离开了部队。

“明天你去首都军区第28集团军报道吧,保留你当初正连职上尉的头衔,剩下的,爷爷会帮你,你也靠自己的努力。”沈老司令眼底带着慈爱的看了沈筠,拍了拍她的手背,让她留在这边过夜。

沈长青心里松了一口气之余,也多了一丝酸楚,坐着又聊了几句,开口提到顾家的时候,沈老司令突然冷笑了一声,意味深长的说道:“以为我沈傅言年纪大了,所以顾家老三就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落我的脸面?!到底是太年轻,不知道天高地厚。”

远在小别墅的顾乔北,哪里会知道沈老司令已经对他很不满意了,刚给被灌醉过去的苏岚洗澡出来,好几次都差点让他擦枪走火,但是苏岚却醉的不省人事,让他一路都隐忍着。

他一手给她擦着半湿的头发,低头凝望着怀里脸色红润微醺的苏岚,唇微张,即便是洗澡出来了,她一呼吸,还是带着浅浅的酒气,混着她身上刚沐浴后的清香,莫名的惑人心魄……

【小剧场】

作者:你猜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乔北:只有脖子以上亲吻的船戏。

作者:你这么机智真的好么?

乔北:对了,你为什么要沈筠回去部队?这尼玛真让她混出名堂了,还不得搞死人!

作者: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乔北:……

作者:放松,放松,没事的,今晚让你跟岚岚好好睡,明天起来了去一起去看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