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老爷子明显是故意的(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浴室里烟雾袅袅,水汽朦胧,白瓷的墙面与镜子上全都覆着一层薄薄的水汽,然后慢慢的汇成水珠,一溜溜的顺着淌下来,渐渐的让整个空间都变得聚拢起来。

黎思思半趴坐在他身上,两人之间隔着很近的距离,流动的雾气在两人之间飘飘渺渺,她看着他眼底的温柔,一时间竟辨别不出是真是假……

渐渐的,她体内浪潮越来越盛,忍不住的轻吟从她唇边溢出,也让他更加愉悦的扣着她的腰臀动作着。

……

结束以后,黎思思整个人直接就趴在他身上,脑袋靠在他肩头,听见他轻声说道:“思思,再给我生个孩子吧。”

“你说什么?”黎思思闻言直接坐直了,目光惊喜的望着他。

“怎么了?不愿意?”顾乔东大手抚着她光洁的后背,声音慵懒又随意。

黎思思几乎要捂唇落泪起来,生下森森之后,两人这些年里,虽然做过很多次,但是他从来都没有让她再有孕过,不是在她的安全期,就是让她吃避孕药,所以这些年,她都没有再怀上过。

“我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调理一下。”黎思思笑得眼角都带上了泪珠,毕竟之前一直在避孕,现在他打算再要孩子,她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后来两人从浴室里出来,他抱着她上来床上,夜里,万籁俱寂,漆黑的夜色里,两人这样近的距离,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还有隐藏在皮肤下淡淡的青色血管,可是不知为何,他从她垂下的眼角,感受到一股极浅的哀伤,击得心口一窒,忍不住在她耳边轻声低语:“思思?你不开心?”

“没有啊。”黎思思扬唇浅浅的笑着,目光一寸寸的描绘着他的容颜,伸手环着他的脖子,轻言低语,“我只是觉得,你对我这么温柔,有些不真实,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顾乔东蹙眉,看着那双沉静如水的眼,眸光有些复杂,转而便伸手搂了搂她,说道:“思思,我说了你回来了,我会跟你好好过的。”

“我知道。”黎思思飞快的接话过来,看着他微蹙的眉峰,伸手一点点的抚平,“是我在胡思乱想。”

“睡吧,我们好好过。”顾乔东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将她放开,翻了身自顾自的睡去。

黎思思盯着他的背影盯了好一会儿,轻轻的叹息一声,也闭眼入睡。

早上所有人都被何倩的大嗓门给吵醒的,她挨个过来敲门,想不醒来都不行。

顾乔东牵着黎思思过来客厅的时候,苏岚和乔北也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乔西则等何倩敲门走了继续蒙头大睡。

“妈人呢?把我们都喊醒了。”顾乔东抓了抓发丝,打了个哈气,这才看到何倩牵着森森过来客厅,过来招呼四人坐下,然后把森森交给保姆之后,喜滋滋的从厨房里端了一大锅汤出来。

“乔北啊,你啥时候跟岚岚也搬回来?你们小两口的也没人照顾。”何倩边说边盛了汤放到乔北跟前,笑眯眯的说道,“你们难得回来一次,可得好好补补。”

“乔东你也一样。”何倩说着也递了一碗到顾乔东跟前,然后又进去厨房。

“妈,这什么东西啊。”顾乔北稍微闻了一下,就是一股中药味。

“给你们补身子的,赶紧给我都喝了!”何倩说完又端着另外一锅汤出来,分别给黎思思和苏岚盛了一碗。

四个人面前一人一碗不知道是啥东西熬出来的汤,你看我,我看你,都没一个人敢先喝。

“都大眼瞪小眼的干什么?!这是我半夜爬起来专门给你们熬的汤!当年我跟你爸都喝了的,一喝一个准,立马就怀上!”何倩目光期待的看着四人,真不是她半夜要故意爬起来听墙角,是起来上厕所的,顺道从两个儿子门口路过溜达了一圈,然后就听到了一些响动,于是就决定去熬汤了……

“不喝。”顾乔北直接将面前的碗推到一边,哪有一大清早起来喝这玩意的,他才不想难受一天。

“不喝也喝!都赶紧给我喝了!”何倩一挥手,豪迈的说着,然后热情的看着苏岚,“岚岚啊,你跟乔北结婚这也快两个月了吧,先喝了这汤试试,要是还没动静就去医院检查检查。”

“妈,你是不是有点着急了?”苏岚有些哭笑不得,扭头朝着乔北求救,乔北摸摸鼻尖,也是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妈,我跟岚岚是结婚一两个月,不是一两年没孩子,这事是能急来的?您别瞎折腾行么?要喝你让他们喝去,结婚七年都没动静,就森森一个孩子。”

何倩一听,也是这个道理,立马就转头看向黎思思跟顾乔东,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神色。

“思思啊,你跟乔东是不打算再要孩子了么?”何倩对于他们两人没有那么着急,毕竟已经有了一个森森。

“乔东说打算再要一个。”黎思思笑了笑,温顺的端起面前的汤喝了一口,微微蹙眉,但也忍着喝完。

“哎,还是思思最乖。”何倩笑眯眯的接过黎思思跟前的空碗,又转身朝着佣人吩咐把早餐端上来,然后看着顾乔东,“思思都喝了,你也赶紧的,两人打算再要一个就补补。”

顾乔东无奈的摇摇头,也只有端起跟前的汤喝完,然后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乔北和苏岚,笑着说道:“当时思思直接就怀上了,乔北跟苏岚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没动静,也是要补补。”

顾乔北当做没听到他的话,看到早餐端了上来,直接要给苏岚盛红豆粥,被何倩给夺了勺子,瞪着他说道:“听见你大哥说的没?还不赶紧给我喝了?!自己不努力就算了,现在我帮你们补身子,你还敢不喝?妨碍我抱孙子,我跟你没完!”

苏岚扶额叹息,直摇头,看何倩这架势,不喝是不行了,最后眼一闭,咬牙喝了进去,然后赶紧吃点东西驱一下嘴巴里的味道,苏岚缴械投降了,顾乔北自然没有了反抗的余地。

后来吃了早餐,黎思思从佣人手里接过森森,准备送他去艺术班,然后再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调理一下,为再要一个孩子做准备,何倩一听让苏岚也跟着去检查一下,转眼又想起苏唯还在首都医院针灸着,又问了一下他的情况,最后干脆一家人浩浩荡荡的都去首都医院一趟。

“妈,你们这是准备干什么去啊。”乔西身上还穿着睡衣,朦胧着双眼,打着哈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家人整装待发。

何倩今天心情大好,看顾乔西也顺眼起来,笑眯眯的说道:“你大嫂和三嫂都准备要孩子,去医院检查检查。”

顾乔西一眼扫过去,顾乔东和顾乔北都是一副默默无语的样子,有一种报了一箭之仇的畅快,活该让他们昨晚在她面前秀恩爱,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豪气的挥手:“去吧,赶紧去,妈,你可要一路看紧了,不然可就耽搁您以后抱孙子了。”

“你这话,妈爱听!”何倩越看乔西越顺眼,叮嘱她今天早点回来,然后一挥手,准备出门。

“妈,我和乔东还要先送森森去艺术班。”黎思思看着何倩这架势,只觉得头皮发麻,瞥了一眼顾乔东,他无奈的摇摇头,牵起森森的另一只手。

“一天不去也没关系。”何倩一转身,将森森牵了过来,小家伙一听可以不去艺术班,一双大眼睛里光芒闪烁,顿时嘴甜的说道:“奶奶,今天你又变年轻了。”

“你这小马屁精!”何倩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森森的小脑袋,脸上笑得灿烂,对于森森话还是很受用的。

一行人走出来大院,何倩牵着森森在最前面,黎思思和顾乔东并肩在左边,苏岚和顾乔北落后两人几步在右侧,走出红木门的时候,顾乔北瞥见苏岚脸上还有害羞的红晕未散开,将她往怀里搂了,对着何倩的背影说道:“妈,孩子这事不是说怀上就怀上的。你看你一直说这事,岚岚到现在都不敢说一句话。”

何倩闻言转身过来,尽管脸上还带着笑意,目光却有些紧张的看向苏岚,有些担忧的说道:“岚岚,你不愿意现在要孩子?”

苏岚一愣,看了一眼顾乔北,然后摇摇头,笑着轻声道:“没有不愿意要。”

“那就好。”何倩松了一口气,脸上笑脸灿烂,“妈也不是催你们,正好都去医院检查检查也行,大家都放心。”

最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首都军医院,何倩把森森丢给顾乔东,然后亲自上阵替黎思思和苏岚跑前跑后的。

顾乔东抱着森森坐在妇检科外面的长椅上,顾乔北坐在椅子的另一端,神色淡淡的样子。

“乔北,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苏岚。”顾乔东的声音缓缓的传来,坐在他身侧的森森,小脸一凝,也是屏气凝神的等着乔北的回答。

“和你有关?”顾乔北头都没抬,划了划手机屏幕,声音冷淡。

顾乔东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要怎么去解开乔北对他的心结,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又说道:“最近各方面局势都有些不安稳,你接项目的时候,留个心眼。”

“管好你自己就行。”顾乔北丝毫不领情,他虽然身在商海,但是往往商业背后跟官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早就敏锐的感受到了,所以,根本不需要顾乔东来提醒。

因为顾乔北的冷漠相对,顾乔东也没有多说些什么,森森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异常,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一直等到快要中午的时候,何倩才领着黎思思跟苏岚过来,脸上仍旧笑意灿烂,却也有些失落,显然是苏岚没有怀上,叮嘱两人好好加把劲,又嘱咐黎思思跟顾乔东好好过。

紧接着何倩要去看看苏唯和刘芬,苏岚给刘芬打了个电话,刘芬说她刚去买盒饭,苏唯一个人在看诊区等着。

所以何倩过去知道是这个情况的时候,当即又过去找了秦络。

其实秦络已经不出山好多年,如今只是为了苏唯又重回首都军医院专门为他看诊,已经让秦络觉得自掉身份。以他在医学界的地位,找他看诊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天天都有人排着队,但他每天只给一个人看诊,所以也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只是他心有不愤,故意让苏唯和刘芬两人每天都等那么久才姗姗而来。

所以今天何倩直接找过来的时候,秦络的人还没有来,只有一个来实习的年轻医生在这里坐着玩电脑。

“怎么回事?秦老爷子人呢?”何倩还不清楚什么情况,但是顾乔北当即就明白了过来,眼底划过冷光,对着苏岚说道:“爸的腿也针灸了这么久,应该好了很多,每天这样等着也辛苦,我再去联系别的专家吧,虽然没有秦老爷子医术那么拔尖,但也不会差。”

顾乔北说完就要直接去找院长,顾乔东觉得他太冲动,微微蹙眉,伸手拦住了他,说道:“先弄清楚怎么回事再给叔叔换个医生给针灸也不迟。”

“秦老爷子明显是故意让爸妈等这么久的,这难道还不够清楚?”顾乔北瞥了一眼顾乔东,神色淡漠,牵着苏岚绕开他去找院长,顾乔东还要开口,黎思思伸手拉了拉他,对着他摇摇头。

“故意的?秦老爷子是故意的?”何倩一时还没想明白其中的曲折,有些不解的询问着,顾乔东没有说话,黎思思欲言又止,干脆牵着森森安静的站在一侧。

顾乔北找到院长的时候,院长二话没说,直接同意安排了另外一个针灸的医生姓徐,甚至不需要苏唯和刘芬过来医院排队等候,他亲自过去家里给苏唯针灸。

两人从院长室离开的时候,顾乔北牵着苏岚走到安静的角落,眉眼温和的望着她,轻声说道:“老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爸妈要等这么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能进来首都军医院看诊已经很不容易了,还是秦专家,我又何必再去因为这点小事麻烦呢?再说,我爸妈也从来没有跟我抱怨过。”苏岚笑了笑,伸手抱着他,将脑袋靠在他胸膛上,只是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在耳畔,她就会觉得很幸福。

“抱歉,老婆,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不该让秦老爷子给爸爸看腿的,首都军医院会针灸的专家那么多……”顾乔北叹息一声,收紧双臂圈着苏岚,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当初是希望苏唯能够快点好起来,偏偏秦络又是针灸最好的,这才让他替苏唯针灸,本以为秦络看在顾家的份上,也不敢对苏唯怎么样的……

现在秦络的的确确是没有怎么样,只是让他们每天白白的等几个小时而已,可即便是这样,顾乔北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如果不是因为他,秦老爷子也不会这样对苏唯,可是无论如何,他跟秦筝之间是绝无半点可能的。

顾乔北跟苏岚再回来等待区的时候,刘芬已经买了盒饭上来,何倩也跟苏唯和刘芬热络的聊天起来。

何倩此时已经想明白过来,叹了一口气,问乔北解决好了没。

乔北也没有多说,把徐医生的号码给了苏唯和刘芬,夏天也到了,以后不用这么辛苦的过来排队了,直接在家里等着徐医生过去就行。

何倩也没有多问,对乔北这样的安排很满意,亲家之间难得见一次面,何倩要跟刘芬一起推着苏唯回去康佳小区看看,刘芬也有留一行人吃午饭的打算,于是一群人就直接浩浩荡荡的过去康佳小区。

顾乔东一家三口觉得没有必要去凑这个热闹,准备直接回去大院,何倩也没有挽留,倒是刘芬和苏岚两人竭力挽留,最后黎思思还是摆手说不用了。

一行人下出来电梯,往首都军医院停车场方向走的时候,遇到了闻讯赶来的秦老爷子和秦筝。

秦筝一身雪纺的碎花连衣裙,长发扎成马尾垂在脑后,许是因为匆匆赶过来,双颊甚至连同修长的脖颈都带上了红晕,嫣红透白的煞是好看,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的五官看着如水一般柔情,长睫毛轻轻的颤动着,流泻出几分不安和惶恐,率先跟何倩打了招呼,然后咬着下唇,目光落在乔北身上。

秦老爷子也因为赶来的太匆忙,下了车以后,被秦筝带着一路小跑,又是大中午的,整个后背都几乎汗湿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看着一大群顾家人,微微蹙眉,看着何倩不悦的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何倩笑了笑,对于秦老爷子还是给了几分面子的,热情的说道:“我看我亲家公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天天找你秦老爷子看病的达官贵人也多,所以就不麻烦你啦。”

何倩这样说,秦老爷子心里窝火也没地方出,只是沉着脸瞥向顾乔北,扶着他的秦筝则目光幽幽的盯着顾乔北,语气带着几分难受和委屈,说道:“爷爷这段时间也确实忙,前两天还感冒了……”

【题外话】

感冒了,昨天的以后有空再补回来,今天5000字,晚安,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