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了乔北多少年,我就喜欢了你多少年(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爷爷这段时间也确实忙,前两天还感冒了……”

“那就更不应该麻烦秦老爷子了。”顾乔北淡淡的瞥了一眼秦筝,漫不经心的语气,紧紧的搂着苏岚的模样,犹如利剑一般,刺得她头狠狠一疼。

秦筝脸色变得有些难受起来,她总以为,她跟顾乔北青梅竹马,就算他现在已经结婚了,也不会对她这么狠心的,可是一次又一次……让她忍不住心里难受又不甘,明明该是她跟顾乔北在一起,苏岚却趁着空挡霸占本属于她的幸福!每一次看见两人姿态亲密的在一起,她就忍不住!

秦络看到秦筝脸上牵强的笑意,泫然欲泣的模样,忍不住对自己的孙女儿心疼起来,眼底光芒越发锐利,沉沉的开口:“顾三,我年纪大了,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你就直说,筝儿怎么办?”

“秦老爷子,你这话说得就有意思了?”顾乔北嗤笑一声,语气平静,淡淡的扫了一眼秦筝,见她脸上的难受和委屈,目光乞求的望着他,这样娇弱无助的姿态,这一刻让他心底蓦地有了一丝细微的颤动,却是迅速移开眼,不去看她,冷静的说道,“秦筝怎么办,应该问你们秦家人,而不是来问我。”

顾乔北说完,牵着苏岚转身就走,不想做多纠缠,何倩也赶紧跟刘芬一起推着苏唯跟上。

秦老爷子因为顾乔北这样的态度,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伸手指着他离开的背影,大口喘息着要说些什么,秦筝一下子委屈的落泪起来,拉着秦络的手直摇头,哽咽着说道:“爷爷,算了……”

“你这傻孩子啊,明明就没有放下过他,当初要不是……”秦老爷子直摇头叹气,秦筝越发委屈难过得掩面哭泣。

没有跟着过去康佳小区而是要回去大院的顾乔东也看到了这一幕,看到秦筝这样难受落泪的模样,一双眸子蒙着雾气,显得无助令人疼惜……他静静的望着秦筝,眼底情绪翻涌,双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紧扣成了拳头……当年的事情,终究是他对不起秦筝,才导致她跟乔北无疾而终……

正午温度很高,阳光炽烈,即便是站在道路旁的树荫下,依旧仍人感受到一股燥热。

道路上行人来来往往,树荫下斑驳的光线跳跃着落在秦筝身上,她垂眸哭泣的模样,让顾乔东心头狠狠的一动,说不出的怜惜和心疼,视线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一样……

站在一侧的黎思思,眼底沉静如水,脸上也是一片平静,甚至唇角还染着浅浅的笑意,就这样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她的丈夫用那样隐忍的深情看着别的女人。

一开始,她就知道他心里的那个人是秦筝,只是他这些年都隐而不发,她也假装不知道,可是自从秦筝从国外回来以后,顾乔东对她的感情几乎都要压制不住了,一次又一次的显露出来……她以为,她这次回来,他真的会跟她好好的过,甚至故意假装忘记了还有秦筝横亘在中间……但现实终究是比想象要残忍,她早该想到他一遇到秦筝,就会是这样的结果,却还是傻傻的抱着期待……

黎思思的唇角扯出一抹自嘲的笑意,眼底一片悲凉,她身侧的森森敏锐的感受到了她情绪的变化,小手紧紧的拽着她柔软的手心,仰头望着她:“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爸爸碰到熟人了,我们去那边等爸爸过来。”黎思思淡淡一笑,眼底如死水一般平静,牵着森森过去旁边的花坛下,两人坐在花坛上的大理石上面等着顾乔东过来。

顾乔东此时整个眼底都只有秦筝一个人,心疼的看着她强颜欢笑的柔弱模样,娇小纤细的身姿,白皙的肤色,若珍珠一般,她一边抹泪一边摇头,冲着他柔柔的说道:“乔东哥,你别自责了,当年的事情,不怪你。”

她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愧疚,秦老爷子对于当年的事情,也是摇头叹息,看着顾乔东动了动唇,终究是长叹一声,什么都没说,直接往医院里面走去。

一时间,树荫之下,只剩下秦筝和顾乔东两人,他看着她眉宇间未散开的愁色,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未擦干的泪珠,贝齿咬着下唇,这样的姿态,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替她擦拭眼角的泪珠,指尖触上她光滑柔软肌肤,竟让他不舍得抽回来,甚至整个掌心都覆上了她的侧脸,轻声呢喃:“筝儿……”

秦筝飞快的抬眸,看到顾乔东眼底的悸动,又迅速垂下眸子,唇瓣有细微的纹路轻轻扬起,双颊也染上了几抹红晕,向后退开几步,神态羞赧。

手心光洁细腻的触感消失,顾乔东猝然回神过来,看着秦筝如画的眉眼,还有她脸上的娇羞,心头蓦地就柔成了一腔春水,声音轻柔,似怕惊到了她一样:“筝儿,别傻了,乔北已经结婚了,你这又是何苦呢?追着他从滨城回来首都,他要真的对你还有一丝半点的不舍,他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态度。”

秦筝摇摇头,眼底浓烈的哀伤看得他心头一窒,抬眸看了他一眼,这才缓缓的开口:“乔东哥,我喜欢了他这些年,你要我怎么能放得下?我心有不甘啊,哪怕是就这样看着乔北,我也心满意足……”

顾乔东闻言,手掌不自主的拽了拽,他又何尝不是喜欢了她这些年,比她喜欢乔北的时间,只多不少,可是她却从来没有留意到过他的感情,甚至当初逼迫跟黎思思结了婚,那又要他如何能甘心?

若是当年秦筝跟乔北在一起了,他也就将这份感情一直压在心底了,可偏偏她没有跟乔北在一起,又重新回来……每一次见到她,都让他克制不住心底压抑的这份感情。

“筝儿,别傻了,你还年轻,找个好男人嫁了吧。”顾乔东有些艰难的开口,眼底浮起痛苦的目光,一想到今后秦筝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心里就莫名的疼痛难受着,再不舍,她也终究要嫁人……

“再也不会碰到一个像乔北这样让我心动的男人,也不会有像乔东哥这样关心我的人,所以啊,如果今后的那个人,比不上你们两个,那我宁愿一辈子都不嫁。”秦筝仰头看着他,眼底对他是一片信任,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乔东哥,谢谢你,每一次在我难过的时候都陪着我。”

顾乔东听她这样说,心头一动,低头看着她,双颊的酒窝小巧迷人,羞赧恬静笑靥,让他下意识的心动起来,这样的笑容单纯清澈的秦筝,是他最喜欢的模样,也是他这些年埋在心底珍藏的模样……

他低低的笑了两声,眼底渐渐迸裂出光芒来,似有挣扎,似隐忍,似退缩,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最后渐渐的汇聚成深深的黑色漩涡,伸手抚着她的发丝,说道:“筝儿,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说这句话的嗓音,刻意压低着,太过于暧|昧,还有这样的神色和动作,就是秦筝想继续假装不知道也不行,却仍旧故作讶异的猛地抬眸,眼底有着如小鹿一般的惊恐,似不确定一般,说道:“乔东哥,你、你是什么意思?”

顾乔东颀长的身躯带着一道阴影朝着秦筝笼罩过来,唇角缓缓的扬起笑容,刻意放低的声音越发充满磁性迷人,在她耳边低语:“筝儿,你真的一点都没察觉到么?你喜欢了乔北多少年,我就喜欢了你多少年。”

顾乔东一动不动的盯着秦筝,留意着她脸上的神色,手心却有些紧张的捏着,压抑了这些年的感情,一旦有了缺口,就会如洪水冲垮了堤坝一样,不受控制的倾泻而出。

秦筝先是一怔,旋即垂下了眼眸,眼底飞快闪过的情愫,让顾乔东没有捕捉得到,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纹路,转而又仰起脸,一双眸子纯粹得不含一丝杂质,占据了顾乔东所有的视线,声音轻柔:“乔东哥,这话可不能乱说。况且,你跟思思姐已经结婚了……”

秦筝脸上并没有流泻出惊吓,反而还带着一丝浅浅的失落,越发让顾乔东压抑的这份感情难以抑制,他一直不敢说,是怕吓到了她,怕她疏远他,甚至连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关心她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才隐忍了这些年,没想到这一刻豁出来,秦筝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样,反而一如往昔的对他信任着,忍不住心底有了一丝窃喜。

“筝儿,要是你早些知道了我的对你的感情,当初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会跟我在一起么?”顾乔东又朝她靠近了一步,整个人几乎都要贴到她身上,微微俯身,在她耳畔低低的说着,甚至都能闻到她发丝间的清香,就像是被她蛊惑了,眼底神色愈发深邃,心底的悸动也根本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仿佛要一次喷薄而出个够一样。

秦筝低头看着看着自己的脚尖,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却又假装不安的双手绞动着,飞快的抬眸看了他一眼,双颊羞得更红,咬着下唇慌乱的摇头,用力的推开他,小声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她说完就转身就小跑着离开,顾乔东看着她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张扬的笑了起来,一时间让他俊逸的容颜上神采飞扬,秦筝这样的慌乱表现,说明她心乱了,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顾乔东脸上这样的笑容,黎思思从来不曾见到过,笑的畅快又迷人,意气风发,她坐在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够感受到他的愉悦,忍不住也勾着唇,跟着他笑了起来……

从什么时候起,她喜怒哀乐都被他给牵绊住了呢?她不知道,她只觉得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只要一个眼神亦或是一个微笑,都足以让她开心好久,所以后来他给的温柔,那怕是一点点,都能够让她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顾乔东收了视线,略一回头,就看到黎思思望着他浅浅的笑着,那样安静温婉的样子,竟让他莫的心慌意乱起来,就好像做了什么坏事被她发现了一样,连忙快步朝她走过来。

黎思思随着他的靠近,唇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到最后眼泪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却是悄无声息的,她紧紧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只是这样望着他,笑着落泪。

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真的太寂寞,太痛苦,她总以为有朝一日会云开月明,都说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是她跟他过了七年,连孩子都这么大了,可是一转眼,都回到了原点……纵然她放下来所有的自尊,将自己低在尘埃里,当他心里的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他的视线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那既然如此,她何必要继续坚持下去,任他糟践她的感情。

顾乔东走过来的站到她面前的时候,见她笑着落泪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他想开口解释些什么,嗓子却又堵得厉害,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想要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可是双手却颤抖着抬不起来。

他不知道这一刻在她面前,为什么会这样难受,会这样心慌意乱。

“妈妈,你怎么哭了?”森森稚嫩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静,他一下子爬到黎思思双腿上,然后伸手替她擦着脸上的泪水。

黎思思笑了笑,捏着森森的手心贴在她脸上,摇头哽咽着说道:“没事,刚刚风大,有沙子吹进了眼睛。”

这样的借口,根本就骗不了早熟的森森,他感受得到黎思思的难过,但是他乖巧的什么都没有问,仰头看着沉默站在这里的顾乔东,又看着黎思思,小声开口说道:“妈妈,爸爸过来了,我们一起回家吧。”

他说完从黎思思的腿上下来,一手紧紧的拽着顾乔东的手,另一手紧紧的拉着黎思思的手,好像这样,爸爸妈妈就会在一起,不分开。

【题外话】

感冒鼻塞成狗了,头晕脑胀的,晚安,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