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有什么资格不让我走?(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像这样,爸爸妈妈就会在一起,不分开。

黎思思心里难受得如针扎一样,眼泪又一次汹涌的落下来,肩膀微微的耸动,却是笑着对森森说:“好,我们一起回家。”

她缓缓的站起身,却没有抬头看顾乔东一眼,也没有问他一句话,只是牵着森森往前走,而他则安静的跟在身后,是森森在中间衔接着两人……

顾乔东看着他眼前的那道身影,单薄又安静,心中挣扎许久,好几次想要跟她解释,可话到了嘴边,最后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空气安静的要窒息了一样,一家三口上了车,黎思思在后座上紧紧的抱着森森,微红着眼眶,脸上一片平静。

顾乔东一边注意着路面,一边往后视镜里看她的神情,她越是这样安静得不闻不问,他心里越是烦躁难受。

最后一家三口沉默着回去了大院,黎思思让保姆带着森森去玩,径自往两人的卧室走去,顾乔东心一颤,连忙跟着她的脚步进来,就看到她拉开衣柜的动作,他直接就过来关上了衣柜的门,蹙眉望着她。

黎思思惨淡的笑了笑,眼底蒙着一层雾气,就这样安静的看着顾乔东,窗外的阳光从侧脸打过来,越发显得他轮廓分明,卓尔不凡。

她眼角的泪水渐渐的往外溢,朦胧了她望向他的视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手擦去要落下来的泪珠,心里却止不住的涌起阵阵的酸楚和悲凉。

两人这样静默的对视着,顾乔东看着她眼底氤氲的泪珠,看着她这样一言不发只是难受着落泪,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黎思思轻轻的笑了两声,收了看向他视线,转身就要往外走,手腕却被顾乔东狠狠的拽住,沉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你要去哪儿?”

回想着在首都军医院他跟秦筝叙旧的画面,她忍不住眼眶又开始泛酸,却仰头不让眼泪落下来,此刻顾乔东这样的举动,只会让她觉得很讽刺,忍不住开口说道:“顾乔东,够了,我再跟你过下去也没意思了,况且,我跟你已经离婚了。”

顾乔东闻言,脸色一凝,心里烦躁阵阵上涌,看着黎思思苍白的脸色和惨淡的笑意,忍不住心里发慌,他抿着唇,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沉下的语气带着凝重:“我说过了,会跟你好好过的。”

黎思思抬眸看着他俊朗的五官,鼻梁上的眼镜为他平添了几分儒雅,她唇角的笑意渐渐染上了嘲讽,嗤笑一声,声音轻柔得就像飘落的柳絮一样,在安静的卧室里格外清:“顾乔东,别再自欺欺人了。每一次秦筝出现的时候,你的整个眼里都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无论她做任何事情,你都会无条件的站在她那边,哪怕明明她是错的。顾乔东,你扪心自问,真的只当她是妹妹?”

顾乔东沉默着,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黎思思脸上,她那双眼太过于平静若明镜一般,根本不让他有丝毫的逃避,更何况他已经跟秦筝表明了情愫……

“思思,无论如何,我都会跟你好好过的。”顾乔东拽着她手腕的大手紧了紧,蹙着眉头,沉沉的开口。就算他心里喜欢的人是秦筝又如何?但是他也不愿意黎思思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毕竟她是森森的妈妈……

“好好过?怎么跟我好好过?让我看着你对秦筝的温柔情深好好过?”黎思思嘲讽的笑着摇头起来,眉宇间皆是阑珊的倦意,“顾乔东,我跟你这样过年了七年,也够了,就算是惩罚我当初不知廉耻的爬了你的床,惩罚我攀龙附凤,这七年的时间,也足够了。”

明明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心里喜欢的人秦筝,明明她也知道他对秦筝的温柔和怜惜是从来都不曾给过她的,可是为什么她还是会觉得心痛,会觉得难受?

她语气很平静,甚至有种心灰意冷的疲惫,掰开他的手指,将手腕从他手心抽离,然后转身往门口走去。

顾乔东抿唇不语,眉峰深深的蹙着,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只要她提到秦筝,他就会控制不住的内心起来躁意,盯着她的背影,在她要走出门口的时候,突然又迈开步子,伸手将她紧紧的拉了回来,将她整个人都抵在门后,一动不动的望着她,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冷厉起来,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我不会让你走的。”

黎思思扬唇盈盈的笑了起来,顾乔东很少见到她这样灿烂的笑脸,一时间有些恍惚,还有那双沉静如水的眸子,被泪水润过,显得越发黑亮。

她脸上这样灿烂的笑容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倏尔就一点点的收敛,清秀又削瘦的脸上渐渐的迸出一股锐利,好像四周都寂寥无声了一样,只有她哭后的嗓音带着特有的嘶哑,夹着讥诮的声音缓缓响起:“顾乔东,我早就跟你离婚了,你还有什么资格不让我走?”

她说完,抬起手狠狠的将他推开,转身就扭开门要离开,顾乔东却因为她这样的态度,心里的烦躁一下子压抑不住,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语气已经变得冷淡起来:“黎思思,你别得寸进尺!”

他大手死死的按在门后,不让她拉开门,颀长的身躯带着一股压迫缓缓的俯身在下,语气强势又理所当然的说道:“黎思思,我跟秦筝之间,还轮不到你来管,你只要乖乖的留下来,做好你分内的事情就行。那份离婚协议,就算我签了,没有我顾乔东点头同意,婚姻登记机关也不敢留底备案……”

“顾乔东,你卑鄙!”黎思思听他这意思,顿时心里涌起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愤怒和酸楚,猛地转头过来,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毫不犹豫的抬手给了他一耳光。

他触不及防,没想到黎思思会对他动手,侧脸迅速传来疼痛,他眼底的阴鸷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捏着黎思思的下颌,目光沉沉的落在她脸上,咬牙说道:“黎思思,你敢对我动手?!别他妈这两天给你一点好脸色,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黎思思看着他周身渐渐浮起的戾气和阴沉,心头一颤,却仍旧咬牙狠狠的瞪着他,眼眶发酸得要落泪,她也强忍着哭意,这一刻,她不想在他面前示弱流泪。

“你算得上什么东西?!”顾乔东的声音冰冷又刻薄的响了起来,黎思思浑身一颤,仿佛万箭穿心一样,疼得要窒息一般,眼泪骤然从眼角滑落,她用力的咬着下唇偏头过去,不愿意让他看到她的懦弱。

“你不是要走要离开么?那你今天就走出这个门试试?你信不信我顾乔东多的是办法让你站着走出去,跪着爬回来?!”他冷笑一声,语气里的威胁和狠意让黎思思忍不住颤抖起来……她一直都知道顾乔东的心有多狠,对她下手起来根本是没有留过情面的,森森是他亲身的儿子都能够拿来威胁她,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够做出来的?

顾乔东忽而低笑了两声,突然用力将她的往他怀里一带,眼底却凛冽尽显,唇角勾着岑冷的笑意,悬在她脸上很近的距离,伸手轻拍着她的侧脸,像是施舍一般的语气,“你要乖乖的在这个家待着,我也就给你几分脸面了。”

黎思思闻言转头过来狠狠地瞪着他,她有多喜欢他如今就有多恨他!她从来没有想到,顾乔东卑鄙无耻到这种地步,明明他心里的人是秦筝,却又不放她离开!

“顾乔东,你当我是什么?”黎思思忍着哭腔低哑的开口,那双眸子里,有着似隐似现的酸楚和怨恨,还有大片大片的淡漠和死寂,眼泪在她双颊上淌出湿湿泪痕,她却抬手在侧脸上狠狠的抹过,咬牙倔强不屈的盯着他。

昨天还跟他温存过,他还说要她给他再生一个孩子,转眼两人之间就成了这样的情形……一想到这些,黎思思就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嘲讽和悲哀。

他被黎思思这个问题问得怔住。当她是什么?他自己现在也弄不清楚到底当黎思思是什么,若是真的如一开始那般对她深恶痛绝,那为何现在又要缠着不让她离开?可是很多时候他又恨不得她立刻消失在他眼前,偏偏她消失以后他又觉得生活都没了滋味,四处去找她……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对于黎思思,会这么矛盾。

“你不过是我睡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而已。你以为你能是什么?”顾乔东冷笑一声,低头看着她眼底泛开的墨色,心头一疼,转眼看到她唇角勾起的冷笑,还有这样倔强又淡漠的神色,让他心底的怒火又开始往上涌,不等他开口,黎思思就怒极反笑的,冷冷说道:“顾乔东,今天我才知道,你真是卑鄙无耻不要脸的可以!”

她说完拼命的去推他,力道大得他都不受控制的往后推开,趁着空挡她转身就拉开门,脚步还没踏出去就被他扯了过来,直接将门给反锁上,动作粗鲁又发狠的绞着她的双臂反拧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盯着她挣扎不开的样子,冷笑两声,脸上的优雅早已成了滔天的怒意和狠戾:“黎思思,你他妈的再敢往外跑一步试试?!信不信我打断你双腿!”

“那你就打断我双腿!只要我黎思思还有一口气在,我就是死都要离开!”黎思思此刻也被他逼得不顾一切的冲着他嘶吼起来,因为愤怒而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双颊也因为情绪变得绯红起来,一双眸子泛着极亮的光泽让他觉得刺目。

“黎思思,你真以为我不敢是不是?要来挑战一下我对你的容忍度是不是?”顾乔东阴沉的开口,伸手拽着她的头发,逼迫她昂头对他对视,他唇角勾起一抹极冷的笑,眼底神色阴狠,缓缓的开口,“你今天敢走,明天我就敢给森森找个后妈虐待他,后天我就敢把你老家的父母和弟弟都逼得走投无路,你要是不信,大可以再往外走一步试试。”

他说完便放开她,似笃定了她不敢再往外走一步,黎思思没想到他能够把威胁都说得理所当然,甚至用这样卑鄙无耻的手段来威胁她,他都能说得这样轻易!

她气得浑身都颤抖起来,却又无能为力,她信他敢这样心狠手辣,冷漠无情,但是被他这样拿捏着,她内心深处的倔强和不甘也被他逼得迸发了出来,冷笑着盯着他,眼底是大片大片的淡漠和疏离,这样的神色,看的顾乔东心口一惊。

她抬手毫不犹豫的朝他脸上扇去,脸上火辣的触感清晰的传来,他没想到自己又被黎思思扇了一耳光,而且是同样的位置!

他眼底的阴鸷越来越深,仿佛火山即将迸发一样,胸口压着极大的怒意,看着黎思思颤抖着身子,怒极的朝他说道:“顾乔东,你这样,真让我觉得很恶心!”

他抬手摸了摸侧脸被她扇过的地方,克制着抬手还她耳光的冲动,冷笑着盯着她这幅无可奈何的愤怒模样,上前几步,逼近她,低低的冷笑着,眼底的狠戾透过镜片寸寸的落到她脸上,一伸手,揪住她胸前的衣襟:“我恶心?只是不准你离开你就觉得恶心了?那接下来呢?你是不是觉得更恶心了?”

他话音刚落,直接粗暴的将她的身上的衬衣给撕裂,扣子一瞬间向四处迸裂,顷刻间,他就俯身过来,用力的啃咬着她唇。

黎思思被他这样的动作惊吓得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而他的舌尖已经窜入她的唇齿间,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她只觉得一股说不出的屈辱和难堪在心里蔓延开,拼命的要挣扎开,他却一手紧紧的钳着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壁上,发狠的吮咬着她的舌……

他俊朗的容颜尽在咫尺,却带着令她心悸的阴沉……她找准机会要用力的咬他的舌的时候,他的手如铁钳一般捏住了她的下颌,他一个用力,咬住她的下唇,尖锐的疼痛传来,血珠一颗颗的往外溢,疼得她眼泪都要落下来。

【小剧场】

作者:艾玛,好羞射,又把大哥写的这么禽|兽了……

乔东:让我抽根烟冷静一下。

作者:其实我更擅长写相爱相杀的虐戏,所以一写到你跟思思,我根本停不下来。

乔东:……

【题外话】

让我冷静一下,算算还需要几章才能把文回归主线,不能继续在乔东和思思的故事上面跑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