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长期、均衡、持久为最佳(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珠一颗颗的往外溢,疼得她眼泪都要落下来。

“黎思思,你动一动,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顾乔东放开她的唇,冷笑一声,指尖一点点的抚过她的下唇上的血珠,带着说不出的阴狠。

她早就知道顾乔东不是表面上看着的绅士优雅、谦和有礼,隐藏在这皮囊之下的是一颗心狠手辣、淡漠阴狠的心,他要下起狠手来,只会让人不寒而栗!

“顾乔东,你心里喜欢的人不是秦筝么?现在乔北也结婚了,正好你的机会也来了,又何苦不让我离开妨碍着你?”黎思思冷冷的笑了起来,被他咬破的下唇血珠四溢,别他掐着下颌,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是顾乔东却听得明白,心底的烦躁不断上涌,眼底的阴沉迅速蔓开,低笑着,“黎思思,我顾乔东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黎思思目光悲悯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对她是一如既往的薄情,对她想要伤害就伤害,兴致来了就施舍的哄一哄……

被她这样的目光盯着,顾乔东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愠怒,眼底像是结了冰一样,口吻阴冷:“黎思思,重复的话,我不想再多说。”

黎思思垂眸没有说话,掐着手心,心里蔓起说不出的无力感,正好门外传来敲门声和森森的声音,顾乔东看着她神色安静的模样,下唇上的血珠已经汇聚到一起顺着留下一条血线,心里划过一抹说不出的心疼,但也只是淡漠的瞥了她一眼,似安抚的说道:“思思,安安分分的留下来,你走不掉的。”

顾乔东最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去开门,森森立刻就仰头看着他,敏锐的察觉到今天顾乔东的气息有些沉冷,有些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爸爸……”

顾乔东低头看着他,微微蹙眉的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口吻严厉的说道:“去上艺术班的时间到了,你已经旷了一个上午,下午还想继续不去?”

顾森小身子一个哆嗦,害怕这样的顾乔东,垂着小脑袋,不安的拽着衣角,小声说道:“我等妈妈送我去。”

“你妈妈今天不舒服,我让张叔叔送你去。”顾乔东说完就对站在森森身后的佣人吩咐着,让勤务兵张令送他去艺术班。

黎思思在屋里看着森森小身子缓缓的随着保姆离开,又见顾乔东对森森恢复了以往的淡漠,难受得脸色泛白,心底涌起说不出的绝望……她不敢赌这一步,她怕顾乔东真的狠心的去给森森找个后妈虐待他,她怕顾乔东真的下了狠手逼得她在老家的亲人走投无路,她赌不起,也输不起。

顾乔东离开,房门缓缓的合上,她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跌坐在地上,满室的安静,只有她呼吸的声音,很轻,她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虚无,将自己沉浸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

顾乔东从屋里离开,脑海里却残留着黎思思神色安静的模样,忍不住思绪混乱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这次为什么不让黎思思走……他不想这样对她,想要跟她好好说话的,可是最后……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她面前会不受控制……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想法却又被他毫不犹豫的掐灭,短暂的惊愕之后,他迅速的安慰自己是因为跟她七年的婚姻,习惯了她在身边,既然已经成了习惯,他又何必要去改掉,所以他一遍一遍的这样告诉自己,最后在脑海中成了清晰的念头,不让她走,只是因为习惯。

他脚步顿了顿,最后眼神渐渐聚焦起来,然后走出了红木门,驱车出来的大院的时候,他这一刻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漫无目的的在道路上行驶着,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直接到何倩的电话:“去哪儿了?回来吃晚饭么?”

“不了,晚上有应酬。”顾乔东随口胡诌,并不想回去面对黎思思,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是忍不住低声开口,“思思她还好么?”

何倩顿了顿,轻声说道:“在屋里睡着呢,我刚把森森接回来……中午在首都军医院遇着秦筝了,所以回来你跟她吵架了?”

顾乔东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听得电话那边的何倩轻轻的叹息一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强打起笑意,跟他说了中午在苏岚父母那儿的事情,夸了几句苏岚,也感概了乔北几句。

此时的顾乔北和苏岚已经在外面吃了晚饭回来了小别墅,苏岚刚换了鞋子过来沙发上坐着,顾乔北就黏了过来,低头吻了吻她的唇,有些委屈的说道:“老婆,是不是我不够努力,所以你还没怀上。”

苏岚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大院顾家被何倩催,过去了康佳小区被刘芬催,催来催去就成了顾乔北不努力。

“你还笑,还笑!”顾乔北忍不住伸手到她腋下,苏岚被他挠痒得直笑,伸手让他停下来,却又躲不过他坐怀的手,最后整个人笑的肚子都疼了起来,整个人都跌在他怀里只喘息,眼角都笑出了泪水,抬手抚着他的侧脸说道:“乔北,你是不是被催得有压力了?”

“我有什么压力,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我明明很努力了。”顾乔北语气温和的一本正经的在她耳边低语,但是语气里却透着一丝懊恼。

“我有在网上查一下的。”苏岚似想到了什么,伸手拿过扔到沙发上的包包,拿出手机打开网页,百度提问‘夫妻之间最佳频率’,下面的最满意答案是一周两到三次。

顾乔北盯着那条回答看了又看,微微蹙眉,然后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尖,让她觉得一股电流窜边了全身,在她耳边压着嗓音,眼底光芒幽深,低哑的说道:“老婆,你有看到最后的这句‘以长期、均衡、持久为最佳’么?”

苏岚脸色一红,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跟他讨论起这个来了,直接从他手里夺过手机扔进包包里,推着他说道:“我要上去洗澡睡觉,明天周一要上班!”

她语速飞快的说完,刚要从沙发上起身就被他拉了过来,不容她有任何反应,他就压上了她的唇,两人呼吸很快就交融在一起,她双手下意识的攀上他的肩膀,回应着他的吻……

“老婆……”顾乔北呼吸开始紊乱,目光温情的落在她眉眼间,她这样的柔情绰态,有着说不出的迷人和蛊惑,动情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流泻出温柔娴静的一面,这样的苏岚才是真实的她。

他手指在她已经过耳的发丝间穿插过,看着她脸上的红晕,亲吻着她的眉心,低语道:“我想看你长发的样子……”

苏岚眼尾轻轻上扬,抿唇浅笑,一时间媚态横生,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抬眸望着他点点头,他便顷刻俯身又吻了下来,这次的亲吻比上一次来的要火热要炙烈得多,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气息都被他全部吞没了进去。

她能感受到他的兴奋,两人之间厮磨得似要起火了一样,他大手毫无顾忌的探入她的衣内,娴熟的游走着,让她止不住的跟着他的动作战栗着。

两人之间的温度让彼此都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顾乔北的喘息声渐渐的激烈起来,眼底带上了毫不掩饰的欲色,甚至有些急迫,苏岚微微仰头,因为他的进入,下意识的抱紧了他……

……

一场脱力的持久战之后,他仍旧撑在她身上,两人的喘息渐渐平复下来,苏岚拉过扔到一侧的衣服将她自己盖住,抬手扶着他的侧脸,轻声说道:“乔北,你今天不开心。”

确切的说,是从中午在首都军医院遇到了秦筝以后,他的情绪就不对。

顾乔北看着她一言不发,她总能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即使他掩饰得那么好,在她面前却被看得透彻。

“老婆,要听真话么?”顾乔北捡起地上的裤子套上,然后用自己的衬衣将苏岚裹住,把她搂在怀里,轻轻的叹息着。

苏岚心里一紧,蓦地有些不安,几乎要屏住了呼吸,却还是轻声开口:“你说吧,我听着。”

“我只是觉得她这样,很可悲。”顾乔北伸手理着她的发丝,眼底没有多余的感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目光温和的望着她,“老婆,我们上去洗澡睡觉吧。”

可是苏岚却从他眼底看到了一丝不忍,对秦筝的不忍,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抬手抚着他的眉眼,任由他将自己横抱着往楼上走去。

两人洗澡出来睡觉的时候,苏岚打了个哈气,然后不经意的翻身过去,顾乔北随她一同躺下,把胳膊沈过来让她枕着,她却往一侧挪了挪,把枕头往下拉了拉。

顾乔北看她这样的动作,忍不住勾唇一笑,洗澡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她神色不佳,身后将她拉过来贴在怀里,她又往一侧挪,淡淡的说道:“夏天到了,贴着睡热。”

顾乔北这次干脆笑出了声,直接紧紧的扣着她的腰肢不让她挪,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他看着她闭眼长而翘的睫毛,伸手拨了拨,缓缓的开口:“老婆,你生气了?”

苏岚不说话,好一会儿才睁开眼,似吃醋一样,翻身过来看着他的眼,很直白的说道:“我不喜欢秦筝。”

顾乔北心里蔓延着说不出的喜悦,将她楼得更紧,大手搭在她纤细的腰肢上,眉眼温和又深情的在她眉心落下一吻,轻声说道:“老婆,你放心,我对她没有感觉了。”

“我知道,你说的我全都知道。你们毕竟从小就认识,她又曾陪着你走过了人生的低谷,虽然你已经对她没有了感觉,但是她现在这副样子,你心里还是希望她能过得好……”苏岚觉得自己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很理智很平静了,可语气里还是不受控制的带上了吃醋的意味,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对顾乔北的占有欲到了这种地步。

所以每次秦筝用那样委屈的眼神看着顾乔北的时候,他都会情绪浮动,即使不明显,只是细微的浮动,但是她都能察觉得到,她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他情绪的变动,她能那么确切的感受到。

可是今天,他情绪的浮动太过于明显了,即使他一直压在心底伪装得很好,可是刚刚跟他做的时候,她还是发觉了他的异常,像是在发泄着什么一样……

“老婆,你吃醋了。”顾乔北忍不住勾着唇角,低低的笑了起来,嗓音带着说不出的愉悦,沉沉的在敲在她耳骨上。

苏岚原本还在酝酿的话,就被他这样的轻笑弄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反而羞得拉着薄被盖住了脸,闷声说道:“我困了,睡觉。”

就在苏岚要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时候,听见顾乔北在她耳边低语:“傻老婆,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苏岚一下子就睁开了眼,扭头看着他安然的睡颜,忍不住在他的胳膊上蹭了蹭,紧紧的贴在他身上,然后闭眼继续睡去。

早上起来的时候,苏岚照例吃完他做的早餐,然后由他送去上班。正巧苏岚接了安全带下车的时候,秦筝的车缓缓的从顾乔北的白色玛莎拉蒂旁边驶过,最后停了下来,缓缓的摇下了车窗,目光静静的落在顾乔北身上,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最后却只是笑着开口说道:“送苏岚上班呢。”

她语气里带着不尽的羡慕甚至还有些叹息,顾乔北没有理她,只是让苏岚快去上班,苏岚也没有停留,对他很放心,笑着点点头,然后朝着大楼走去。

顾乔北准备发动车子离开,却听见有人敲了敲车窗,一扭头看见是秦筝,忍不住微微蹙眉,降了一半的车窗,淡淡的望着她。

“乔北,很快就是我生日了,我几年没有回来了,到时候我会举办一个生日宴会,你……可以过来么?”秦筝眼底带着乞求,那样小心翼翼的目光,生怕他会拒绝一样,连笑容都有些紧张。

【题外话】

还是赶紧拉回正题,晚安,晚安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