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疯了,还是间歇性的会发疯(6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筝眼底带着乞求,那样小心翼翼的目光,生怕他会拒绝一样,连笑容都有些紧张。

顾乔北一怔,六月二十五日,他曾经记了几年的数字,这一刻她提起,他才恍然记起来,蹙眉看着她眼底的恳求,终究是点头答应下来。

秦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开心得灿烂的笑了起来,那样天真无暇的姿态,让顾乔北眸光微微浮动,但也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道:“秦筝,我已经结婚了,你一直用这样的小把戏,不嫌烦么?”

她所做的一切,他都知道。

从她迅速回国,然后从滨城追着他到首都,甚至刻意成了苏岚的头顶上司,时不时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从一开始的无法释怀到后来的心生烦躁再到现在的平静,可是她一直这样下去纠缠下去,只会让他觉得不耐和厌烦……他已经跟她说得很明确了,对她的态度也够冷漠了。

秦筝因为乔北毫不留情面的语气和冷淡的态度,脸上灿烂的笑意瞬间就被封冻住,一动不动的望着他,猛地拽着拳头,指甲不自觉的刺进了掌心,传来刺痛,她才又重新扬起笑脸,一如往昔温柔婉转的语调:“你说的,我都知道。”

顾乔北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哀伤,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最终漆黑的眼底也只是透着淡淡的疏离,然后收了视线,缓缓的发动车子离开。

秦筝一直看着他的白色玛莎拉蒂消失在了视线里,这才重新上了自己的车往地下车库开去,嘴角一直染着浅浅的笑意,眼底闪烁的冷意却骇人肺腑,心里的狠意也因为顾乔北刚刚的绝情积到了最顶点。

如果顾乔北对她有一丁点儿的旧情,她都不想要走到这一步……她早就对自己说过不会放过苏岚的,那就势必不会放过,她撒了这么久的网,如今已经慢慢的到了收网的时候,她一定会毁了苏岚的,让她像当初的黎思思一样,彻底无法翻身,远远的离开乔北的身边。

苏岚一到办公室,林凌就抱了一堆材料过来给她,然后十点钟还开了个早会,其他各个辅助部门跟她汇报为夏季珠宝设计准备的进度,林凌给告诉她本周三,参加夏季珠宝设计的十套珠宝都能打造出来,而她也向在座的各位说明了一下整体布置和接下来的准备,毕竟本周五法国Ross公司的人就会过来了。

秦筝一直坐在一遍旁听,最后要散会的时候,她目光从苏岚身上扫过,唇角似有似无的笑,却莫名的让苏岚觉得如芒在背,浑身都不舒服。

见苏岚蹙起眉头,秦筝才笑着轻柔的开口,目光温淡淡:“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的海选本来在六月二十号才开赛的,但据打探到的消息,因为投稿邮箱开了一个月,所以已经收到了很多作品,这才提前到了六月十号就开始海选了,也就是今天,明天晚上九点就会出进入初赛的结果。GA送过去的作品,如果能够通过海选,初赛和复赛也只是走个过场,会被直接内定入围前十,这也就意味着,可以直接去参加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初赛。”

秦筝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似有似无的从苏岚脸上扫过,见她唇角带着客套的微笑,垂眸神色认真的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最后散会,秦筝率先走出去,隔壁的会议室还有一场会等着她,跟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的海选有关。

所以苏岚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方然拿着笔记本快步走过来,两人目光短暂的对视,然后错开,方然啧啧了两声,眼底染着讥诮和冰冷,脚步一转,故意到苏岚跟前,冷笑着说道:“苏岚,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的海选,明天九点会出结果,我方然,势必入选!”

苏岚淡淡的抬眸看向他,想到那时他卑劣的图了她的画稿,此刻心里仍旧有气,忍不住眼底迸出丝丝冷意,还有明显的不屑,一点都不想搭理他。

方然被苏岚这样的眼神看的浑身血液都要逆流,完全是践踏他的自尊,忍不住往她身前走了一步,半挡着她的去路,冷笑着说道:“苏岚,我看你能得意到几时!我看你能把夏季珠宝设计举办成什么样!”

“那就拭目以待。”苏岚冷傲的说了这么一句,越过他头也不回的离开,方然盯着她的背影,目光如寒潭一般阴冷,一直到有人喊他会议开始了,他才收了视线进去会议室。

苏岚重新回去办公室,翻着笔记本,想着刚刚开会的内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她蹙眉接了起来,里面传来萧越的声音。

她一愣,好像萧越不是这个号码,而且被她拉黑了,她又不确定的将手机放到了耳边,里面传来萧越颓废低迷的嗓音:“苏岚,我在你公司附近的公交站台。”

也就是说,萧越是用她公司附近的公用电话亭给她的打的这通电话。

“关我什么事?”苏岚没反应过来萧越要做什么,但是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下意识的有了怒意,语气也冰冷起来,“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跟我打电话?!我不会告诉你叶青在哪里的!”

萧越他本就性子内敛少言,此刻变得更加沉默起来,安静的等着苏岚说完,这才缓缓的开口:“我要见你或者我上去你公司找你。”

萧越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定,坚定到让苏岚相信他今天不见到她就会誓不罢休一样。

沉默的一会儿,苏岚捏着手机淡淡的说道:“你等着,我下去。”

苏岚说完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顺带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就下班了,她干脆直接收了一下东西,拧着包包下楼,走到公司附近的公交站附近,环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萧越,直到他站在她背后喊她,她才转身看清楚眼前的人,没想到这个看着像个流浪汉的高大男人会是萧越!

他脸上被叶展揍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头发乱糟糟,胡子邋遢让他看起来苍老了许多,双眼也深深的凹陷下去,身上的衣服还算是干净整洁,但是整个人没有了一丝往日身为军人的刚毅形象。

“苏岚,我一无所有了。”萧越静静的看着苏岚,眼底流泻出浓郁的哀伤,神情乞求,甚至说话都有些凌乱起来,“告诉我叶青在哪里,我找不到她了,哪里都找不到了,我甚至回去了山城一趟,没有她的消息,一点都没有。”

“萧越,你今天这幅样子,就是你自找的。”苏岚有些不忍的看着他此时这样凄惨的样子,但语气里依旧是对他坚定不移的讨伐,“是你亲手毁了你跟叶青的未来,你还有什么资格要去见她去找她?”

是他亲手毁了他跟叶青的未来。萧越闻言浑身一怔,胸口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唯有在苏岚这里,她才会不留余力的逼他看清现状,是他自找的。

他低低的笑了两声,眼眶酸得似要落泪,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他不该鬼迷心窍,他不该对白雪动了一份心思的……他爱的人是叶青,他没想过失去她,所以不知道失去她的时候,会这样的难受,难受到恨不得要疯掉一样。

“苏岚,我只是想知道她在哪里,我只是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萧越艰难的开口,今天本来是他休的婚假到期归队的日子,却接到了部队里的电话,他不用回来了,被开除了军籍。

他一门心思都放在找叶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这个消息的这一瞬间,心里一愣,转而又释然了,离开了部队也好,他也不愿意再去见白雪……无论如何,那天她不该出现在他跟叶青的婚礼上的。

苏岚看着萧越这幅难过憔悴的样子,脸上已经有了泪意,回想起叶青的遭遇,还有他们两人的曾经的甜蜜幸福画面,忍不鼻尖一酸,偏开头不去看他,淡淡的说道:“萧越,我不会再跟你见面,也不会再接你的电话。我更不会告诉你叶青去了哪里,让你有机会去打扰她。今天你们之间这样的结局,是你一手造成的,是你咎由自取,是你活该!你今天后悔了,叶青所受的伤害就能够统统消失不见了?她小产流掉的孩子就能回来了?”

她说完,也不管萧越是什么反应,转身就朝着人行道走去,准备过去马路对面的餐厅吃午饭。

萧越一个人站在哪里,怔愣得模样,仿佛被人抽了灵魂一样,瞳孔剧烈的收缩着,眼底却是一片空荡,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一直到双腿都站得发麻起来,这才提着沉重的步子,晃晃荡荡的不知道要去哪里……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徒步走了好几个小时,走到了第28集团军的部队外面,在门口站岗的军人跟他是结婚当天兄弟团里面的一员,他们这些兄弟团的人也全部受到了惩罚和记过。

如今,他见到萧越这幅憔悴的模样,还是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说道:“萧越,你已经不属于这里的一员了。”

萧越脚步停在了他面前,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他脸上,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死寂,萧越在部队里跟白雪保持着距离,根本就看不出异常,当时他当天在场,知道是白雪抢婚,后来网上的热帖他也看了,所以下意识的就认为他是被白雪给连累了。

两人之间短暂的沉默之后,这名军人还是感慨的开口说道:“萧越,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也看开点,谁知道那天白医生会去你结婚的现场抢亲,后来还被人发到了网上去,成了热帖……白医生也不容易,我听说她也被开除了军籍,还自杀了,也不知道救回来了没有……”

萧越终于彻底的回神过来,眼底写满震惊,双手都有些颤抖着,不可置信的说道:“白雪,自杀了?”

“我也只是听说,不过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又被闹到了网上,她一时想不开也真说不准,哎……”这名军人语气里似乎有些惋惜,毕竟事情不是出在他自己身上,再加上白雪一直都是部队里一道靓丽的风景,所以他会这样同情白雪,也无可厚非。

毕竟总会有那些人,会下意识的站到看上去比较弱势的那方,即使比较弱势的那方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始作俑者。

萧越再一次的心慌意乱起来,继叶青那日当场小产之后这段时间内的第二次心慌意乱,乱到几乎让他整个人都不知所措起来,他转身拔腿就跑,拼命的朝着首都军医院的方向跑去。

他跑出第28集团军的范围内,跑到了可以打到车的地方,直接就伸手拦了一辆车,迫不及待的报了地址,一到地方,随手拿了口袋里的前塞给司机就直接下车,疯了一样往里面冲。

白雪曾经带他来过首都军医院,即使他现在这副邋遢的模样,因为有记录,还是来看白雪的,所以他被放了进去。

他过来白雪的病房的时候,她已经办了出院手术准备离开了,看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萧越,眼前一亮,笑着轻声说道:“你终于来了。”

“你自杀了?”萧越看着眼前毫发无损的白雪,整个人看着一如曾经那般,五官温柔,只是眉宇间的英姿变成了淡淡的愁色,看起来也有些憔悴,脸色泛白。

他目光缓缓的移动到她的手腕上,即使已经结痂了,也能够看到上面触目惊心的痕迹,似乎相当惨烈。

“为什么?”萧越看着她,不解的询问着。

白雪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渐渐的笑声越来越清晰,甚至变得断断续续的,听着让人很不舒服,她眼底也浮起奇怪的神色,看起来让人觉得很怪异,似呢喃似重复:“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萧越见她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怪异,显得有些狰狞和不甘,猛地抬眸盯着他,眼底的疯狂似乎会随时对着他扑上来一样,突然尖声朝着他嘶吼起来:“你问我为什么?我还要问你为什么不选择我?你为什么要跟那个女人结婚抛下我?我成了人尽可夫的婊|子,我成了人人唾骂的第三者!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造成的!你让我以后怎么抬头做人,你让我怎么活下去!”

白雪下一秒就直接冲过来对着萧越又踢又打,癫狂的模样完全没有了平日的优雅温柔,就好像被突然刺激到发狂了一样……萧越感觉到白雪的不对劲,瞥见她眼底的阴鸷和扭曲,就好像偏执患者一样,忍不住让他浑身一颤。

胡恬去给白雪办理出院手续了,白静刚好去上了厕所,母女两人过来了病房,就看到了这一幕,两人连忙过来将激动的白雪给拉开,让她冷静下来。

萧越对于白雪的踢打不闪不躲,侧脸和脖子上已经被她指甲绕出了几条很长的血痕,但他眉头都没蹙一下,只是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白雪身上。

见她被按着动弹不得,脸上的表情仍旧奇怪又狰狞,还有细小又怪异的肢体动作,时不时的像是抽筋一样的偏一下头,牙关来回研磨的样子,让他心里下沉得越来越厉害,不安感越来越强。

胡恬终究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看到白雪已经安静了下来,又有白静陪着,于是目光落到萧越身上,带着打量的,询问道:“你是谁?”

萧越没有说话,目光带着探究的落在白雪身上,渐渐安静下来的白雪,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怪异神色,看着他温柔的淡笑了起来,朝着胡恬说道,“妈,他就是萧越。”

“你怎么弄成这幅样子了?”她又扭头朝着萧越笑了笑,语气里带着一丝责备和不满:“还有,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我在这里住了都快十天了,现在都要出院了。”

“你就是萧越?!”胡恬脸色突然变得冷厉起来,目光如利剑一样朝他射来,扭头看了一眼白雪,眼底有着担忧,白静朝她点点头,胡恬才指着萧越说道:“你过来,我单独跟你说几句。”

白雪住的病房很大,就像个商品房一样,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两人到了外面的客厅,胡恬甩手就给了萧越一耳光,愤怒的指着他说道:“如今雪儿这幅样子,都是你害的!”

萧越被她一耳光打偏头,很快又转了过来,目光沉沉的,带着不安和惶恐,说道:“她……怎么了?”

“她怎么了?你刚刚不是已经看到过么?她现在受了刺激就会发狂!”胡恬忍不住红了眼眶,白雪从小就乖巧温顺,没想到她疼爱的大女儿如今成了这幅鬼样子!

就算网上的谣言在白家和顾家的合力下已经压了下去,相关的帖子话题也被删得一干二净,现在网上干净得仿佛什么都不曾出现过,可这些也还是实实在在的存在过、发生过!

白雪就是因为网上的抨击受不了才自杀的,醒来就成了这幅样子,指不定哪一句让她受了刺激,就会发狂!

胡恬的言外之意,就是白雪疯了,还是间歇性的会发疯。萧越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和心痛,叶青小产,现在消失无踪;白雪自杀,现在还疯了……这些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毁了所有的人。

“对不起,伯母,对不起。”萧越神情格外的痛苦,说话都艰难起来,一字一句说得很费力,“我不知道会这样,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胡恬眼底的泪水已经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心里堆积已久的怨怒极需一个地方发泄,顾乔南不买白家的账,现在萧越送上门来,她就偏执的将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到了他身上。

所以胡恬情绪激动的指着他怒骂起来,甚至不解气的连续扇打了他好几个耳光,最后泄愤之后,直接让他滚,转身就过来白雪这边。

白雪看到胡恬进来,迫不及待的就站了起来,往她身后看,没看到萧越,忍不住说道:“妈,萧越呢?我要见他。”

“见他做什么?把你害成这样!”胡恬心疼的看着白雪这幅模样,鼻尖一酸,又要落泪。

“我要见他,妈,他是不是走了?”白雪直接就要去找萧越,胡恬拉都拉不住。

白静叹息一声,看着自己的姐姐成了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没有了以往的温柔优雅,心里也止不住的泛酸,拉着胡恬的手,压低了声音:“妈,姐姐无论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嘴里提到最多的人,都是那个萧越……”

胡恬一愣,蹙眉盯着白静:“你是什么意思?”

“妈,不是我要故意贬低姐姐,如今姐姐跟乔南哥已经离婚是事实,又出了这样的丑闻,而且姐姐现在还有时候神志不清……就算是再嫁,恐怕也很难……既然这样,不如让萧越跟姐姐在一起……”白静一咬牙,终究是说了出来。

如今的白家因为网上的那条丑闻,已经在无形中受到了重创,毕竟污点已经存在了,即使被压制了下去,但是在这个圈子里,白家已经成了笑柄,况且还跟顾家断了联姻……现在白家的地位,急剧下滑,根本不如之前站得稳,留着白雪在白家,要是哪天被人知道了她还会间歇性的发疯……白静不敢想象白家会继续滑落到何种地步,与其这样,不如让萧越跟白雪结婚了,让她离开那个大院,彻底淡出视线。

胡恬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小女儿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见她脸上也有不忍和不舍,训斥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瞬间老态尽显,摆了摆手说道:“我回去跟你爸爸商量一下。”

胡恬说完,转身就要去找白雪,白静连忙跟上,两人看到了客厅里的白雪和萧越。

白雪正在替萧越处理脸上的抓伤,一副心疼的模样,而萧越则神色晦暗不明的看着她脸上温柔的笑意,身上透出的沉沉气息就像终年射不进太阳的森林,死寂一片。

【小剧场】

乔北(冷笑):你也是狠,把白雪搞成了间歇性发疯,然后打算强逼萧越娶她?

作者(害羞):我这不是还在酝酿中……

乔北(嗤笑):得了吧,你眼珠一转,我就知道你怎么打算的。

作者(怒瞪):那你知道我后面怎么打算的让秦筝陷害你老婆?

乔北(炸毛):你特么的又开始作死了是不是?

【题外话】

今天没什么事,所以就码了6000字,不要总说我一更少了,大宝贝们看看字数好不好。

我感冒都还没好,今天成了发烧了,能多更我肯定就会多更。

扯着嘶哑的嗓子嚎叫两声,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