诬陷苏岚抄袭(5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公,别生气,是我不好,我该跟你打个电话报平安的……”

“苏岚,这种找不到你的感觉,真的很不好。”顾乔北因为她这一声‘老公’,让他心里有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只得叹了一口气,紧紧的搂着她,他一直提心吊胆到现在,看到她平安归来,才松了一口气。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顾乔北放开她,抬手抚着她的侧脸,苏岚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低声说道:“我遇见陆枫了……”

顾乔北见她欲言又止还要往下说,眼底挣扎又苦涩,干脆俯身下来吻住她的唇,苏岚抬手环上他的双肩,回应着他的问。

两人之间的温度升得很快,两人还在车里,却是已经吻得情迷意乱,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将下来车椅,过来半撑在她身上。

苏岚迷离着眼眸,双颊泛红,伸手捧着他的脸,眼底有着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深深喜欢……她喜欢顾乔北,很喜欢,心里对他的这种喜欢根本就无法掩饰,再怎么不相信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喜欢上一个男人,可事实就是如此。

“乔北,我好像喜欢上你了……”苏岚低声呢喃,一双杏眼格外的迷人,蒙着一层潋滟的水雾。

顾乔北闻言心里如烟花绽放一般,扬唇轻笑,低头亲吻着她的唇,紧紧的贴着她的身躯,他的呼吸很炙热,喷洒在她的脸上,苏岚能够感受到他的兴奋,他强劲有力的心跳隔着布料滚烫得似乎要跳出来一样,而她随着他的吻,也跟着心跳加快起来。

“老婆,我也喜欢上你了。”顾乔北的声音带着特有的浓郁和磁性,他伸手扒开她过耳的短发,吻着她的耳垂,微痒的感觉,让她下意识的要偏头躲避。

空气之中短暂的安静,顾乔北埋头在她脖颈间,呼气滚烫灼人,把在她腰间的大手婆娑几许,然后缓缓的向上,一点点的解她衬衣的扣子,所到之处如大火燎燃一样,让她情不自禁的颤抖着。

他亲吻着她光洁的肩头,顺着往下的时候,苏岚呼吸变得凌乱,包裙的下摆被他拉开拉链的时候,苏岚喘息着按住了他在她身前的头:“别,乔北,我们还在车里,回去好不好……”

顾乔北望着她脸红羞赧的样子,心潮翻滚,他紧紧的压在她身上,让她感受着他身体的变化,声音暗哑:“老婆,我等不及回去了……”

他上半身紧紧的压着她,苏岚挣脱不开,看着他缓缓拉开裤子拉链的动作,忍不住心跳飞快,她被他压着动弹不得,四周一片漆黑静悄悄的,明朗的月光落下来,落在远处的山林如流动的水一般……

她视线渐渐的聚焦到眼前,车窗玻璃上映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画面,她忍不住呼吸紊乱起来……

……

车厢里泛起浓郁的腥味,苏岚躺在降下来的车椅上拼命的喘息着,他抽了纸巾整理好自己,看着苏岚脸上未曾退下的潮红,温柔的吻着她的眉眼,然后要给她收拾,她窘然地拦住了他的手,自己抓了纸巾擦拭着。

她刚穿好衣服,两人一起下车,他直接将她横抱而起,眼波微微浮动,在她耳边笑着说道:“老婆,怎么办,看你整理自己……我又来感觉了……”

顾乔北从来都不是个重欲的人,但是却莫名的格外喜欢她的身子,喜欢她在自己身下颤抖绽放的感觉。

他抱着她回去房间的时候,两人穿好的衣衫重新被脱落,苏岚红着脸去推他,他轻笑着伸手在她伸手游走,他知道她身上的敏感点,知道自己手掌在她肋下和腰侧拂过的时候,她会控制不住的颤抖,然后肌肤泛起一层细小的疙瘩,脸上带着特有的妩媚神色,轻颤的唇瓣溢出诱人声音。

他从来觉得自己不是一个重欲的人,却格外的迷恋她的身子,一次一次在她身上沉沦。

顾乔北缓缓的俯身下来,吻遍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再一次激情澎湃,苏岚整个人都累到脱力,连脚指头都不想动一下,顾乔北眉眼间满是宠溺的看着她,抱着她去浴室清洗。

一夜安好,虽然昨晚被顾乔北折腾得精疲力尽,但她早上很早就醒来了,为了今天辛苦了这么久,苏岚抱了很大的期待,都没去公司,直接去了皇城大酒店的展示厅。

今天前来的人比昨天还要多,场面蔚为壮观,甚至还有记者扛着摄影机进来全程直播状况。

早上十点左右的时候,公司高层和相关设计师全部都过来了,十点半左右法国Ross公司的代表过来,苏岚没想到居然是Kevin和Steven,两人见到苏岚都是惊讶不已,用英文寒暄了几句之后,苏岚笑着引着两人过来依次看这十一份作品。

Kevin和Steven两人很直接,对于作品的不足之处毫不客气的就指了出来,后来两人驻足到苏岚的珠宝设计样品前面的时候,直接蹙眉起来,两人都是摇头表示不满。

“怎么了?这个作品有什么问题么?”苏岚看到两人脸上的表情时,心里有些难受,毕竟这条项链花了她很多心血,没想到不仅没被认可,反而让对方流露出排斥甚至厌恶的表情。

“这是谁的作品?”Steven询问着,苏岚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我的设计作品。”

两人闻言对视一眼,掩饰不住的诧异,对苏岚的态度都变得冷淡了起来,Kevin直接指出这是个抄袭的作品。

苏岚一愣,不可置信的望着Kevin:“抄袭?”

“对的,这个作品跟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海选入围的一个作品很相似,已经构成了抄袭。”Kevin说完,苏岚心里一沉,莫名的不安在心头散开。

方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过来,故作惊讶的指着这个作品:“这是谁设计的作品?怎么和我入围海选的作品这么像!”

方然这样诧异的声音,引得不少人都看了过来,甚至还有记者直接对着苏岚的作品拍照起来。

“这完全是抄袭我入围的设计作品!”方然继续惊讶的指着玻璃罩里面的那条项链大声说着,似笑非笑的瞥了一样苏岚。

“方然,你什么意思?”苏岚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特别是不少人都围过来小声议论的时候,她忍不住脸色变得难堪起来,这明明是她的设计作品,怎么就突然变成了抄袭的,偏偏还是抄袭方然的。

“我的意思还不够清楚么?你的设计作品跟我入围海选的几乎一模一样!”方然指着玻璃罩里面的项链大声说着,故意抬高了下颌,冷笑的望着苏岚。

GA声势浩大的夏季珠宝设计的样品展示,最后却爆出抄袭,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起来,因为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海选入围的只有名单,并没有贴出作品来,所以还是有人理智的说道:“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条项链是抄袭你的?”

Steven看了一眼孤立无援的苏岚,心里有些不忍,但还是客观的说道:“我跟Kevin是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的评委,这条项链的确跟入围的一个作品很相似,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位先生的。”

抄袭是最可耻的,所以Steven说完以后,几乎现场就炸开了,无一不是讨伐苏岚的。

秦筝唇角够出一抹冷笑,站在人群之中看着苏岚被指责,被唾弃,有种莫名的畅快。

“我没有抄袭!这本就是我自己的设计作品!”苏岚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沈拳头,心里难受又委屈,大声为自己辩解着。

方然冷冷的笑了起来,如今所有的光环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终于将苏岚踩在了脚底,忍不住有些得意,看着她脸色泛白的无助模样,有些心疼,但更多的是报复后的畅快。

“苏岚,我的作品是早就递过去参赛了,周二的时候都已经出了结果,现在你还敢说没有抄袭?!你敢拿出你的设计画稿来给大家看看么?”方然咄咄逼人的询问着,唇角微微上挑,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和讥诮。

“我当然敢拿我的画稿过来证明我的清白!”苏岚此时有气又怒,还夹着说不出的惶恐,可是目光触及到周围抵触她的目光时,终究是难受得眼底浮起了水雾。

她掏出手机的动作都有些颤抖,打给林凌让她赶紧去办公室拿她的画稿作品过来的时候,却是关机!她心脏猛烈的往下沉,不安一瞬间扩散到了全身,抬头环顾全场,竟然没有看到林凌的影子!

“我没有抄袭!”苏岚再次强调,保持着冷傲不容污蔑的姿态,可是她周围不善的目光里看到了自己的狼狈,她紧紧的捏着手机,压制着心里的难受和委屈,不让悬在眼眶的泪水落下来。

“没有抄袭,那就拿出证据来啊!”方然眼底流泻出讥诮的神色,苏岚眼眶发酸,记者的的摄影机不断的对着她拍照录制,苏岚心里压抑得难受,声音都带上了无助的哽咽,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强忍着拼尽说道:“我的画稿在办公室的文件夹里面,跟剩余的这些画稿作品夹在一起,还留底了的。”

“苏岚,不要着急。“秦筝穿过人群走到她身边,语气温柔带着安抚,看着她轻声说道,”我现在就让人过去拿……”

“谢谢秦总。”苏岚有些感激的冲着她点头,虽然她不喜欢秦筝,但是这个时候她站出来替她说话,给她支持,让她不至于孤立无援,就像是她濒临绝望的时候看到了一线生机,让她快忍不住紧紧的捏着秦筝的手,感激的朝她笑了笑。

“我去吧。”薛设计师朝着苏岚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周围依旧议论纷纷,苏岚不说话,只是等着薛设计师拿画稿过来,每一分钟对于她来讲都是煎熬。

等到薛设计师拿着文件夹过来的时候,苏岚立刻就朝她走来,感激的朝她点点头,接过文件夹:“谢谢你,是这个文件夹。”

苏岚迫不及待的打开文件夹寻找着自己的画稿,可是翻遍了文件夹也没有!

“不对啊,明明在里面的,我还签字留底了!”苏岚急得额上都起了一层薄汗,动作急迫的来来回回翻了几遍,却没有她的画稿。

这一刻,苏岚整个人如坠冰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瞥见方然眼底那抹无辜又畅快的笑意,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忍不住指着方然说道:“是你,是你偷了我的画稿去参赛的!”

“苏岚,明明是你先抄袭我的作品拿来做公司夏季珠宝设计的,现在你居然反咬我一口!你真以为自己嫁了好老公,就可以血口喷人么!”方然冷笑着,反唇相讥,四周一片哗然,议论声越来越大,大都是对苏岚不好的言辞。

苏岚脸色变得惨白起来,特别是周围不友好的神色和言辞,如冰锥一样,不断的砸向她,让她惶恐不知所措!

“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海选是早就开始了,而GA夏季珠宝设计是在其后,要我说抄袭你的,简直是天方夜谭!”方然见她颤抖着,眼底染着怒意却又偏偏百口莫辩,心里说不出的畅快,他临近国际珠宝设计大赛的海选截止日前,不动声色的拿了苏岚的GA夏季珠宝设计的作品,让秦筝帮忙递过去投稿参赛,所以才有如今这样的局面,一切都如他算计好的一样,等着这一天的到来,让苏岚身败名裂,背上抄袭的名声,在这个圈子里,无法立足。

苏岚不说话,她无法解释,也解释不了,但是这明明是她自己的作品!她冷冷的盯着方然,见他这幅得意的样子,心里又恨又怒。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人直接喊了一句让她滚出珠宝设计的圈子,还骂她是抄袭狗。

这样尖锐又难堪的言辞向她袭来的时候,苏岚浑身都克制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拼命的咬着下唇,摇头哽咽道:“我没有,我没有抄袭,那是我自己的作品……”

方然冷冷的笑了起来,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画稿,摊开在她眼前:“看见没有,这是我参赛的原画稿,跟你展示的这条项链样品,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方然举着画稿展示了一圈,议论声越来越大,几乎要将苏岚淹没,她死死的盯着方然手中的画稿,那不是出自她手的画稿,但是设计的内容却是一模一样的……怎么会这样,她拼命的摇头,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抄袭狗!”有人激愤的朝苏岚扔了水瓶,有了开端以后,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苏岚扔东西,甚至有些行为恶劣的直接朝她啐了口水,很快苏岚身上就狼狈不堪起来。

她一个人孤立无缘的站在人群中,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臂,拼命的摇头,委屈得眼泪不断往下落,哆嗦着身子,颤抖着唇瓣说道:“我没有,我没有抄袭,我没有……”

方然眼底的得意越来越明显,甚至还挑衅的朝她挑眉起来。

站在苏岚身侧的秦筝,眼底惊愕不已,似不可置信一般,说道:“苏岚,你怎么可以抄袭方然的参赛作品?!”

秦筝这句话,无意识再次确定了苏岚的抄袭,看似替她担忧的眼底却闪过一丝冷芒,唇角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扬起来。

“苏岚,你跟方然道个歉吧,毕竟抄袭是不对的。”秦筝伸手拉了拉苏岚的衣角,蹙眉担忧的说着,苏岚一掀眸,眼底含着泪珠却是一遍倨傲,坚定的说道:“我没有抄袭,我为什么要道歉!”

“抄袭狗,不要脸,还不道歉!”有人因为苏岚这样的态度,气得激动得大喊起来,连带着不少人都跟着嚷嚷着让苏岚道歉。

前来看展示的人大都是设计圈的人,苏岚背上了这样抄袭的名声,足以可以毁掉她今后的设计生涯。

苏岚拼命的咬着下唇,抬眸环顾了一圈,几乎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是厌恶和是十恶不赦的,她目光落到张悦身上的时候,倏的亮起了光芒,有些急迫的说道:“张经理,我出稿的时候有发电子版的给你看,这是我自己的作品,你知道的,你是知道的!”

张悦看着苏岚眼底亮起的光芒,还有双眼的泪珠,身上大片的污迹,这样狼狈不堪的模样,但她似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她身上……张悦心里闪过一丝不忍,但最后却笑了笑,轻轻的摇摇头:“苏岚,我帮不了你。”

这一瞬间,苏岚整个人如泄气的皮球,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低低的笑了两声,大脑一瞬间变得格外的清晰起来,这个圈套很早就设下了,就等着她一点点的钻进来,然后封死了她所有的出口,给她致命一击,就连她的助理林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叛了她……

“苏岚,我要你召开记者会为这件事道歉!”方然步步紧逼,不给苏岚留一点余地,语气硬冷,眼底染着毫不掩饰的讥诮。

【题外话】

码得差点睡着了,一点多了,晚安。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