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总真的不明白么?(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长吻分开,乔北看着她动情得双颊泛红,双眼泛着迷离的水光,忍不住愉悦的笑出了声:“老婆,你终于心情好了。”

“我有心情不好么?”苏岚笑着在他耳边低语,温软的气息带着馨香,似嗔似媚,“大不了,你以后养我呗。”

“养你一辈子都没问题。”顾乔北紧紧的抱着她,又在她唇上吻了吻,似担忧的说道,“明天直接别去GA总部了。”

“直接不去,那不就默认了我抄袭逃避?”苏岚摇摇头,眼底很坚定,“明天周一,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看看公司到底怎么处理。”

顾乔北看着她眼底的坚持,漆黑的眼底极淡的划过一抹光芒,然后拥紧了她,苏岚感受到他这一瞬间情绪的波动,凑过来吻了吻他的侧脸:“好啦,别担心,我自己能够解决的。当时明源科技要破产了,爸爸还倒下了,我还没跟你认识,我不一样挺过来了……”

“是,我老婆最棒了。”顾乔北笑了笑,心里却有些沉重,苏岚被诬陷抄袭,绝对跟秦筝有很大的关系,可是他心里又下意识的不愿意真的将秦筝想成那样工于心计的人,但是又担心苏岚受到委屈,于是有些话在唇齿间徘徊了很久,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

大院位置比较偏僻,所以两人第二天六点半就起来了,好在顾家人都有早起的习惯,只有乔西喜欢睡懒觉,而叶青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早餐桌上只碰到了乔东一人。

苏岚客气的喊了一声大哥,顾乔东颔首回应,顾乔北则目不斜视,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直接无视,然后吃完早餐就牵着苏岚不做停留的出门。

送了苏岚过去GA总部,乔北终究是不放心,温和的眉眼,带上凝重,直直的望着她的双眼,郑重的说道:“老婆,一定不要让自己受委屈,解决不了,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苏岚笑了笑,有些奇怪,他似乎格外的担心,就好像预见了她铁定会遇到委屈一样,但是望见他眼底的关切和担心,心里的奇怪瞬间就变成了甜蜜,伸手抱了抱他,在他侧脸啄吻:“知道啦,我没那么笨,才不会让自己受了欺负还不吭声。”

顾乔北点点头,目送她进去大楼,这才驱车离开,眉头却下意识的蹙了起来,有些烦躁不安的捏紧了方向盘,忍不住给莫绍谦打了个电话。

“大清早的,你打电话找我干嘛?!”莫绍谦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声音慵懒还带着鼻音。

“周五让你查的,有结果了没?”顾乔北淡淡的说着,那边的莫绍谦不满的说道:“你后来不是发短信给我,让我别管了,我靠,你到底要怎样?”

“我让你别管了是让你不要插手事情的发展,不是让你不查事情的来龙去脉。”顾乔北没好气的说着,忍不住有些鄙夷的说道,“难怪这些年都追不到乔西。”

“卧槽,顾乔北,这跟我这些年追不到乔西有什么必然关系?!”莫绍谦被他激得一点睡意都没了,直接从床上坐起来,旋即又妖孽的笑了两声,一副得意的口气,“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已经把乔西拿下了。”

“你把她拿下了,为什么她还跟你一样,天天在家睡觉,像头猪一样。”顾乔北毫不客气的说着,莫绍谦被噎得一窒,好一会儿才回嘴道:“她说要冷静思考一下,然后给我答复。反正她都是我的人了,我等她也等了这些年,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你终于把她给办了。”顾乔北眼底倏的起了一道光芒,勾着唇角浅笑,这样温和的语气惹得莫绍谦忍不住抖了两下,蹙眉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说道:“乔北,我怎么感觉乔西不像是你亲妹,敢情你一直指望着我把她给办了。”

“所以我说你活该这些年都没追到乔西,她现在这幅鬼德行,一大半都你给纵出来的,有时候她作得我都看不下去了,偏你还能忍着继续笑脸陪她。”顾乔北笑了笑,话语里没有留半点情面,反正乔西跟绍谦八九不离十了,现在回头再跟绍谦说这些话也无所谓。

“那可不,这世上纵着乔西的男人,我莫绍谦敢认第二,那没人敢认第一。”莫绍谦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当初纵容乔西的做法有多让顾乔北鄙视,语气里反而透着说不出的嘚瑟。

“行了,不跟你扯了,赶紧去查清楚诬陷苏岚抄袭的来龙去脉,我今天就要结果。”顾乔北淡笑,乔西终于能正视绍谦,两人要在一起了,也总算让他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行,我起床就给让人去查到底啥情况,敢诬陷嫂子抄袭,简直活得不耐烦了。”莫绍谦打了个哈气,直接就应了下来。

这边苏岚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迎面过来的方然,先是一惊,旋即就讥讽的笑了起来,语气让人很不舒服:“哟,你还有脸来啊,我还以为你都不敢来公司了,毕竟,抄袭别人的作品,还敢这样光明正大的,你苏岚,倒是头一个。”

苏岚扬唇冷笑,抬着下颌,眯眼睥着他,淡淡的说道:“方然,你确定是我抄袭你,而不是你抄袭我?”

方然看见苏岚这样笃定的神情,与上周五孤独无助的凄惨模样决然不同,又想到她老公顾乔北的能量,难保不会在周末这两天查了些什么出来,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他让秦总帮的这个忙,秦总之前也跟他说放心了,那就肯定不会有问题,于是冷哼一声,鄙夷的瞥了一眼苏岚:“你还真是不要脸的紧,难怪能把顾乔北那样的男人勾搭到。”

“方然,我有没告诉过你,你就像只苍蝇一样,真的很让人讨厌。”苏岚对他的印象已经极差,从滨城的涂毁了她参加中国赛区海选的画稿,再到现在来了首都总部抄袭她夏季珠宝设计的画稿,这样一个一无所长的又小肚鸡肠的男人,真的让她打心眼里厌恶。

她就想不明白了,不过是当初拒绝了他的表白,怎么就一直被他给盯上了,真的让人很讨厌,她是懒得去搭理像他这样的人,没想到反而让他变本加厉了。

方然看着苏岚眼底对他毫不掩饰的厌恶,甚至还用苍蝇来形容对他的感觉,气得垂在双侧的手一瞬间紧握成了拳头,怒意染红了他的双眼,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要冲过来跟她拼命:“苏岚,你嚣张什么?!抄袭还有理了?!你要不公开承认抄袭给我道歉,我跟你没完!”

“我没有抄袭,为什么要跟你道歉。”苏岚冷笑,目光锐利如刀刃,看的方然心头一缩,听得她语气硬冷的说道,“我迟早会弄清楚事情始末的!”

苏岚说完直接进去办公室,不想再去跟他多费唇舌,方然紧跟着她的脚步,还要不罢休,她顺势关上的门,他直接就撞到了,鼻子顿时传来酸痛,气急败坏的在门口咆哮着:“苏岚!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岚没有理会他,有些颓然的坐到椅子上,脸上没有了面对方然的那种冷傲强势,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疲惫和烦躁不安,她实在想不通自己的画稿怎么就跟方然参加中国赛区海选的画稿一样了,当时他递交参赛稿上去的时候,她的夏季珠宝设计画稿根本还没有画出来,偏偏她的原稿还被林凌拿走了……

苏岚思绪一片混乱,开了电脑重新登录邮箱,打开林凌发过来的那封邮件,重新又看了一遍,再回想起顾乔北提出的几个疑问……她总觉得自己快要想到了却又始终差了那么一点……

就在她继续想着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薛设计师手里捧着文件夹,过来敲门。

“请进。”苏岚迅速关了邮箱,沉声说着,薛设计师扭门进来,目光疏离又冷漠的看向着她。

虽然两人打交道并不多,薛设计师对谁都是这幅高傲的样子,可是苏岚今天却觉得薛设计师的高傲之中,还带着一丝对她的不屑。

“秦筝让你过去她办公室一趟。”薛设计师说完直接转身就走,似乎不愿意跟她多待一分钟,苏岚勾着唇角无声而笑,在GA夏季珠宝展当天爆出了抄袭绯闻,秦筝虽然只是挂职,但是毕竟是公司领导,必然会来找她,这次事件总需要人来负责。

苏岚过去秦筝办公室,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到薛设计师走出来,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傲气的说道:“苏岚,法国ROSS公司看中了我设计的作品。”

苏岚一愣,她记得薛设计师当初没有参加夏季珠宝设计的。

“当初秦总力荐你负责GA夏季珠宝设计,你却让她这么失望。”薛设计师冷冷的笑了两声,当初她帮忙夏季珠宝设计选稿,秦总看好苏岚,还专门过来问她的意见……那时候她的确承认苏岚的画稿设计不错,可是谁会想到她是抄袭!

她的确没有参加GA夏季珠宝设计,是后来秦总过来劝了她几次,她才动笔画稿的,上周五苏岚爆出了抄袭,前来的法国ROSS公司的人很不满意,秦总力挽狂澜,把她推荐了过去,直接就被法国ROSS公司的人看中了。

是秦筝推荐她负责GA夏季珠宝设计?!不是张悦么?!苏岚心里如掀起了惊涛骇浪一样,要开口问薛设计师一些话,可惜她直接就走了,苏岚看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从惊愕从回神过来,有什么从脑海中飞快的划过。

秦筝看到苏岚进来,一双明亮的眼眸,似关心似询问的落在她身上,睫羽轻轻扇动着,有些小心翼翼怕触及到了她一样,示意她坐下,然后温柔的说道:“苏岚,我刚跟公司高层开会出来,关于上周五夏季珠宝展上爆出的抄袭事件,需要你给一个交代。”

“秦总,我没有抄袭,我也不会承认抄袭,更不会公开道歉。”苏岚语气很坚定,望着秦筝的眼睛带着一丝探究,想看出点什么,却见她眼底始终一片清澈。

水至清则无鱼,除了初生的婴儿,没有人的眼睛可以清澈到不含一丝杂质,看不到半点情绪波动,除非,这个人擅长隐藏情绪,刻意用这样的清纯来伪装自己。

她不信秦筝真的这样天真无邪,自然就会认为秦筝是刻意伪装出来的,让她看不透。

秦筝蹙眉,叹了一口气,有些为难的看着她:“苏岚,我也想要相信你,可是上周五,你也看到了……除非你能拿出有力的证据来,否则,根本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

苏岚垂眸勾唇笑了笑,好一会儿才抬头重新看向秦筝:“秦总,是你当初力荐我来总部负责公司夏季珠宝设计的,对吧?”

秦筝点点头,脸上依旧是无懈可击的温柔,声音也带着酥软:“怎么了?是我推荐你的,有问题么?”

“没问题,只是想听你亲口确认一下。”苏岚摇摇头,淡淡的说道,“秦总,我当时没想明白,后来冷静下来一想,就觉得很奇怪,GA虽然在行业内有点小名气,但也其实算不上多大的一个珠宝设计公司,比起周氏珠宝,比起老凤祥珠宝还差得远,上周四下午的时候,行业内的人基本都来参观的差不多了。为什么上周五夏季珠宝展的当天,一下子就来了那么多的人,还有那么大的排场,甚至还来了好几家媒体记者,方然说我抄袭他的作品,直接就有人带头附和了,根本不容我有解释的机会……就好像,一切都是提前布置好的,秦总,你说奇怪不奇怪?”

秦筝对上苏岚那一瞬间锐利得如破空的双眼,唇角的笑容有些硬,但仅仅是一瞬间,又继续柔和的笑着说道:“苏岚,你说的这些,我怎么听不明白?”

“秦总真的不明白么?到底是我抄袭了方然,还是他抄袭了我的画稿去参赛?”苏岚目光已经冷了下来,直直的看着她。

【题外话】

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