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想逼我离开乔北(4000)/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岚目光已经冷了下来,直直的看着她。

秦筝迎着苏岚冰冷的目光,脸上的笑容猛地一僵,转而又柔柔的笑着说道:“苏岚,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苏岚笑着摇摇头,眼底的讥诮渐渐的显露出来,看着秦筝这幅小巧温柔的样子,仿佛真的很无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秦总,你知道自己最大的破绽在哪里么?”苏岚交叠着双腿,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那就是你拿方然做枪手。”

秦筝脸色一白,旋即脸上露出委屈和不解的神色,眼角似乎都有了泪意,柔柔的的说道:“苏岚,你是不是怪我没有帮你?我也是没办法啊……你抄袭方然,那么多人都看着呢,而且你还拿不出画稿来……”

“秦总,你知道是谁拿走了我的画稿么?”苏岚淡淡的看着秦筝这幅委屈的样子,心里觉得很不耐,又没打她骂她,露出这幅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好似把她怎么了一样。

不等秦筝回答,苏岚又继续淡淡的说道:“是我的助手林凌,爆出抄袭事件以后,她就发了一封邮件给我,跟我坦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秦筝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眼,用力的捏了捏手心,心里忍不住打鼓起来,方然居然走了这么臭的一步棋!不过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出面过,也牵扯不到她身上来,抬眸惊讶的看向苏岚:“她是你的助手,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苏岚嗤笑一声,没想到她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秦筝还是一副假装无辜不知情的神色,目光讥诮又冰冷,坐直了身子,望着她的眼睛,似笑非笑的说道:“秦总,还需要我明说么?方然根本没有这个能力给林凌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的入学机会,但是林凌如今又真的去了美国……还真是真难为秦总你了,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来布这这个局,引着我一点点掉进来,最后连我的助理都被你们策反了。”

秦筝脸上的虚伪笑意终于全部都收敛了下去,眼底的清澈和无辜渐渐变成了漫天的阴沉和狠戾,仿佛亮出了毒牙的美人蛇,轻轻的笑了两声,却显得极其刺耳,望着苏岚,故意做出一副失望的神色:“哎呀,真是可惜,居然被你猜到了……”

她小瞧了苏岚,以为她不会有什么手段,被算计了好几次都没见她有反应,原来她一直都心如明镜,早就在不动声色中,察觉了一切。

苏岚笑了笑,看着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秦筝,想必这才是真实的她,让苏岚忍不住微微眯眼,迸出冷厉的眸光,抬着下颌,紧绷了神经。

女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女人的虚伪,可是不少男人却偏偏喜欢秦筝这种小巧娇弱的女子,甚至享受她的这种柔弱无辜。

“就算你能猜到是我在背后一点点的算计你又如何?你能证明你没有抄袭么?”秦筝脸上的笑带着几分挑衅和冷意,伸手撩了发丝在指尖缠绕着,目光冷冽的落在苏岚身上,她布局谨慎,就算苏岚猜到了,也奈何不了。

“不能。但是,我也不会承认抄袭。”苏岚摇摇头,这的确是秦筝手段高明的地方,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直接参与过,不过是借着方然来暗中指挥一切。

“你觉得你说得话还会有人信么?”秦筝微微挑眉,轻笑出声,摇头微微叹息,似乎觉得有些惋惜,“苏岚,你难道没有发现,为什么爆出了抄袭事件后,这两天都风平浪静的么?”

苏岚闻言蹙眉起来,这一点,她当真没有注意到,上周五那天来参观GA夏季珠宝设计展的人那么多,甚至还有媒体记者前来,爆出了抄袭事件以后,圈内不应该是沸沸扬扬么?可的确是风平浪静的。

“我本来不想做这么绝的,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是我了,那我也就不用对你手下留情了。”秦筝说这话的时候,似给了苏岚天大的恩赐一样。

苏岚冷笑,心里却下意识的一颤,忍不住用力的拽着手心,听得秦筝冷笑一声,语气阴冷的说道:“你若肯乖乖的跟乔北离婚了,那我说不定会放你一马,否则,我明天就让你在这个珠宝设计的圈子里,混不下去,所有的报纸和媒体都会报道你抄袭一事。”

“原来你想逼我离开乔北……”苏岚一愣,转而轻笑了起来,看着终于露出了真是目的的秦筝,迎着她的目光,话锋一转,说道,“秦筝,我来GA之前,乔北就再三叮嘱我,不要让自己受委屈,解决不了的,直接给他打电话。”

秦筝听着她似炫耀的语气,忍不住眼底阴沉更浓郁,一动不动的盯着苏岚。

“你说,我要是跟乔北打了这一通电话,告诉他,我受了委屈,会怎么样?”苏岚淡淡的说着,眉眼间皆是冷意,“我现在是他的妻子,而你不过是差点儿成了他的未婚妻,你若真的让所有的媒体和报纸都诬陷我抄袭,让我背上这样的名声,你觉得乔北他会坐视不理?你猜他会不会帮我讨回一个公道?”

秦筝一愣,她没想过这些,她以为苏岚要是背上了这样的抄袭名声,在珠宝圈子里混不下去不说,还会影响到乔北的名声甚至整个顾家,那么顾家势必不会要一个有这么大污点的女人做媳妇。

“秦筝,抄袭,我是不会承认的。跟乔北离婚,更是没有一点儿可能。”苏岚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半点儿退让。

秦筝一动不动的盯着苏岚,眼底的阴沉得似能滴出水来,转而又冷冷的笑了起来,伸出食指轻轻的敲了两下自己的额头,摇摇头,一副苦恼的样子:“我说苏岚啊,刚刚还真的差点被你唬住了。你都能猜到的是我在背后算计你,你觉得乔北会猜不到?否则他为什么要再三叮嘱你,受了委屈,解决不了,就给他打电话?”

苏岚一愣,看着秦筝似笑非笑的模样,忽然就想到了乔北一遍又一遍的叮嘱,情绪的浮动,还有欲言又止,担忧的模样……她眼底渐渐显出慌乱,心口猛的下沉,说不出的难受和不安……如果乔北真的一早就猜到了是秦筝在背后算计她,为什么不出言提醒她,告诉她?甚至还让她直接不来GA总部……让她给他打电话是真的怕她受委屈,还是不想要把秦筝给牵扯出来?

苏岚这一瞬间大脑极度混乱,不复之前的镇定和冷静,心慌意乱。

秦筝满意的看着苏岚这样的反应,轻轻的笑了起来,轻柔的语气听在苏岚耳里却如刀割一样难受:“苏岚,到底我跟他青梅竹马,我陪着他走过了人生的最低谷。更何况当初并不是我的错,我离开的三年,他身边也没有别的女人,如果不是当初我跟他订婚宴上的那场意外,我早就跟他结婚了,甚至我跟他连孩子都有了……”

“秦筝,再用这样的话来自欺欺人,有意思?”苏岚打断她的臆想,语气有些急迫,“这世界上,永远都没有如果!”

秦筝淡笑,眼底冷意四溢,看着苏岚的慌乱,反倒让她更加镇定,口吻笃定的说道:“苏岚,你难道没有发现,乔北没有能够彻底放下我么?他对我还是有感觉的,不过是你趁虚而入抢走了属于我的幸福!”

“秦筝,你觉得乔北是能被随便抢走的男人?”苏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被秦筝的语言给自乱了阵脚。

秦筝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苏岚看了好久,笑了两声,眼底的恶毒看得她背后起了一阵寒意。

“苏岚,你以为,像乔北这样的男人,会没有女人喜欢么?”秦筝眼底的狠戾如一张无形的网紧紧的将苏岚缠绕住,沉下口吻,说道,“当初我能把想要靠近他的女人都拔除干净,甚至连跟他在一起过的女人都逼得无法翻身,所以,现在我一样能把你从他身边赶走。”

“秦筝,你以同样的方式背叛了乔北,你觉得他还会跟你在一起?”苏岚摇头轻笑,冷静的说道,“就算乔北对你还有情意,那也不过是因为你们从小认识罢了。”

两人对视着,苏岚毫不退让,秦筝眼底冷意尽显,冷凝的气氛,仿佛一触即发。

“苏岚,那就走着瞧,看谁能笑到最后。”秦筝沉着语气,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苏岚点点头,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看着小巧玲珑的秦筝,目光从她姣好的五官上移开,铿锵有力的说道:“那就拭目以待。”

苏岚说完直接转身离开,秦筝目光落在她刚刚的坐的地方,渐渐的沉淀出彻骨的狠戾,直接抓过桌上的座机,准备通知媒体,号码拨到一半,最后却又用力的扣上了电话,最后咬牙将桌面上的电话给摔到了地上。

苏岚回去了办公室,直接打了一份离职信,然后交到了人事部,上来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抱着箱子就离开,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正好她从电梯下去,在里面遇见了要出来的方然,方然瞥见她这幅模样,先是一愣,旋即心里又不舍起来,但又不愿意让自己流泻出这样的感情,于是仍旧忍不住讥诮的说道:“怎么?被扫出GA了?”

苏岚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进去了电梯。

方然看着电梯下去,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转身又去了一趟秦筝的办公室,正好碰到了人事部的文员把苏岚的辞职信送过来。

“怎么回事?是苏岚主动辞职的?”方然一惊,要伸手从秦筝手中拿过那份辞职信看看,可是秦筝却紧紧的拽着不松手,整个人都紧绷着,眼底染着说不出的愤怒,这样的秦筝,方然不曾见过,转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转身就将秦筝抱在怀里,疼惜的说道:“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秦筝掀眸看了一眼方然,眼底寒意沁骨,让他蓦地觉得背后起了一股寒意,抱着秦筝的双臂都僵了僵。

秦筝冷笑一声,将手里苏岚的辞职心揉成一团在掌心握紧,整个人迸出一股说不出的阴沉,不见往日的温柔。她布了这么久的局,没想到被苏岚最后给识破了,还反过来将了她一军,让她后面计划无法继续下去,就这么便宜了苏岚,当真让她咽不下去这口气!

没关系,一计不成,还有下一计。秦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跟苏岚彻底撕破了脸也好。

“怎么了?秦总?”方然喊了秦筝好几声,都不见她有反应,低头下来要吻她的时候,秦筝直接偏头过来,伸手推开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苏岚怪我不帮她……”

“这就有意思了,明明是她抄袭我的,居然还反过来让你帮她,简直可笑!”方然一口咬定苏岚抄袭,望见秦筝蹙眉,一双眸子水光莹润的,清澈得如一面镜子,下意识的有些心虚。

“方然,你跟我说实话,中国赛区海选截止之前几天,你让我送过去的那个作品,到底是你自己构思的,还是拿的苏岚的?”秦筝软言低语,那样温柔带着婉转尾音的语气,喃喃的继续说道,“你再三强调后来送的这份构思要好,我还担心你递了两份稿子过去不符合规矩,还把你当初让张经理递过去的稿子拿回来了……刚刚苏岚有一直跟我说,那是她的稿子……”

“秦总,你难道还不相信我么?!”方然一阵心慌意乱,但就是因为秦筝把他第一份稿子拿回来,所以又送过去的稿子才会有这个时间的错差,所以就造成了他送稿参赛的时间在苏岚画GA夏季珠宝设计稿之前,这也是苏岚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秦筝不说话,只是望着方然,方然露出难过的神色,还要开口辩解,秦筝直接伸手过来覆在他唇上,淡笑着摇头,眼底对他一片信任:“我当然相信你,只是我觉得自己好想哪里做错了……”

【小剧场】

妈呀,晚安,今天事情真的很多,本来打算多码点的,一晃又到了这个点了。

马上就是最后三天激烈的月票之争了,大宝贝们,准备好了么?

正好周末,我不值班,可以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