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北,你都听到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苏岚之前因为秦筝的威胁而有过愤怒和委屈,可是这一刻,她看到秦筝以这种姿态堂而皇之的来顾家登堂入室,她心中更多的是坚定,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乔北,不会跟乔北离婚,乔北是她苏岚的,谁也不能夺走她的幸福。

她早就该意识到秦筝对于乔北的执着,从秦筝知道乔北跟她领证后第一时间就回来,甚至成为她的头顶上司,在滨城的时候故意住到两人对面,种种迹象都表明,秦筝不会对乔北如此轻易的放手,只是她那时候对于乔北还没有这么坚定的态度,还有所保留,是她的不够坚定不够执着,才导致了今天秦筝的胆大妄为。

苏岚和秦筝的目光在空中相接,无声的较量,直到顾乔东笑着缓和了气氛:“你们两人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通知一声。”

顾乔北淡淡的瞥了一眼顾乔东,那样的目光,看的顾乔东有些不自然的别开了眼。

“欢迎秦小姐过来顾家做客。”顾乔北脸上带着客气而疏离的微笑,伸手紧扣着苏岚的手心,以这样的姿态来表示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乔北,你太客气了。”秦筝微微怔住,脸上的微笑很快就缓和过来,用一种很随意熟稔的口吻说道,“是我和爷爷一起过来,因为上次苏伯父的事情,爷爷觉得很抱歉,然后爷爷有事先走了,乔东哥就陪我聊了一会儿。”

“真的是因为我爸的事情,所以才过来道歉的么?”苏岚顺着迎上了秦筝的目光,唇角的笑意恰倒好处,却被人一种冷傲,“那我就替我爸,接受你们的道歉了。”

秦筝闻言,脸色刷的一下难堪起来,双手也不自觉地紧握起来,转而脸上就流露出一股委屈的神色。

顾乔北唇角含着浅浅的笑意,似没看到一样,很自然的牵着苏岚的手走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下,自然到苏岚都感受不到他曾经遇到秦筝时的那种情绪起伏和波动。

碍于顾乔北的在场,顾乔东并不方便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看到秦筝这样委屈的神色,忍不住蹙眉起来,目光瞥向苏岚的时候,似有些生气和不悦。

秦筝见顾乔北对她视而不见的态度,心里一沉,目光落在苏岚和乔北紧紧相扣的手的时候,垂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的冷沉,只是表现的并不明显,脸上仍旧是委屈的神色,咬着下唇,轻声说道:“苏岚,你是不是还在怪爷爷?”

苏岚唇角浅浅的勾着,看着秦筝在她面前作态,之前开了外扬,她在电话里的尖锐,乔北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用这种装柔弱的姿态来博取同情和怜爱,这次恐怕不会奏效了。

“能请到秦老爷子替我爸看诊,是我爸的荣幸,我又怎么会怪秦老爷子呢?”苏岚明明是谦逊恭敬的口吻,偏偏眼眸里却带着一股冷意,没有丝毫躲避的与秦筝对视着。

秦筝心里又是一窒,目光下意识的看向顾乔北,却见乔北体贴的拿过水杯给苏岚倒了一杯温水,然后亲手递到她手里,然后扭头过来,目光没有任何波澜,淡淡的说道:“秦小姐,如果你是来因为这件事情道歉的,我跟苏岚都接受。”

“那就好。”秦筝因为乔北回答的语气,还有脸上的无波无绪,整个人都微微怔住,转而又重新扬起微笑,很熟稔的朝着乔北说道,“我生日很快就要到了,你答应过我会来我的生日宴会,到时候可要带着苏岚一起来哦。”

苏岚看着秦筝紧扣的双手,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乔北对秦筝态度的转变,已经让秦筝没有了一开始的自信了,这个时候故意提起乔北答应了去参加她的生日宴,只能更加说明她开始心慌了。

顾乔北这次没有回答,反而看向苏岚,苏岚微微一笑,低头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既然乔北之前已经答应了,那我当然会陪着他一起去参加你的生日宴。”

“六月二十五,是你的生日。”顾乔东终于能够找到话题,微笑着看向秦筝,秦筝笑着点点头,带着几许小女人的娇羞:“是啊,乔东哥还能记得。”

顾乔东低低的笑了两声,目光落在秦筝的脸上,她每一年的生日,他都记得。

客厅里短暂的沉默,苏岚和乔北两人倒是坦然,顾乔东碍于乔北和苏岚,看向秦筝的目光带着隐忍,而秦筝则有些坐立不安,她没想到她的威胁,对于苏岚一点作用都没有,不过要不了几个小时,各大晚报出来的时候,她就不信苏岚还是这幅样子!

就在这沉默的时候,顾乔西爽朗的的声音传来:“今天不是周末吧,怎么都在家,都不去上班啊?”

顾乔西今天穿着一条九分修身牛仔裤,上身是露肚的白色衬衣,精致的淡妆,整个人看着很休闲,却仍旧掩饰不住她身上的那股狂野的气息,手上的水晶钻甲耀眼夺目,拿着一把遮阳伞。

紧跟在乔西身后的进来的是莫绍谦,一双妖娆勾人的桃花眼,从秦筝身上淡淡的划过,朝着顾乔东点点头,然后落到乔北和苏岚身上,笑着说道:“哎呦,没想到今天跟乔西过来得真是时候,你们居然都在。”

“乔西姐,绍谦哥。”秦筝微笑着跟两人打招呼,眼底闪着熠熠的光芒,感慨的说道,“你们终于在一起了呀!”

“筝妹子,这话你绍谦哥我可爱听了,我跟你乔西姐,就是终于在一起了。”莫绍谦笑着过来要搂乔西,乔西直接豪气的横了他一眼,他伸出的手,顿时在空中转了弯,回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然后走过来,一屁股坐到乔北的旁边。

乔西一看这架势,再加上今天莫绍谦反常的非要过来顾家一趟,她估摸着也是有事情,一路上旁敲侧击,莫绍谦都没有给她松口,想来也是她也不方便参和的,虽然她跟秦筝从小一起长大,但是她内心还是倾向于自己的三哥顾乔北的,转眼又想到她自家大哥对于秦筝的那点心思,心里一阵纠结,最后还是故意连续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说道:“大哥,我好像有点感冒发烧了,你去屋里给我找点药,我回我屋里躺会儿。”

黎思思最近一直都生病,又不愿意去医院,所以顾乔东屋里的药配备得很齐全,乔西都这样开口了,顾乔东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就担忧关心的看向乔西:“那你赶紧回屋躺着,我去给你找药。”

乔西点点头,从乔北坐的这边沙发走过的时候,故意挑眉使了个眼神,莫绍谦顿时悄悄的对她竖起大拇指,乔北也是笑了笑,苏岚一瞬间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冲着乔西笑着点头。

秦筝本就不傻,乔西一走,顾乔东又故意被乔西支使开了,顾家的客厅里,一时间只剩下她面对三人,心里不由得一沉,脸上带着狐疑的笑着对莫绍谦开口:“绍谦哥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筝妹子这话说得,你不也在么?”莫绍谦随和又熟稔的口吻,还朝着秦筝一挑他风情万种的桃花眼,可是那一瞬间锐利的目光,似把她看透了一般,惹得秦筝一个激灵,再去看莫绍谦的时候,却见他已经恢复了过来,好像刚刚的锐利是她自己的幻觉一样。

秦筝干干的笑了两声,觉得四周的气氛有些凝固,忍不住微微撇头看了一眼之前顾乔东离开的方向,整个顾家,唯独顾乔东会无论何时何地的替她出面,替她解围。

“秦筝,你今天来顾家,真的是为了我爸的事情道歉的,还是另有目的?”顾乔北明明是询问的语气,却带着肯定,已经没了跟她继续绕圈下去的耐心。

秦筝顿时一愣,脸上的微笑没有了之前的自然,目光带着不可置信,有些害怕又有些委屈的看向乔北,随后又看向苏岚,咬着下唇说道:“苏岚,你是不是跟乔北说了什么所以才让他这样认为?”

苏岚没有理会她的质疑和位置,只是平静的说道:“秦筝,那天你打给乔北的那通电话,是经过他允许的,而且还是开了外扬的。”

苏岚的言外之意,就是要她不要再装下去了,秦筝听了这番话以后,顿时就沉默了下来,小巧温柔的脸上多了一抹惊愕和慌乱。

“乔北,你都听到了。”秦筝这一刻反倒平静下来,既然乔北已经知道她对他的执着,知道她要逼苏岚离开,那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那么,我被诬陷抄袭,是你在背后策划的,包括威胁将我被诬陷抄袭发布到网上,甚至报给媒体!这些都是你做的,为了让我离开乔北!”苏岚冷静的质问着,这样平铺直叙的口吻,反倒让秦筝越发不安起来。

“苏岚,你可别血口喷人!”秦筝一副无辜的样子,那天的电话,她可没有这些,想就这样让她承认一切,她秦筝才不会上当!

“筝妹子,你看看这个。”莫绍谦目光有些难受和不忍,却还是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从茶几上推过去。

【题外话】

扛不住了,13号的万更还差4000,我匀到后面几天补回来,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