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东,黎思思才是你的妻子/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筝先是一愣,狐疑的看向莫绍谦,紧接着伸手拿过文件袋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然后整理好,重新放回去文件夹,笑着说道:“这些应该给苏岚看,给我看做什么。”

“筝妹子,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么?”莫绍谦勾着眼角,笑得妖孽,一如往常散漫,只是这样反问的口吻,却是对秦筝表示质疑。

秦筝目光扫向乔北,见他目光一直都温柔缱绻的落在苏岚脸上,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自进门起就没分离过,忍不住更加委屈的咬着下唇,皱眉看向莫绍谦,眼底已经有了泪意,说道:“绍谦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么?文件袋里的这些内容,跟我本来就没有半点关系。”

秦筝竭力的辩解着,见莫绍谦并不所动,转而又望向苏岚,带着哽咽的说道:“苏岚,我不过是还喜欢着乔北,难道你就要这样来诬陷我么?”

苏岚冷眼旁观秦筝的委屈做戏,突然觉得她之前所有的温柔都很虚伪,正要开口说话,她身旁的顾乔北却是语气冷漠的开口:“秦筝,一定要我跟你说得清清楚楚?”

秦筝双眸带泪的看着顾乔北,顾乔北却没有半分情绪波动,拿过文件袋,把里面调查的内容拿出来,一点点的摆开,冷淡的说道:“国际珠宝设计大赛中国赛区海选于6月10号截稿,方然参赛的画稿早就在5月中旬的时候就已经由张悦递交上去了,但是6月5号的时候,方然的画稿突然被换成了跟苏岚GA夏季珠宝设计几乎一模一样的画稿,而苏岚的画稿在6月3号的时候就已经完稿。秦筝,如果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是你让人在6月5号的时候替方然重新递交的这份画稿?6月14号GA夏季珠宝设计展的当天,为什么会来了那么多媒体记者和托儿?这调查上面写的很清楚,是有人告诉媒体记者,6月14号GA夏季珠宝设计展当天,会有重大新闻爆料;还有这些出现的托儿,也说是有人提前就告诉他们,只要爆出了抄袭,就直接不留余地的怒骂抄袭者。”

秦筝望向顾乔北那样冷漠的神色,委屈得直摇头落泪,哽咽的说道:“我不知道,跟我无关,是方然自己拿着那份画稿来让我帮忙递过去的,他觉得后来的这份画稿比之前的画稿要好,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找人帮他递过去参赛了。难道就因为我让人帮方然递交画稿,就是我要诬陷苏岚抄袭么?!至于乔北你说的GA珠宝设计当天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情!难道就凭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你就怀疑都是我做的么?”

秦筝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哭得直抽噎,垂着眸子抹泪,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直接的参与,不过是引导了事情的发展而已,就算是通知媒体和买通这些托儿,包括网上发帖和通知确定上报刊登,都不是她亲自出面的,所以,只要她死咬着不承认,调查的那些根本就跟她无半点关系,也无法证明,是她在背后策划指引了一切,最多不过是乔北他们的猜测而已。

苏岚和乔北两人都是冷眼旁观,倒是莫绍谦一时间沉默了起来,毕竟秦筝说得也有道理,单凭调查出来的这些,也不能够认定真的就是秦筝在背后策划引导的一切。

这也的确是秦筝手段高明的地方,明明能够怀疑猜测到是她了,偏偏没有实质的证据来证明这一切。

客厅里冷凝的气氛,唯有秦筝委屈至极的抽噎声一阵阵的响起,顾乔东拿了药从乔西房再回来客厅的时候,就看到这幅场景,好似秦筝被人欺负了一样,蹙眉看向乔北、苏岚、莫绍谦三人,最后过来秦筝身边,抽了纸巾递到她手里,安抚道:“怎么回事?哭得这么伤心?”

秦筝接过纸巾擦泪摇头,满脸的委屈,欲言又止,偏偏又是一副害怕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瞥向乔北、苏岚、莫绍谦三人。

顾乔东目光顺着秦筝的目光看向对面沙发的三人,蹙眉沉声道:“到底出什么事了?我不就离开一会儿,怎么筝儿就哭成这样了。”

“顾乔东,黎思思才是你的妻子。”顾乔北淡淡的瞥了他一样,冷飕飕又带着疏离的语气,在提醒和警告着他。

“乔北,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顾乔东脸上一瞬间起了怒气,还夹着一丝尴尬的微红,因为乔北这样直白又不留余地的言辞,他顿时蹙眉不悦的望着乔北。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黎思思不是你妻子么?”乔北一脸风轻云淡,目光染着讥诮的落在顾乔东身上,转而又瞥了一眼秦筝。

秦筝将手里的纸巾揉成一团,抽噎着抬头看过来,柔声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不喜欢我,对我有成见,但是乔北,乔东哥毕竟是你的大哥,你又何必因为我而迁怒到乔东哥身上……”

“你还没有那个能力,让我迁怒到顾乔东身上。”顾乔北微笑的看着她,言辞不留一点余地。

“顾乔北,你够了!”顾乔东实在看不下去顾乔北这样的态度,语气已经带上了愠怒和严厉。

“怎么?你看不下去了?”顾乔北嘲讽一笑,温和的眉眼带着说不出的锐利和冷漠,“你老婆黎思思现在生病在家里,你倒是还有闲情逸致来陪她。顾乔东,你现在是一个已婚男人,就该跟别的女人保持该有的距离,毕竟顾家丢不起这个脸。”

“顾乔北!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乔东几乎是冲着乔北怒吼起来,要站起身的来瞬间,秦筝连忙伸手拦住他,垂眸娇柔的低声说道,“乔东哥,你别生气,乔北说得也有道理,你是应该跟我保持距离。”

“我跟黎思思早已经离婚了。”顾乔东低头看见秦筝这幅娇柔无助的模样,眼角还沾着泪珠,心里涌起说不出的心疼和难受,忍着拥她入怀的冲动,但是有些话,还是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

顾乔东跟黎思思已经离婚的事情,顾家人都知道,只是后来顾乔东又寻着黎思思重新回来,以为两人已经又复合了,便没有人再提起过两人离婚这一茬,只是没想到,今天顾乔东自己会直白的说出来,还是当着有外人在场的面说出来。

秦筝闻言是惊愕的看向顾乔东,水光潋滟的眸子里闪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莫绍谦也是一愣,一直以来顾乔东跟黎思思都是相敬如宾的,突如其来的离婚,怎么能让他不惊讶;苏岚则气得要替黎思思抱不平要开口怒斥顾乔东,却被乔北摇头拦住,乔北目光冷厉的瞥了一样顾乔东,无声的冷笑了起来,已经不想再去警告和提醒他什么,面对秦筝,他已经失去了基本的理智和思考能力,正准备拉着苏岚起身离开,却听到客厅隔扇门传来响动。

所有人都顺着响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黎思思撞到了隔扇门附近的插花瓶,正将插花瓶扶稳,站稳抬头的时候,见她脸色枯槁又憔悴,安静的得悄无声息。

因为一直生着病,所以她整个人越发的瘦了,就算是炎炎盛夏,她肩上都还披了一件薄外套,长发随意的拢在耳后,脸上没有一点儿血色,透着病态的暗黄和苍白,纤弱的模样,仿佛大声说话都会惊到她一样。

苏岚看到黎思思这幅模样的时候,一股说不出的心酸,轻轻的开口,似怕惊到她了一样:“大嫂……”

黎思思捂着唇轻轻的咳了两下,目光透着寂静,似没有看到顾乔东坐在秦筝身侧,也仿佛刚刚看到的顾乔东对秦筝的担忧和在意是幻觉一样,对着苏岚微微一笑,拉了拉肩上披着的外套,沙哑着嗓子,轻声说道:“我看乔东刚回去屋子里找了药,不放心就过来客厅看看,打扰到你们了吧。”

顾乔东在看到黎思思的那一瞬间起,心里蓦地一惊,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身上不知怎么的就开始透着似有似无的戾气,直接大步朝着她走过来,语气责备的说道:“病成这样了,你还出来!”

顾乔东急迫朝她怒吼的语气里,似乎带着一丝紧张也掩饰,他不知道黎思思站在哪里多久了,不管刚刚她听到了多少,他说得那些话,对黎思思而言,都会伤她不浅。

若是真的面对黎思思,这些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只是刚刚乔北咄咄逼人,秦筝又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向他求助,他边无法控制的直接说了出来。

“大哥,你冲着大嫂吼什么?!没见她还生着病?!”苏岚着实看不下去了,语气不满又硬冷的冲着顾乔东指责起来。

顾乔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面前静悄悄的黎思思,心烦意乱的,就像蜘蛛网一样,一圈圈的在他心头缠绕着,让他有种莫名的心慌。

【题外话】

大宝贝们不要捉急,东南西北的故事都会写到的,你们有的要看叶青和乔南的,有的要看思思和乔东的,我这总要开脑洞想想情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