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了啊?!/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北和苏岚过来的时候,天色还是一片明亮,此时,阳光像是隐没在了云层里,在云朵的周边描绘出金色的光线。

黎思思目光越过顾乔东的肩头看向门外的天空,层层叠叠的白云,散落下来的夕阳,有种说不出的祥和宁静,她唇角染着浅浅的笑意,视线没有聚焦到顾乔东身上,所以他整个人的轮廓在她的余光里,显得很朦胧,身姿颀长又秀挺…

短暂的沉默,她视线慢慢的凝聚到他身上,见他站在她跟前,一手按在隔扇门的门框上,另一手插在口袋里,似无意识的拽着手心,视线再往上,就是他分明的五官,眉头微蹙着,似有些烦躁不悦,鼻梁上的眼镜片蒙着一层光,总让人看不清他眼底深邃的眸光。

“回去休息!”顾乔东似没有耐心继续在这里耗着,伸手拽起她的手往他的卧室走去。

客厅里的四人,看着两人从隔扇门离开的背影,苏岚倒是担心黎思思,不放心的起身跟过去,顾乔北没有阻拦,扭头看了一眼身侧的莫绍谦,莫绍谦也笑着起身,笑得妖孽:“我去看看乔西怎么样了。”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乔北跟秦筝两人,乔北目光落到秦筝脸上的时候,冷漠到令人心悸,带着警告和冷厉的说道:“秦筝,你有胆子设计苏岚,那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

秦筝被这样浑身透着戾气的乔北惊得怔住,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扯着笑意说道:“乔北,你别这样,真的都跟我无关……”

“秦筝,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大家心里都清楚,别以为你躲在幕后指引事态发展不沾手就牵扯不到你身上去!这次报纸的刊登和网络论坛的帖子是被及时压了下来,否则,你以为事情闹大了,牵扯到了顾家,我会放过秦家放过你?!你现在还能有机会来顾家站在我面前聊天说话?!我告诉你秦筝,你承担不了事态扩大的后果!”乔北看向秦筝的目光已经由淡漠冷厉变成了不喜和厌恶。

秦筝浑身一哆嗦,脸色瞬间惨白起来,心里涌起阵阵的后怕,不安的拽着双手,惊恐的瞪着双眼,看着他,却仍旧为自己辩解,喃喃的说道:“我没有……”

“秦筝,设计诬陷苏岚抄袭,你最好给出一个交代。否则等到我亲自来,你就不是现在这幅安逸的样子了。我顾乔北向来说到做到,你大可以继续抱着侥幸的心里试试看我会不会对你下手!”乔北目光冷厉不含一丝感情,冷漠的语气带着警告和威胁,秦筝垂眸紧紧的咬着唇瓣,双手不自觉的紧扣着。

“以后,你不要再踏进顾家一步!”顾乔北没有给她留半分情面,冰冷无情的口吻,让秦筝浑身又是一颤,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薄凉模样,张嘴要说些什么,却又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喃喃的喊了一声‘乔北’。

这一瞬间,秦筝只觉得心如刀割,她从来没想过,才这么短的时间,顾乔北会用这样的目光和态度来对待她,她所做的一切,还不是因为还爱着他呢?最后却得到他这样的厌弃,让她情何以堪?!

顾乔北没有多看她一眼,转身去找苏岚,秦筝则看着他的离开的背影,眼底的难受渐渐的变成了阴沉和狠毒,用力的捏着手心,指甲直接刺入掌心,传来刺痛。

乔北过来找苏岚的时候,她已经往回走,两人迎面遇到,乔北眉眼温和的朝着她微笑,动作温柔又亲昵的牵着她的手:“要留在这儿吃晚饭还是回去?”

苏岚抬头看着天空,太阳已经有还是西落的趋势,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他陪着她也折腾了这么久,便笑着说道:“都这个时候了,就留下来吃晚饭吧。”

“那行,我们去客厅等妈接森森回来开饭。”顾乔北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苏岚挽着他的胳膊,并肩行走。

两人重新回去客厅的时候,秦筝已经不在了,正好何倩接了森森回来。

“三叔叔,你回来了!”小家伙一看到顾乔北立刻就撒丫子欢快的朝他扑过来,顾乔北在森森快要扑到他腿上的时候,直接伸手按住他的小脑袋,让他扑不到。

苏岚因为黎思思的缘故,这一瞬间,格外的心疼森森,蹲下身子将小家伙抱在怀里,目光慈爱的看着他,轻声说道:“三婶婶陪你玩。”

就算刚刚她不放心的跟着过去了,一直看到顾乔东牵着黎思思进去了屋里,她还站在门口等了几分钟,确定里面没有传来吵架声,这才离开的,可是她一想到黎思思,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和心疼。

顾乔东是知道苏岚跟着过来了,所以他牵着黎思思回屋以后,只是拽着她到了床上,而黎思思也是安静的拉过薄被侧着躺好,一言不发。

顾乔东看着盖在她身上的薄被没有太大的起伏,只有她轻轻的呼吸,肩头才轻轻的颤动着,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针落地的声音,顾乔东也不知道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看了多久,这才缓缓的走到床边,轻轻的抬手,想要抚上她的肩头,她却在他伸手要碰上她的那一瞬间,翻身避开,却是始终不曾睁开过眼,然后拉过薄被,直接盖过头顶。

“思思,我在客厅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顾乔东伸手轻轻的扯了两下盖在她头上的薄被,她紧紧的拽着没有让他扯下来,也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咬着下唇,没有吭声。

“思思……”顾乔东又拉了拉薄被,轻轻的喊着她的名字,眉头忍不住蹙紧了几分,黎思思因为他这样温柔的低喊,再回想起在客厅他对秦筝的温柔和说的那些话,真的是觉得又嘲讽又难受,眼眶止不住的发酸,压着声音说道:“我累了……”

顾乔东因为黎思思这样的抗拒和敷衍,眉峰深深的蹙起,回想着客厅顾乔北的咄咄逼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蔓延,最后忍不住用力的扯下了盖在她头顶的薄被,见她紧紧的闭着双眼,眼角似又泪意,颤抖了几下睫毛,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目光一点点落到顾乔东脸上,然后又转开视线。

“思思,看着我!”顾乔东因为黎思思这样的抗拒和疏离,心里格外的窝火,从他不让她离开起,一直到现在,她对他都是这种态度,今天是格外的抵触,让他忍不住伸手捏着她的下颌,不让她偏头。

黎思思不说话,照着他的话,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只是她的那双眼眸里,像是失神了一样,大片大片的空旷和寂静,一点都看不到他的身影。

她越是这样,顾乔东心里的怒火越是上涌,直接俯身下来要亲吻她的唇,在他靠过来的那一瞬间,原本安静不动的黎思思,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拼命的推开他,力道大得顾乔东整个人都被推到了一侧。

“顾乔东,你够了!”黎思思拽着薄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因为刚刚剧烈的推他,让她说话都带着喘气,用力的咳嗽了两下,这才平息下来,一双眸子迸出强烈的冷芒,死死的盯着他,防止他的靠近。

“黎思思,你现在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了啊?!”顾乔东因为她的抗拒,已经失了耐心,鼻梁上的镜片闪过一道光芒,冷笑着重新俯身下来,扣着她的下颌,逼迫她的脸对着他,然后他缓缓的将唇凑到她的耳畔,带着一抹薄冷的笑意,低低的开口,“怎么?给你几分脸色,你就蹭鼻子上眼了?!”

黎思思终究是病久了,就那么一下的剧烈挣扎,此刻让她没有太多的力气去反抗,想要动一下都使不上力气,目光落到顾乔东脸上带着讥诮的冷笑上,吞咽了几下,这才开口说道:“顾乔东,你自己都已经说了,已经跟我离婚了。”

“那我也说过,没有我点头同意,婚姻登记所也不敢留底。”顾乔东轻轻的笑了两声,口吻随意又轻佻,扣着她下颌的拇指轻轻的婆娑了两下,继续说道,“不过是一张签了字的离婚协议,根本构不成什么,就算是真的离了,我要复婚,也是一张嘴的事情,所以啊,我跟你之间,离婚还是没有离婚,是我顾乔东说了算。”

黎思思忍不住浑身一颤,心里又恨又绝望又难受却还莫名的夹着一丝她都不意识到的放松,直接闭上了眼,不去看悬在她脸上很近剧烈的男人,她怕自己多看一眼,会忍不住破口怒骂。

顾乔东伸手轻轻的拍了两下的她的侧脸,低笑了两声,重新俯身下来,吻了吻她的唇瓣,他能感受到黎思思猛然的颤抖,还有下意识的躲避和抗拒,忍不住心口怒火又涌了上来,但是最后却只是淡漠的笑了两声:“你这病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我去找药。”

黎思思紧紧的闭着眼,唇角轻轻的动了两下,但是到最后,她仍旧是闭着眼,一句话都没说。

【题外话】

我去洗个澡,还有一更,比较晚,大宝贝睡了明天起来看。

我觉得我明天起来就得爬起来码字了,不然欠的字数有点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