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组的局(3)/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带着我来这样的场合。”黎思思的声音很轻,双眸没有焦距的望着面前的空气,声音里明明带着笑意,却听着比哭泣还让人难受。

苏岚虽然不清楚黎思思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凭着女人的自觉,她能感受到黎思思这些年,过得并不好。

黎思思忽而又自嘲的轻笑了一声,说道:“他不过是怕我趁着家里没人又走了,所以才带着我一起过来的。”

黎思思感觉自己嫁给顾乔东的这些年,过得太累,痛苦又寂寞,就好像每天日升日落周而复始一般,无论她做多大的努力都不会得到改变,她不想再继续过这样的生活,一点都不想。

苏岚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感觉空气沉默的似要爆炸了一样,难受得眼眶发酸,伸手抱住黎思思瘦弱的肩膀,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她,只是轻轻的喊了一声:“大嫂……”

“我没事。”黎思思笑着摇头,脸上带着静谧的微笑,伸手轻轻的拉开苏岚抱着她的肩膀的双臂,缓缓的转身过来,“这些话,我不该跟你说的。只是啊,我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她跟乔西关系相处得再和谐,乔西也是顾家的孩子,她也不能跟乔西倾囊相倒,唯有苏岚,跟她一样是嫁进来顾家的媳妇,她才敢开口说一二。

苏岚只觉得心口堵得厉害,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紧紧的握着黎思思的手,仿佛这样,就能给她力量和安慰。

“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好不好?”短暂的安静之后,黎思思轻声开口,脸上明明待着娴静的笑,却给人一种无声的落寞,苏岚无法拒绝,朝她点点头,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留思思一个人站在那里。

红楼四周的院墙隐匿在黑暗之中,远处的树林还有隐没在夜色中的假山池塘,于大厅里面的热闹比较,蓦地就显出了几分沉静。

黎思思缓缓的从台阶上走下来,漫无目的的四处走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只是这声音听起来很陌生,她转脸过来,一双空旷的双眸撞上谢长生惊喜灼热的目光。

“思思姐,真的是你啊。”谢长生几乎是快步疾走过来她身边的,见她微蹙眉一副疑惑的模样,连忙急迫的说道,“是我啊,罗阳,以前住在你家对门的罗阳。”

谢长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黎思思的脸上,她的模样一如当初,只是比曾经多了几分柔弱少了灵动,只剩下楚楚的风姿,惹人疼惜。

“你怎么会在这儿?”黎思思回想起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惊诧不已,变化实在太大了,简直无法让她与当初那个身体瘦小单薄的男孩联系到一起。

“一言难尽,不过我现在的名字叫谢长生。”谢长生笑了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思思姐有好多年都没有回去西宁了。”

黎思思笑了笑,没有说话,当初她嫁给顾乔东的原因无法启齿,她家里不过是一般平民百姓,但也是有家教有教养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出了这样的事情,当时跟顾乔东结婚,先不说婚礼从简,家里更是一个人都没来,父亲更是气得放了狠话,要跟她断绝关系,这些年,倒也真的是狠了心,对她不闻不问,甚至到后来,连她打回去的钱,父母都原封不动的退换回来。

“思思姐,这些年,你过得好么?”谢长生眉眼一弯,含笑的看着她,见她这幅单薄的模样,眼底有些心疼。

“挺好的。”黎思思柔柔一笑,能够看到家那边的人,自然就多了一份亲近。

时隔多年,还能再见到年少时让他心动过的人,自然有些难以克制,谢长生本还有好多话要跟她说,却听到有人喊他,他扭头看了一眼,从口袋里抽出钢笔,拉过黎思思的手,飞快的在她手心写下了一排号码,再三叮嘱道:“思思姐,记得跟我联系,我先走了。”

谢长生转身快步朝着树林里面走去,黎思思抬眼就看了一有个窈窕的女人,穿着素色的长裙,周身带着耀眼的光晕在四处寻人。

黎思思伸手抱住自己的双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种世事无常的错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家乡的熟人,转眼朝着红楼入口望去,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去,她低低笑了两声,迈开步子往里面走。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西装,长得很高,一笑起来就很灿烂的男人。”那个正在寻找谢长生的漂亮女人气喘吁吁的从小路上拐过来,提着手里的裙子,拦住了思思的去路。

思思看着面前的女子,双颊和脖子都染着微红,一双晶亮透明的眸子,明净清澈,似觉得自己突然的出现很突兀,对着黎思思灿烂一笑,眼睛弯成月牙儿一般,自然流出的神色,浑身有种清雅灵秀的光晕。

“那个,姐姐,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找我哥,他总嫌我烦,就躲着我。”谢玉婷看着很年轻,应该还在读书的样子,朝着黎思思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罗……嗯,谢长生是你哥?”黎思思轻声说着,谢玉婷连连点头,直接过来热情的拉住黎思思的手,声音叽叽喳喳的很活泼,“姐姐你跟我哥是怎么认识的?我哥简直太厉害了,在首都居然都有认识的人,哇塞……”

“你们是第一次过来首都?”黎思思捕捉到她话语里的信息,谢玉婷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们家在西宁。”

黎思思不说话了,看谢玉婷这身打扮,还有刚刚谢长生那副样子,还能进来这红楼里面,也是有几分能耐的,只是,她记得谢长生还叫罗阳的时候,是和他妈妈一起相依为命的住在她家对门的,那时候他家境并不算好……

谢玉婷没有注意到黎思思的沉默,继续不停的说着,黎思思是不是的回以微笑,不知不觉,两人就相携着走到了红楼的入口,一进到大厅,谢长生不知道从哪个位置过来,一把将谢玉婷从黎思思身边拉过来,语气里满是不耐:“你就不能老实的待一会儿?”

谢玉婷似乎习惯了谢长生这样的态度,仰着笑脸,欢快的喊他哥哥,紧紧的挽着他的胳膊,怕他不想跟她待一起又跑了。

“对啦,哥,你是不是跟这位姐姐认识?她知道你是我哥呢。”谢玉婷笑靥如花的看着黎思思,谢长生正要开口,见黎思思淡雅一笑,恍若昙花一现,让他愣愣的忘了说话。

“我跟你哥并不认识,是你自己说在找哥哥,那条路上我又只碰见过他一个人,他掉了一枚白玉佩在地上,上面写着‘谢长生’。”黎思思一伸手,一枚白玉佩在她手心,谢玉婷连忙伸手拿过来,当宝贝似乎拽着,有些生气的瞪了一眼谢长生:“哥哥,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掉了!”

她说完又朝黎思思灿烂的笑着:“那谢谢姐姐了。”

黎思思点点头,转身离开,谢长生看着她的背影,微微蹙眉,不明白她为何要说跟他不认识。

黎思思整四处寻着顾家人,猛不防的被人用力的拉着胳膊到了一侧,是顾乔东。

“你跑哪里去了?”顾乔东只看到苏岚一个人在大厅的时候,整个心都悬在了半空中,此刻看到她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想想自己刚刚的担心和急躁,只觉得有些可笑。

黎思思因为他这样质问的口气,心里只觉得很讽刺,用力的挣脱开的手心,一双眸子冷得宛若大雪纷飞,嘲弄的说道:“怎么?怕我跑了?”

顾乔东眼底陡然迸出凌厉的光芒,隔着镜片,都让人觉得森冷,就那样直直的落在黎思思脸上,冷笑了两声,压低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恶毒和讥诮:“黎思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这样的场合,我倒是怕你给我,丢人现眼。”

黎思思嗤笑一声,伸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发丝,丝毫不在意顾乔东这样刻薄诛心的言辞,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那你倒是别带我出来啊。”

顾乔东被她噎得胸口一堵,眉头紧蹙,转而又眉心舒展,在外人看来是温柔又亲密的动作,在她耳边似qing人间低语呢喃般:“既然你想在家待着,那以后一辈子,都别想踏出门一步!”

他不紧不慢的在她耳边说着,余光瞥见黎思思渐渐急促起来的呼吸,还有她微微颤抖的手指,甚至能感觉到她浑身都在细微的颤抖着,也能感觉到她心里对他的排斥,他心里的怒意止不住的蹭蹭的上窜,到最后,他还是没有发作出来,只是伸手紧紧的扣着她的手腕,轻声说道:“走吧,我们入座。”

黎思思想要挣脱开,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就跟他这么对峙的一会儿,她就感觉自己背后起了一层汗,心里堵得发疼发胀,却又毫无办法,如提线木偶一般,任由他牵着往餐桌旁边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