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筝的生日邀请帖(2)/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筠睥了一眼秦筝,笑着接过她手里的邀请帖,随意的翻开看了看,语气有几分嘲弄:“秦筝,你这生日邀请帖,弄得跟结婚宴请贴一样,这么喜庆。”

秦筝笑了笑,微微垂下的眸子里,敛去了一道冷芒,再抬头时,仍旧是一副甜美无邪的模样:“沈姐姐就知道笑话我。”

沈筠冷笑两声,没有再说什么。秦筝对于顾乔北的那份心思,整个军区大院的人都知道,若是当初,她也就当个笑话看着罢了,而如今顾乔北是她沈筠看上的男人,她志在必得的男人,所以秦筝对于乔北的喜欢,在她眼里就成了觊觎,即便秦筝一直对她不错,涉及到乔北的时候,她也会讽刺秦筝两句。

秦筝早就发现了沈筠对于顾乔北的那份心思,只是她从来都觉得沈筠这样的女人,压根就配不上顾乔北,顾乔北也对沈筠没有半分好感,更何况沈筠一直都被她在当枪使,所以秦筝对于沈筠时不时的嘲笑和讽刺就假装不知道。

“苏岚,抱歉。“秦筝目光一转,落到苏岚脸上,转了话题,小巧的脸上带着深深的歉意,“方然已经被辞退了,你能不能回来GA上班?”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苏岚就一肚子火,谁不知道方然不过是做了个替死鬼,真正的始作俑者是她秦筝,只是她现在这幅假惺惺的样子,看着就让人觉得厌烦,苏岚脸上带着淡漠的笑意:“多谢秦总好意。”

秦筝这话说得模棱两可,沈筠听着就以为是苏岚被辞退了,前天沈家饭局散了之后,秦筝跟她说了一些她回去了部队这段时间发生的七七八八的事情,对于苏岚的抄袭事件,她也从秦筝嘴里听到了一些,只是不了解事情的始末,加上秦筝有引导性和偏向性的描述,以及她本身先入为主对苏岚的偏见,所以就认定了是顾乔北在背后帮她而已。

“苏岚,听说你抄袭别人的设计,还被GA给辞退了,要不是顾及到你是顾乔北的妻子,你怎么可能只是被辞退这么简单。”沈筠嘲讽的说着,目光有些鄙夷的看着苏岚,“最后居然还弄了个澄清会给你洗白,要不是看在顾乔北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能这么轻易的脱身?”

“听说沈小姐回去了部队,那么封闭的环境,还有空来关心我的事情,还真是我苏岚的荣幸。”苏岚眼尾一挑,有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风情和冷魅,毫不退缩的嘲讽回去。

沈筠顿时怒意横生,她早就看不惯苏岚这幅仗着顾乔北就为所欲为的态度,蹙眉盯着她不说话,眼底冷意层层往外溢,双手紧握成拳,克制着体内翻涌的怒吼,依她曾经的脾气,她早就动手打苏岚了,只是一想到沈家如今趋于凋敝的形式,她才一直忍着,才不得已选择重回部队,此刻被苏岚拿这点嘲讽着,她只觉得自己被踩到了痛处一样。

“沈姐姐……”秦筝看到沈筠这幅样子,连忙过来安抚她,有些着急又委屈的看向苏岚,“哎呀,苏岚,你少说两句,我只是想让你重回来GA上班,你何苦这样说沈姐姐。”

苏岚冷笑,明明是刚刚沈筠先来嘲讽她的,秦筝直接忽略了沈筠对她的讽刺,反而责怪到她头上来了,她双眸冷漠的看向这两人,双手环在胸前,轻轻的笑了两声,这样的姿态无意更加惹恼了沈筠:“你在嘲笑我?”

“我哪敢嘲笑沈小姐,不过是想到沈小姐刚刚说的。”苏岚嘴角勾出完美的弧度,整个人透着自信的优雅,目光一转,落到秦筝脸上,一字一句的说道,“正是因为我是乔北的妻子,所以我被人诬陷抄袭了,才有机会得到澄清,要是换做他人,恐怕真的是,无处辩驳了。”

秦筝脸色一僵,眼底的愤怒和不甘飞快的扫过,秦筝身侧的沈筠更是怒意横生,朝着苏岚买了一大步,秦筝见状,嘴角笑纹深了几分,作势要拦住沈筠,却又扭头看着苏岚,关切又担心的说道:“苏岚,你别说了,你赶紧走吧,沈姐姐生气了!”

苏岚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又怎会如秦筝所言这般离开,这和逃兵有什么区别,所以苏岚不但没有离开,反而直挺的站在这里,看着沈筠和秦筝二人,今天她要是就这么走了,指不定会被传成什么版本,她丢不起这个脸,顾家也丢不起这个脸!

“沈姐姐,你冷静一点,苏岚说的那些你 别往心里去。”秦筝拉着因为愤怒而浑身都绷紧的沈筠,小巧玲珑的身子又怎么能拦得住怒火中烧的沈筠:“秦筝,你给我让开!再挡着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沈姐姐,你别冲动,她说的对呀,毕竟她是乔北的妻子啊!”秦筝这句话无疑又往沈筠心口戳了一下,让她完全克制不住心里的愤怒,大力伸手拉开秦筝,将她往旁边一推,几步就走到了苏岚面前,苏岚连忙后退两步,警惕的盯着她:“怎么?又想动手打我?!现在可是在顾家附近!”

沈筠高扬起的手顿时就停顿在了半空中,目光看向顾家的红木门,守在门口的勤务兵正一动不动的注意着这面的状况,她只得咬牙切齿的愤恨的瞪着苏岚,秦筝看着动作停下来的沈筠,眼底光芒划过,快步走过来,拉着沈筠还扬在半空的胳膊,急迫的说道:“沈姐姐,你千万别动手啊,不然乔北那边不好交代啊……”

她说完,又担忧的看向苏岚:“你别说了,你先回去顾家吧,我和沈姐姐等会再过去拜访。”

秦筝句句离不开乔北,每次看似在劝说沈筠,都是拿乔北在压沈筠,惹得沈筠心里越发不甘,怒火再次蹭蹭上窜,越看苏岚越觉得她碍眼,即便是被秦筝拉着胳膊,她也眼里闪着愤怒的光芒,直接逼到了苏岚跟前,因为愤怒而呼出的气息都直接喷到了苏岚脸上:“真以为我沈筠不敢把你怎么着了是吧?!”

“别啊,沈姐姐你冷静一点!”秦筝拼命的往后拉着沈筠,要将两人拉开距离,沈筠抬胳膊一扬,秦筝站不稳尖叫往苏岚身边跌去,苏岚下意识的伸手去接秦筝,却突然间感觉到肩头被猛的一推,整个人重心不稳,往侧边倒去。

沈筠不能对苏岚动手,那推她一把解气总行了吧,她心里的确是这样想的,可她手刚伸出去,还没碰到苏岚就看到她要摔到,沈筠心里一惊,立刻就要伸手要去拉她一把,却拉了个空。

苏岚跌倒的过程中,本能的要去抓住什么,最后手肘先着地,人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停下来。

“苏岚!”沈筠看到顾家的勤务兵跑进去汇报的时候,立刻过来她身边,苏岚躺在地上不说话,手肘传来一阵疼痛,看向沈筠的目光带着警惕。

“我没有要推你!”沈筠也不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她刚刚是伸手了,但碰都还没碰到她!

此时摔倒在地上的秦筝也从地上坐起来,揉着自己被摔疼的地方,看了一眼沈筠,一副委屈的样子。

苏岚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想要爬起来,却隐约感到肚子传来痛感,心里蓦的慌了起来,一手按着肚子,表情有些痛苦,朝着顾家红木门的方向看去。

张令进去汇报的时候,何倩立刻就跟着他跑了出来,看到苏岚躺在地上,而沈筠朝着苏岚伸手,跑过来就直接推开沈筠,紧紧的捏着苏岚的手,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妈,肚子……我肚子疼。”苏岚撑到了顾家的人过来,这才敢说自己哪儿不舒服,借着何倩的力想要站起来,何倩猛然想到了什么,扶着苏岚的手都抖了起来,朝着张令说道:“赶紧把顾乔北喊过来,快点!”

张令得到命令,拔腿就朝着红木门里面跑去,何倩让苏岚躺在地上别动,让她呼吸放平稳,安慰她没事,得了空隙这才看向沈筠,眼底已然是一片冷意:“沈筠,要是我三儿媳妇有个三长两短,咱走着瞧!”

“我没有!”沈筠摇头要解释,何倩根本不听,看到还坐在地上的没起来秦筝,冷笑着说道:“难不成我三媳妇和秦筝都是自己倒地上的?!”

“我……”沈筠看了一眼秦筝,刚刚是自己要甩开她,所以才让她倒地上的,过去伸手将她拉起来,秦筝感激的看了一眼沈筠,摇头说道:“谢谢沈姐姐,你也不是故意的,我没事。”

秦筝这话无意是在告诉何倩,就是沈筠推倒的她们二人,沈筠此刻心思都放在要怎么解释清楚,没有去想秦筝说了什么,拉着她过来何倩和苏岚身边:“你来告诉何姨,到底怎么回事,我根本就没碰到苏岚。”

秦筝刚要开口说话就看到顾乔北大步朝着这边过来,跟在他身后一段距离的还有顾乔东和严令两人。

顾乔北直接从何倩边上将苏岚横抱而起,快步朝着外面走去,看都没看沈筠和秦筝两人,何倩是小跑着跟上顾乔北的步伐。

“顾书记,我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打扰。”严令跟顾乔东告辞,瞥了一眼沈筠,眼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神色,真是愚蠢之极,在顾家门口欺负苏岚,当顾家人都不存在了?

严令一走,沈筠也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做什么,也跟顾乔东告辞,于是只剩下秦筝和顾乔东两人站在这里。

“怎么回事?”顾乔东眼尖的看到了秦筝手侧边磨破了皮渗出一点血迹,关切的拉过她的手,秦筝摇摇头,脸上带着委屈的神色,语气温柔的说道:“我本来是要给你们送我生日宴会的邀请帖,在这里遇到了沈姐姐和苏岚……”

“沈筠对你和苏岚动手了?”顾乔东跟着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岚躺在地上,沈筠拽着秦筝。

秦筝因为顾乔东这样关心的语气,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落,哽咽的说道:“沈姐姐和苏岚言语不和,我怕沈姐姐欺负苏岚,所以就过来拦住她,然后她把我甩开了,我倒在了地上,苏岚也倒在了地上……”

顾乔东听着她的声音,越发伸手捏紧了她的手,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心疼,安抚似的将她搂在怀里,语气温柔疼宠:“好了,没事的。”

秦筝抽噎着将脸埋在他胸膛上,落下的眼泪一颗颗的烫灼了他的心。

黎思思送了森森上艺术班回来,没想到会让她看到这么一幕,一双沉静如水的眸子,静静的看着相拥的两人,手心缓缓的拽紧,原以为她不会痛了,看到他的温柔他的怀抱给了秦筝的时候,她还是不可抑制的有些难受,更有说不出的嘲讽。

“乔东哥,要过去看看苏岚么?”秦筝从他怀里退出来,擦干了眼泪,眼底一片纯净,脸上带着关心和担忧。

“有乔北在。”顾乔东看着自己落空的怀抱,有些贪恋她的味道,伸手关爱的抚着她的发丝,眼底的情愫表现得很清晰,“你不是过来给我们送你的生日要请帖子么?那进去屋里说吧。”

他顺势牵着她的手,秦筝双颊蓦地染上了一丝红晕,洁白的贝齿紧咬了下唇,想要抽出手来,却被顾乔东紧紧的拽着不放,更因为她这样娇羞的表情,惹得顾乔东轻笑了起来。

黎思思看着两人的背影走进顾家的红木门,她才从一颗梧桐树干后面出来,已经跨进去的秦筝,不知怎么的回头看了一眼,与黎思思的目光在空中接触,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黎思思在这个梧桐树旁边站了一会儿,阳光跳跃着从梧桐树叶间落下来,四周安静得蓦地让她觉得有些烦躁,最后还是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走进了顾家的红木门。

走到院子里面的时候,她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顾乔东和秦筝两人,隐约听到秦筝再说生日宴会,黎思思不知为何,会心慌意乱,莫名的不安,悄无声息的移步到了客厅的侧门,摆在侧门旁边的巨大青花瓷瓶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她就静静的站在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