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东啊,这样的话,你说过好多次了/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乔东哥,思思姐呢?”秦筝伸手撩了撩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因为天热和刚刚哭过的缘故,鼻尖上挂着一两颗汗珠,两腮还带着淡淡的酡红,小巧玲珑的模样,看的顾乔东心都酥了。

“送森森上艺术班去了。”顾乔东因为她提到黎思思,心里一怔,然后是说不出的烦躁蔓延开。

秦筝注意到顾乔东神色的不耐,又回想着她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黎思思也回来了,笑了笑,说道:“那后天,你会带思思姐一起来么?”

顾乔东看着秦筝眼底的期盼,一双美眸就那样静静的望着她,整个瞳孔里都是他的模样,仿佛被蛊惑了一般,走神的看着她,说道:“你希望她去,那我就带着她一起去。”

“乔东哥说的什么话,我当然希望你们一家三口都来。”秦筝随意的摆弄着自己粉色衬衣的衣摆,将落下的长发别到耳后,露出一截纤细的脖颈。

顾乔东笑了笑,目光痴迷的落在秦筝身上,有些口干舌燥,端着茶几上的水杯倒水抿了一口。

黎思思静静的站在那儿,仿佛一尊雕像,客厅里的墨绿色窗帘被风缓缓吹起,她看着坐在沙发上浓情蜜意的两人,嘴角的笑纹极淡,神色安然的样子,看不出半点其他情绪。

阳光照射进来,空气中跳跃的尘埃肉眼可见,四周静悄悄的,黎思思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甚至还有她扑通的心跳声,她用力的掐着掌心,不知什么时候起,掌心已经一片汗水,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终究是有些难过,眼眶不受控制的发酸起来。

“乔东哥,今天出了这样的事,不知道乔北还会不会去……”秦筝的声音重新响起,顾乔东只觉得迎头一盆冷水,浇灭了他所有的灼热,抬头看向秦筝的时候,眼底忽而流泻出几分难过:“筝儿,乔北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啊。”秦筝在他面前苦涩的笑了起来,看着门外浮动的树叶,声音缥缈,“我从小就喜欢乔北,乔东哥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啊,如果当年那场订婚宴……”

秦筝说道这里,停顿了几秒,目光直直的看向顾乔东:“都过去了,就算现在他结婚了,我也放不下,我只是想他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而已。”

秦筝这般委曲求全,又提到当年那场订婚宴,顾乔东那些到了嘴边话,终究是没有继续说出来,只是长叹一声,愧疚又痴缠的看着她说道:“放心吧,今天苏岚摔倒,跟你没有关系,乔北不至于是非不分迁怒到你身上,你的生日宴会,他会去的。”

黎思思眉头一蹙,她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碰到乔北和苏岚他们,只有顾乔东和秦筝在顾家的红木门前,不过转而一想,出去军区大院的路那么多,没有遇见也说得过去,只是听到苏岚摔倒,到让她有些担心了。

就在她走神的瞬间,秦筝已经提出了告辞,顾乔东起身送她离开,黎思思看着空荡的客厅,回想着刚刚他们的对话,脑海里划过几个片段,心口不断的下沉,她不会认为秦筝会那么好心,只是纯粹的想要来邀请大家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她有预感,那天会发生什么的。

黎思思揉着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回去了房间,不放心苏岚,给她打了个电话,手机没人接,她便发了一条短信,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时间,快要到饭点了,家里却没有人,又重新过去客厅,叫了家里的仆人帮忙做饭。

顾乔东送了秦筝回来的时候,回去了自己屋里一趟,发现黎思思还没有回来,眉头一蹙,拿着手机给她打电话,看到床头柜上震动的手机,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过去客厅找她的时候,看到厨房的门开着,她挽着袖子在切菜,在一旁的仆人喊了她一声,她回头浅笑,阳光正好落在她头顶,强烈的光线,让他看不清她那张脸,但他却莫名的放轻松下来,几步走到厨房门口,望着她:“思思……”

黎思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太多的情愫,继续低头切菜,顾乔东也不在意她这样的态度,靠在门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被人这样盯着,黎思思如芒在背,下刀不稳,从手指上划过,顿时血珠就浸了出来,顾乔东立刻过来拉着她的手,关切的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黎思思看着他脸上的担忧,又想着之前他之前对着秦筝的那副表情,心里嘲讽之余,更多了一丝恶心,利落的抽出被他捏住的手,拧开水龙头对着伤口冲了两下。”

“大少奶奶,还是我来做饭吧。”下人小心翼翼的说着,虽然顾家的人都很和善,但是主子受了伤,她还是有些忐忑的。

黎思思看了一眼下人,顾乔东又站着这里碍事,她便朝着下人点点头,直接离开了厨房回屋。

顾乔东因为她的态度,心里顿时堵了一口气,跟着黎思思的脚步回来屋里,正好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苏岚回过来的,她还没开口,却是顾乔北的声音传来:“苏岚她在急诊室。”

“乔、乔北啊,那方便把地址给我,我过去看看么?”黎思思没想到会是顾乔北,语气有些不自然。

“首都军医院。”顾乔北倒是泰然自若,说了地址便挂了电话。

黎思思收了手机,拿过自己的拧包看了看,一转身就看到了站在屋里的顾乔东,嘴角紧绷,脸上一片阴沉,嘴角勾着冷笑:“跟乔北在通话?”

黎思思蹙眉看了他一眼,越过他就要往外走,却被他拽住手腕,两人这样近的距离,他甚至能看到她脸上细小的容貌,还有他这些年都熟悉的安静淡雅的气息。

“顾乔东,你能不能别这么龌蹉?”黎思思一点都不想跟他多费唇舌,跟他过了这些年,他眼珠子一转,她都能猜到他什么想法。

她跟乔北之间绝对的清清白白,坦坦荡荡。

“我怎么龌蹉了?”顾乔东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腕,眼底闪过阴霾,嘴角的染着淡淡的讥诮,“乔北不过是一通电话,你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找他,你还有将我放在眼里么?!”

如果顾乔北不是他的亲弟弟,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秦筝喜欢顾乔北,黎思思当初也是顾乔北的初恋女友!这样的情绪,偶尔会在他体内迸发出来,但很快就会被他压制下去,可是今天,他像是魔怔了一样,此刻一点都不想掩饰。

黎思思看着神情偏执的顾乔东,心底骤然的涌上说不出的压抑和沉重,她跟顾乔东的这段婚姻,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他愧对乔北,又对秦筝求而不得,所以他所有的宣泄和愤怒都到了她身上,只有她黎思思来承受这一切无妄之灾,可她也是受害者,就算是要她来承受,她也承受了近八年,也受够了!

黎思思轻轻的笑了起来,眼角有泪水渗出,声音微微哽咽:“顾乔东,你心里明明知道,我跟乔北之间什么都没有。”

顾乔东看着她眼角的泪水,还有隐忍的神情,心口不可抑制的疼痛了起来,缓缓的松开了她的手腕,一室的安静,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烦躁,抬脚就将贴墙放着的衣帽架给踹到,巨大的响声在安静的房间里传开。

黎思思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微微仰头,不让眼泪掉下来,看着浑身弥漫着戾气的顾乔东,慢慢的说道:“顾乔东,当初我是要跟乔北在一起的,如果不是你场意外,我不会嫁给你。你总以为是我xia贱不知廉耻爬了你的床,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来。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因为你当时以为是秦筝,醒来发现是我不是你心里想要的人,所以你不甘心,所以你才都发泄到我这里来。顾乔东,你扪心自问,我黎思思就真的该承受你所有的责难么?你在煎熬着,难倒我就过得如鱼得水么?”

她静静的说着,眼泪倏然就落了下来,连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顾乔东,如果我知道跟你结婚会是这样的生活,会过得这么煎熬,当初我就是死,我也不会嫁给你。我总以为,我对你,对这个家尽心尽力,任劳任怨,恪守本分,就这么过一辈也无可厚非;我总以为,你终有一天会看开的,可是啊,我低估了你对秦筝的执念,我也高估了自己的分量。顾乔东,我是真的累了,你根本不知道,跟你一起生活着,我要跟你假装夫妻和睦,还要假装不知道你对秦筝的那点心思维护着你的脸面,还要顾及着整个家,我不是神,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我也希望得到丈夫的关心和爱护,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顾乔东,你知道么?现在我跟你之间,根本就如同沼泽一般,是一种越陷越深的痛苦,煎熬得浑身都疼。”

顾乔东静默的听着她的述说,脸色渐渐一片惨白,好几次都要开口却都没有发出一个字来,这些年了,这时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这般直接的挑明,虽然是这般平静的口吻,却让他整个人都不可抑制的难受起来,脑子里嗡嗡的想着,心口好像有人拿锤子用力的捶打着,捶得他血肉模糊。

“顾乔东,这些年了,我不是没有喜欢上你,可是后来,是你自己一点点的亲手粉碎了,我再喜欢你,也没有用啊……”黎思思抬手擦了一下眼泪,顾乔东看着她满脸的疲惫,还有她看向他的眼睛里,已经是一片灰败,突然不敢再听她说下去,开口打断:“别说了,我不想听。”

他总以为,黎思思实在跟他闹别扭,他稍微哄哄就能回来了,却不曾想过,聪慧如她,她根本一切都心如明镜……

“顾乔东,我今天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要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你了,也不想要再继续喜欢下去了,真的太累太疼了。哪怕是你仍旧要强留我在身边,我也不会重新喜欢上你,所以往后,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这般,我不会再接受你的发泄和不甘。”黎思思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倔强渐渐的显露出来,转身要出门。

顾乔东感觉自己连呼吸都紊乱了起来,心里一阵刺痛,他不愿去相信,一直都喜欢他的女人,突然有天不喜欢他了,这种难受简直无法形容,他一步上前就将她抱住,紧紧的抱着,双手握着她的手:“都过去了,思思,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顾乔东啊,这样的话,你说过好多次了。”黎思思嗤笑一声,侧头过来看着他,明明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他却有种握不住的错觉。

“相信我,这次是真的,相信我,好不好?”顾乔东语气之间不自觉的带上了祈求,黎思思沉默着,最终轻轻的说道:“秦筝呢?”

顾乔东浑身一僵,不知道要如何去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以前她也说了很多次,只是他从来都不愿去在她面前承认,每次都是发火掩盖过去,今天第一次冷静的思考着,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

“走吧,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苏岚。”顾乔东沉默了几秒,最终转移了话题,黎思思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最终也什么都没说。

首都军医院这边,顾乔北和何倩都守在急诊室外面,顾乔北脸上虽然很平静,但是心里已经一片慌乱,何倩更是坐立不安,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苏岚怕是怀孕了,她是过来人,前三个月的胎儿有多脆弱,她是清楚的,越想越担心,也越发自责,要是没有让苏岚单独陪着沈筠也不会发生这一切了。

很快,急诊室的门就开了,何倩立刻就冲过去:“我三儿媳妇怎么样?”

“放心吧,胎儿没有大碍,不过动了胎气,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医生对着何倩说完,又朝着顾乔北点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