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思思和顾乔东在一起的真相/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年出了那样的事情,他盛怒之下,根本就没有心思和余地去管到底怎么回事,只觉得这样的背叛和打击让他无法接受,完全就没去想过其中会有猫腻,毕竟顾乔东和黎思思在那样的情况下,让他无法冷静理智的去思考和对待,即使黎思思后来有要跟他解释,他都是避而不见,不愿再提。

时过境迁,旧事重提,他竟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心里激起惊涛骇浪,好一会儿,才盯着黎思思的眼睛,说道:“你是说,当年你跟顾乔东……是因为中了chun药?”

黎思思点点头,微微闭眼,以为过了这些年,她已经淡忘了当年的事情,此刻回想起来,依旧清晰无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那时候,乔西和秦筝都陪着我过去乔西屋里换衣服,后来乔西出去上厕所,只剩下秦筝陪着我,她给我挑了乔西衣柜里的那件雪纺的粉色连衣裙,我跟她准备回来客厅的时候,乔西也上完厕所回来,不太舒服的样子,告诉我,你们散了,不在客厅,让我直接去你房间找你就行,她就躺在自己屋里休息了……”

“后来呢。”顾乔北看了一眼黎思思,神色平静,手心却不自主的拽紧着。

“后来啊,秦筝说我跟你感情真好,指了乔西左边的房间,告诉我是你的房间,然后我就进去了,我坐了一会儿,就开始觉得有些热,大脑也开始昏昏沉沉的,然后就是顾乔东忽然出现在我面前,跟魔怔一般,误以为我是秦筝,再后来,就是你们破门而入,看到的那样……我不是没有反抗过,只是啊,反抗不过。”黎思思的声音很轻,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用这样平静的语气风轻云淡的述说着。

顾乔北心里一时间如打翻的五味瓶,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静静的看着黎思思,心里说不出来的震撼,百感交集。

“乔北,我今天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觉得愧疚亦或者有其他情绪,我只是希望,你跟苏岚能够一直这样幸福下去,不要被其他人打搅了。”黎思思盈盈一笑,那双眼眸里,有着若隐若现的哀伤,更多的,却是看不到底的寂静空洞。

后来,她在顾家生活着,才知道乔西房间的左边是顾乔东的房间,乔西房间的右边才是顾乔北的房间;后来,她才知道乔西柜子里的那件雪纺的粉色连衣裙,秦筝也有一件……可是啊,就算后来她都知道了,都想清楚了,一切都木已成舟,成了定局,什么也改变不了。

那个时候的秦筝才十八岁,却已经有了那样的心机和算计。

顾乔北怎么都没想到,当年的黎思思跟顾乔东在一起的真相会是这个样子,她明明在顾乔东身边日日都是折磨,明明心里苦得跟吃了黄连一般,却还是笑吟吟的面对着,甚至她从跟顾乔东结婚以后,刻意的跟他保持着距离……如果不是今天他对她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一些,主动跟她聊两句,恐怕她都不会开口说这些……

“谢谢。”顾乔北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呼吸有些紊乱,此刻面对黎思思一点愧疚难受都没,那是不可能的,但对她也仅仅只能有这样的情愫,他跟她之间早就回不去了,更何况还过了近八年,况且,他也有了苏岚。

“好好照顾苏岚。”黎思思拧着自己的包起身,冲着顾乔北点点头,“我先回去接森森放学了,等会儿妈醒来了,给我个电话,我过来接她回去。”

顾乔北点点头,主动送了黎思思进电梯,这才折回苏岚的病房里。苏岚一觉醒来都是晚上七点多了,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病房里一片黑暗,空无一人,隐约从门缝那里传来光亮,她轻声唤道:“乔北?”

苏岚躺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回应,有些口渴,要下床倒水喝,迷迷糊糊的,一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挂吊瓶的架子,哐当一声砸在地上,吓得她连忙捂着自己的肚子不敢再动。

沈筠、沈长青、侯文耀一家三口在病房外面,乔北正在招呼他们,听到病房里传来的响动,立刻进来,按开墙上的灯,看到苏岚小心翼翼的模样,还有倒在她脚边的架子,连忙拉着她坐到床上,小心的将她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蹙眉问道:“有没有碰到哪里?”

苏岚摇摇头,待着几分娇气和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没事,刚刚不小心碰到了架子……”

“你呀,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顾乔北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鼻尖,拉着她的手在唇边问了吻。

顾乔北进来病房的时候,沈家一家三口也跟进来了,只是都没开口打扰顾乔北跟苏岚的浓情蜜意,但是沈筠看着两人这样只觉得心里咯得慌,手指甲都几乎要陷进去肉里了,却感觉不到疼,脸上近乎冷漠的表情,终究是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苏岚扭头一看,病房里还有其他人,顿时双颊红得厉害,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顾乔北倒是泰然自若,一手拦着苏岚的肩头,说道:“侯总、沈局还有沈小姐过来看你。”

沈长青短发西装,看着就是个强势能干的女人,朝着苏岚淡淡一笑,直入正题:“还请苏小姐放宽心,沈筠休假一个星期而已,之后便会回部队,不会再来打扰你们夫妻二人。”

“妈!”沈筠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当着苏岚和顾乔北两人把话说得这么直接,顿时一张脸青白交加,最后通红,就像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颜面尽失。

沈长青看都没有看沈筠一眼,目光锐利的落在苏岚脸上,似乎在等着她表态,顾乔北不动声色的将苏岚护在怀里,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眼底却是一片峻冷,对着沈长青说道:“沈局言重了,我老婆生性善良,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事,她自然不会再去计较,只是……”

顾乔北故意停顿了下来,目光落在沈筠身上:“只是,苏岚是我顾乔北的老婆,就算她愿意就这么翻篇了,也要看我顾乔北同不同意!”

顾乔北这话说得有些狂傲了,沈长青当即脸色就难堪起来,她作为一个年长者,又上位多年,向来都是众星捧月,今天知道这件事以后,已经是拉着沈筠过来医院看望苏岚,并且在刚刚已经对着苏岚给出了承诺,却没想到顾乔北根本就不让苏岚开口,还将话说得这么不留情面。

“她摔倒又不是我推的!”沈筠见顾乔北这样维护苏岚,心里嫉妒又不甘,根本就没想到自己这么久没见到顾乔北,再见到的时候,心里压制着的感情如岩浆崩裂一般,让她非要到手不可。

“沈筠,道歉!”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侯文耀,听到沈筠这句话,突然严词厉色的呵斥着,沈长青看了一眼面色冷厉的侯文耀,又看向一脸不情愿的沈筠,说道:“你爸说的话,听见没有?”

“我本来就没有推她,我为什么要道歉!”沈筠一副桀骜的模样,昂着下巴不低头。

顾乔北眼底的冷光渐渐的崩裂出来,看着沈筠这幅模样,刚要开口却又再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沈筠说道:“真不是你推的?”

“不是。”沈筠利落的说着,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她以前要是动手打了谁,从来都会明确的告诉那人,就是她沈筠动的手,有本事就来找她讨回去,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没必要遮遮掩掩,做了的事情不敢承认。

“沈局,沈小姐,侯总,感谢你们来看苏岚,我老婆她也刚醒来,需要吃点东西。”顾乔北脸上的温和渐渐的显露了出来,对着沈家一家三口点点头,沈长青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说道:“那你先照顾苏岚,等你有空了,谈谈政府科技园的事情。”

“一定。”顾乔北放开苏岚,起身送沈家一家三口离开,折回病房的时候,顺带着将下午保温的饭菜端给苏岚吃。

苏岚也着实饿了,很快就将饭菜吃完,顾乔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拿过枕头让她靠坐着。

“最近工作不忙么?”苏岚牵着他的手,手指在他大掌上画着圈圈,顾乔北被她画得有些痒,大手直接紧紧的包裹着她的掌心,然后俯身下来亲吻着她的眉心,在她耳边低语:“在忙,也要有空陪老婆。”

不是工作不忙,只是他将时间都挤出来陪苏岚了,政府科技园Green集团中标了要城建,但是拆迁问题到现在都没有解决,一直这么拖下去,到了年底根本就动工不了,本来拆迁就是个棘手的问题,现在是有政府在前面挡着,他一直没有让Green集团出面沾手,但一直这样,也不是解决办法,更何况这个项目的城建需要一大笔资金,若是前期准备不做好,开工后,很容易导致资金周转不灵影响整个集团的运作。

“甜言蜜语说多了,会牙疼的。”苏岚好笑的点了点他的鼻尖,往病床边上挪了挪,留了一些位置给他,顾乔北直接脱了鞋子躺过来,搂着苏岚在怀里,苏岚枕在他胸膛上,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

顾乔北一手搭在她肩头,一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婆娑着,唇角染着淡淡的笑,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逛街的侧脸。

“乔北,我怀孕的事情,该不会都知道了吧。”苏岚嘟嚷着,微微蹙眉,顾乔北笑着抚平她的眉头:“差不多吧,妈估计就差拿着喇叭到处宣布了。”

顾乔北太明白何倩的性子了,估计早就打电话挨个通知了,傍晚黎思思接她回去,她还百般不情愿,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好好照顾苏岚,明天恐怕这病房怕是很热闹了。

“我的天。”苏岚只觉得一阵头大,顾乔北好像的看着她这幅苦仇深大的样子:“没事,一切有我。”

“我还是出院回家吧。”苏岚还是觉得小别墅安静,况且知道那儿的人不多。

“在医院观察两天,没问题再回去。”对于这点,顾乔北是不会让步的,苏岚撅了撅嘴,没有说话。

顾乔北失笑的看着她这幅撒娇的模样,伸手轻轻的捏了捏她腰间的肉:“老婆,你这是一怀孕,就变得会撒娇起来了。”

“我哪有!”苏岚立刻就否认,她哪里有撒娇。

“好好好,没有,没有,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顾乔北顺着她的话往下说,苏岚顿时觉得有种被敷衍的感觉,伸手就掐了一下他,顾乔北吱了一声:“老婆,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苏岚被他说得感觉自己像个女liu氓一样,羞得将脸埋在他胸前直蹭,顾乔北见她这幅样子,直接笑出了声,抱着她在床上滚成一团,两人停下来的时候,四目相对,气氛一下子就ai昧起来。

顾乔北静静的凝望着苏岚,因为喘息而微微开启的红唇,翻红的双颊,还有水润的眼眸,他心中一动,凑过来亲吻着她的唇瓣。

苏岚立刻就回应着他的吻,于是两人的亲吻渐渐的热烈起来,空气的温度节节攀升,顾乔北不满足亲吻,手掌开始随着她身体玲珑的曲线滑动,湿热的吻也从她的唇瓣顺着脖颈缓缓向下……

顾乔北猛然停了下来,紧紧的抵着她,有些难受又有些委屈的说道:“老婆,你怀孕了,不能同房……”

苏岚同样被撩拨得有了感觉,一样情潮漫延,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感受他身上的灼热温度,推了推他:“是呢,怀孕了,不能同房。”

“只能抱着睡,不能吃。”顾乔北伸手将她抱得更紧了,声音都嘶哑了起来,“这种滋味,真难受。”

“你别动就行。”顾乔北在她耳边低语,苏岚只觉得痒痒的,又不敢动,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想拥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乔北才终于将她放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苏岚伸手往他背后一摸,他整个后背都汗湿了,有些心疼他这样隐忍,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两人也不知道是这么在这病床上睡了一晚,顾乔北早上醒来的时候,苏岚还在熟睡,他轻轻的在她眉心落下一吻,然后轻手轻脚的下床,抽了自己衣服口袋的里面的钢笔,留了言,这才去洗漱间刷牙洗脸,一出来病房,竟然看到了提着保温杯的何倩,顿时哭笑不得看着她这么大清早就过来了。

“岚岚还在睡?”何倩探头往病房里面看了看,顾乔北点点头。

“你要忙就去忙吧,我照顾她就行,等会儿她爸妈也会过来的。”何倩压低了声音,顾乔北只觉得太阳穴一跳,这兴师动众的,但也明白父母们盼着她怀孕盼好久了,并没有说什么,朝着何倩点点头,最后又朝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这才离开。

顾乔北离开首都军医院,并没有直接就去Green集团总部上班,而是去了一趟大院秦家。

秦家的红木门外面并没有像其他家有勤务兵,所以他直接就推门进去了,一直走到秦筝的房间门口才停下来,伸手敲门。

“谁啊?爷爷?还是爸爸?”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响动,秦筝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裙,娇小可人,微微打着哈气,于是眼角半挂着泪珠,这幅模样格外的惹人怜爱。

待她看清楚门口站着顾乔北的时候,直接惊愕得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幻觉,这才惊喜的说道:“乔北?真的是你?!”

有好久,没有这样一醒来就看到他在门外了,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这样过来秦家敲她的房门。

顾乔北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漠的盯着眼前的秦筝,语气凌厉如刻刀一般,一伸手就扣住了她的下颚,用了很大的力气,冰冷语调如深冬飞雪让人不寒而栗:“秦筝,现在是苏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事,要有半点闪失,我不介意,彻底毁了你。”

他说完,直接放开她,秦筝站不稳的踉跄了两步,扶着门稳住身影,一副无辜的模样:“乔北,你再说什么啊?”

“当初诬陷苏岚抄袭的事情,我看在秦家的面子上,给你留了几分余地,你不知道好歹,现在居然敢直接对苏岚下手,你以为有沈筠在前面挡着,我就不知道是你了?秦筝,你背地里到底做了多少类似这样的事情,要不要我一件件的都给你挖出来?”顾乔北语气极近可犀利,冷眼看着她,若是当初还顾念着对她的那点儿一起长大又陪着他走过一段黑暗的情意,现在是一丁点儿都不剩了,只有说不出的厌烦。

“乔北,我没有……”秦筝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委屈着哽咽的说道,“我没有推苏岚,我也不知道她怀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