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筝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想跟你多费唇舌,浪费时间,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顾乔北丝毫不为她脸上的泪水所动,冷漠的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乔北……”秦筝追着他的背影走了两步,顾乔北充耳不闻她的呼喊,很快就离开了秦家,秦筝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里,这才擦干脸上的泪水,眼底渐渐的迸出沉沉的狠毒,双手紧握成拳。

乔北啊,既然你一定要这样对我,那就别怪我不义了,还有苏岚,居然怀孕了!

秦纵横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秦筝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口,理了理衣襟,过来关心的说道:“筝儿,你这是怎么了?”

“爸爸……”秦筝直接扑到秦纵横怀里,委屈的哽咽着,“刚刚乔北来了……”

“什么?乔北来找你?”秦纵横闻言,四处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顾乔北的身影,还有这家里的下人看到了也没通报一声的?!

守着秦家红木门的门卫老头实在委屈,毕竟顾乔北曾经一直这样进出秦家,这次他看到是顾乔北进来,也就没有露面阻拦他。

“爸爸,不用看了,他走了。”秦筝从秦纵横怀里抬头起来,擦干脸上的泪水,伤心欲绝的表情,“他指责我,他居然跑来指责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要这样对我,爸爸,我不甘心啊,我真的不甘心,我只是还爱着他,想要重新跟他在一起而已!”

“筝儿……”秦纵横叹息一声,他又何尝不愿意秦筝跟顾乔北在一起,只是这感情的事情强求不得,顾乔北早已经跟他表明了态度,但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哭得这样伤心,万念俱灰的模样,他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轻轻替她擦拭泪水。

“爸爸,我没事了,你去上班吧。”秦筝哽咽着退出秦纵横的怀抱,秦纵横抬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时间也差不多了,从这里过去滨城市政府开车也要两个多小时。

秦纵横走了以后,秦筝盯着地面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绕去后院子找秦络,秦络正在练太极,看到秦筝过来,停了下来,目光慈爱的看着她:“筝儿,今天起这么早去上班?”

“爷爷,我可以去你药房看看么?”秦筝璀璨一笑,只有眼眶微微发红,拉着秦络撒娇。

“哦?怎么突然想着要去爷爷的药房?以前爷爷要教你学中医,让你去药房你可是从来都不去的。”秦络打趣的说着,秦筝撒娇的拖长了声音:“爷爷……”

“好好,钥匙给你,你自己进去看看吧,爷爷把这套太极耍完。”秦络终究是疼宠秦筝,将一把古时候锁门用的长铜钥匙从腰间取下来递给秦筝,秦筝接了钥匙,紧紧的捏在手心,唇角染上一抹笑,告别了秦络往药房走去。

毕竟是生长在这样的环境,即使秦筝长大后没有从医,但也知道一二,她进去药房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取了一点点,便退了出来,将钥匙换给了秦络,回去自己屋里梳洗打扮,去GA上班。

——

在首都军医院的苏岚,一觉睡到了自然醒,顾乔北已经不在身边,只有他留在病床前的纸条:醒来吃早餐,爸妈都过来看你了。

苏岚笑着将纸条收好,坐起身来,看到衣物和洗漱用品都放在床头前的小柜子上,因为苏岚住的是豪华病房,里面有洗漱间,等她进去洗漱好了,出来的时候,看到何倩、刘芬、苏唯都在,一个个都生怕她那里不舒服,一个劲的嘘寒问暖,早餐让她吃了一大堆,实在是吃不进去了,才作罢。

后来医生过来给苏岚检查,一检查完,爸爸妈妈们又过来一通问,弄得苏岚怪不好意思,自己不过怀孕了,这么兴师动众。

快要中午的时候,顾乔北打了一通电话过来:“老婆,今天事情有点多,要晚点才能去医院看你。”

“没事啦,你好好工作,爸爸妈妈都在这边陪着我呢。”苏岚在爸爸妈妈们面前,有些不好意思跟顾乔北这么腻歪,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两个妈妈都是过来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跟苏岚说着怀孕要注意的事项,就这么陪着苏岚过了一天,一直到下午六点多,顾乔北赶来医院,爸爸妈妈们正陪着苏岚在楼下散步。

“哎,乔北来啦。”何倩眼尖,朝着顾乔北招手。

“吃饭了么?”顾乔北笑着喊了爸爸妈妈们,最后将目光落到苏岚脸上,过来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

“我们都吃啦,你呢?”苏岚看着他风尘仆仆赶来,头发因为疾走而有些凌乱。

“我也吃了。”顾乔北笑了笑,苏岚一眼拆穿他,“肯定是刚下班就过来了,哪有空吃。”

“小顾啊,我回家做给你吃,康家小区离这儿也不远。”刘芬推着苏唯,和蔼的说着,顾乔北连连摆手,苏岚却附和着刘芬的话,坚持要他去吃一点。

最后顾乔北执拗不过,于是顾乔北跟着刘芬和苏唯回去了康家小区,何倩留在医院陪着苏岚。

顾乔北吃完饭,陪着刘芬和苏唯聊了一会儿家常,再过来首都军医院的时候,碰到了过来接何倩回家的顾乔东。

顾乔北神色淡淡的,特别是知道了当年黎思思跟顾乔东在一起的真相后,对他越发淡漠起来,若不是有这层血缘关系,顾乔北怕是不愿见到他。

“乔北,我来接妈回去了。”顾乔东似乎没有感觉到乔北对他态度的变化,好似一直对他都是这么冷漠,所以他先开口说话。

顾乔北没有搭理他,只是从门上的玻璃往病房里面看了一眼,何倩正拉着苏岚在说话。

顾乔东没有等到顾乔北的回话,并不在意,也没有要接何倩回去的动作,只是一直看着顾乔北,似乎有话要说。

“有事就说。”顾乔北不耐的蹙眉瞥了他一眼,顾乔东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指了指安静的角落。

“苏岚怎么样了?”顾乔东看着浑身都透着冷意的顾乔北,找个话题作为突破口。

“没事。”顾乔北回答得漫不经心,似乎都没走心一样。

“那就好,那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顾乔东关心的询问着,是作为一个兄长对弟弟该有的关心。

“直接说什么事吧。”顾乔北不想继续跟他绕弯下去,语气很直接干脆。

顾乔东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酝酿着措辞,缓缓的开口:“明天是筝儿回国后过的第一个生日,她已经把生日请帖递过来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没空。”顾乔北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剩下的话,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诮,“你要是跟黎思思离婚了,你想怎么做,我没意见,要是没有跟黎思思离婚,那就跟秦筝保持距离,你丢得起这个脸,我还丢不起,顾家也丢不起!”

顾乔北这话说得有些重了,甚至带着警告的意味了,顾乔东一愣,没想到他会这样,眉心一皱,突然伸手按住顾乔北的肩头,用了很大的力气:“你是不是,心里还有筝儿?”

顾乔北伸手抚开他,神色极其复杂的看了一眼顾乔东,语气认真的说道:“我从来就没将秦筝放到心上过。”

“别因为她,影响了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毕竟,我跟你是亲兄弟。”顾乔东面对顾乔北的时候,心里是有很深的愧疚的,所以这些年顾乔北对他这样冷漠,他都一一接受了。

“到底是因为秦筝,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你心里比我清楚。”顾乔北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烦躁,他真不知道顾乔东到底是怎么了,被秦筝迷得荤七八素的,简直是非不分,没有一点辨别能力。

顾乔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隔着镜片看了他一眼,说道:“乔北,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筝儿在国外几年才回来,很希望你去她明天的生日宴会……”

“顾乔东,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很让人不齿么?”顾乔北现在真的是一点都看不上顾乔东,脸上的嘲讽越发明显,“秦筝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费尽心思的过来劝说我去她的生日宴会?”

顾乔东因为他这样的神情,心里很是难受,他作为家里的老大,几乎是带着顾乔北长到大的,一直感情都很好,他也很尊重他这个大哥,可是渐渐的,他越来越与自己这个大哥疏远,甚至有一天他看自己这个大哥的眼神都充满了不耐和厌烦,这种滋味,简直比他吞了黄连还要苦闷难受。

顾乔东静静站了一会儿,没有继续劝说他,只是说道:“我去接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苏岚。”

顾乔北没有说什么,往苏岚的病房走去。

顾乔东接了何倩回去,顾乔北就脱了鞋袜躺倒苏岚身边,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发疼,索性闭上眼睛,伸手将苏岚抱在怀里。

苏岚也是打着精神陪着爸爸妈妈们一天,也很累,在顾乔北怀里,很快就睡着了,而顾乔北则睡不着,思维很混乱,大脑里不断的闪过很多画面,他一点都不愿意去回想过去发生的事情,可是根本控制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