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岚在衣柜里/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思思先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有个小男孩正像是找不到妈妈一了一样,来来回回的在那几家店门口走,那个小男孩又跟森森差不多年纪大小,她便走过去哄了一下小男孩,等到小男孩的妈妈匆匆过来的时候,黎思思折回来卫生间,刚好看到货梯要合上,隐约看到了苏岚的身影,被两个人搀扶着……

黎思思心口一紧,很不好的预感,偏偏她出门又什么都没带,空手出来的,想要打电话求救都不行,她心里飞快的盘算着,还是决定先救苏岚,跑到客用电梯按了向下。

等她追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辆面包车匆匆离开,她没有任何犹豫的上了商场门口停着的的士,急迫的催促司机赶紧追上那辆面包车,她有很强烈的感觉就是这辆车,苏岚在里面。

面包车谨慎的绕了很大一圈路,最后停在了一家很高档的酒店门口,黎思思赶过来的时候,直接下车往面包车冲去,里面已经空无人迹,的士司机大喊她还没付钱,但是黎思思奔跑得太快,一眨眼就冲进了酒店里。

的士司机停好车,也跟着冲了进来,拉着让黎思思付钱,黎思思心烦意乱,对着的士司机气势如虹的大吼一声,让他一边待着去,然后跟前台比划着打听消息,有两人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看到黎思思在询问着什么,敏锐的意识到了恐怕是被人跟上了,又重新上了按电梯上楼。

“对不起,我们不能提供客人的信息。”前台坚持,黎思思没了办法,满脸的着急和担忧,连语速都带上了迫切:“那这样,我打个电话可以么?”

“请您出示酒店房卡。”前台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黎思思急得像蚂蚁团团转,偏偏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当初顾乔东跟她结婚时候的戒指,直接用力的从手上取下来,放到柜台上:“这样可以么?我真的有急事。”

前台被她这样的的举动吓得连连摆手,一旁站着没走的的士司机连忙过来,盯着黎思思的戒指说道:“我可以,我可以把手机借给你用。”

“谢谢。”黎思思拿过他的手机,正要拨顾乔北的电话时,有个大堂经理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朝着她客气的询问着:“您是来找人的?”

“是!”黎思思一愣,还是接话下来,男人点点头,拿了房卡出来给她,然后微笑着直接离去。

黎思思看着房卡上写的房间号,沉默了两秒,很快就做了决定,不管是刀山火海,她都要去闯一闯,要确定苏岚无事才行,更何况她还有了身孕。

“我身上没有带钱,戒指先抵押给您,麻烦您帮忙通知一下这个号码的主人,告诉他这家酒店的地址。“黎思思将戒指和手机都塞到的士司机手里,直接朝着电梯跑去。

的士司机拿着戒指掂量了两下,根本就没管黎思思说了什么,收了手机就往外走,一上自己的的士车,居然发现后座上坐了一个人,那人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表情,吓得要大喊,那人伸拳对着的士司机太阳穴一下,直接就将他打晕,拿出他的手机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确认刚刚没有对外拨号,又将手机放回他口袋里,直接下车。

这边的黎思思拿着房卡进房间,房间漆黑一片,她双眼适应了黑暗,这才摸索着往房间里面走,隐约可以看见大床上躺了一人,走过来要掀开被子看个究竟,一伸手,手腕被人捏住,声音阴测测的:“天堂有路你不走,非要送上门来找死,那就怪不得谁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光线很暗,黎思思看不到男人的脸,刚要张嘴,男人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得她半边脸发麻,脑袋嗡嗡只响,紧接着双手就被反绑着,黑衣男抓住她的头发拿过胶带封住她的嘴巴,黎思思拼命的扭动着身体,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死命的瞪着他,黑衣男像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一手拽着她的头发,一手掀开被子,苏岚不省人事的躺着,肩上光溜溜的一片,似乎没有穿衣服!

黎思思瞪大了眼睛,一瞬间就明白了他们是要做什么,拼命的扭动着身体,男人抬着手腕看了一眼时间,似乎时间剩下不了多少,不打算继续在这里耗下去,拉出绳子将黎思思双脚也捆上,将她塞进了酒店的衣柜里,就扬长离去。

黎思思在衣柜扭动着身体,靠到衣柜上,挪动着身体将衣柜门蹭开,直接从里面滚了出来,一点点的蠕动着身体,靠近床头柜的时候用肩头拼命的撞击,直到台灯哗啦一下落下来,她才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下,摸到一块碎片。

等到她把手腕上的绳子割破,双手都已经鲜血淋漓,她也不顾了那么多,飞快的给自己解了绳子,撕掉嘴上的胶带,过来床边,轻轻的摇晃着苏岚:“苏岚,快醒醒!”

苏岚毫无反应,就像睡死了一样,黎思思心脏噗通跳个不停,她整个人已经满头大汗,紧张又恐惧得双手都在颤抖,此时外面空无一人的走廊上,隐约传来脚步声,像重击的锤子一样,一下一下的敲打着,黎思思一咬牙,直接将苏岚横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衣柜子,将地上的绳子踢到床底下,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房门咔嚓一声,门被打开,黎思思屏气凝神不敢呼吸,好在那人并没有走近掀开被子来看个究竟,好像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台灯碎片,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说道:“还挺烈的,居然把台灯给打碎了。”

紧接着,着床头响起打火机的声音,黑暗的房间闪过一道光亮,很快就又灭掉,然后一股清洌的香味蔓延开来,那人继续说道:“再烈也没用,还不是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任人鱼肉。”

男人说完这句话,静静的在屋里站了一会儿,这才离开。

黎思思确定四周没人了,这才一掀被子坐起来,空气中清洌的香味更加浓郁,仿佛就在鼻前,这种味道让她陡然瞪大了眼,心底里压抑着愤怒和屈辱,手已经攥成了拳头,说不出的恼怒!

这种味道她太熟悉了,当年在顾家,她被秦筝指着到了顾乔东的房间,她也闻到了这种味道!即便过了这些年,她都能准确的分辨出来,一股很凛冽的清香,很好闻,让人会止不住的去想要闻。

这次的分量恐怕比当初用在她身上的要重很多,就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她就觉得头晕晕的,体内起了一股燥热。

黎思思过来衣柜,看着无衣蔽体的苏岚,还有她一幅熟睡叫不醒的样子,不知道如何是好,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苏岚穿上,而她则只剩下内里的衣物,又在房间里翻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可以让她遮挡的,一咬牙,又跑回床边,直接拽着床单,裹到自己身上。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黎思思越来越觉得四肢乏力,也因为屋里的香味,让她脑袋越来越沉,摇摇晃晃的几乎站不稳,体内热浪翻涌,一阵阵的。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秦筝那个贱人得逞,居然还想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苏岚,就是不知道这次,等会儿进来屋里的男人会是谁。

趁着她还清醒,还能行动,黎思思走到窗户边,用力的将玻璃窗打开,低头往下一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十几楼的样子。

在她还没想到下一步要怎么办的时候,房门再次被打开,陆枫看着房间漆黑一片,一股很好闻的香味,再加上他刚从酒局上下来,体内莫名的热血沸腾,一想到苏岚让人告诉他,在这里见一面,他越发心猿意马。

窗外透进来的光线,让他隐约看到了窗前站立着一个道倩影,长发披肩,那道摇摇晃晃的身影和他记忆中那抹温柔贤淑的身影渐渐的重叠……

“岚岚……”陆枫一步步的朝着窗边的那道倩影走过去,想要将她抓在手里,黎思思听着这道陌生的声音,心里的恐惧不断的加深,想要移步,却四肢乏力,勉强扶着墙壁才能站稳。

“岚岚,你别走,你别走……”陆枫一步步的靠近,从背后将黎思思抱住,黎思思不敢挣扎,这个时候越是挣扎越对自己不利,况且她也没有力气去反抗。

陆枫体内热血沸腾,深深的嗅着她的发丝,这样的苏岚才是真的苏岚,长发披肩,温柔沉静。

“我不是苏岚!你认错人了!”黎思思想要大声咆哮出来,可是说出来的声音却不自觉的带上了chan绵的魅意。

“我知道你,岚岚,是你,我知道。”陆枫双臂越发收紧,将黎思思紧紧的抱在怀里,滚烫的唇瓣从她光洁的肩头落下,黎思思只觉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屈辱从体内蔓延出来,却又无能为力,同样的事情,又要在她身上发生,况且,这个男人,她还不认识。

“岚岚,回来我身边吧,我错了,我错了好不好……我不该因为那点可笑的自尊跟你分手,离开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陆枫声音带着哀求,大手轻轻的抚摸着长发,脸上带着说不出来的眷恋,然后将她的长发扒到一侧,顺着她的脊椎一点点的往下吻。

黎思思眼泪夺眶而出,身体终于乏力到无法支撑着她站立,缓缓的跌到了地上,陆枫一伸手将她接住,浑身血液燥热得让他无处释放,直接就欺身过来,触碰到黎思思脸上的泪水,他才有片刻的清醒和停顿:“岚岚,别哭,你别哭……”

黎思思眼泪越发汹涌,拼命的咬着下唇摇头,发出细碎的声音:“别碰我,别碰我,我求你了……”

“你别哭……”陆枫充耳不闻,低头亲吻着她脸上的泪水。

酒店房间猝不及防的被打开,然后吧嗒一声,房间的灯也被打开,一室的黑暗被驱散,顾乔北脸色阴沉的走进来,站在门口的还有脸上写满了震惊和僵硬的顾乔东,眼前发黑要昏过去的何倩,面容僵硬的顾忠年,以及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顾乔北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散发着沉沉的戾气,直接将陆枫从黎思思身上拉起来,毫不犹豫的朝他脸上一拳,黎思思双手环着胸前,蜷缩着身子,泪流满面。

顾乔北一言不发的将身上的衬衣脱下来盖到黎思思身上,黎思思不敢睁开眼去看顾乔北,浑身都在哆嗦着,嗓子像是火在烧一样,哽咽着说道:“苏岚在衣柜里。”

顾乔北浑身一震,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和愧疚蔓延开,他看到陆枫再看到黎思思的时候,就知道,是黎思思替苏岚挡了这一切,将地上的床单重新裹回黎思思身上,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伸手一点点擦掉她脸上的泪珠,看着她,一字一句,说得很清晰认真:“思思,这次,我相信你。”

他说完这句话,黎思思眼角的泪水,汹涌得更加厉害,顾乔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朝着衣柜走去,看到苏岚身上穿着黎思思的衣服,还有她昏睡的模样,心情莫名的沉重复杂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