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东,你跟秦筝真是绝配/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上的陆枫似乎被顾乔北那一拳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了,而顾乔东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窟窿里,那双眼眸里皆是蔓延的怒意还有说不出来的耻辱和心烦意乱,他紧紧的咬着牙关,双拳攥紧捏的咯吱响,浑身弥漫着令人心悸的冰冷。

顾乔北抱着昏迷的苏岚走到顾乔东身边的时候,驻足停顿了下来,抿唇看着他:“这件事,黎思思是无辜的。”

“黎思思,她是我老婆!你的大嫂!”顾乔东整个人像到了崩溃边缘,眼底猩红暴起,伸手揪着顾乔北的衣襟,用了很大的力气,几乎是冲着他在咆哮。

“原来,你还知道,她是你的老婆。”顾乔北冷笑一声,盯着顾乔东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顾乔东手一松,放开他,心里蓦的涌起惊涛骇浪的疼痛,眼底的愤怒和耻辱感渐渐的散去,泛起说不出的疼惜和难受,心脏疼得恨不得要停止跳动了一样。

顾乔北抱着苏岚出来,顾忠年搀扶着发昏的何倩,使了两名特种兵护送两人,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顾乔东,让人进去把倒在地上的陆枫拖出来,然后关上房门,命人守住门口,将空间留给顾乔东和黎思思二人。

安静的房间,顾乔东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 这才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朝着躺在地上的黎思思走去。

房间的刺目的水晶吊灯一闪一闪的落在她的眉眼上,发丝凌乱不堪的贴在她的脸上,两弯眉毛像远山黛一般在落下的发丝间若隐若现,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泪珠,紧闭着的双眼弯成两道弧线,唇瓣微微的颤抖着,他看着这样的黎思思,伸手轻轻的扒开落在她脸上的发丝,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思思……”顾乔东叫她的时候,感觉喉咙里像是有什么卡住了一样,发出低哑的声音,鼻尖蓦地发酸起来,心脏也一下一下的抽痛着。

黎思思眼角的泪水缓缓的落了下来,浑身瑟瑟的发抖,此时顾乔东的怀抱显得尤为温暖,即使隔着床单,也能够让她清晰的感受到,顾乔东抱着她的双臂很用力,用力到让她以为他很紧张还有他的在乎。

“思思,跟我过了这些年,你还是放不下乔北,是不是?”顾乔东黑寂的眸子里满是哀伤,在她耳边喃喃的低语。如果她不是对顾乔北不死心,今天出事的又怎么会是她有事?

顾乔北能想明白的,他一样能想明白,这个局很明显是针对苏岚设下的,但是苏岚却穿着她的衣服完好无损的躺在衣柜里,她却衣不蔽体的被别的男人欺辱,这让他情何以堪!

不知道是药劲过了,还是因为开了窗户吹淡了房间里的味道,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发现自己的体力在渐渐恢复,听到顾乔东这样说,黎思思心里的那点感动顿时烟消云散,原本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眼底涌上大片大片的愤怒还有无法述说的难受,缓缓的从裹着的床单里,伸出光洁的双臂,低低的笑了两声,眼底一冷,抬手就朝着顾乔东脸上扇去。

啪的一声,顾乔东结结实实的挨了她这一耳光,看着黎思思这样似笑非笑的模样,心脏深处龟裂出无数条缝,难受得他胸口像是要炸开一样,伸手摸了一下被她扇过的侧脸,眼眸骤然紧缩,一伸手紧紧的圈住她的脖子,慢慢的收紧力道,咬牙切齿的说道:“黎思思,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恨不得掐死你!”

黎思思被他掐的呼吸都不顺畅了起来,双手不管不顾的朝着他扑打,原本双手就割绳子割破了很多道口子,现在这样扑腾着,鲜血顺着直往外渗。

顾乔东是真的想掐死她,可是看到她呼吸不畅挣扎的模样,心里又涌起说不出的不舍,他不知道要怎么样,他难受得浑身都不顺畅,即便被她扑打得不知道脖子上有多少条血痕,可是他仍旧掐着她的脖子,没有放开有她。

黎思思身上只有床单,挣扎的过程中,床单从她身上滑到了胸前,肩头上粉红新鲜的吻痕格外的刺眼,刚刚陆枫在她身上留下的……顾乔东看到的时候,低低的笑了两声,他不知为何此刻会觉得这样难过,难过得眼眶都发酸,有种要流泪的感觉,粗喘着在她耳边说道:“黎思思啊,为什么会是你,为什么会是你啊!”

黎思思看着他发狠的表情,心里疼得千疮百孔,被他掐得快要窒息了一样,连扑腾的动作都小了下来,顾乔东心里一惊,松开了她,黎思思大口大口的呼吸了两下,有了一点点体力,直接勾起身,不顾一切的朝着他肩头咬去,瞬间口鼻间就充满了血腥味,似乎要将他肩上的那块肉咬下来一样。

顾乔东吃痛的低呼出声,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色衬衣,眉心紧紧的蹙着,抬手下了极大的力道捏住黎思思的双腮,看着她唇瓣染上了鲜艳的血色,眼眸变得幽深起来,体内乱传的怒火和堵在胸口的闷气让他直接就俯身下来,紧紧的压在黎思思身上。

“顾乔东,今天你要是敢碰我试试?”黎思思看到他眼底的神色,心里无声的恐惧蔓延开来。

顾乔东这一刻,心里极恨,可是这股恨意他又说不出来从何而来,不愿去看黎思思肩头的吻痕那双眼睛却又一直盯着再看,他伸手在她肩头拼命的摩擦着,摩得她那一大块肌肤都通红一片,让她感觉到阵阵尖锐的刺痛。

“思思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啊?!”顾乔东整个人充斥着说不出的绝望,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在她耳边一遍遍的重复询问着,心脏像是被人用利刃剖开了一般。

他压抑着说完,带着发泄的亲吻着她的唇,黎思思骤然瞪大了双眼,头顶炫目的水晶灯刺得她眼睛发花,眼角的泪水就那样直直的落了下来。

“思思,思思……”顾乔东的声音似带上了哭腔,掐着她的腰肢,万分痛苦,他觉得心脏疼的都无法跳动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要让他承受这些,他不是冷血到毫无知觉,他也会疼会难受。

黎思思心口阵阵的发疼,同样是难过得无法抑制,听到他似带着哭腔的呼唤,连耳膜都是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漫长的哀伤和难过,黎思思头顶的吊灯炫目得她眼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播放着很多片段,最后,她眼底的归于一片空洞,死寂一片。

“思思啊……”顾乔东长长的叹息一声,这才起身,抓过床单给两人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脱下身上的衬衣给她穿上,他扣好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黎思思抬手对着他又是一耳光。

顾乔东不偏不倚的又挨了她这一耳光,见她目光冰冷的盯着他,顿时心里一阵恼怒,压着怒火咬牙喊着她的名字:“黎思思!”

黎思思见他这般恼怒,抿唇低低的笑了起来,再抬头,那双清冷的眸子里却带着说不出的愤怒的绝望,声音嘶哑难听:“顾乔东,你跟秦筝真是绝配,biao子配狗,天长地久。”

就是这样难听的话,从黎思思嘴里骂出来,并不显得难听,反倒给人一种无可奈何的绝望和愤怒,顾乔东先是一愣,旋即脸色阴沉难堪得厉害。

黎思思缓缓的扶着墙站起来,窗口吹进来的风,吹的她长发飞扬,越发显得她脸色憔悴灿白,顾乔东怕她吹得着凉了,走过来将玻璃窗户合上,低低的笑了两声,像是压抑着极大的怒意一样,克制着说道:“你嘴巴里放干净点。”

“滚!”黎思思朝他身上啐了一口,他偏头躲开,却还是鬓发处沾染了一点,神色一凝,牙关咬的直响。

“顾乔东,反正,我也这样了。”黎思思说这话的时候,眼里一片寂寥,浑身弥漫着令人难过的哀伤,“我也不怕告诉你,当年我会走到你的房间,是你的好筝儿给我指的路。乔西柜子里的衣服那么多,你的好筝儿偏偏挑了一件她也有的给我,你会神志不清认错人,是因为,你也中了chun药。现在不过是一样的手段,只是,她这次要对付的人,是苏岚。”

黎思思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也不打算继续再隐瞒,秦筝几次三番的做这样的手脚,真的以为别人蠢到发现不了?!

“胡说八道!”顾乔东下意识的就不愿意去相信,可是心里却是天翻地覆,太阳穴直跳。

黎思思讥诮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戳破:“顾乔东,有什么不愿意去承认的。我就不信,你没有怀疑过一次,不过是被你自己骗自己给掩盖过去了。

顾乔东一时间语塞,想要反驳,却又感觉嗓子里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开不了去辩驳。就像黎思思说的那样,他也曾怀疑过,只是不愿意去承认。

如果今天是苏岚遭受了这样的事情,顾乔北恐怕真的会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和背叛,已经有了两次同样的事情,再来第三次,他真的会崩溃。

黎思思心里庆幸之余,更多的是难过,看着顾乔东这般反应,抿唇直笑,笑得眼泪都蒙住了视线,反正早就知道他会偏向秦筝,心里疼到了极致就不会再疼了。

“顾乔东,我也不怕告诉你……”黎思思脸上神情平静得像是看破了生死,一动不动的盯着他,淡漠的说道:“当年秦筝敢那样算计我,又在后来的日子里,给我使了数不清的绊子,我自然要找她讨回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所以,筝儿跟乔北的订婚宴,是你对筝儿懂了手脚?”顾乔东本身就很睿智,只是涉及到秦筝的事情会是非不分,黎思思这样说,他脑袋一转就想到了当年的订婚宴。

“是啊,是我做的手脚。”黎思思大大方方的承认,看到顾乔东脸色一变,她又抿唇一笑,嘲讽的说道,“可是,我没想到,你会在她那儿呀。哦,也对,毕竟你喜欢她,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马上就要跟自己的亲弟弟订婚了,你心有不舍啊,即使她不能是成为你的妻子,你也想要成为订婚宴那天,第一个看到她穿上婚纱画完妆样子的男人,所以你找了理由留在她那儿,我说的对吧?”

顾乔东看她的眼神渐渐的冰冷了起来,好像掩藏在心底深处的那点秘密,被人放到了光天化日之下。他从来都没想到,黎思思能把他的心思看得这样透彻,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毕竟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像如今这样表现出对秦筝的情愫。

“你知不知道,她每次出现在我面前,喊我思思姐的时候,我有多恶心?你知不知道,我每次看到你们两人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个第三者,插足了你跟她之间,我还要假装若无其事。”黎思思脸上的嘲讽越发明显,看到顾乔东脸上渐渐有了愤怒和难堪,蓦地有了一丝报复的畅快。

“顾乔东,你应该庆幸,今天苏岚没事,要不然,你的好筝儿怕是不会有好下场。”黎思思低头看着自己双手正在干涸凝固的伤口,顾乔东却心里窝火的冷笑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黎思思还敢戳着他的心窝让他不好受。

“难道,你黎思思就该有事?!”顾乔东抬手捏着她的两腮,逼她眼睛看着他,黎思思眼中明明还有眼泪却是悬而不落,唇角还染着淡淡的笑,看得顾乔东一阵恼怒。

黎思思冷笑,难道她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

“你说话啊,你解释啊。”顾乔东见她只是笑着不说话,心里像有只猫爪在挠痒一样。

“我解释你会信?”黎思思淡淡的反问着,顾乔东眼眸越发幽深,用力的点点头:“我信,你解释,我就信。”

“那好,你听清楚了。”黎思思伸手扒开他捏着她双腮的手,他这才看清她双手的伤口,心疼得想要拉过她的手看看,她却抬手若无其事的撩了一下发丝:“秦筝设计的一切,苏岚被人弄晕带走了,我发现了,就一路追了过来。刚刚那个男人,是苏岚的前男友。”

“所以,你为了救下苏岚,就躺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下?”顾乔东一回想到进门看到的那个画面,浑身血液都在逆流,上前一步,按着她的肩膀,眼底的染着说出的阴鸷。

“顾乔东,你从来都没相信过我,每次都是按照你认为的那样自以为是。”黎思思眼底涌上大片大片的哀伤和难过,眼前的灯光刺得她双眼发疼。

“黎思思,我想信你啊,可你倒是让我相信啊!”顾乔东似压抑着内心奔腾愤怒还有说不出的疼痛,双手紧紧的口着她的肩膀,大力的摇晃着她。

黎思思心里最后一点渺茫碎得一点都不剩下了,只是痴痴的望着他笑,眼角却没有泪水再落下来。

顾乔东也跟着低低的笑了两声,放开她缓缓的退后了两步,痛苦得抓着自己的头发,心里又胀痛又恨:“思思啊,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我也想信你啊,我也想……”

黎思思转头缓缓的看向透明的玻璃窗外,外面已经一片漆黑,静悄悄的一片,她缓缓的往后退开一大段距离,只觉得自己活得很可笑,她眨了眨眼睛,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漆黑一片,她很累很累,累得想要长长久久的休息一次。

“顾乔东,再见。”黎思思轻轻的说着,对着他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然后动作极快的朝着窗前跑去。

顾乔东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抬起头来,只觉得眼前飞快的闪过一道身影,下意识的伸手要抓住她,却抓了个空,眼睁睁的看着她撞到了透明的窗户玻璃上,鲜血立刻就涌了出来,砰然巨响像是砸在他心口上,让他整个人都愣住,动弹不得。

他不敢想象,要是他之前没有把窗户拉得合上,她是不是就这么直接跳下去了,透明的玻璃被她撞得寸寸龟裂,缝隙间染着她鲜红的血迹,在灯光下泛着灿烂的红光。

顾乔东浑身都颤抖起来,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他怔愣的看着她身子软软的滑下来,一直滑到地上,而她下滑的时候,鲜红的血液就从透明的玻璃上随着她下滑的位置带出一道红色,她额上破了很大一个血洞,鲜血涓涓的留着,留了她一脸。

“思思啊!”顾乔东发疯了似的跑到她身边,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浑身都止不住的剧烈颤抖着。

黎思思自己撞到窗户玻璃上的那声巨响,惊动了守在外面的所有人,顾忠年命人开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顾乔东抱着浑身是血的黎思思。

顾忠年惊得不轻,但是顾乔东整个人像是魔怔了一般,他只觉得眼前无数光斑不断的跳跃,全部都是鲜红的血色,语无伦次的说道:“我信你,信你,思思啊,我相信你,我再也不跟秦筝有联系了,我发誓,你信我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