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北,我知道该怎么做/盛世宠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忠年大步走过来,朝着顾乔东就是一耳光,厉声咆哮着:“还不赶紧送她去医院!”

顾乔东这才回神过来,抱着黎思思快步朝着房间外面跑去,顾忠年留下善后,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压下去,避免节外生枝。

顾乔东送了黎思思过来首都军医院的时候,苏岚已经清醒了过来,从她被迷晕再到清醒,历时整整五个小时,一直到医生告诉顾乔北,母体和胎儿都没事,他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大嫂呢?大嫂怎么样?”苏岚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四处寻找黎思思的身影,顾乔北连忙过来病床边,安抚似的将她搂在怀里:“没事了,都没事。”

黎思思目前还在手术室,只是顾乔北怕她担心,没敢告诉她。对于黎思思这样的选择,顾乔北心里是有愧疚,是她提苏岚挡下这一切的委屈和伤害,可那时候他无暇分神到黎思思身上,毕竟苏岚还在昏迷,他以为有顾忠年和何倩在能够妥善处理的,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岚回想起来仍旧心有余悸,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被人给迷晕了。

“老婆,凌晨一两点了,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不好?”顾乔北不想将她昏迷后发生的事情告诉她,紧紧的抱着她,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你有宝宝了,熬夜不好。”

苏岚剩下的疑问全部都吞咽了回去,对上他温柔的目光,点点头,听话的躺下,本来毫无睡意,却也渐渐的睡着了。

顾乔北守着她睡着以后,捏了捏眉心,眼底神色难辨,轻手轻脚的过来了黎思思的病房,此时她已经从手术室出来。

黎思思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毫无生气的样子,额上缠着厚重的纱布,纱布上隐隐渗出血迹,病房里寂静得只有仪器滴滴答答的声音,顾乔东身上的白衬衣血迹斑斑,整个人神情恍惚,一动不动的守在她床侧。

顾乔北放轻了脚步走到窗前,看了一眼黎思思,眼眶有些发酸,轻声说道:“她怎么样了?”

顾乔东恍若未闻,只觉得心口一阵涩涩的疼痛,医生说她没有求生的意志,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

他知道这些年她受了很多委屈,可是他不曾想过,她会过得这般绝望,甚至都不想活下去了……顾乔东颤抖着手指一点点的抚摸着她的侧脸,心脏也跟着一下下的抽痛着,眼泪什么时候落下来,他竟毫无知觉。

“乔北啊,我是不是很混帐。”顾乔东的语气里有着浓郁的后悔和叹息,“你们都劝过我啊,都劝过我……”

顾乔北看着他这幅悲痛的模样,又看了一眼躺在双眼紧闭的黎思思,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顾乔东一动不动的盯着黎思思,眼神恍惚缥缈,他仔细的回想着,她总是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眼眸温柔如水,身上像是有一种魔力能够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安稳,可是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那双温柔的眼眸开始变得哀伤和寂静起来,再后来就只剩下了清冷和绝望……

顾乔东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自己,为什么不跟她好好过,为什么要一次次的伤她,是他亲手逼着她走到上了绝路,亲手毁了她和他婚姻,要是那时候他签了离婚协议以后,他放了她走,没有强留她在身边,也许她也不会这样,或者在早一点,他说跟她好好过的时候,真的就跟她好好过了,那两人之间也不会到今天的地步。

“思思啊,对不起,对不起。”顾乔东眼眶酸胀得眼泪落了下来,看着她裹着纱布的双手,低头吻了吻,“等你醒来,我们好好过,一家三口好好过……”

回应他的是一室的寂静,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的转身,从病房里出来,摸了一支烟,默默的抽完,又点了一支,这才看着顾乔北,开口说道:“乔北,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顾乔北眼底划过一丝狠戾,他向来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但并不代表,可以得寸进尺。

顾乔东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沉默了好一会儿,低沉的开口:“乔北,你早就知道了她是那样的人,所以你几次三番的告诉我,要跟她保持距离……”

顾乔北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顾乔东,见他脸上的笑意待着疲倦和自责,还有不尽的自嘲,明白过来他口中的‘她’是指秦筝,微微蹙眉,说道:“没有放过心思在她身上,自然就能看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着就是这个道理,可惜啊,他明白得太晚,他欠黎思思的太多,不过幸好一辈子还很长,他还有时间,全部都补偿回来。

顾乔东眉心蹙得更紧了,半垂着眼帘,顾乔北看不到他眼底的神色,凌晨两三点,天空黑得如化不开的浓墨,顾乔东忽而抬头看向顾乔北,眉宇之间染着浓浓的倦怠:“乔北,如果没有今天这事发生,我或许还以为自己对秦筝的喜欢就是男女之间的情爱……可是,今天,思思在我面前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忽然就惶恐害怕起来,我不敢想象,以后没有她的日子,我该怎么办,我不能放开她的手了,乔北,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顾乔北淡淡的瞥了一眼顾乔东,他对秦筝,不过是得不到的执念,对黎思思,才是男女之间的情爱,只是乔北没想到,顾乔东三十六七的人了,竟然这样的感情都不能分辨出来。

“你跟她结婚了这么久了,现在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么感觉?”顾乔北淡淡的说着,带着几分试探的意味。

“是啊,我跟她结婚都这么久了……”顾乔东叹息着,转而带着几分自嘲的说道,“可是,她现在这般了,我才发现,脑海里全部都是她,点点滴滴的,早已经融入了我生活的每个角落,我却不自知,我以为,是这些年习惯了而已。”

顾乔北没有再说什么,他能确定,顾乔东是早已经喜欢上了黎思思,一直到如今黎思思这般,他才恍然发觉。

【题外话】

白天值班,晚上聚餐,喝得有点多,所以只码了这么点。

明天补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